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福金

储福金,男,江苏宜兴人。1952年生于上海。1968年冬插队到宜兴。曾在《雨花》编辑部担任过小说编辑。1984年考入鲁迅文学院,开始了对文学理论的系统学习。毕业于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与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江苏省作协专业作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多种文学大奖,是一个高产优产的作家,先后创作了9部长篇、50个中篇、100个短篇,还有各种随笔、剧本等发表。

储福金 - 人物资料

性  别: 男

出生年月: 1952/08

民  族: 汉族

江苏金坛人。 1952年出生于上海。

储福金 - 工作简历

17岁插队至父藉江苏宜兴县,后转插金坛县;1977年招工进金坛县文化馆,1980年调江苏省作协雨花编辑部任小说编辑。1984年到北京鲁迅文学院进修,遂考入北京大学首创的作家班,转学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为江苏作协理事、专业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

储福金 - 主要作品

著有长篇小说《心之门》 、《奇异的情感》、《羊群的领头狮》、《紫楼十二钗》、《柔姿》、《雪坛》、《魔指》,中篇小说集《神秘的蓝云湖》,散文集《禅院小憩》、《放逐青春地》。小说集《裸野》(英、法文版本)等。

储福金 - 成绩

《心之门》获江苏省政府文学艺术奖,《彩、苔、怆》获 《上海文学》奖,《缝补》获《北京文学》奖,《黄表》获1988年《萌芽》奖,《石门二柳》获首届《钟山》文学奖,《平常生活》获《天津文学》奖,其作品还获1992年庄重文文学奖。

储福金 - 长篇小说《黑白》的创作

在中国文学史上,以围棋为创作题材的小说并不多见,储福金有自己的考虑:“在我从事写作之初,我就想到要以棋为题材写一部作品。这个想法一直延续在我创作的构思中,从定下‘黑白’题名来写围棋与棋人,断断续续的构思也有十多年了,我一直没有动手,是一直没敢动手。这正是缘于对棋之爱,我怕写成只是一般的能够出版的作品。而凭着多年的创作经验写出一部作品来,能出是不成问题的,但能让读者记住却很难。”在经过充分酝酿之后,储福金将《黑白》一气呵成。

储福金说,棋与写作是他人生的两大兴趣所在,“创作占据了我主要的工作时间,围棋占据了我主要的业余时间。我有时会想到,我的一生是幸运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之中。”储福金说,他与围棋结缘已有数十年之久。“到目前为止,作家圈内还没有哪个作家的棋艺与我相当。”

在《黑白》中,作者将围棋的理念、精神、意蕴水乳交融,了无痕迹地化在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之中。小说不只以“游戏”视围棋,而是把它与民族历史命运和荣辱联结起来,使主人公的故事不仅仅是个人性情的展示和对棋魂的发扬,还有一种对历史、文化的忧患意味。

储福金说,在中国传统的琴棋书画中,唯有棋是有对手的,坐照、手谈、纹枰论道,高雅中包含着丰富的对立冲突意味。“围棋如同人生,也印证着人生。黑白每一个子、每一步棋都是平等的,区别只在于先后放在什么位置上和发挥了什么作用,它是整体(人生)的一部分,可能演变为废子,也可能成为‘棋筋’,而废子和‘棋筋’也随形势而变化。势和地、攻与守、先中后、后中先,都充满辩证的意味。”储福金总结说,他正是要通过天才棋童、天才棋士、天才棋王陶羊子三阶段对棋文化的感悟,写出中国棋文化的博大精深,象天法地。

储福金 - 作品评价

读储福金的小说,却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储福金的《黑白》,是那种让人一口气读下来的小说。他的小说有着唯美主义倾向,常有一种哀婉悱恻的氛围环绕,笔法细腻、沉着,有空山鸟语之静美。如果硬要打个比方,储福金的小说有点像《黑白》中的梅若云:“脱俗,清丽,洁净。”让人读后“有一种清凉的感觉,透体而入。”   

这部写围棋的小说如此吸引我,与文友或棋友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根据目前图书市场反馈来的信息,喜欢《黑白》的人很多,有懂棋的,也有不懂棋的,有专业棋手,也有专业作家。这也正是储福金的高明处。一般来说,写下棋与棋艺这种专业性较强的题材,很难解决一个专业性与普通受众趣味性的问题,因为你不能不写到下棋;你不能把下棋的过程写得夹生了,让会下棋的人觉得你外行;你又不能写下棋写得太专业,让不会下棋的人读起来兴味索然。还有,围棋这一黑白艺术渗透着中国文化的精髓,自诞生之日即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文化内涵,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你不能把它写得太玄奥;又不能把它写得太明白;你甚至还不能把它写得不明不白。这也是围棋这个题材许多人不敢去碰的缘故。   

