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西·比西·雪莱

雪莱是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色彩最浓的浪漫主义诗人。他生于苏塞克斯郡,1810年进入牛津大学学习,因哲学论文《无神论的必然性》被学校开除。1812年赴爱尔兰,支持爱尔兰人民的抗英斗争,发表《告爱尔兰人民书》,他的进步立场遭统治者仇视,于是被迫离开祖国,移居意大利。1822年在海上遇风暴溺死,年仅二十九年。1813年,雪莱发表第一首著名的长诗《麦布女王》,长诗用梦幻和寓言的形式,反映了作者对宗教和私有制的谴责和变革社会的愿望。长诗《伊斯兰的起义》(1818)猛烈抨击了专制暴政对人民的压迫和血腥屠杀,歌颂了革命者的反封建斗争。诗剧《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1819)是雪莱的代表作。他还写有《钦契一家》(1819)、《西风颂》(1819)、《云雀颂》、《自由颂》和《自由》等大量的诗篇和诗剧,以及著名的论文《诗辩》(1821)等。

珀西·比西·雪莱 - 生平

8岁时雪莱就开始尝试写作诗歌,在伊顿的几年里,雪莱与其表兄托马斯合作了诗《流浪的犹太人》并出版了讽刺小说《扎斯特罗奇》。1810年,18岁的雪莱进入牛津大学,深受英国自由思想家休谟以及葛德文等人著作的影响,雪莱习惯性的将他关于上帝、政治和社会等问题的想法写成小册子散发给一些素不相识的人,并询问他们看后的意见。1811年3月25日,由于散发《无神论的必然》,入学不足一年的雪莱被牛津大学开除。雪莱的父亲是一位墨守成规的乡绅,他要求雪莱公开声明自己与《无神论的必然》毫无关系,而雪莱拒绝了,他因此被逐出家门。

被切断经济支持的雪莱在两个妹妹的帮助下过了一段独居的生活,这一时期,他认识了赫利埃特·委斯特布洛克,他妹妹的同学,一个小旅店店主的女儿。雪莱与这个十六岁的少女仅见了几次面,她是可爱的,又是可怜的,当雪莱在威尔士看到她来信称自己在家中受父亲虐待后便毅然赶回伦敦,带着这一身世可怜且恋慕他的少女踏上私奔的道路。他们在爱丁堡结婚,婚后住在约克。

1812年2月12日,同情被英国强行合并的爱尔兰的雪莱携妻子前往都柏林为了支持爱尔兰天主教徒的解放事业,在那里雪莱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并散发《告爱尔兰人民书》以及《成立博爱主义者协会倡议书》。在政治热情的驱使下,此后的一年里雪莱在英国各地旅行,散发他自由思想的小册子。同年11月完成叙事长诗《麦布女王》,这首诗富于哲理,抨击宗教的伪善、封建阶级与劳动阶级当中存在的所有的不平等。

1815年,雪莱的祖父逝世,按照当时的长子继承法当时在经济上十分贫困的雪莱获得了一笔年金,但他拒绝独享,而将所得财产与妹妹分享。这一年除了《阿拉斯特》之外,雪莱较多创作的是一些涉及哲学以及政治的短文。

次年五月,携玛丽再度同游欧洲,在日内瓦湖畔与拜伦交往密切,这两位同代伟大诗人的友谊一直保持到雪莱逝世,雪莱后来的作品《朱利安和马达洛》便是以拜伦与自己作为原型来创作的。同年11月,雪莱的妻子投河自尽,在法庭上,因为是《麦布女王》的作者,大法官将两个孩子教养权判给其岳父,为此,雪莱受到沉重的打击,就连他最亲的朋友都不敢在他的面前提及他的孩子,出于痛苦及愤怒,雪莱写就《致大法官》和《给威廉·雪莱》。雪莱与玛丽结婚,为了不致影响到他与玛丽所生孩子的教养权,雪莱携家永远离开英国。

1818年至1819年,雪莱完成了两部重要的长诗《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和《倩契》,以极其不朽的名作《西风颂》。《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与《麦布女王》相同,无法公开出版,而雪莱最成熟、结构最完美的作品《倩契》则被英国的评论家称为“当代最恶劣的作品,似出于恶魔之手”。

1821年2月23日,约翰·济慈逝世,6月,雪莱写就《阿多尼》来抒发自己对济慈的悼念之情,并控诉造成济慈早逝的英国文坛以及当时社会现状。

1822年7月8日,雪莱乘坐自己建造的小船“唐璜”号从莱杭度海返回勒瑞奇途中遇风暴,舟覆,雪莱以及同船的两人无一幸免。按托斯卡纳当地法律规定,任何海上漂来的物体都必须付之一炬,雪莱的遗体由他生前的好友拜伦及特列劳尼以希腊式的仪式来安排火化,他们将乳香抹在尸体上,在火中洒盐。次年1月,雪莱的骨灰被带回罗马,葬于一处他生前认为最理想的安息场所。

