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喜海

刘喜海 刘喜海,人名,国内较为常见。著名的有清代(清道、咸间)金石学家、古泉学家、藏书家刘喜海,字燕庭(又作燕亭、砚庭)、吉甫,山东诸城人,别号三巴子。其善鉴赏金石,著有《海东金石苑补遗》(光绪七年(一八八一)成书)等鉴赏书籍,其所补编《古泉汇考》为当时古泉学集大成之巨著,嘉惠后世泉学研究;《三巴金石苑》为巴蜀地区历代金石图文并蓄之第一部著录,对后世影响颇大。

刘喜海 - 简介



[清]字燕亭。道光十七年(一八三七)官汀州太守。善鉴赏金石,著海东金石苑补遗,光绪七年(一八八一)成书。

刘喜海 - 著作

《艺林年鉴》

《宋元明清书画家年表》

刘喜海 - 人物简介

  道光十七年(一八三七)官汀州太守。善鉴赏金石,著海东金石苑补遗,光绪七年(  刘喜海像
[1]一八八一)成书。《艺林年鉴、宋元明清书画家年表》   清代金石学家。字燕庭。山东 诸城人。生于清乾隆五十八年,卒于咸丰二年。   刘氏曾在陕西、四川等地作官,获得关中所出的周代 铜器、 秦诏版、汉封泥、新莽十布、 唐善业泥等物;在四川则收集到宋代的多种铜钱和保存于巴蜀的历代碑刻 拓本。其中有些为前人所未见。他所得的古器物和拓本之多,在清代后期是不多见的。他曾打算利用自己藏品中的5000余种金石拓片来编集一部几百卷的金石苑,但因卷帙太多,未能编成,只将其中一小部分编为未分卷的《金石苑》。该书著录了保存于四川的汉至唐、宋的碑刻等物,书中的碑刻、器物,多绘出缩小的图形,刻文按原来的款式、书体摹写。这种著录古代石刻文字的方法,是比较科学的。他又用自己藏品中的4000多种钱币拓片,编集一部一百零一卷的《古泉苑》,但仅将拓本分类排出而止。他在世时刊行的著述还有《苍玉洞宋人题名》一卷,《清爱堂家藏钟鼎器款识法帖》一卷,《嘉荫论泉截句》一卷到清末民初,后人把他的《长安获古编》、《海东金石苑》两稿刻印成书。其中《海东金石苑》专著录朝鲜古代的碑刻资料。今北京图书馆还藏有他的一些稿本,其中有《洛阳存古录》三十二卷、《古汇编》七十卷、《昭陵复古录》十卷、《鼓山题名》六卷。   字吉甫,号燕庭(又作燕亭、砚庭),别号三巴子。祖籍山东 诸城。室名嘉荫簃、味经书屋、十七树梅花山馆、来凤堂等。   刘喜海乃清道、咸间著名金石学家、古泉学家、藏书家。其所补编《古泉汇考》为当时古泉学集大成之巨著,嘉惠后世泉学研究;《三巴金石苑》为巴蜀地区历代金石图文并蓄之第一部著录。刘氏手录多部古籍善本,今皆藏于国家图书馆。刘氏亦是四川 宋代 铁钱研究的拓荒人。清代古泉学,即自道、咸始。   刘喜海祖上乃世代名宦,其叔祖即乾隆朝名臣、著名学者、书法家 刘墉。刘喜海曾官四川按察使,在成都曾镇压白莲教起义。迁浙江布政使,终因“嗜古”而丢官。其在世时著作付梓不多,卒后陆续问世。   刘喜海高祖棨,字弢子,康熙乙丑(1685年)进士,官至四川布政使,康熙帝为之御书室名“清爱堂”,棨子统勋(1699-1773年),字延清,号尔纯,雍正间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卒谥文正;统勋子墉(1720-1804年),字崇如,号石庵,乾隆辛未(1751年)进士,官至体仁阁大学士,卒谥文清;墉弟堪,早卒;堪子镮之(?-1821年),由墉抚教成人,字佩循,号信芳,乾隆己酉(1789年)进士,官至吏部尚书,富收藏,精鉴赏,卒谥文恭。喜海乃镮之之子,娶金锡鬯之女,“(金锡鬯)女子子一,字甘肃巩秦阶道刘君喜海”(《碑传集·金锡鬯传》)。金氏生子四,曰虞采、宁采、南采、矞采,“第四子矞采,乃喜海君门人,(喜海)著《金石苑》百卷,咸资于君”。(同前)
编辑本段

