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晋杰

曹晋杰,作家、副编审。祖籍江苏盐城,1935年11月出生于无锡。16岁参加革命工作,历任区委、县委、地委助理秘书,新四军纪念馆馆长,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常委、文史委副主委。多次应邀出席中国和国际性学术会议。多次获得省以上社科论著奖。先后受到毛泽东、胡耀邦、江泽民、朱镕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现为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理事、中国教育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国《水浒》学会特聘编审。

曹晋杰 - 简介

1935年生,江苏盐城人,大学文化,中共党员,盐城市文联副主席,作家、副编审,盐城市政协常委、文史委副主任。15岁参加革命工作,并开始发表作品。历任人民银行出纳、主办会计,中共区委、县委、地委助理秘书,地(市)委宣传部副科长、科长,新四军纪念馆馆长。

多次应邀出席中国和国际学术会议,多次受到国家文化部、江苏省和盐城市有关部门表彰奖励,先后受到毛泽东、胡耀邦、江泽民等领导人接见。生平和著述先后入选《中国文艺家》、《民间文艺家》、《社会科学家》、《历史学者》、《自学成才者》等名人辞典。兼任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理事。

中国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理事,中国《水浒》学会特聘编审。在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新闻学、秘书学、博物馆学、新四军史、民间文学、古典文学研究等领域,陆续发表过近百篇学术论文,并出版专著10多部,其论著得到戈宝权、王利器、端木蕻良、张国光、朱一玄等知名专家学者的肯定,并多次获得社会科学论著奖。喜爱写通俗小说,已出版长篇小说《金屋新梦》、《梦龙遗恨》两部。新作《水淋浒变形传》(又称《杞人忧天录》)在香港出版。发展方向:继续从事文学创作,同时研究新四军史,解放区文学。

曹晋杰 - 职业生涯

曹晋杰,笔名舒燕、寒烽、春风等,1935年11月出生于无锡,祖籍江苏盐城。198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党政干部专业。盐城市文联副主席,市三届政协常委、文史委副主任。作家、副编审。16岁参加革命工作,历任区委、县委、地委助理秘书,新四军纪念馆馆长,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常委、文史委副主委。长期坚持业余写作,1951年开始先后在国内外报刊发表作品数百篇,已出版专著《金屋新梦》、《梦龙遗恨》、《杞人忧天录》,民间文学《李汝珍传说》、《罗贯中传奇》、《红旗十月满天飞》,古典文学研究论集《施耐庵新证》等10余部。多次应邀出席全国和国际有关学术讨论会,多次获得省以上社科论著奖。1962年12月在南京受毛泽东主席接见。1986年以后,曾陪同胡耀邦、宋平、朱镕基、陈丕显、叶飞、姬鹏飞、洪学智、彭冲等领导人参观。1971年6月,应邀出席中共70周年学术讨论会,受江泽民、李鹏、杨尚昆、宋平、乔石、李瑞环等领导人接见。辞条辑入《中国职工自学成才大辞典》、《中国文艺家传集》。现为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理事、中国教育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国《水浒》学会特聘编审。

曹晋杰 - 著作

长篇小说

《金屋新梦》

《梦龙遗恨》

《水浒变形传》

古典文学研究论集

《施耐庵新证》

民间文学

《罗贯中传奇》

《李汝珍传说》

人物传记

《文采风流话“二乔”》(胡乔木、乔冠华传略)

《江上青传略》

《郝柏村回乡探亲记》

此外还有

《红旗十月满天飞--新四军领导人在盐阜区的故事》

《新四军重建军部以后》

《华中抗日根据地文化建设史》等多部作品。

曹晋杰 - 经历

曹晋杰自幼丧母,因家贫辍学,不满16周岁即参加革命工作,文化低,更谈不上写作能力,这是很自然的。可他 小时候爱看戏文、听说书(小孩进戏院、书场无需买票),养成爱好文学的习惯。19岁那年,调进县委机关从事秘书工作,整天和文字打交道,工作之余,也试着写点诗歌、散文、小小说之类,因无人引路,写不出成品,偶尔被当地报刊选用一两篇,那也是瞎猫逮着死老鼠———凑巧碰上的。“反右”斗争中,曹晋杰差点因《江苏青年报》发表他的一篇讽刺大跃进的小小说《统计员的苦恼》挨整,从此便搁笔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组织上分配曹晋杰去江苏盐城市文联担任领导工作,不懂文艺怎么领导?自己非得下决心去钻不可了。