珀西·比西·雪莱 - 婚姻

雪莱的婚姻一开始就被他的敌人当作最好的武器来攻击他,当那些富于浪漫的骑士精神经过理性的冷却,他那场仓猝的婚姻中较为真实的一面随着两个人的成长开始显现。雪莱不得不承认婚姻并没有救助他的妻子,婚姻只是将两个人绑在一起来承受另一种折磨。在精神上,感情上,两个人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这一时期,雪莱结识了葛德文的女儿玛丽·葛德文(Mary Wollstonecraft Godwin,1797年-1851年),他们相爱了,出走至欧洲大陆同游,他们对于爱情和婚姻的理想纯洁到连最严苛的批评家也无法致词。雪莱死后,玛丽为他的诗全集编注。

珀西·比西·雪莱 - 主要作品

诗歌
《爱尔兰人之歌》(The Irishman`s Song,1809)
《战争》(War,1810)
《魔鬼出行》(The Devil`s Walk,1812)
《麦布女王》(Queen Mab,1813)
《一个共和主义者有感于波拿巴的倾覆》(Feelings Of A Republican On The Fall Of Bonaparte,1816)
《玛丽安妮的梦》(Marianne`s` Dream,1817)
《致大法官》(To The Lord Chancellor,1817)
《奥西曼迭斯》(Ozymandias,1817)
《逝》(The Past,1818)
《一朵枯萎的紫罗兰》(On A Faded Violet,1818)
《召苦难》(Invocation To Misery,1818)
《致玛丽》(To Mary,1818)
《伊斯兰的反叛》(The Revolt of Islam,1818)
《西风颂》(Ode To The West Wind,1819)
《饥饿的母亲》(A Starving Mother,1819)
《罗萨林和海伦》(Rosalind and Helen,1819)
《含羞草》(The Sensitive Plant,1820)
《云》(The Cloud,1820)
《致云雀》(To A Skylark,1820)
《自由颂》(Ode To Liberty,1820)
《解放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Unbound,1820)
《阿多尼》(Adonais,1821)
《一盏破碎的明灯》(Lines,1822)

珀西·比西·雪莱 - 剧本

《倩契》(The Cenci,1819,五幕悲剧)

《暴虐的俄狄浦斯》(Oedipus Tyrannus,1820,诗剧)

《希腊》(Greece,1821,抒情诗剧)

《论文及散文》

《无神论的必然》(1811)

《自然神论之驳斥》(1814)

《关于把改革付诸全国投票的建议》(1817)

《诗的辩护》(1821)

珀西·比西·雪莱 - 译著

柏拉图《会饮篇》

荷马《维纳斯赞》等

旦丁《地狱》篇部分

歌德《浮士德》部分

附诗一首

On A Faded Violet 一朵枯萎的紫罗兰

The odor from the flower is gone, 这朵花的香气已经散失,

Which like thy kisses breathed on me; 如你的吻对我吐露过的气息;

The color from the flower is flown, 这朵花的颜色已经退去,

Which glowed of thee, and only thee! 如你曾焕发过的明亮,只有你!

A shriveled, lifeless, vacant form, 一个萎缩、死的、空虚的形体,

It lies on my abandoned breast, 它在我荒废的胸口,

And mocks the heart, which yet is warm, 以它冷漠和无声的安息

With cold and silent rest. 嘲弄我那仍炽热的心。

I weep ---- my tears revive it not; 我哭泣,泪水无法复活它;

I sigh ---- it breathes no more on me; 我叹息,它的气息永远不再;

Its mute and uncomplaining lot 它沉默、无怨的命运,

Is such as mine should be. 正是我所应得的。

《西风颂》

狂野的秋风啊,你这秋的精气!
没看见你出现,枯叶已被扫空,
像群群鬼魂没见法师就逃避——

它们或枯黄焦黑,或苍白潮红,
真是遭了瘟灾的一大片;你呀,
你把迅飞的种子载送去过冬,

让它们僵睡在黑黢黢的地下,
就像尸体在各自的墓里安躺,
直到你那蔚蓝的春天妹妹呀

对梦乡中的大地把号角吹响,
叫羊群般的花苞把大气吸饮,
又让山野充满了色彩和芳香。

狂野的精灵,你正在四处巡行,
既拉朽摧枯又保护。哦,你听!

你呀,乱云是雨和闪电的使者,
正是在你震荡长空的激流上
闪电被冲得像树上枯叶飘落,

也从天和海错综的枝头骤降:
宛若有个暴烈的酒神女祭司
把她银发从幽暗的地平线上

直竖向中天,只见相像的发丝
在你汹涌的蓝莹莹表面四起,
宣告暴风雨的逼近。残年濒死,

你是它挽歌,而正在合拢的夜
便是它上接天穹的崇墓巨陵——
笼着你聚起的全部水汽之力,

而黑雨、电火和冰雹也都将从
这浓云中迸发而下。哦,你听!