刘喜海 - 人物生平

乾隆年间
  乾隆五十八年(癸丑,1793年)一岁。   行四。兄弟辈中有嘉海、如海等。
嘉庆年间
  嘉庆二年(丁巳,1797年) 五岁。   是年,刘墉擢体仁阁 大学士。   嘉庆四年(己未,1799年) 七岁。   是年,何绍基生,罗聘卒。   嘉庆六年(辛酉,1801年) 九岁。   是年,戴熙生,黄易卒。   嘉庆七年(壬戌,1802年) 十岁。   “余束发受书,即嗜古泉。 ”(《嘉荫簃论泉绝句》自注)是年,金锡鬯识翁树培于京师。   是年,费丹旭生。   嘉庆九年(甲子,1804年)十二岁。   是年,叔祖刘墉卒。是年,董诰授内阁学士。   嘉庆十二年(丁卯,1807年)十五岁。   是年,王昶卒。   嘉庆十四年(己巳,1809年)十七岁。   是年,董诰加太子太师,翁树培卒。   嘉庆十五年(庚午,1810年)十八岁。在京师。   “嘉庆庚午,曾(于)京师掘得千余(永安五铢),其中四出者,亦罕有也。”(《古泉汇考》喜海按)   是年,鲍康生。   嘉庆十七年(壬申,1812年)二十岁。   在京师。“此钱(延祐通宝)……嘉庆壬申夏日得于京都市中张姓。”   嘉庆十八年(癸酉,1813年)二十一岁。   是年,陈介祺生。   嘉庆十九年(甲戌,1814年)二十二岁。   “喜海于嘉庆甲戌春日曾拓得(序布三百)墨本。”“嘉庆甲戌夏日,长白伟采臣(亮)得一范文,与此范(建武十六年五铢钱范)悉合,甚宝贵,余曾留于案头月余,手拓墨本数纸,归之。”   是年,瞿中溶登进士。   嘉庆二十一年(丙子,1816年)二十四岁。在京师。   顺天府 乡试成举人。“嘉庆丙子夏日,喜海得此范(货泉钱范)于富阳董蔗林(诰)相国家。”“丙子秋日,晤方履篯。”   嘉庆二十三年(戊寅,1818年)二十六岁。   “喜海藏有此布(次布九百),嘉庆戊寅秋日毗陵方彦闻(履篯)所赠。”   是年,翁方纲(树培父)卒,董诰卒。   嘉庆二十四年(己卯,1819年)二十七岁。   “此泉(永通泉货)余藏有二枚,皆得于嘉庆己卯春日。”“己卯夏日,朱虹舫以宋当二泉六千余枚见饷。”(同前)   嘉庆二十五年(庚辰,1820年)二十八岁。   是年,“嘉荫簃”抄成《绛云楼书目》五卷(二册,抄本今藏于国家图书馆)。
道光年间
  道光元年(辛巳,1821年)二十九岁。在京师。   “道光初元,从叶东卿处借得大兴翁宜泉《古泉汇考》稿本八册,手自编孴成书,后有所闻见辄书于简端,积有年所未曾收拾。”(《嘉荫簃随笔》,见1926年古泉学社编印《古泉杂志目》)“庚辰、辛巳间,得(差布五百)于都门。”(《古泉汇考》喜海按)是年,岳父金锡鬯至京师,“于刘吉甫案头见翁宜泉所著《古泉汇考》稿本”(《晴韵馆收藏古泉述记》自序)。   是年,父镮之卒。   道光二年(壬午,1822年)三十岁。在京师、诸城。   “道光壬午春二月,余奉讳旋里,过益都(在山东中部──健按)。”(《古泉汇考》喜海按)“道光壬午二月三日,陈南叔偶得古泉百数十枚于齐化门小市,……询系近畿新出土者。”    是年,金锡鬯权澳门 同知。   道光三年(癸未,1823年)三十一岁。   是年,成亲王(永瑆)卒。   道光四年(甲申,1824年)三十二岁。   是年,“味经书屋”抄成《乐静先生李公文集》三卷(宋 李昭玘撰),《长春真人西游记》二卷(元 李志常撰)、《附录》一卷,《圭塘欸乃》一卷(元 许有壬等撰),《乾坤清气》十四卷(明 偶桓辑),皆为之作跋,抄本今皆藏于国家图书馆。   道光五年(乙酉,1825年)三十三岁。在京师。   闻西域兵马司署门外大雨时有冲出古币。是年,“味经书屋”刘雯将《钱录》十二卷(清张端木撰)抄成,喜海为之校注,抄本今藏国家图书馆。是年,获《华山庙碑》旧拓本。   是年,金锡鬯《晴韵馆收藏古泉述记》稿成。   道光六年(丙戌,1826年)三十四岁。在京师。   二月朔日,请黄钺(时年七十七岁)跋《华山庙碑》拓本。“道光丙戌夏日,临海洪小筠以二枚(乾亨重宝)见饷。”“道光丙戌秋九月望日,喜海得幼泉二十二枚于燕市。”   是年,《刘文清公遗集》十七卷、《应制集》三卷梓成,刘墉撰,封面镌“道光六年岁次丙戌,东武刘氏味经书屋开刊”,四册一函,今藏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   是年,“味经书屋”抄成《阅清楼书目》不分卷,《借书园书目》五卷(清周永年藏并撰),《天禄琳琅书目》十卷、后编二十卷(清彭元瑞等撰),《千顷堂书目》不分卷(清黄虞稷撰),《遂初堂书目》一卷(宋尤袤藏并撰),《绿竹堂书目》不分卷(明叶盛藏并撰),《曹氏楝亭书目》不分卷(清曹寅藏),《养素堂藏书目录》一卷、《续目》一卷(清黄叔琳藏),《传是楼宋元板书目》一卷(清徐乾学藏),《曝书亭书目》不分卷(清朱彝尊藏),《三鱼堂书目》一卷(清陆陇其藏并撰),《也是园藏书目》十卷(清钱曾藏并撰),《万卷堂艺文目录》二卷,《聚乐堂艺文目录》十七卷,等等,或为之跋,抄本今皆藏国家图书馆。   