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福旿


邵福旿,交通工程专家,尤长于筑港工程。主持和参与了中国最早自行勘测、设计和建设的几个港口工程,是中国现代筑港技术的奠基人之一。最早开出结合中国实际,反映最新技术的筑港工程课,是筑港工程教育的先驱。

邵福旿 - 人物简历

1894年农历3月18日 生于江苏省常熟县。
1911—1915年 在唐山工业专门学校(西南交通大学前身)学习。
1915—1916年 任秦皇岛(汤河)柳江煤矿工程司。
1917—1931年 任北宁(京奉)铁路工程司。
1931—1932年 任兰州平凉公路(华洋义赈会)工程司。
1932—1936年 任陇海铁路连云港工程处工程司。
1936—1937年 任广东黄埔港开埠督办公署工程司。
1938年 任湖南杨家滩唐山交通大学教授。
19381942年 任重庆公路处(国民政府交通部)工程司,督察。
1942—1945年 任四川纂江铁路工程处(国民政府交通部)工程司,总段长。
1945—1946年 任南京(重庆)国民政府交通部航政司科长。
1947—1948年 任杭州浙江省海塘工程局工程司,设计处长。
1948—1949年 任上海淮南煤矿总公司长江港口筹备处处长。
1949年 任上海军管会运输司令部裕溪口码头抢修工程处工程司。
1949—1981年 任西南交通大学教授。
1952—1954年 兼任塘沽新港工程局顾问。
1981年2月19日 病逝于四川峨嵋。

邵福旿 - 生平概况

邵福旿,字秀甫,1894年农历3月18日生于江苏常熟县一个书香世家,接受新思想较快。他的父亲弃官从事工业。在家庭影响下,邵福旿自小立志学习科学技术,1911年考入交通部唐山工业专门学校(西南交通大学前身)读土木工程。当时该校教师多是外籍人士,学校的课本、规章制度等大多用的是英文,多数课程也用英语讲授。邵福旿刻苦学习,克服了原来英语基础较差的困难,1915年7月以优异成绩毕业。毕业后,先后从事过海港、铁路及公路工程建设,对海港工程有极深的造诣。他是中国第一个自行规划、勘测、设计和建设海港工程的工程师,在葫芦岛、连云港、黄埔港及塘沽新港的建设中倾注心血。

邵福旿为人正直,作风正派,淡泊自甘,不求闻达,曾有多次跻身仕途的机会,他都毅然放弃,或婉言谢绝。他一生主持过很多大工程,但其生活水平,总是随着工资的高低而起伏,直至谢世,除了一生积累的图书资料外,无任何遗产。

邵福旿注重实践,不尚空谈,勤奋工作,不畏劳苦。在工作岗位上,他总是身先士卒,知难而上。在北宁铁路上抢修冲毁的桥梁,在川陕及川康公路抢修坍方,在浙江海塘局抢修战争破坏的海塘,他都是在现场与群众一起日夜奋战,深受工人群众的称道和爱戴。

邵福旿在工程决策问题时,都经过自己深入的调查研究,对工程上的重要数据,都经过精心核对,他常说:搞工程的切忌说“可能”、“大约”;说话、办事、考虑问题都要有个“数”;只有有了可靠的“数据”,才能开始设计、施工。他对每一个工程的地形、地貌、自然环境和人文条件,都经过深入地调查了解,就连建筑材料的产地、储量、质量,都是精心调查、比较,以决定取舍。他在交通部工程计划团任职期间,为了恢复被战争破坏的港口,亲临实地对塘沽港、连云港港等作了周密的调查研究,查阅了有关档案资料,甚至亲自询问了尚未撤离的日本技术人员,才写出详尽的调查报告,提出可行性工程施工计划。

抗日战争爆发后,邵福旿曾在迁校湖南湘乡杨家滩的唐山交通大学任教一年,首次开出了密切结合中国实际、具有最新内容的海港工程课。1949年后,他再度到唐山交大,专门从事教学工作,曾开设过铁路工程、筑港、契约、规划、测量学等课程。1952年院系调整后,唐山交大专门培养铁路人才,校名亦改为唐山铁道学院,海港工程课停开,他即专门从事测量学的教学工作。在教学过程中,他一贯注重提高实践教学的质量,注重教师的表率作用。他严谨的治学态度,刻苦求实的工作作风,深受师生敬佩。

邵福旿一生从事交通工程,对中国交通运输事业的发展竭尽心力,直至晚年,仍心系中国的交通事业。70年代时,中国交通滞后经济发展的状况已见端倪,他以耄耋之年,在北京图书馆翻阅大量书刊,撰写了《二十世纪初欧洲开展内河航运对中国发展内河航运重要意义的探讨》一文,并请人转呈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期引起中国领导人的重视。在撰写文稿期间,他整天不离图书馆,中午图书馆休息,他就在休息室里吃块面包充饥。如此高龄,还对科学研究这样执着追求,不辞劳苦,使图书馆工作人员深为感动。其后,图书馆专门为他留出一个房间,供他中午休息与工作,在复印资料方面,也尽力为他提供方便。由于撰稿劳累,竟致重病,卧床不起。卧床期间,还要别人为他在床上搭起一个架子,以便于阅读书刊,钻研问题。

邵福旿为中国的交通和教育事业,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奋斗终生,做出很大贡献。1981年2月19日病逝于四川峨嵋,终年87岁。