小说的语言与叙事策略,是储福金这个长篇小说最具魅力的地方。语言本身应当不是个问题,像储福金这样的小说家,语言的质地虽不一定用炉火纯青来形容,那也早就百炼成钢了。有意味的是,储福金在《黑白》的语言和叙述中,渗透许多隐喻、象征、以及宿命的内容。隐喻和象征的巧妙应用,扩大了语言的张力。  

尤其是“黑白”本身的隐喻和象征。字面上看,黑白说的是围棋的黑子与白子,是对弈的工具,最终也通过黑与白显现出胜负。然而,黑与白,在色彩上暗合了夜与昼、阴与阳。这或许正是古人发明围棋时所具备的隐喻和象征,储福金在小说中,通过具体生活内容,把很不容易表现的隐喻和象征充分显现出来。夜与昼交替,是时间的流动,具体生命在时间的流动中展开,走完生长、成熟、衰败、死亡的历程。黑白交替,隐喻时间的更迭,生命只能存在于阶段时间里,而每个人的生命又是有限的。

储福金 - 储福金诗歌《射箭》

年轻时/我第一次射箭/我把箭射出去,射中了一只飞翔着的鸟,鸟旋舞在半空/落在我的脚边/扇动着美丽的翅膀/于是/我把箭射向虚空/用第三支箭去追逐第二支箭尾。我射了一支又一支箭/箭在空中形成了一道不规则的弧线/我的心在不规则的弧线上跳动了十万八千次/一次有风/一次有雨/一次有雷/一次有电/弧线回落在我的脚边/那第一次射落的鸟/也就复活了/飞向了天空/我望着它飞去/我没有再射落它/我已经拉不开弓  

储福金 - 谈写作

储福金把一个好作家的标准定为:有才气、有很高的思想文化素养和善于借鉴生活。他认为,要想成为一个好作家需要依靠阅读和体验生活,而人的精力有限,能够体验的生活就很有限,所以,阅读是一条捷径。增长了阅历,作者才能在创作中融会更多的思想,让自己的心变得更大。作家心的大小就是衡量一个作家大小的标准。因为一个作家写作时必须表现自我,写非我的东西不是一个真正的作家,但自我并不是封闭的,不是一定要写自己的身体,而是写那些小我的东西,这个小我是应该不断拓宽的。正如雨果说的“比陆地更宽广的是海洋,比海洋宽广的是天空,比天空宽广的是我的心”。  

储福金说,人生的痛苦总是大于喜悦,当将痛苦感受成快乐时,他就会成为作家。写作就是俯视痛苦,凌驾于痛苦,而从中提炼的,却是快乐的黄金。  

在大家的眼中,出了那么多书,获了那么多奖,现在的储福金在文学的道路上应该是越走越宽,越走越自信了,但是他依然保持着一直以来的谦逊,他相信再好的作品也不可能做到完美。成名的光环并没有让他感觉轻松,反而更觉压力,更加渴望突破。   

作为江苏省为数不多的享有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业作家之一,他倍感压力。他说,在不少人的眼中,专业作家是最轻松的,有工资拿,不写也能生活,写了,稿费就是外快。其实,在这一点上,专业作家倒是与专业研究人员相同,专业研究人员拿工资,研究出结果来,也拿奖金,但是如果与市场接轨的话,收入就不是工资可比的了。专业作家也是,出来了好作品,那份工资根本就不算什么,出不来好作品却要背着个被养的虚名。  

谈到文学市场,在他眼中,现在的文学市场可以用混乱来形容,是任何人都能成为作家的年代,文学基本没有标准,往往很一般的作品通过炒作,就一下子捧成了很好的作品,非艺术品有时候也被捧得很高,什么“美女作家”、“下半身写作”,炒的都是些非艺术的东西。好多作品冒出来没多久就淹没在图书的汪洋中了。好的作品应该是能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面对鱼龙混杂的文学作品,他认为,应该保持距离,眼光敏锐,在创作的过程中更加不能因为市场而随波逐流,用心来写作才对得起“文学”二字,对得起自己的读者。


TAGS: 作家 当代作家 江苏人 诗人
上一页: 川岛 下一页: 陈昊洋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