道光七年(丁亥,1827年)三十五岁。在广州。   “道光丁亥春正,余手拓(周元通宝等)五羊城旅舍。”“道光丁亥春日,临海洪容甫(瞻墉)出示天感元宝一枚……”(同前)   是年,“味经书屋”抄成《传是楼书目》四卷(清徐乾学藏),《徐氏家藏书目》七卷(明徐 藏并撰),《武英殿颁发通行书籍目录》一卷(“味经书屋”刘雯抄本),《石刻目录》一卷(刘雯抄本),《御书楼书目》一卷(刘雯抄本),《懋勤殿书目》二卷,《国子监典籍厅存贮书目》一卷,《七录》一卷(梁阮孝绪撰),等等,或为之跋,抄本今皆藏国家图书馆。   道光八年(戊子,1828年)三十六岁。   是年,“味经书屋”抄成《传是楼书目》六卷(清徐乾学藏),为之跋,抄本今藏国家图书馆。   是年,李佐贤成举人。   道光九年(己丑,1829年)三十七岁。   约在是年,“味经书屋”抄成《穆参军集》三卷(宋穆修撰)及《遗事》一卷,《巴西邓先生文集》一卷(元邓文原撰),《贞白先生陶隐居文集》一卷(梁陶弘景撰),《韩集点勘》四卷(清陈景云撰),《追惜游诗》三卷(唐李绅撰),《游志续编》一卷(明陶宗仪辑),《众经目录》五卷,《众经目录》七卷(隋释法经等撰),《书画题跋记》十二卷(明郁逢庆辑),《吴郡黄氏所藏宋椠本书目》一卷(清黄丕烈藏并撰),《静惕堂宋元人集目》一卷(清曹溶藏),《籀史》二卷(宋翟耆年撰),《吴中金石新编》八卷(明陈炜辑),《四库阙书》一卷(清徐松辑注),《元西湖书院重整书目》一卷,《内阁藏书录》八卷(明张萱撰),《违碍书目》一卷,《应禁书目》一卷,《慎贻堂书目》一卷(清毕忠吉藏),《商邱宋氏西陂藏书目》一卷(清宋荦藏),《说学斋稿》不分卷,又二卷(明危素撰),等等,或跋之,或校之,抄本今皆藏国家图书馆。   道光十年(庚寅,1830年)三十八岁。   是年,辑成《书目类编》不分卷,由“味经书屋”刘如海抄成。   是年,“味经书屋”抄成《裘抒楼藏书目》四卷(清汪森藏,刘如海抄),《葆醇堂藏书目》不分卷(清朱文藻藏并撰),《谦牧堂藏总书目》二卷(清揆叙藏),等等,或为之跋,抄本今皆藏于国家图书馆。    是年,潘祖荫生。   道光十一年(辛卯,1831年)三十九岁。   是年,“味经书屋”抄成《武周刊定众经目录》十四卷、《伪经目录》一卷(唐释明佺等撰),《大清重刻龙藏汇记》一卷、《续藏目录》一卷,《竹崦庵传抄书目》不分卷(清赵魏藏并撰),《书目汇编》二卷,《春晖堂书目》一卷(清陈奕禧藏),以上皆为刘如海抄本。“味经书屋”又抄成《河东先生集》十五卷、《行状》一卷(宋张景撰),《王黄州小畜外集》二十卷(宋王禹称撰),《默庵安先生文集》五卷(元安熙撰)及《附录》一卷,等等,或为之跋,抄本今皆藏国家图书馆。   是年,方履篯卒,胡义赞生,莫友芝成举人。   是年以前,喜海曾任某县知县、“巩秦阶兵备道”(驻甘肃 岷州,今岷县),到离任时间待考。   道光十二年(壬辰,1832年)四十岁。在京师、苏州、杭州。   二月十一日,在京师,张廷济(时年六十五岁)向刘喜海借观《泉苑菁华》。此后,戴熙、金锡鬯等亦曾借观。“道光壬辰春日,阎帖轩以一半两钱求售。”(《古泉汇考》喜海按)“壬辰夏,以一(中布)赠桐乡金倩谷师。”   夏,赠幼泉数枚与戴熙。“道光壬辰秋九月九日,得之(小布一百)于燕市。”“逸庵所藏此布(壮布七百),壬辰秋九月十五日为余所得,不知何时何人携售于都门吴云海处。”(同前)“道光壬辰九月,始见此帖(《华山庙碑》拓本)于燕庭世丈斋中。……何绍基。”(《北京图书馆藏善拓题跋辑录》。当时,何氏在京师应试。)“道光壬辰,见(五男二女布压胜钱)于都门,手拓数本,著录于编。”(《古泉汇考》喜海按)“燕庭将之官汀州,借钱数十万,购辇而南,邀余(戴熙)同观(泉市“汉兴”等钱)。”(戴熙《古泉丛话》)“小松此范归于余,道光壬辰冬日过任城(今山东 济宁)时所得。”(《古泉汇考》喜海按)“壬辰仲冬望日,道出金阊。”“壬辰十一月,道出金阊,顾君湘舟(沅)以此钱(得一元宝)相赠。”十一月二十日,得观夏松如所藏幺布二百。“壬辰冬月,路出武林,访六舟上人(达受)于僧舍。”“道光壬辰冬日,曾手拓(开泰元宝)其文于西泠寓斋。”“吴逸庵所藏此泉(宝庆元宝),道光壬辰归喜海处。”是年,寄所藏钞版各拓本并古泉各品与瞿中溶。是年,“味经书屋”抄成《池北书目》一卷、《碑目》一卷(清王士禛藏),《佳山堂书目》一卷(清冯溥藏),皆为刘如海抄本,喜海各为之跋,抄本今皆藏国家图书馆。   是年,戴熙登进士。   道光十三年(癸巳,1833年)四十一岁。在汀州。   “道光癸巳仲冬朔日,金倩谷师以此泉(靖康通宝)寄赠,……燕庭志于临汀郡署十七树梅花山馆。”“临海洪小筠(瞻墉)藏有此泉(隆平永宝),甚精美,癸巳冬日拓本见寄。”