市文联的同志告诉曹晋杰,《镜花缘》的作者李汝珍,曾住在草埝场(今属大丰市)写书,《镜花缘》中许多人物故事,如枯枝牡丹、卞氏才女、草埝浆酒等,就是以草埝场一带风土人情为生活原型的。曹晋杰觉得这个题材不错,可写出一部民间文学故事来,但不知以前是否有人写过,如今去写还有没有价值?心里不踏实。正巧,河北人民出版社少年儿童编辑室一位姓高的同志来盐城公干,他告诉曹晋杰,老作家端木蕻良很推崇《镜花缘》,你不妨去信向他请教请教。曹晋杰说:“端木先生是知名老作家,我乃无名小辈,和他素不相识,冒昧写信去行吗?”高同志回答:“端木先生为人热情诚恳,你不认识他没关系,他会给你帮助的。”在高同志的鼓励下,曹晋杰试着给端木先生写了封“毛遂自荐”的信,请北京作家协会转去,没想到信发出去两星期后,端木先生真的复信了,他在信中说:来信收到。知您想收集有关李汝珍的传说故事,并准备出版,这是大好事。多年来,李汝珍处于被忽视的地位,是极不应该的。我希望由于您的努力,能对研究李汝珍的工作有所推动。我对李汝珍敬佩有余,“研究”二字尚未着边,但摇旗呐喊是愿意的。如果需要,我当尽一份微力。关于收集传说故事,最好,要忠实于本来面目。因为李汝珍是历史上的人物,我们绝不要以今天的标准去衡量他,他对妇女地位问题,对中国封建社会的看法,都可以说突破当时的水平,他无疑是一位伟大的不朽的作家。人们对他景仰爱戴,流传了有关他的口头文学,在记录时,不要掺杂更多的近代术语和形容词,尽量做到朴素无华。端木先生在信中不仅鼓励曹晋杰去做这件有意义的事,而且提出了具体要求,给了曹晋杰莫大的勇气和力量。曹晋杰花了几个月时间,在李汝珍当年生活和写作的草埝场一带,走访数以百计的老人,收集李汝珍的生平轶事。原来李汝珍是河北大兴人,因父母双亡,来到哥哥李汝璜任上就读,李汝璜先在板浦场(今属连云港市)任盐大使,后调任草埝场,所以这些地方才流传下李汝珍的传说。曹晋杰根据民间采风所得,整理出有关李汝珍和《镜花缘》的故事70篇,10多万字,从邮局用挂号寄给了端木先生。很快,曹晋杰就接到了端木先生的复信,他在信中说:收到《李汝珍的传说》我很高兴。李汝珍是我从小就佩服的大作家,可惜研究他的人很少,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我看到你写的后记,知道你费了很多时间搜集有关他的传说,这是一件大好事!要我写篇序言,我虽对李汝珍说不上研究,倒可以借机当个吹鼓手,作李汝珍的吹鼓手,我是心甘情愿的,而且引以为荣。因为李汝珍是位音韵学家,因此传说中就偏多于对对子方面。可是对子都可传,也不重复,与故事发展相符合。只是有的对仗欠稳,还可以订正一下。因为搜集时,讲述人如何说的,你如何记,但发表时可以加以校订,免得再往下传。另外,文字还可统一修改一下,重复字句,可以删削或改写,又“之”字用得太泛,可予删改。其他方面没有更多的意见。 

曹晋杰给端木先生去信,坦陈自己是初涉文坛,写作水平不够,恳请他能赐教予以斧正。他没有回信。过了一个多月,曹晋杰去北京参加《半月谈》创刊五周年座谈会,利用会议间隙,登门拜访端木先生。曹晋杰本想买点土产、水果带去,因不知端木先生的脾气,怕受责怪,便空着两手去了。曹晋杰根据端木先生信上写的地址,来到虎坊路一楼一单元二号,楼下是女浴室,端木先生住楼上,夏天浴池热气上蒸,冬天又有水气冰人,上午8点到晚上10点,洗澡的人来人往,十分嘈杂,曹晋杰心中不由嘀咕起来:在这环境里怎么写作?曹晋杰上楼敲开门,一位老人站在曹晋杰面前,曹晋杰自报姓名后,他连说:“欢迎,欢迎!”他就是端木先生。他把曹晋杰让进屋里。曹晋杰环顾四周,这套居室很小,卧房连着客厅,客厅靠墙是书架,放了满满一架子书,旁边一张小书桌,就是端木先生写作的地方。端木先生要曹晋杰在木椅上坐下,端来一杯茶,还拿来纸烟,问曹晋杰:“抽不抽?”曹晋杰说:“不会。”他笑笑点头:“好!好!”这时,他朝小书桌指指,告诉曹晋杰:他正在看他的书稿,快看完了。曹晋杰走近前去,看到曹晋杰的书稿正堆放在小书桌上,端木先生看过的,上面有红笔修改的地方,有添加的字句,也有删去的字句,差不多每页上都有一二处改动,像老师批改学生的作文,端木先生如此认真,使曹晋杰感动极了。曹晋杰怕耽误端木先生的工作时间,坐了一会就告辞出来。

