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自杀之迷

三毛自杀之迷
著名女作家三毛于1991年1月4日在台湾自家的浴室里自缢身亡。但出版的《哭泣的百合——三毛死于谋杀》一书的作者张景然在书中却指出,社会上流传和台湾警方认定自杀的结论都不可靠,三毛实际上也许是死于谋杀。

三毛自杀之迷 - 事件回放

一九九一年一月四日早晨七点钟,台湾台北士林区荣民总医院医护早班查房,三毛不在病床,医护人员查看房内浴厕,发现三毛的身子半悬在马桶上方,气绝身亡。

经医院方面报警,士林警察分局人员立即到场搜证,并将三毛遗体抬到房间,报请检查官相验,十时十分,检察官罗荣干与法医刘象缙到场相验时,三毛身上穿的病患服血液已沉于四肢,呈灰黑色,颈部勒痕相当深,显然于医护人员发现以前,已死亡多时,法医推断三毛吊颈时间是凌晨二时。

台湾对于死者死因的确认须由司法系统的检察官与专业的法医人员,共同在现场查验,检警双方勘验发现:三毛是以一条肉色的丝袜,绑挂在浴厕马桶上方,一个医院专门让病患挂点滴注射液的铁钩上,再将丝袜套在颈部。检警人员认为,三毛自尽的浴厕内,医院设有马桶护手,三毛只要有一点点的求生意念,就可立即扶住护手,保住性命。

三毛没有留下遗书。

检察官为了解其死因,讯问荣总医护人员与三毛的父亲。医护人员说,三毛在前一天晚上特别交代护士,她半夜不容易入睡,希望医护人员没事不要去病房吵她。检警人员是在相验三毛遗体时,才发现报验单上的“陈平”就是作家三毛。

在深夜里,她醒来,那种声音还是如同潮夕一般在她身畔起伏。而她要的不是这些,她要的是黎明,一种没有任何声音的黎明。即使她如此渴望着,回声还是不肯退去。〈三毛在唱片作品《回声》的前言〉

那天下午接近傍晚,广播、电视新闻,铺天盖地所有的消息皆在探究她如何因病入院,手术成功后却厌世自杀,得年四十八岁。越接近晚间,台北盆地城市各处都有消沉孤独的灵魂,低低啜泣。一位当年身历此事的女孩子回忆说:“一直到今天许多人还清楚地记得,我们一群女子都赶回家里,其实是单身女子合租的公寓房子,圣诞节刚过不久,客厅里有一个暂明暂灭的圣诞灯树,我们熄了大灯,在圣诞树边上的餐桌点上一盏烛光,播放三毛所写的专辑《回声》,晚间七点整,齐豫清朗激越的声音唱起了:

“今生就是那么地开始的
走过操场的青草地
走到你的面前
不能说一句话
拿起钢笔
在你的掌心写下七个数字
点一个头
然后
狂奔而去
守住电话
就守住渡日如年的狂盼
铃声想的时候
自己的声音是那么急迫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
七点钟,你说七点钟?
好、好、好、我一定早点到”

唱到“是我、是我、是我”齐豫高八度的唱腔,我们齐声高歌,然后听见远远地,从别的巷弄深处,也有这高八度的“七点钟,你说七点钟?好、好、好、我一定早点到。”由远而近,由叮咛低语而至高声唱和,那是内行的“三毛粉丝”才会播放的歌曲,她的初恋故事第一句唱着:“今生就是那么地开始的”很能说出那个时代很多女子的心声,那是一个用爱来证明自我存在的时代,很多女人、男人心里都是这么激动地不时怀想,却说不出口,那是一个时代与社会的过渡期,她有探险家的勇气,旅行者的浪漫,艺术家细腻的思维,她到遥远的欧洲,走进撒哈拉沙漠生活,她将那里的生活揉杂了她个人的爱情与家庭生活,给当时信息封闭的台湾读者,打开一扇窗,并且因为她的家庭故事,使得撒哈拉沙漠不再遥远,但她也是最平凡的家庭主妇,她经常说她需要爱,特别是在她长时间哀悼她的西班牙丈夫荷西之后,历经丧偶之痛、一个穿波西米亚大花裙的女人,冬天穿高筒马靴、夏天配凉鞋都好看,起风的时候,大花裙吹涨起来,她走路有风,像一只风筝,随时准备起飞或者降落。