(同前)   是年,陆增祥生。   道光十四年(甲午,1834年)四十二岁。在汀州。   阅金锡鬯《晴韵馆收藏古泉述记》稿本,题记云:“道光十四年岁次甲午七月七日,东武刘喜海谨读于金沙郡斋之十七树梅花山馆。”“甲午秋,(顾)湘舟以(大蜀通宝)墨本见寄,其泉文字色泽与广政颇相似,蜀之有大蜀通宝,亦犹南唐之有大唐通宝,而史失载耳。”(《古泉汇考》喜海按)“道光甲午嘉平,(顾)湘舟以(大夏真兴)墨本见寄。”   是年,“味经书屋”自刻本《临汀苍玉洞宋人题名》(有图)一卷、《附录》一卷梓成(苍玉洞在汀州府东南)。   道光十五年(乙未,1835年)四十三岁。在汀州。   “道光乙未春日,胡秋堂以(延祐三年)墨本寄来。”“此钱(大宋通宝)真绝无仅有之品,与余所得翁宜泉旧藏之淳 幕有庆当二十文者,皆赏鉴家所艳羡,因作札致苌生(瞿中溶),丐一墨本,复函云,已于辛卯冬日为他人所得,异日向其索拓寄来,惜哉。燕庭志于金沙郡斋十七树梅花山馆,时道光乙未中秋日。”(同前)   是年,李佐贤登进士。   道光十六年(丙申,1836年)四十四岁。在汀州、苏州。   “按宋泉太平无元宝;淳化、咸平、景德三种无通宝,且无篆书;祥符无篆书;天禧、天圣、明道、景祐四种无通宝;皇宋无元宝;庆历止当二钱,重字或在右或在下两种,无元宝、通宝,无篆书,且无小平钱;熙宁、绍圣、圣宋三种无通宝;崇宁、大观、政和、重和四种无元宝;宣和有元宝而甚罕见;建炎无元宝;绍兴小平亦甚少;隆兴无通宝,无小平钱;乾道无通宝,无小平钱;淳熙、绍熙无通宝;嘉泰、开禧、嘉定三种无元宝;大宋无通宝;端平大者无元宝、小平钱,无通宝;嘉熙无元宝;淳祐、皇宋无通宝;开庆无元宝;景定、咸淳无通宝。兹就余所藏及所见,撮其大略如此,录之以俟博雅好古者备参考焉。东武刘喜海燕庭氏志于临汀郡斋,时道光丙申四月二十有八日,雨窗。”(同前)“道光丙申九月,燕庭太守护送琉球贡使,假馆三山胡氏园中。”(《泉苑菁华·古泉丛话合刻》柯培元题记)“道光丙申十一月望日,伴送琉球贡使,道出金阊。”(《古泉汇考》喜海按)“燕庭守汀州时,曾伴送琉球使臣赴阙。”(鲍康《观古阁泉说》)   “是岁,朝鲜、琉球、暹罗、越南来贡。”(《清史稿》)   是年,寄刀布古泉各拓本百十纸与瞿中溶。“约于冬日过苏,(与瞿氏)把袂一谈。”(《古钱大辞典拾遗·瞿木夫》)   是年,何绍基登进士。   道光十七年(丁酉,1837年)四十五岁。在苏州、杭州、汀州、厦门。   “丁酉三月初七日,燕庭先生携此帖(《华山庙碑》拓本)过吴,出以相赏。楮墨之旧,胜于天一阁本远矣,询为稀世之珍。老□。”(《北京图书馆藏善拓题跋辑录》)“丁酉春,余道出金阊(吴县,今苏州),挑灯煮茗,相与(瞿中溶)论古者数日。”(《嘉荫簃论泉绝句》自注)“过吴门,晤苌生(瞿中溶)先生于都亭桥程氏斋,以旧存拓本见贻,并云,伊所藏古泉,虽售于他氏,尚可为余购求,惜(喜海)远在岭南,音向乏便,当作书询之。”(《古泉汇考》喜海按)“出观所得成亲王旧藏《华山庙碑》、黄小松《王稚子》二阙两册(与瞿中溶观)。”“喜海于道光丁酉三月十五日,路过武林。”“丁酉季春,余奉使伴护琉球贡使旋闽,武林旧雨招饮湖上舟中,畅游竟日,(夏)松如即出此布(幺布二百)见赠,如获拱璧,十布余已得其七,止差序布第三品,唯第布尤为难得耳。”“道光丁酉三月,喜海得此种(端平重宝铁钱)于武林,友人陈松乔所赠。”“喜海于道光丁酉三月得此布(幼布三百)于武林。”“丁酉春得(布泉)于杭州。”“丁酉春三月,戴醇士以一枚(汉兴钱)见示,与余所藏者正同。”“夏仲归临汀。”(同前)“道光十七年小除夕,观(《华山庙碑》拓本)于燕庭观察厦门官斋。仁和华衮、海盐陈畯、张开福并记。”(《北京图书馆藏善拓题跋辑录》)   是年,金锡鬯以所藏“永通万国”泉之别种寄刘喜海。   道光十八年(戊戌,1838年)四十六岁。在厦门、汀州、苏州。   正月丙子,岳父金锡鬯卒,遗言将所藏古泉八百九十二品悉赠喜海,嘱其将《晴韵馆收藏古泉述记》定本付梓。“戊戌花朝燕庭志于鹭江(厦门)道署涵山洞。”(《古泉汇考》大宋通宝钱喜海按)春,跋《景君铭》拓本:“《景君碑》是汉隶中□出□枝,虽不若《夏承》之奇崛,然足矫平实之弊。此是明季拓手,较时下高出倍蓰。仪国同年得此可宝也。道光戊戌春日,东武年愚弟刘喜海。”(《北京图书馆藏善拓题跋辑录》)   春,获“开泰元宝”钱。“岁戊戌,权兴泉永,观察公馀清暇,检所藏古泉,按时分咏,得绝句二百首。逮返临汀,长夏消暑,复加排次。”(《嘉荫簃论泉绝句》张开福跋)   是年,张开福题签本《嘉荫簃论泉绝句》梓成,该书“仿论诗绝句之例,于古泉典故,捃摭略备,误者辨之,近人说亦兼有采取,与戴(熙)醇士之《古泉丛话》皆论泉之创格也。”(李佐贤《古泉汇》)《绝句》卷下有自注云:“余癖金石,曾积五千通,录为《金石苑》。”十一月,寄即墨刀二枚与瞿中溶。