你呀,在巴亚湾的浮石小岛旁
地中海躺着听它碧波的喧哗,
渐渐被催入它夏日里的梦乡,

睡眼只见在那强烈的波光下,
微微颤动着古老的宫殿城堡——
那墙上满是青春苔藓和野花,

单想想那芬芳,心儿就会醉掉!
你却又把它唤醒。为给你开路,
平坦的大西洋豁开深沟条条,

而在其深处,那些水底的花树、
枝叶譃曰有树汁的泥泞密林
也都能立刻就辨出你的号呼,

顿时因受惊而开始瑟缩凋零,
连颜色也变得灰暗。哦,你听!

我若是被你托起的一片枯叶;
我若是随你飞驰的一团云朵;
我若是浪涛在你威力下喘息,

分享你有力的冲动,那自由,哦!
仅次于不羁的你;我若是仍然
在我的童年时代,仍然能够做

你在天空邀游时的忠实伙伴——
因为那时,奔得比你快也未必
是梦想;那我就不会如此艰难,

无须这样哀求你。请把我掀起,
哦,就当我是枯叶、云朵或浪涛!
我,跌倒在人生荆棘上,滴着血!

我,太像你:倔强、敏捷又高傲,
但岁月的重负把我拴牢、压倒。

让我像森林一样做你的诗琴,
哪伯我的叶像森林的叶凋落!
这两者又美又悲的深沉秋音

你那呼啸的浩荡交响会囊括。
但愿你这刚烈的精神我也有!
但愿一往无前的你也就是我!

请把我已死的思想扫出宇宙,
就像你为催新生把落叶扫除!
而且凭着我这一诗歌的经咒

把我的话语传遍这人间各处,
像由未灭的炉中吹送出火花!
愿你通过我的嘴响亮地吹出

唤醒这人世的预言号声!风啊,
冬天既快来,春天难道还远吗?

炘译

①本诗构思于佛罗伦萨附近阿尔诺河畔的一处树林中,并基本上在那里写成。那一天狂风骤起,它温暖又爽人,收尽了将倾泻为秋雨的氤氲水汽。不出我所料,到了日落时分,暴风雨开始了,起先夹有冰雹,还伴有阿尔卑斯山以南地区所特有的声势浩大的雷鸣电闪。——作者原注

又:本诗以五首十四行诗组成,但这些十四行诗的分节与韵式都受一种叫做tercarima的意大利诗体影响。

②巴亚湾因古罗马时的温泉疗养胜地巴亚城而得名,即现在的波佐利湾(在那不勒斯湾西北部)。浮石是火山岩的一种,因为那不勒斯一带都是火山区。

③据雪莱原注,“这种现象,是博物学家们熟知的。同陆上的植物一样,江河海洋底下的植物的季节变化有着同样的反应,因此宣告这种变化的风对之也有影响。

珀西·比西·雪莱 - 名言

浅水是喧哗的,深水是沉默的。

道德中最大的秘密是爱。

饥饿和爱情统治着世界.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你自己.

读书越多,越感到腹中空虚.

微笑,实在是仁爱的象征,快乐的源泉,亲近别人的媒介。有了笑,人类的感情就沟通了。

一个人如果不是真正有道德,就不可能真正有智慧。

吻是灵魂与灵魂相遇在爱人的嘴唇上。 (嘴唇是一对爱人两个灵魂交会的地方。)

爱情不是时光的奴隶。

爱情就象灯光,同时照两个人,光辉并不会减弱。

希望会使人年轻,因为希望和青春是一对同胞兄弟。

最为不幸的人被苦难抚育成了诗人,他们把从苦难中学到的东西用诗歌教给别人。

一首诗则是生命的真正的形象,用永恒的真理表现了出来。

所有时代的诗人都在为一首不断发展着的“伟大诗篇”作出贡献。

一首伟大的诗篇象一座喷泉一样,总是喷出智慧和欢愉的水花。

我们愈是学习,愈觉得自己的贫乏。 

恶德——不和、战争、悲惨;美德——和平、幸福、和谐。

一首伟大的诗篇象一座喷泉一样,总是喷出智慧和欢愉的水花。 

精明的人是精细考虑他自己利益的人;智慧的人是精细考虑他人利益的人

一个人如果不是真正有道德,就不可能真正有智慧。精明和智慧是非常不同的两件事。精明的人是精细考虑他自己利益的人;智慧的人是精细考虑他人利益的人。

道德的最大秘密就是爱;或者说,就是逾越我们自己的本性,而溶于旁人的思想、行为或人格中存在的美。 

TAGS: 人物 外国文学家 文化人物 文学家 文学领域人物 著名文学家
上一页: 裴多菲·山陀尔 下一页: 潘树广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