三毛自杀之迷 - 张景然之说

张景然,香港书画出版社负责人,曾经出版过《诡话——剖析马中欣与三毛真相》。日前,张景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与记者再次谈起三毛自杀说的种种疑点。

驳斥“因病厌世”说
台湾警方填写在“验尸申请书”中的死因是“因病厌世”。

张景然指出,如果说“因病厌世”,那么三毛不知要死去多少回了。须知,三毛从小就疾病缠身,一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她有很多作品都是忍着病痛完成的,包括《滚滚红尘》。可能有人会说,三毛怀疑自己身染绝症,感到悲观失望、来日无多,在这种极压抑、极灰暗、极消沉、极颓废的情绪下,采取自缢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三毛真的患有不治之症吗?

确实,三毛曾经怀疑过自己和母亲患有同样的病——子宫内膜癌。为此,她决定住院做进一步检查。

1991年1月2日晚,三毛到荣民总医院住院。第二天上午10时,医生为三毛做了个小手术。根据手术判断,三毛患的是一般妇科疾病,并非她自己所怀疑的癌症。

三毛的主治医生赵灌中在手术后明确告诉三毛:手术后加上服用药物治疗,内分泌会慢慢改善,月事也会正常,并嘱咐她不用担心。院方决定安排三毛1991年1月5日出院。

但谁也没有料到,三毛在4日凌晨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么,谁又能解释,她怎么可能在医院已经为他排除了癌症之后而绝望自杀呢?

驳斥“红尘”压力说
一度流行的三毛自杀的另一种原因是:她所写的电影剧本《滚滚红尘》没有获得最佳剧本奖。

对此,张景然反驳道,其实,三毛对《滚滚红尘》不会获得最佳剧本奖早就有思想准备,她把这件事看得很淡。1990年11月21日,在金马奖颁奖前近1个月,三毛在写给上海的张乐平夫妇的信中写道:

“我所辛苦编剧的电影爆发大消息,我们参展台湾、香港最大电影展金马奖12项入围,我被提名为最佳原著剧本奖,但不相信会得奖,这事我看得很淡。”

尽管落了选,但三毛却并没有把“最佳原著剧本”奖落选的事放在心上。一个在世界多国“流浪”了几十年的三毛,才不会那么小心眼呢!

说三毛死于《滚滚红尘》的压力,乃无稽之谈。

驳斥“为情所困”说
张景然指出,三毛虽然被“情”的旋涡所扰,但绝不是为情所困。

荷西逝世以后,三毛也接触了几位男朋友,但都没有结果。

一位有妇之夫曾向三毛求爱,但三毛很清楚,那人的妻子很爱他,他这是见异思迁。

三毛明确拒绝了他,三毛说:“在我的道德观念里,一个已婚男人即使对我再好,我也绝不会动心。”

在北非的一个岛上,西班牙的一位出色广告师向三毛求婚,三毛对他也颇有好感。但因为广告师的职业使他接触到各种姿态的美丽模特儿,这令三毛非常担忧。

她坦诚地告诉他:“如果我们结了婚,我是不能忍受生活在时时失去你的恐惧当中的。”

对于爱情,三毛是理智而现实的。

三毛在一次外出度假时,结识了一位仪表堂堂、英俊洒脱的青年男子,三毛为之心动,但最后双方都没有留下通讯地址。

还是在北非,三毛认识了一位银行经理。三毛要回台湾时,经理找到三毛向其倾诉情感,他请求三毛给他10天时间一起外出度假。三毛为他的真情所感动,答应了他的请求——但不是现在,而是约定在10年以后。好一个聪明的三毛。

张景然说,在三毛的感情世界里,从来都是主张智慧、勇敢和道德的,三毛绝对不会为情所困而自杀。

另外,张景然还用自己的证据驳斥了三毛自杀的原因,如空虚寂寞说、江郎才尽说、自杀说等等。
疑点太多 另外,张景然还提出了三毛自杀的诸多疑点——三毛曾经在《生之喜悦篇》里明确说明:“我不会再自杀。”