“戊戌冬日,余于吴门顾湘舟处见此泉(保大元宝)。”(《古泉汇考》喜海按)“戊戌冬日,又得一品(永通泉货)于金阊。”   是年,十七树梅花山馆临汀郡斋校刻本宋佚名《宝刻类编》八卷梓成,今国家图书馆有藏。是年,《晴韵馆收藏古泉述记》开雕。   是年,曾国藩登进士。   道光十九年(己亥,1839年)四十七岁。在洛阳、长安。   “道光己亥正月九日,余于洛阳市上得五铢泉范五枚。”(同前)“己亥春二月,燕庭观察携是本(《华山庙碑》拓本)见示,即宋氏本也,……时道光十九年二月初九日,宛平杨振麟。”(《北京图书馆藏善拓题跋辑录》)是年夏,母卒,“己亥夏,观察奉讳,道经长安。”(鲍康《刘氏〈古泉苑目录〉书后》)“余以己亥夏谒先生于长安,请观《泉苑菁华》,记小诗于卷尾。”(鲍康《刘氏〈古泉苑〉序》)酷暑,游长安慈恩寺,于雁塔下拾得唐善业泥造像数躯,其全者有文字曰:“大唐善业泥压得,真如妙色身。”有跋记此事,又作长诗记之(清王培荀《听雨楼随笔》五二六条引有该诗全文)。“己亥八月十四日,得此布(差布五百)于长安市上。”(《古泉汇考》喜海按)“道光己亥八月二十八日,喜海得是布(第布八百)于长安永和斋。”“道光己亥嘉平又得(幼布三百)一品于长安苏姓。”“喜海于己亥秋日得一鎏金开元钱,甚精。”   道光二十年(庚子,1840年)四十八岁。在长安、杭州、京师。   “庚子春日,得序布三百于长安。十布全备,记以志喜。”(同前)“庚子(鲍康)试礼闱,不第,旋秦,……适刘燕庭观察亦流滞秦中,……是时,秦中出土古泉甚多。……未几,燕庭观察兵备延榆,青园(刘师陆)丈出守保宁。二公时时道出长安,必淹留累月而后去,大力搜括,闻风兴起者又从而附之,泉值日以昂十倍。”(鲍康《观古阁泉选序》)   “观察举以相授(《古泉汇考》)八巨帙,……时酷暑逼人,余复为俗事所羁,读未卒,而观察北行(赴延榆绥道)有期。”(鲍康《翁氏〈古泉汇考〉书后》)“道光庚子夏,于刘丈燕庭嘉荫簃中获读所著《海东金石苑》八卷。”(鲍康《观古阁丛稿》)海东金石,即朝鲜(高丽)金石。“庚子夏日,得一涂金‘永通万国 ’泉一枚于青门旅舍。”(《古泉汇考》喜海按)“庚子夏,旋秦,(燕庭)观察仍羁留未归。”(鲍康《刘氏〈古泉苑目录〉书后》)   秋,在武林(今杭州),与费丹旭参四明戍幕(见费丹旭绘《刘喜海小象》图卷费氏跋,此卷今藏上海博物馆)。   冬,在京师,“今冬,燕庭观察归自秦中,出示所藏(《华山庙碑》拓本)天下第一本,狂喜不成寐,因得假观旬日,属饫眼福,墨缘非浅矣。行将归赵,妄缀数字,以志获见是碑为幸耳。道光二十年冬十二月廿又八日,灵石杨尚文识于京邸之澹静斋。”(《北京图书馆藏善拓题跋辑录》)   道光二十一年(辛丑,1841年)四十九岁。在长安、榆林。   得“新莽货布范”,题记云:“右范关中友人苏兆年购寄,制椟藏之,并录童二树(钰)铭。道光辛丑花朝(二月十五),燕庭志。”(《新莽货布范》罗更越序)“辛丑中秋前五日,燕庭世大兄观察嘱题(《华山庙碑》拓本)。益州卓秉恬。”(《北京图书馆藏善拓题跋辑录》)卓秉恬,华阳人,时卓氏典陕西乡试。   是年,喜海兵备延榆绥道(钱实甫《清代职官年表》)。   “辛丑秋,先生观察延榆,车骑复莅陕,相见即索是编(《长安获古编》)”。“先生宦辙所经,若有宿缘,再至三至,询风问俗之暇,辄偕二三同志,披荆剪楛,搜断碣,访遗宫, 然来往,见者不知真为大僚。”(鲍康《刘氏〈长安获古编〉序》)是编付梓及半,未果。在长安,得鱼符、秦诏版各三枚,购得唐人墓志廿余石。“秦中古帝王州铜器,时时出土,无款识者居其半,当日只以花纹色泽及完好者是真也。自燕庭宦秦,晓以文字多者为贵,虽残缺亦无伤。从此古器几无完肤,虽寸许铜造像,亦必于背上补镌年月。有苏氏兆年兄弟,最善搜抉,重趼百舍,求之荒郊古冢,所得尤多。又有张氏,精于镌刻,虽尊彝腹中深处,亦能以长削随方就圆刻之。磨以沙石,埋置土中,复使锈蚀,经年取出,巨眼亦不易辨矣,时人呼为‘张二铭’。余谓燕庭曰:‘苏、张之害,流毒至今,丈实启之。’燕庭亦大笑。古泉复有薛刻一种乱真,见余所作《泉辨》,时人呼为‘薛重泉’。盖铸泉易识,刻泉难识,以余之深知情伪,亦曾得一泉,与燕庭反复审视,不能下断语,况流传千百年后乎?他日谱家,必有矜为创获,谓吾辈当日并未见及者,大抵皆薛刻也。”(鲍康《观古阁泉说》)   是年,黄钺卒。   道光二十二年(壬寅,1842年)五十岁。在杭州。   “壬寅冬日,晤燕庭四兄于武林(杭州),茶座未温,谈艺弥乐”,并为喜海画像(见《刘喜海小像》费丹旭题记)。   是年,瞿中溶卒(《历代名人年谱》)。   道光二十三年(癸卯,1843年)五十一岁。在长安。   “道光癸卯春日,鲍子年孝廉以此品(建炎重宝)持赠于青门旅舍。”“道光癸卯秋日,余得钱于青门,大如‘永通万国’,……”(《古泉汇考》喜海按)   道光二十四年(甲辰,1844年)五十二岁。   “甲辰,苌生作古,此泉(大宋通宝)近归于毗陵吕尧仙太史。”(同前。瞿中溶卒年,与前说异,存此备考──健按。)   是年,缪荃孙生,李佐贤授编修。   道光二十五年(乙巳,1845年)五十三岁。在榆林、长安、成都。   四月,由延榆绥道迁四川按察使(钱实甫《清代职官年表》)。按察司署在华阳(今成都)。“道光乙巳秋日,过陕州,蒋观察(明光)之嗣君,出古泉数百品见示。”(《古泉汇考》喜海按)   是年,陈介祺登进士。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1846年)五十四岁。在成都。   “丙午春日,吴我鸥观察借《(古泉)汇考》付钞,因将余所缀之说都为一册,名曰《随笔》,余亦录此本以备增益改削也。燕庭志于西川臬廨来凤堂。”(《嘉荫簃随笔》,见于1926年古泉学社编《古泉杂志目》内)“丙午春日,长安苏兆年以中泉三十一枚见寄,甚精好。燕庭志于锦江臬署之来凤堂。”(《古泉汇考》喜海按)“喜海于丙午春日,得景德大铁钱三枚,即张乖崖铸于嘉、邛二州者也。”“(端平元宝铁钱)十二种皆丙午春日得于西蜀。”   夏,刊刻《金石苑三巴汉石纪存》不分卷,封面镌“道光丙午夏日燕庭题于来凤堂”,今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藏有此书善本六册二函,国家图书馆藏有此书善本两部,各十二册。“(宝庆元宝三品)皆得于华阳,道光丙午夏日,志于西川臬署之来凤堂。”   秋,寄宋代铁钱等至长安与鲍康。“道光丙午,余秉臬三巴,得宋时铁钱数千,详加遴选,奇异之品,更仆难终。如嘉定之洪宝、真宝、全宝、新宝、至宝、崇宝、永宝、安宝、万宝、正宝、兴宝、珍宝;端平之惠伍东、定伍北;嘉泰、庆元之幕文,皆从来选钱家所未闻未见,即《永乐大典》中亦止载圣宋重宝、嘉定重宝二种。洵获古之快事,若使当日(翁)宜泉比部见之,必为我狂呼叫绝也。冬至日,偶志于锦城臬署之来凤堂。燕庭。”“丙午,得绍熙元宝三种于蜀中。”(同前)“南宋铁钱,旧谱所载皆无几,青园(刘师陆)丈得嘉定全宝,云‘从来未见’。自燕庭丈宦蜀,始一泄其奇。”(鲍康《观古阁丛稿》)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1847年)五十五岁。在成都、京师、杭州。   六月,迁浙江布政使(钱实甫《清代职官年表》)。“刘燕庭先生由蜀臬擢两浙布政,吾东诸同乡约送至新都,往游桂湖,约五、六亩,荷花犹有存者。”(王培荀《听雨楼随笔·升庵故宅》)   “道光丁未秋日,得钱直百五铢一枚于锦城,洵绝无仅有之品也。”(《古泉汇考》喜海按)“丁未秋,余将赴浙,(吴)我鸥持(大观通宝)以赠别。”“丁未十月入都,(吕)尧仙出示(瞿中溶旧藏之大宋通宝),因手拓数纸,追思故友,不禁惘然。”“道光丁未冬日,四儿矞采得此品(五男二女布压胜钱)于洛下。”“丙午、丁未,余在蜀中,又得康定泉四、五枚,以一分赠鲍子年(康)。”(同前)   是年冬,抵浙。在浙,寄铁钱拓本全套至长安与鲍康。“蜀帼匪数百人为队,居山峒,劫人于途,勒赎逾期即淫杀,凶惨万状,官无如何也。刘燕庭先生陈臬川中,逾数月,匪之有案者数十处,已讯定大辟,其余尚多,复廉得为首者若干人,确迹絷以待。谒制军宝巘山相国,先将有案诸人,请王命正法,复陈一纸曰:‘此数十人,皆匪首,已访明确,不尽剪除,民不聊生,请一并正法。’相国云:‘人死王法,罪无可辞,既无控者,凭我等意见,致人于死,来生冤债我弗结也。’(燕庭)廉访云:‘此等事,中堂既不作主,本司尚能肩任。’出乘肩舆,舆夫请进止,曰:赴城隍庙。并传皂隶,持大杖,往至庙所。有匪徒立毙杖下,合城欢呼如雷。市肆居民,人炷瓣香,各奉茜帛一疋,掷舆顶。掷既多,舆夫足下萦绕,牵曳不得行。又,人持火鞭迎舆然之,由庙至署,俨如火龙一尾云。”(咸丰甲寅刊《正续蝶阶外史》,见《清人稗录》,上海文艺出版社1991年影印本。)是年十一月初八日,张集馨到蜀,补授四川按察使,其所著《道咸宦海见闻录》记云:“前此办理(帼)匪案,诛戮极多。”“前任刘燕庭廉访,凡各属解到帼匪,不问真伪,先责小板四百,然后讯供,其中供情不得,而罪名莫定,即于大堂杖毙。后因大堂黑夜鬼啸,差役每被迷惑,因将犯人押至东门大街城隍庙,于神前揲筊,若阳筊则免死,若阴筊则立毙。官踞于上,犯詈于下,严刑惨酷,脑裂骨折者不知凡几,乌乎惨矣!委员希奉臬台意,每问案无不刑求。川省刑法极重,各委员更以意为高下,真所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也。厥后委员如史璜等皆为鬼捉去,无不大叫一声而绝,想亦如《左传》所云:‘吾得请于帝矣。’人命至重,草菅如是,天道何能容乎?余每诫委员曰:‘汝等问官,总要为炉鸣漏尽、一灯荧然时地也。余固不敢以刘(喜海)为法,诸君子亦当以史令诸员为戒’”(参见该录道光二十七年、二十八年条)   道光二十八年(戊申,1848年)五十六岁。