邵福旿 - 现代筑港

中国海运事业有悠久的历史,曾建造过不少港口,大多十分简陋。及至清代,外国势力入侵,始用现代科学技术建港,如青岛、上海诸港,从规划、勘测、设计到施工,都是由外国人承担,中国人无从问津。民国以后,随着北宁(京奉)及陇海铁路的建成,需要开辟现代海上通道,以求海运与铁路的衔接。张学良主持东北政务时,决定自行修建葫芦岛港。当时国人尚无修建海港的技术和经验,邵福旿此时供职于北宁铁路,凭其在土木工程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凭着满腔的爱国热情,毅然应调主持了葫芦岛的规划和设计工作。

1932年8月,他又到连云港从事港口的规划、勘测与设计。规划与设计工作包括:防波堤布置与断面设计、航道方位的拟定、导航设施、港区规划、码头设计、仓库通栈、港区道路、铁路支线、电厂、水厂等一套完整的设施。但施工工作,由于受设备条件等多种限制,则承包给荷兰治港公司,邵福旿作为甲方代表,代表中国政府从事监督工作。在施工过程中,荷兰技术人员对一些关键性的技术问题严格保密,为了通过港口的建设培养出自己的技术人才,邵福旿带领几名中国青年技术人员,日夜不离工地,通过各种途径,学习和掌握荷兰人的建港新技术。到1936年邵福旿离任时,完成了长350米的两个码头,长600米的防波堤、泊船地及航路、发电厂、蓄水池、车站各一座,灯塔两座。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由中国人自己对一座现代化海港进行的规划、勘测、设计与监督施工,自此,奠定了中国人自己筑港的基础。连云港工程竣工后,1936年9月,邵又到广东黄埔港开埠督办公署,从事黄埔港建设,翌年因抗日战争爆发,10月停工撤离。

1949年5月,上海解放,邵福旿目睹了共产党干部的艰苦朴素、清正廉洁,解放军的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深感中国的希望就在共产党身上,决心在共产党领导下,为建设新中国而献身。当时为了军事和政治的需要,被战争破坏的裕溪口码头急需限期修复,邵福旿毅然应上海军管会运输司令部之命,担负起了裕溪口码头抢修工程处的技术工作。在物资和技术极度困难而时间又十分紧迫的条件下,他与工人、解放军战士密切配合,日夜奋战,终于按期完成了抢修任务,满足了军事运输的需要。

1951年,天津市长黄敬与铁道部联系,拟聘邵福旿为塘沽新港副总工程师,因为当时他在唐山交大担任铁路工程、筑港、契约、规划、测量等课程,并准备开设埠站工程课,教学任务繁重,难于调离,经铁道部与中计委联系,同意担任兼职顾问,每周以一定时间参与塘沽新港工程局的工作。

邵福旿为中国的建港事业尽了毕生的精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邵福旿 - 人才培育

邵福旿热心培养中国的青年一代。解放前,中国的筑港技术尚处萌芽阶段,海港建设主要依赖于外人。邵福旿认为中国的独立富强,必须要有自己的筑港专家。在他主持的几个工程中,对一起工作的青年技术人员,精心指导,热心传授技术,鼓励他们为发展祖国的海港事业献身。在他的教育和影响下,有的青年负笈海外,学习筑港工程。

1938年春,迫于抗日战争形势,黄埔港停建,他转赴湖南湘乡杨家滩的唐山交大任教一年。由于他深感中国需要筑港人才,便在土木系中开设“海港工程”课。此前,也有人开设过这门课程,但所讲授内容皆取自外国教本,不但内容陈旧,且与中国实际相距较远。为了更新教学内容,他在吸取国外有用内容的同时,花了很大精力去收集、整理中国的筑港经验,以期将适于中国的最新筑港技术传授给学生。由于当时正值抗战的艰苦时期,学校也地处乡下,既不具备物质条件,时间又极为紧迫,无法编印教材,他即以详细的笔记,让学生记录讲授的内容。以他深厚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讲授内容丰富,深入浅出,特别注重结合中国的实际,并有独到的见解,深受学生欢迎,也吸引了不少学生对筑港发生了浓厚兴趣。当年他亲身教授的学生,战后分别服务于沿海各港口。他结合中国实际开出的“海港工程”课,在中国海港工程教育界,实属首开先河。

1949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邵福旿再次回到唐山交大从事教育工作,秉持其以身作则、全面育人的教育思想,在教育战线辛勤耕耘了30多年。他认为学校里培养学生除了业务知识以外,更要培养学生的治学态度和工作作风。态度和作风的培养,不是仅仅依靠说教,重要的是靠教师的表率作用。他在几十年的教育工作中,律己非常严格,上下课及与学生约会都十分准时。上课时,他衣着整洁,彬彬有礼,因而上他的课,学生极少有迟到早退及衣着不整现象。板书及批改作业都是字迹工整,修辞严谨。在黑板上徒手画图从不潦草,几与用直尺圆规作图无异。测量实习时,他亲身示范,教给学生正确的操作姿势与方法。暑期的野外实习,无论刮风下雨,烈日曝晒,他从不离开学生一步。因而受教的学生都感到从他身上不但学到业务知识,而且学到作为一个工程技术人员应有的素质,对他十分敬佩。
TAGS: 中华名人 人物 工程 教授 教育家 文化人物
上一页: 邵象华 下一页: 萨本栋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