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原

  充原,本名刘宋民,湖南祁东人,20世纪70年代出生,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热爱新诗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等专业刊物,著有诗集《在风与风的缝隙》和万行长诗《白日梦》等。现供职于祁东县教育局。

充原 -  诗人充原

       充原,本名刘宋民,男,1971年10月出生,湖南祁东人。19岁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擅长连环画和插图创作,《人面桃花》、《活法》等多套连环画作品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2000年开始研究新诗创作,作品散见《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等国内专业刊物,并入选多种新诗选本,著有诗集《在风与风的缝隙》(漓江出版社2009年2月出版)及万行抒情长诗《白日梦》等。现供职于祁东县教育局。

  

充原 - 感悟诗与人生

充原随笔: 

  我从小学习美术,19岁毕业于师范大学美术系,曾在祁东县职业中专当了10多年美术专业教师,桃李满天下的同时,自己也发表了不少美术作品。同事们都叫我刘大师,虽然大师之誉愧不敢当,但说明我在小范围内确实还算得上美术方面的才子。由于工作特别负责,我的业余时间非常有限。这非常有限的业余时间用于美术创作已然不够,而我却从中又分出了更为有限的时间用于文学创作。如果有人把休闲时光比喻为生活的淡季,那么这种淡季对我而言是多么难得的一样东西啊!因此,我要让文学在极其珍贵的淡季散发出芬芳来,哪怕只是淡淡的。
  原创,是我在写作中始终坚持的一个重要原则。我觉得不管是哪类功利性极强的文化制作,都容易使诗人在某种文化需要的附庸中失去自我。诗是抒情的艺术,诗人只有动情写作,才能让自己的作品从读者的手上往他们的心里走。古今中外的诗歌名篇,无论是屈原的《离骚》还是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无论是但丁的《神曲》还是惠特曼的《我自己的歌》,都没有离开诗人自身的参与,没有离开真情实感。多年的写作实践,不断加深着我对“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声”的理解。我觉得,对大自然与生活细节的留意和为之倾注的情感,是文学创作取之不竭的源泉。基于以上认识,我一直对现实主义的力度和深度有较为热切的追求。但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都不会强迫自己写《伊利亚特》、《奥德塞》那样的大题材。我是生活中的小人物,平凡的生存状态注定了我的生命中没有惊世骇俗的大事发生。除了常年栖身的小城和琐碎的生活细节,风一直是我用来构筑诗歌城堡的重要元素。风既是空间意义上的,也是时间意义上的;既是物理意义上的,也是精神意义上的。置身风中,我感到生活中的一切就像一架又一架古往今来的风车,不停地旋转并发出各自的声音。
  时下,一些文学评论中有“诗魂”的说法,其意是赞誉热爱诗歌到痴情地步的诗人。我觉得自己对诗歌的热爱也到了痴情的地步,但总不能真切地感受到“诗魂”的存在。直到有一天黄昏,我独自蹲在祁东的母亲河白河岸边,看河水从上游流来向下游流去。看着看着,我突然担心起来,这些流走的河水,在远方会不会遇见像我一样的人,会不会想起祁东这块故土,会不会感到孤独和寂寞。我的担心越来越强烈,宛如一只巨鸟在旷野上盘旋。这时候,我完全忘了自己的存在,忘了河岸的存在,而进入到一种神志恍惚的境界。或许这就是评论家们提到的“诗魂”!它正与我同在,并成为了我灵魂的一部分。