在杭州。   “追思故友(瞿中溶),不禁惘然。戊申上元,燕庭志于浙江蕃署蓬峦轩。(《古泉汇考》喜海按)是年,在浙藩继续刊刻《三巴金石苑》(又名《三巴孴古志》、《三巴汉石纪存》)由来凤堂精刻,序云:“……不特碑目(指王象之《舆地碑记目》──健按)所未详,抑亦隶图(指洪适《隶续》──健按)所不载。……一篇跳出,新调蜀国之弦;万遍披吟,聊附巴人之唱。道光戊申长至日,嘉定周其悫谨序。”该书“前有周其悫序。按蜀碑流传极鲜,自燕庭先生命工搜拓,始显于世”,“是志先图画,后释文,间加考跋。缩丰碑于尺幅,大小真行,各极其态,钩摹之精,镌刻之细,得未曾有。”(《石庐金石书志》)今四川省图书馆藏有戊申年刻之善本。在浙,“戊申初夏,诸城刘燕庭方伯言于庙市购汇集宋本。”(指百衲本《史记》──健按。见钱泰吉《校史记杂识》)“道光戊申五月六日,嘉定周其悫观(刘喜海藏《华山庙碑》拓本)于两浙藩廨。”(《北京图书馆藏善拓题跋辑录》)“戊申夏日得此品(铢铢)于浙杭。”(《古泉汇考》喜海按)“木翁(瞿中溶)所得‘乾封(泉宝)’各品,道光戊申尽归于余。”“道光戊申夏日,金兰坡以一枚(天策府宝)见售,因购得之。”“道光戊申秋九月,鲍子年自青门邮寄(至和元宝等)。”“余于戊申秋日得一枚(招纳信宝),姑存之以备品而已。”“道光戊申得(大蜀通宝)一品于武林。”(同前)“戊申秋末,刘燕庭方伯自浙见寄孝建四铢一品。”(鲍康《观古阁丛稿·记孝建四铢泉》)十二月十五日,召休(钱实甫《清代职官年表》)。“(燕庭)布政浙江时,方思尽付枣梨(指《长安获古编》──健按),因论事辄与中丞不合,遽以好古密劾去,遂诸愿莫偿。……然缘嗜古罢官,尚不失雅人深致耳。”(鲍康《观古阁泉说》)叶昌炽《藏书纪事诗·刘喜海》云:“百衲丝桐藏箧衍,一床金薤整签题。风流罪过登弹事(指被弹劾事──健按),空有莲台善业泥。”   是年,“嘉荫簃”抄成《则堂集》六卷(宋家铉翁撰),《新编古今姓氏遥华韵甲集》十卷,乙集十卷,丁集十卷,戊集十一卷,巳集八卷,庚集十卷,辛集十卷,壬集八卷,癸集十卷(元洪景修辑);《钱币考》不分卷(清华玉淳撰);《百川书志》二十卷(明高儒藏并撰),皆为之跋,抄本今皆藏国家图书馆。   是年,张廷济卒,潘祖荫成举人。   道光二十九年(己酉,1849年)五十七岁。   “己酉夏日,抚观当年(嘉庆甲戌)所见建武钱范,如见故人”(见《古泉汇考》建武十六年五铢钱范按语)。   约在是年,“嘉荫簃”抄成《益都金石略》二卷(清傅洪撰);《嘉荫簃古泉随笔》八卷;《嘉荫簃杂著》一卷;《述古堂书目》二卷(清钱曾藏并撰);《石墨联吟》一卷(张开福撰);《九华集》二十五卷(宋员兴宗撰)、《附录》一卷;《朝鲜志》二卷;《箕田考》一卷(朝鲜韩百谦撰);《历代讳名考》一卷(清刘锡信撰);《百石图跋》不分卷(清贾铉辑);《岁时广记》四十卷、《卷首》一卷、末一卷(宋陈元靓撰);《后村先生长短句》五卷(刘克庄撰);等等,或为之校跋,抄本今皆藏国家图书馆。   道光三十年(庚戌,1850年)五十八岁。   是年,费丹旭卒,林则徐卒,陆增祥登进士。
咸丰年间
  咸丰元年(辛亥,1851年)五十九岁。   咸丰二年(壬子,1852年)六十岁。在京师。   “多廉访智友得一铁五铢,甚精好,……咸丰壬子小春月二十四日,出以见示,拓墨本数纸。喜海志。”(《古泉汇考》喜海按)“壬子春,计偕来都,卜居法华寺,与先生相去咫尺,晨夕侍坐,作竟日谈。”(鲍康《刘氏〈古泉苑〉序》)“壬子之秋,余为(燕庭)方伯编《金石苑》目次,得十种,方伯谓余曰:‘余尚有六种,葺而未成,其体例、标目已定矣。’”(胡琨《嘉荫簃搜古汇编目》序)“灵石何镜海得一当二钱熙宁重宝,幕文卫字甚清晰,此钱壬子冬日自大名寄赠。”(《古泉汇考》喜海按)“咸丰二年壬子(由鲍康处)借来(庆元通宝)拓数纸,归之。”(同前)“比咸丰壬子计偕入都,先生已猝归道山,余哭之于夕照寺。”(鲍康《重刻嘉荫簃论泉绝句序》)“念先生等身著作,而解官独早,复未享大年,致诸愿莫偿,谈者咸以为憾。”(鲍康《刘氏〈海东金石苑〉序》)   是年,陈介祺辑印集梓成,十二巨帙,所录官、私印及封泥,“假之刘氏嘉荫簃者百纽。”(鲍康《为石查跋簠斋印集》,见《丛稿三编》上)   是年,潘祖荫登进士。   咸丰三年(癸丑,1853年)六十一岁,卒于京师   鲍康有诗《癸丑暮春自滨州入都,闻燕庭世丈遽归道山,哲嗣载卿通判虞采传述遗命,以即墨刀贻余,怆然有作》:“果从生死见交情,病榻犹闻说贱名。最是不堪回首处,紫藤花底拓泉声。”(《观古阁诗钞》)“考(燕庭)方伯之卒,在咸丰癸丑春日。”(王国维跋《金石苑》稿本,今藏国家图书馆,见《文献》第九辑,1981年。健按:刘喜海卒年,鲍康说自相矛盾,今并录于此,其后说与王国维考证相符,当以癸丑年卒为是。)   是年,张謇生,任预生,汤贻汾卒。
编辑本段

