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亚寰

邱亚寰 邱亚寰,男,汉族,1964年11月生,中共党员,海南省澄迈县人,海南省澄迈县广播电视台记者。六级革命残疾军人,现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海南省摄影家协会理事,海南大学兼职副教授。他早年当过工农兵学商,自1989年在海南大学首届大学生摄影比赛中荣获一等奖和优秀奖后,便与摄影结下不解之缘,多次自费到全国各地摄影,足迹遍及全国26个盛区,旨在吸取艺术精华。其作品先后9次在全国、全省的摄影比赛中获一等奖,38次获二、三等奖,先后举办了8次摄影展览,并在北京、上海等全国16个盛市展出。他先后获得“海南省十大青年摄影家”、“德艺双馨摄影家”等多项荣誉。

邱亚寰 - 执着追求

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美好理想,邱亚寰从波涛翻滚的大海走来,从云雾缠绕的高山走来,从茫无涯际的沙漠戈壁滩走来,从辽阔的大草原走来,一直走进了艺术的殿堂,走上了领奖台:先后有400多幅摄影作品在省和国家级的展览、比赛中入选、获奖,8次荣获全国、全省摄影比赛一等奖,26次荣获二、三等奖,8次举办摄影展览,作品先后在北京、上海、香港、澳门、台湾等全国16个省、市展出。现为摄影高级技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海南省摄影家协会理事,县人大代表。先后被授予“澄迈县十佳残疾人”、“海南省十大青年摄影家”、“海南省德艺双馨摄影家”、“海南省德艺双馨优秀艺术家”等称号。被海南大学聘为兼职副教授,著有摄影作品集:《英雄的琼崖战士》、《老城崛起》,系在省团委注册的中国志愿者。 

邱亚寰

邱亚寰平凡而充实,清贫而光华。然而,这位有着无数艺术光环的摄影家,却是在坎坷与磨难中成长起来的:连续五年高考落榜,参军后在部队的军事训练中又意外受伤致成六级伤残,参加工作后又因公司破产而下岗等等。 

为了不让自己被击倒,邱亚寰毅然弃商从学,考取海南大学攻读建筑工程专业。1989年,正在海南大学进修的他,用70元退伍费买的相机拍了一些相片,其中的《稚趣》、《情思》夺得《海南大学首届大学生摄影比赛》一等奖和佳作奖。 

意外的收获使他同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并摆脱了往日的苦痛哀愁,寄情于高山大海,城镇乡村,走上了一条自强不息、自学成才的奋斗道路,并因此改变了他的人生。 

为提高摄影理论水平和艺术修养,他订阅了大量书刊,对电影、美术等相关艺术深入研究探讨,又自费到新华社摄影班学习,以广博的知识充实自己。 

邱亚寰是一个“只争朝夕”地“追赶时光的人”:为了创作,他经常清晨四、五点就起床等待日出,晚上八、九点才又从夜幕中走回来,在乡下,他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军营,他与战士同操同练同打靶;在五指山下,他与黎苗同胞同歌共舞齐欢笑……,他那一幅幅艺术佳作,就是在这样的现实生活中诞生的。 

在踏遍了海南的山山水水之后,邱亚寰又把创作的目光投向别具风情的异省他乡。1992年,他同几位志同道合者前往大西北采风。他们克服高山反应、水土不服、气候恶劣等重重困难,沿着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路,涉黄河,穿越沙漠,足迹遍布陕北、甘南、宁夏、川西,一个月走了六省、区,行程一万多里,回来后举办了《祖国万里行大西北摄影作品联展》,其中作品《黄河情》荣获《大众摄影》比赛一等奖;另有多幅作品在澳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海南等地展出。 

1994年春节,他又告别了温暖舒适的家,前往风沙漫天的黄土高原采风。在陕北,他们探访了那里的一口口农家窑洞,追寻了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的踪迹。有一次汽车抛锚,几个人被困在茫无涯际而又荒无人烟的黄土高坡上,零下16度没吃没喝、饥寒交迫达23个小时,终于带回一批饱含激情的摄影作品,并成功举办了《黄土地摄影作品联展》。之后,邱亚寰又六赴陕北,三度在窑洞中过大年体验生活…… 

在西藏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前夕,他又告别亲人,泪别新婚的妻子,买上人身保险,参加《西藏行》摄影采访团,在平均海拨4000多米的生命禁区里,带着氧气袋,克服高原反应、山洪暴发等种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去进行摄影创作。在后藏,由于山洪暴发、山体滑波,邱亚寰等人乘坐的中巴车被困在洪水中,险些被泥石流冲进雅鲁藏布江中,这一行,60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一天一夜,早上9时吃的一碗稀饭,一直挨到第二天中午11时才吃午饭。晚上,从当地电视新闻中得知,就在他们被洪水围困的地方,有一辆客车被冲入江中,车中的人全部遇难。 

团体活动结束后,他独自一人租乘东风大卡车,翻越藏北高原,进入青海、甘肃、宁夏等地的沙漠、戈壁滩、黄河边体验生活,拍摄作品。到达兰州时,他倒下了——整整40天的不停奔波、劳累过度、高原反应、饮食不适引发的肠胃炎(一天拉肚十多次)等等并发症,使他瘫倒了,一连打了6天的吊针。这些用鲜血和生命作为代价拍摄的作品中,《家园》荣获《红塔杯全国摄影大奖赛》金牌,还有多幅作品在省和国家的展览比赛中入选、获奖。 