  对诗痴情,用灵魂写作,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些年,为了写诗,我挤掉了不少与别人来往的时间,因而失去了许多交朋结友的机会;为了写诗,我一天到晚地忙,绝大部分时间忙高强度的本职工作,非常有限的业余时间忙自己热爱的诗歌,健康严重透支。每逢文朋诗友聚会,大家都一致认为当代作家和诗人最需要的不是别的,而是时间。一位瘦得像猴子一样的诗友把“活着就是一首好诗”经常挂在嘴上,让人心生无限感慨。在此,我双手合十,诚心地为诗歌祝福,祝那些饱蘸痴情的诗作能在诗人身后传世,成为全人类宝贵的精神遗产。
  我十分清楚自己的状态,一年之中难得挤出哪怕十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写作。因此,我从不敢以诗人和作家自居。当同事喊我,当朋友喊我,当亲人喊我,当那么多人喊我,我知道他们一定不是把我当作诗人在喊,而是把我当作同事、朋友、亲人或者其他关系的人在喊。其实,这样也好,可以减轻许多我写作时的压力,同时让我在追求文学艺术的道路上比专业作家更容易保持淡定与从容。然而,说实在的,其他方面的想法都可以自我控制,唯独文学创作欲望我无法自控。近几年来,虽然真正用于写诗的时间非常有限,但我一直没有间断诗歌创作,且热切地追求长诗。我觉得,短诗就像绘画中的速写,长诗才是工笔和油画。我比较赞同已故天才诗人海子称长诗为大诗的观点。一个大诗人和其他艺术大家一样,一生之中应该也必然要创作一批名副其实的大作,来承载自己辉煌的才华和梦想。因此,面对不停老去的岁月,我最大的祈愿就是可以活过人类寿命的平均水平线,以便能多一些挤出休闲时光的机会,来逐步完成自己的文学创作计划。写到这里,我的鼻子突然莫名地发酸,不争气的泪水盈满了眼眶。
  我是个容易陷入情绪的人。好在这么多年,一直有不少文学界的师长和朋友在旁边提点,才使我不断地超越自己,成为一个冷静执着、有条不紊的人。林莽老师是我最敬重的诗坛前辈,也是对我诗歌审美倾向影响最大的人。最难忘的是2002年11月诗刊社在长沙举办石燕湖全国诗会,我紧跟在林莽老师后面一起爬山,以便聆听他对诗歌艺术的见解。他从我的诗作《午睡》说到老舍的话剧《茶馆》,又从老舍的话剧《茶馆》说到我的诗作《午睡》,让我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聂沛是湖南诗坛大哥,也是与我面对面谈诗距离最近的人。记得2002年夏季某日,我陪他在另一亲密诗友郁金开的汽修厂内喝酒,从中午一直喝到傍晚,把阳光喝成了月光。对饮间,沛哥(聂沛)说诗人骨子里应是个激情的思想者,生活环境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的许多东西,但无法改变也肯定改变不了一个智者对诗的执着与热爱。郁大师(郁金)也频频举杯,说了许多与我共勉的话。这些年来,我与两位大哥之间因诗而频繁接触,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还有一些文友是我难以忘怀的,他们是:肖素芳、何晓晓、周延华、李志高、罗鹿鸣、冷燕虎、一秋、杨超群、张振萍、张海峰、许清华、罗志成、邓亚楠、丁军、陈渡风、曾高飞、胡刚毅、刘大伟、彭海燕、杨拓夫、李盛,等等。如果没有他们的激励和帮助,我很难把文学之路坚持走到今天。一声简单的谢谢,远远表达不了全部的感动,我只有用心记住他们,记住这种生命中难得的缘分和友情!
  值得铭记于心的,还有我学生时代的老师,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同事,以及我的父母和家人,离开了他们的培养、理解与支持,我极有可能一事无成。
  惟愿这些朴素的话语,因有一对真诚的翅膀而能在诗国的蓝天上飞翔……


 

创作

充原 - 充原的诗

充原作品:  

           风的慢镜头

一阵大风,自由地吹拂
我们看不懂它的心思
却看得懂它的飞翔
云卷云舒是一种,草伏树低
是另一种。还有仰望
和俯瞰混在这样的动作中

风声,不是从某个地方
而是从某个方向传来
沉寂了几秒钟,然后又是一片
声音的连贯性仿佛电影的慢镜头
我们无法流畅地倾听,但知道
这断断续续说出的
是一些话语而不是别的

习惯上,我们通过辨别风声
传来的方向,辨别风的名称
从北方传来的是北风;从南方传来的
是南风。我们从未想到过风声
会从心灵深处传来
也就从未想到过,被我们看在眼里
风的内心有着怎样复杂的情绪和感受