三毛已经把1991年的日程安排到了1991年的三四月,并且把这些历程多次向朋友和记者透露过。1991年1月的一天凌晨,她还给贾平凹写信,同时告诉贾平凹,四五个月后就要去看他了。

三毛曾多次明确拒绝了死亡。三毛在《不死鸟》中说:“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1990年,三毛在回答一位有厌世倾向的人时说:“如果自杀可以解决问题的话,那么世上就没有活人了。我跟你讲,这世上不是只有你想自杀,许多人都想自杀。你给我好好活下去。不要太肯定三毛绝对没有如你一般的身临其境,她活得下去,你也活得下去;她不自杀,你也不要自杀;你不好好活,我不会放过你。“

目击和结论正相反
张景然说,死者的死亡方式、致死的工具、尸体的状貌和死亡的现场环境,是判断其自杀和他杀的重要依据,三毛的母亲(1月4日上午8点前就赶到现场)与警方(1月4日上午10点15分才赶到现场)眼中出现的情况竟根本不同,怎么能不令人生疑?

警方提供的情况是:当医院的清洁女工发现三毛的尸体时,“三毛的身子半悬在马桶上方,已气绝身亡。一条咖啡色的丝袜,一头套住三毛的脖颈、一头绑挂在吊滴液瓶的铁钩上。”法医到达现场时,“身穿白底红花睡衣的三毛已被放在病床上”、“三毛身着白底红花睡衣,脖颈上有深而明显的丝袜吊痕,由颈前向上,直到两耳旁。舌头外伸,两眼微张,血液已沉于四肢,呈现灰黑色。”

而三毛母亲缪女士提供的情况却是: “三毛端坐在盖着的马桶上,双手合抱成祈祷状,头微垂而面容安详。吊颈的长丝袜如同项链般松松地挂在脖子上,颈上既无勒痕,也没有气绝时的挣扎痕迹。”

奇怪的是,同是现场目击者,而且缪女士先于警方两个小时赶到,警方与缪女士所提供的现场情况竟是如此大相径庭。

另外,还有几个客观原因使三毛的母亲不相信三毛是自杀的:

“第一,浴室的点滴吊架离地只有160厘米,垂吊后脚尖伸直,轻易可着地面。第二,病房的门是虚掩着的,一推即可进,丝毫没有自杀的蓄意准备。第三,丝袜没有拉扯迹象,只是松挂在脖子前。"

张景然说,是警方的结论和传媒“谋杀”了三毛,使大多数人都认为三毛是死于自杀的。

那么,究竟是谁谋杀了三毛呢?记者有幸看到了该书的校样,发现作者尽管批驳了“三毛自杀说”,但也没有证据说明三毛是被杀的。看来,三毛的死因最终要成为一个千古之谜了。

三毛自杀之迷 - 三毛父亲给三毛的一封信

三毛的父亲写道:
你只身去了大陆一个月,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交给我两件礼物。你将我父亲坟头的一把土,还有我们陈家在舟山群岛老宅井中打出来的一瓶水,慎慎重重地在深夜里双手捧上给我。也许,你期待的是——为父的我当场号啕痛哭,可是我没有。我没有的原因是,我就是没有。你等了数秒钟后,突然带着哭腔说: “这可是我今生惟一可以对你们的报答了,别的都谈不上。”说毕,你掉头而去,轻轻关上了浴室的门。

也许为父我糊涂了,你从大陆回来洗出的照片,尤其是有关故里部分的,你一次一次在我看报时来打断我,向我解释——这是在祠堂祭祖;这是在阿爷坟头痛哭;这是定海城里;这又是什么人, 跟我三代之内有什么关系……你或许想与我谈谈更多的故乡, 而我却并没有提出太多问题,可是我毕竟也在应着你的话。你在家中苦求手足来看照片,他们没有来,你想倾诉的经历一定很多, 而我们也尽可能撑起精神来听你说话,只是因为父母老了,实在无力夜谈,你突然寂静下来了。把你那百张照片拿去了自己公寓还不够,你又偷走了我那一把故土和水。