曹晋杰从北京开完会回来不久,就接到端木先生寄来的书稿和信,他在信中说:因为春节不得消停,什么事也做 不成。加之,我又咳嗽得很。今天,春节刚过,赶七赶八,将序文写出来,请人抄好,寄上,请政。您的文字很通俗,这是一件好事,我看得很草率,有的一些必须改的,我已校出,也可能有不恰当的,请再予斟酌。其他,我都未加改动。您搜集的故事,都很精辟,而且有社会意义,我对这些故事非常喜爱。不过,《击棋治病》这一篇,是否可删去,可考虑。我见到《民间文学》的王一奇同志,我请他先发表你的一部分稿子,他同意了。所以把其中两篇《留靴离任》、《治穷病》给了王一奇同志。如你处无存稿,可写信追回,以免耽误单行(出版)。本来,《李汝珍的传说》是准备给河北人民出版社的,可是,等端木先生把序文和改过的书稿寄来时,同曹晋杰联系的河北人民出版社的一位责任编辑工作变动了,此事搁了下来,曹晋杰很着急,便写信告诉端木先生,再次请他支持。为此,端木先生特地向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领导推荐,责任编辑杨惠临马上打长途电话来,要曹晋杰将书稿立即寄去,三个月后,曹晋杰这部处女作终于问世了。

以后,曹晋杰趁去北京开会之机,两次登门拜访端木先生,每次都是两手空空,并无时下的礼尚往来,可端木先生总是热情相待,深表关怀。80年代末,曹晋杰打算收集整理民间流传的有关《金瓶梅》的故事,但是,有人说,《金瓶梅》同《红楼梦》一样,是文人创作的,曹晋杰心里起了疑惑:《金瓶梅》既然和《红楼梦》一样,是文人创作的,那么民间为何有《金瓶梅》人物传说而没有《红楼梦》人物传说?于是,曹晋杰又给端木先生写信求教,过了一段时间,他回信了,信中说:10月7日信收到,今天才得复。原因还是“既病且忙”四字,想来您会体谅的。我对您在山东、徐州、河南一带收集有关《金瓶梅》人物的传说,极感兴趣,您说到与过去都以《金瓶梅》为纯粹文人创作说法有矛盾,正是它的真正价值所在。但希望您在今后继续收集时,不要使讲述人有任何感觉,致使他们有意往这方面着力渲染,这一点是必须注意的。我对《金瓶梅》没有研究,我在上海期间只看过郑振铎的“世界文库”本(删节本),我对它的语言最感兴趣。现在,我因越来越感到它对《红楼梦》的影响极大,所以才又重新注意起来,但还抽不出时间对它作些研究与探索。我对美籍学人曾说过,《金瓶梅》可能是《水浒》的一个分支,逐步扩展而脱离《水浒》成为独立小说的。所以,您不要囿于文人笔墨这个框子,能把此间的传说收集起来,也许会提供更有意义的线索。我的意见,很不成熟,仅供您参考。但不管怎么说,收集对《金瓶梅》的传说,总是有价值的事情。在端木先生的鼓励下,曹晋杰收集整理了《金瓶梅》的民间传说,一共70篇,10多万字,由上海文艺出版社于1988年10月出版了。根据这些民间传说,曹晋杰还创作了20多万字的长篇章回小说《金瓶梅别传》(又名《金屋新梦》),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于1990年5月出版,第一版1万册不够供应,又第二次印刷了1万册,仍然告罄。曹晋杰这无名小辈,能够在文学创作上有所成就,全亏端木先生把曹晋杰引上路。虽然端木先生已经辞别人世多年,可他的音容笑貌,提携小辈的一片真情,仍深深铭记在曹晋杰心中,永远不会忘记。

曹晋杰 - 宣传教育

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教育的若干意见》,切实加强青少年的思想道德建设,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深入开展“民族精神代代传”主题教育,进一步发挥红领巾新四军在少年儿童思想道德教育中的作用。6月14日上午,盐城市第一小学开展以“中国了不起、中国人了不起、做个了不起的中国人”为主要内容的“三个了不起” 宣传教育活动。

特邀请顾问曹晋杰和新四军老战士熊涵东参加升旗仪式,老战士以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为主题,发表国旗下的讲话,向队员们讲解民族精神的内涵,使每一位队员接受一次历史教育,活动中曹晋杰顾问、熊涵东老战士向红领巾新四军研究院捐赠书。

TAGS: 人物 作家 文化人物 江苏人
上一页: 曹植 下一页: 曹文轩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