大风吹过,许多东西
改变了原来的样子
但多么缓慢。就像一棵小树
长成大树,其中的变化
要过一段时间后才能看出
就像回味生活细节
过得再快的日子也慢了下来

一阵大风消失的过程,一如它
吹拂的过程。我们还是看不懂
它的心思,但看得懂这一路上
到处都是被抓伤的痕迹
仿佛一个人,过完了一生
总要给世界留下点什么

         

          隔着一阵风

隔着一阵风,我看见你
离开时转头的过程
找不到丝毫犹豫和难过的痕迹
这是某日正午,一阵风就在我前面
也就是你后面
像振翅欲飞的小鸟,轻轻扇动
空气与空气交换了位置

在这之前,我不知道会有这样的风
像预约了似的
等我们出现,然后见证你的远离
是的,生命中有许多时候
叙述与想象无关
在一阵风里我便说到风,要是
在一场雨里,我肯定也会
强忍住内心的伤悲
不让泪水影响叙述的纯粹

对一阵风,我只描写它的状态
它的心情就像不易觉察的往事
一如我们曾经的相逢
时过境迁后,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风 来 了

从看不见的远方,风来了
这个漫无目的的朋友,穿过高山
就是高山的形状;穿过高楼
就是高楼的形状;穿过窗口
就是窗口的形状。十二月的窗前
没有小鸟飞过,它的衣服上也没有
绣上小鸟飞翔的图案

从看不见的远方,风来了
风拍打着万物,也拍打着我
来不及完卷的长诗
和长诗中反复写到的尘埃
在尘埃翻飞中,我看见了风
孩子似的上下跳跃的样子

一阵物理意义上的风,就像季节
反复地离去又反复地归来。而季节之外
谁能够感受到一阵精神意义上的风
轻轻地,轻轻地抚摸着
我们心灵的疼痛
收集着,生命中那些玻璃碎片一样
零星的、失散的光芒

           

          在风与风的缝隙

一阵风刚刚离开,另一阵风
还没有到来。这样的时刻
世界出奇地安静
我的呼吸也出现了短暂的静止
仿佛工作中难得的假日
之前和之后都忙忙碌碌
那样的状态,说得好听点
是充实,说得难听点
是玩命!而风并不知道
自己的到来和离开
会使人产生怎样不同的心情

眺望着风到来或离开的方向
我看不见风奔跑的双腿,也听不见它
不停的喘息。或许它根本就不用
喘息,一如它没有任何负担
不需要像人一样活得很累

一阵风刚刚离开,另一阵风
还没有到来。这样的缝隙
恰好让我陷进去
而我,来不及想好一首诗的开头和结尾
来不及清点琐碎的欢愉和忧伤
只是本能地伸手,想抓住
一些生活必需品,抓住的却是
一把汉字和来不及成篇的句子
就像抓住一阵并不完整的风
抓住它飘飞的衣袂和移动的苍凉

  

           与风交谈

与风交谈,就像与时光交谈
可以随便从哪里开始
一如漫长的人生,到处都是起点
我们漫无目的地聊着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们说到季节,说到侯鸟
这些令人羡慕的事物
离去之后还能再次归来。不像青春
一去不复返,也不像往事
被深深地埋在回忆和岁月深处

我们还说到旅途
说到一个人沿着一条路走下去
而载着更多人的列车,一直没有开过来
也就没有过于密集的目光
穿过他的视域,看向远方

怎样的一条路可以让人与孤独相遇
怎样的执着,可以拥有
独一无二的旅途
风一直没有停止发问
它的思绪里,渐渐渗入了人的思绪

与风交谈,就像与自己的内心交谈
有什么话就可以说什么话
宛如我伏案写作,怎么想的就怎么写
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不曾留意
一首诗诞生的过程就是一个诗人
自言自语的过程


 

TAGS: 文化人物 诗人
上一页: 处默 下一页: 储嗣宗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