琼·斯彭斯

琼·斯彭斯(Joe Spence, 1943-1992)英国女摄影家,出生于一个劳工家庭,十几岁辍学,先后当过打字员、秘书和摄影助理,20世纪70年代初成为一个成功的肖像摄影师。有着强烈自省精神的斯彭斯在接受了女性主义的思想后,开始把镜头指向英国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和流浪的吉普赛人。但她很快发现,那些以传统人文关怀思想为道德杠杆的纪实摄影对于改变现实中人的生存状态显得有气无力。她转而从人类学、戏剧、电影和自身成长的阶级背景汲取灵感,审视作为一个女性所体验的有关阶级、种族、性别关系、性体验的压抑与焦虑。同时,她又组织了一个女性摄影团体,以集体创作和讨论的方式讨论女性的社会位置和性角色。斯彭斯被诊断出乳腺癌后,她的摄影进一步由他人/外界转向自己/内在的世界。她自创了一种“摄影疗法”,通过拍摄已被病魔判了死刑的自己进行自我救赎,并进一步了解自己作为生物的人和作为社会的人的意义。1992年,斯彭斯不幸去世。

琼·斯彭斯 - 简介

琼·斯彭斯英国女摄影家,出生于一个劳工家庭,十几岁辍学,先后当过打字员、秘书和摄影助理,20世纪70年代初成为一个成功的肖像摄影师。

有着强烈自省精神的斯彭斯在接受了女性主义的思想后,开始把镜头指向英国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和流浪的吉普赛人。但她很快发现,那些以传统人文关怀思想为道德杠杆的纪实摄影对于改变现实中人的生存状态显得有气无力。她转而从人类学、戏剧、电影和自身成长的阶级背景汲取灵感,审视作为一个女性所体验的有关阶级、种族、性别关系、性体验的压抑与焦虑。同时,她又组织了一个女性摄影团体,以集体创作和讨论的方式讨论女性的社会位置和性角色。

斯彭斯被诊断出乳腺癌后,她的摄影进一步由他人/外界转向自己/内在的世界。她自创了一种“摄影疗法”,通过拍摄已被病魔判了死刑的自己进行自我救赎,并进一步了解自己作为生物的人和作为社会的人的意义。1992年,斯彭斯不幸去世。

琼·斯彭斯 - 病的故事之一

这是最后的斗争,用完整的摄影形象记录不完整的身体,一个正在溃败的身体坦露在自己的镜头前,不是严酷二字形容得了,因为故事已经有了结果,像岩石一样冷而硬的结局已经摆在面前,镜头不是伪饰这个残忍的现实,而是用正大光明的方式刻录下萎缩的生命,而不曾退缩的是镜头后的凝望。

那双不再畏怯犹疑的目光以从未有过的冷静审视着一切,时刻恶化的病身全程进入视野,这道目光闪着刀刃似的光芒,逼近将要沦入黑暗的肉身。

也许错过了少女的容颜,那个最美的时刻在镜子里展现的是喜悦的爱情,忙于涂抹修饰,为了给点滴的瑕疵一个修正,如今看来多么可笑,镜子里的花容月貌如何的当真呢。

只有在肉身图穷匕见的危急时刻才会有此全方位的打量,把上一刻的最美尽可能尊严的揭示出来,此刻把病魔打上十字的封条,而在下一刻这道十字是否溃退呢。

哪里还有什么胜利可言,可失败毫无疑问的阻却在画面外,即使悲伤哀痛也蒙上了殉道者圣洁的帷幔,或许连这道幔子也要揭开,看看供奉在祭坛上的竟为何物。

也许摄影的力量正在于此,好像一个高明的外科医生拿着明晃晃的刀子为自己手术,没有血淋淋的外景而是拯救生命于即倒的实相。

因为拥有了至高无上的镜头的权利,肉身的朽烂才有了家园重建的可能,这哪里还有覆灭者发霉的阴影,所有的身体的部位因为光感的刻画而法相庄严隆重。

生命不可辱即使到了最后的关头也有自主决定的力量,作者在被病魔玩弄于股掌之时也是生命的再造一日。 
TAGS: 女性 摄影家 摄影师 文化人物 艺术
上一页: 齐凤臣 下一页: 裴明星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