正当他的摄影艺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邱亚寰所在的公司因经营不善而倒闭,下岗在家的他每月仅领40元生活费维持生活,妻子又不幸患病,先后四次住院治疗,负债累累,在这样的困境中,他也没有放弃执着追求的事业:一边照顾病中的妻子,一边坚持学习摄影理论。当妻子的病情稍有好转,他又泪别尚躺在病床上的妻子,带上干粮,背上向影友借来的相机镜头,独自一人登上西行的列车,经过六昼夜的兼程,在沙漠戈壁滩降下第一场大雪的时候,从祖国的最南部来到祖国的西北部,他心中向往已久的艺术天堂——新疆…… 

邱亚寰的病历中有这样的诊断:不能负重,不能长时间行走。可这些年来,为了摄影,他不但负重,而且还长时间地爬高山、越峻岭、涉海边……超强度的负荷使他在部队军事训练中留下的伤口复发了,1997年手术治疗之后,2000年经广州军区总医院诊断,必须住院再进行手术治疗,可6天后,他没有躺在病床上,而是出现在三峡工地上。 

邱亚寰 - 奉献社会

1984年,邱亚寰在部队服役时,在一次军事训练中意外受伤导致六级伤残,参加工作后又因企业破产而下岗。1997年,酷爱摄影的他进入县广播电视台当摄影记者。工作期间,他一边钻研摄影艺术,一边为社会奉献爱心,履行着一名共产党员的神圣职责与使命。 

金江镇五保户李德坤因病住院,邱亚寰了解到这位曾参加金门海战老兵的身世后,主动到医院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老兵病愈出院,邱亚寰带着礼品亲自开车将老人送回家。特级残疾人王荣兰卧床在家,因行动不便,一直没有办理身份证、残疾证,邱亚寰了解到王荣兰的实际情况后,找到县公安局政委,请求特事特办,上门为王荣兰办理身份证,并把县残联的工作人员带到王荣兰的家,为她办理第二代残疾证。2011年春节前夕,盲人王永强全家没有租到车回家过年,邱亚寰叫司机开他的车送王永强全家人回家过年。多年来,他用稿酬和奖金,先后资助23位特困残疾人,资助海南省保亭县一位黎族贫困学生从初中直至读完大学。2011年春节,他听说一位北京化工大学澄迈籍学生没钱买车票返校,主动送上一千元给他当路费。在摄影途中,他曾从大海中救起4位落水儿童。 

近年来,为了让群众能看上老电影,邱亚寰自费买来电影放映机,到社区和驻地部队为群众和官兵义务放映《雷锋》、《地道战》、《地雷战》等爱国主义影片,至今累计200多场次,为当地爱国主义教育做出积极贡献。他发挥专业特长,在家乡办起一间影楼,解决了8个人的就业,让22人学到了摄影、化妆的技术,并为革命荣誉军人、老革命战士、革命功臣、劳动模范、88岁以上的老人提供免费照相服务。 

身为伤残军人,邱亚寰凭借坚强的信念和毅力,靠自学成长为一位优秀摄影家,在为社会奉献艺术的同时,又以爱心帮助他人、回报社会。他被评为海南省德艺双馨优秀艺术家,当选第九届海南省优秀青年。 

邱亚寰的物质生活并不富裕,他的收入全部投在摄影事业上,然而难能可贵的是,在奉献艺术于社会的同时,也给社会奉献着丰厚的爱心,履行着一名中国志愿者的职责: 

在神州大地吸取艺术营养的邱亚寰,更把镜头对准养育他的家乡。他用二十年的时间,踏遍了海南老城经济开发区的每一寸土地,完整纪录了这个海南最大开发区的变迁,在开发区成立二十周年之际,海南出版社出版了邱亚寰反映老城开发区二十年巨变的摄影画册——《老城崛起》。 

邱亚寰长期担负省残联、海南大学、澄迈县重大活动、领导视察、外宾来访等拍摄任务,还发表宣传图片不计其数。他用稿酬和奖金,先后资助23位特困残疾人。 

在陕北和海南保亭县,他先后资助二位贫困学生,直至读完中专考取大学。 

在摄影途中,他从大海中救起4位落水儿童。 

为更好地为乡亲服务,邱亚寰利用他的技术,在家乡办起一间影楼,不但解决了8个人的就业问题,让22人学到了摄影、化妆的技术,8年来,凡是:残疾人、革命荣誉军人、老革命战士、革命功臣、劳动模范、78岁以上的老人等照相,一律免费。 

邱亚寰是海南大学培养出的第一位摄影家,他经常回母校举行摄影讲座、组织创作和展览活动。他培养的有摄影特长的学生遍及祖国大江南北。海南大学、海南省摄影家协会先后两次联合举办《海大学子——邱亚寰摄影作品展览》。因为邱亚寰,原海南大学校长感慨地说:“今天你以学校为荣,明天学校以你为荣。”, 邱亚寰精神一直是海大学生的楷模。 

这就是邱亚寰:五年高考落榜、三年下岗待业,却靠自学成长为大学教授;医生结论不能负重,不能长时间走路,可他不但负重,而且走遍了万水千山,靠自学成长为一名杰出的摄影家;身为革命伤残军人,不但不给社会增加负担,不向政府提任何要求,反而凭其信念和毅力,靠自学成长为一位全省乃至全国知名的优秀摄影家,在为社会奉献艺术的同时,又以爱心回报社会!

 

邱亚寰

TAGS: 人物 军人 摄影家 记者
上一页: 茹遂初 下一页: 钱捍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