刘喜海 - 刘喜海卒后

  1、“近代收藏家,无过百年者,如仪征阮氏、大兴翁氏、汉阳叶氏、洪洞刘氏、诸城刘(喜海)氏,没仅数年,诸物已星散人间,不胜感慨系之。”(鲍康《观古阁泉说》)   2、咸丰五年乙卯(1855年),古滇赵钫校刻本《嘉荫簃论泉绝句》梓成,内有周其悫“道光著雍阉茂”(戊戌,1838年)序。   3、“先生等身著作,身后都散佚。《古泉苑》一百一卷,尤为巨观,陈寿卿(介祺)前辈得其原本,曾嘱余梓行,顾有图无说,仍未成之书。……壬申(1872年)解组旋都下,见已刊之。”(鲍康《刘氏〈长安获古编〉序》)   4、“同治壬申(1872年),余自夔府解组旋京师,陈寿卿以《长安获古编》寄余,潘伯寅以《海东金石苑》赠余,方次第为先生梓行。”(同治癸酉十二月鲍康序《嘉荫簃论泉绝句》,是年,该书由鲍氏观古阁重镌梓行。)   5、“当年,余曾假观(《海东金石苑》),手录其目,原帙旋毁于火,……赖(潘)伯寅钞有各碑跋语,出以授余,读之如见全豹,爰亟付手民,并假胡石查(义赞)农部所藏先生论泉绝句原刻,一并授梓,公之同好。”(鲍康《刘氏〈海东金石苑〉序》)   6、“刘燕庭著《海东金石苑》八卷,……惜咸丰庚申(1860年)毁于火。潘伯寅录有诸碑跋。同治十三年甲戌(1874年),余为刻之。”(鲍康《为董云舫跋高丽钟拓》)   7、莫友芝辑成《嘉荫簃金石目摘录》不分卷,稿本一册,今藏国家图书馆。   8、《嘉荫簃论泉绝句》鲍康跋:“……惟原作刊于道光中叶,尚偶沿洪志之误,比先生辑《古泉苑》时,则悉汰其说矣,间有一、二伪字,亦正之。甲戌(1874年)夏五, 鲍康再识。”   9、同治十二年癸酉(1873年)鲍康重刻道光十八年(1838年)嘉荫簃刻本《嘉荫簃论泉绝句》。又刻《海东金石苑》一卷(只录题跋而无原文),收入《观古阁丛刻》中,今国家图书馆有藏。   10、鲍康欲为刘喜海刻《长安获古编》、《嘉荫簃藏泉目》,梓入《观古阁丛稿》,已预作两序,然二书至光绪二年(1876年)尚未梓成。   11、姚觐元为《三巴孴古志》编目,成《金石苑目》,手抄本一册,今藏国家图书馆。   12、光绪二年(1876年)三月,鲍康作《题嘉荫簃铁泉拓册》,见于《观古阁丛稿》。   13、光绪七年(1881年),《海东金石苑》前四卷、卷首一卷,张德容二铭草堂刻本梓成。   14、光绪七年(1881年),《海东金石苑补遗》梓成(《艺林年鉴》)。   15、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是冬,薄游吴门,遇南汇沈均初(树镛)家拓本三千余种,皆刘燕庭方伯故物,以重值收之”,悉编入《艺风堂金石文字目》。(见缪荃孙该目序)   16、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丹徒刘鄂补刻《长安获古编》梓成。   17、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章钰“算鹤量鲸室”手抄刘喜海校抄本明人朱珪编《名迹录》七卷。   18、光绪中,《嘉荫簃藏器目》一卷收入《灵鹣阁丛书》第五集;《海东金石存考》一卷、《待访目》一卷收入《木樨轩丛书》。   19、民国二年(1913年),章钰“算鹤量鲸室”传抄清叶志诜编《刘燕庭所得金石》一册,今藏国家图书馆。   20、民国三年(1914年),王国维编《国朝金文著录表》,收有《长安获古编》。   21、民国八年(1919年),《东武刘氏款识》(刘喜海撰,陈介祺书),上海商务印书馆石印本出版。   22、民国九年(1920年),王国维为《金石苑》一百二十一卷稿本作长跋,稿本及王氏跋今藏国家图书馆。   23、民国十年(1921年),《金石苑》收入鲍鼎编《国朝金文著录表补遗》内。《临汀苍玉洞宋人题名》一卷、《附录》一卷收入《百一庐金石丛书》内,陈乃乾影印本。《海东金石苑存考》一卷收入《遯庵金石丛书》。   24、民国十一年(1922年),《海东金石苑》八卷、《补遗》六卷、《附录》二卷,刘喜海辑,刘承干补,收入《嘉业堂金石丛书》内。该丛书,1964年上海古籍书店重印,1982年文物出版社重印。   25、民国间,《长安获古编》一卷、附编目一卷,刘喜海撰,胡琨编,收入陈准辑刻《湫漻斋丛书》内。   26、民国十八年(1929年),《新莽货布范》(刘喜海辑)在上海神州国光社影印出版。   27、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海东金石存考》一卷、《待访目》一卷,收入《信古阁小丛书》内。   28、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泉苑菁华·古泉丛话合刻》(即《刘戴合刻》)出版,丁福保序。是年,丁福保编成《古钱大辞典》,“将翁宜泉之《古泉汇考》、刘燕庭之《泉苑精华》、鲍子年之《观古阁泉拓》、日本 平尾聚泉君之各种泉谱,尽量辑入。”(《古钱大辞典·畴隐居士自述》)   29、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艺文杂志》1卷2期刊出刘喜海编《四川访碑录》一小部分。   30、《嘉荫簃藏器目》一卷,收入《丛书集成初编·艺术类》,民国二十四年至二十六年印本。   31、《燕庭遗稿》一卷,清潘志诒编,收入潘承弼辑《陟冈楼丛书》内,民国三十二年至三十四年间石印本。   32、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嘉荫簃集》二卷收入《咫园丛书》内。   33、“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藏有《燕庭金石丛稿》,实乃四川历代石刻文字目录,按地域分类,有“待访”目,乃刘喜海稿本,当是刘氏在成都时所辑。“史语所”去台后,在台湾出版《石刻史料新编》丛书,该稿收入丛书第三辑第三十二册内,有编者按云:“本稿据嘉业堂藏刘氏手稿蓝格抄本,珍贵异常,本应置于四川省内,今特列入补遗篇内,。”前述《四川访碑录》,实即《燕庭金石丛稿》之“成都府”部分。

刘喜海 - 相关条目

刘如孙

刘森峰

刘仁之

TAGS: 中国书法家 书法家 书法篆刻 书法设备 文化人物
上一页: 刘国峰 下一页: 刘善堂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