不过七八天前吧,你给我看《皇冠》杂志,上面有一些你的照片,你指着最后一幅图片说:“爸,看我在大陆写的毛笔字——有此为证。” 却忘了,那时的你,并不直爽,你三度给我暗示,指着那张照片讲东讲西,字里两个斗大的“好了”已然破空而出。这两个字是你一生的追求,却没有时空给你胆子写出来, 不然不会这么下笔,而我和你母亲尚在不知不觉之中。3天之后的你,留下一封信离开了父母,你什么都没有拿走,包括给你走路用的平底鞋。我看完了你的信,伸头看看那人去楼空的房间,里面堆满了你心爱的东西,你一样都没有动, 包括你放在床头的那张丈夫的放大照片。

我知道,你这一次的境界是没有回头路可言了。也许,你母亲以为你的出走是又一次演习,过数日后你会再 回家来,可我推测你已尝到了当神仙的凄凉滋味。或者说,你已一步一步走上这条无情之路,而我们却没能与你同步。你人未老, 却比我们在境界上快跑了一步。山到绝顶雪成峰,平儿,平儿, 你何苦要那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在你与我们同住3年之后,突然而去,这中间其实没有矛盾,有的只是你的渐悟和悟道之后行为的实践。

你本身是念哲学的,却又搀杂了对文学的痴迷,这两者之间的情怀往往不同,但你又看了一生的《红楼梦》。《红楼梦》之讨你喜欢,当是一种中国人生哲学与文学的混合体。平儿, 我看你目前是情虽破但尚未“了”,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吧?你说:“好就是了,了就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要她必须了。”你答应过你母亲不伤害生命——肉体不了,精神不可单独了断。

三毛自杀之迷 - 另说

典型的性格悲剧
三毛早在十三岁时自杀过一次。自幼性情孤僻、感情脆弱的三毛、读初二时由于代数成绩很差。平时对三毛就十分冷谈的那位代数老师,那天因三毛做不出习题,便把她叫到讲台上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讲:“我们班上有一个同学最喜欢吃鸭蛋,今天老师想再请她吃两个。”说完,用蘸饱墨汁的毛笔在三毛眼睛周围画了两上大黑圈,然后叫三毛“转过身去让全班同学看一看”。当时,三毛还是一个不知道怎样保护自己的小女孩,便乖乖地转过身去,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起来,老师等同学们笑够了,叫三毛到教室角落一直站到下课。等到下课,老师又罚她从有众多同学的走廊和操场绕一圈再回到教室。全校同学看到三毛这副模样,都尖叫起来。

这件事发生后,三毛没有掉眼泪,也没有告诉父母--自己在学校受了这样大的精神刺激和侮辱。晚上,她躺在床上拼命地流泪。这件事有后遗症直到第三天才显现出来:早晨去上学,走到走廊看到自己的教室时,立刻就昏倒了。接着,她的心理出现了严重障碍,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以至一想到自己要去上学,便立刻昏倒失去知觉。三毛在1986年所写的《生之喜悦篇》里回忆当时“是因为不能适应学校生活,内心焦虑逐日俱增所致而自杀”。虽被及早发现,但三毛从此患了严重的心理疾病--自闭症。她的性格已变得扭曲成病态,她再也不肯到学校去,越来越怕接触外面的世界,怕接触所有的人。她好像给自己穿上了无形的盔甲,并在周围筑起无形的堡垒,以防止他人再进犯到自己的内心世界来。为了把自己更加严实地“封闭”起来,她还在自己的闺房外面加上了铁窗,门内外加了锁,高兴时把它们打开,不高兴时就把它们全部锁起来。这种自我封闭的生活整整延续了七年,直到十九岁,她又才慢慢地重新接触社会。那七年的囚禁代价就是那一瓶墨汁和一枝毛笔所造成的,那个代数老师是第一个造成三毛悲剧性格与改变三毛命运的人。

二十六岁的三毛又出现了第二次自杀。那是从美国回台湾在文化大学教一年书后,因“今生心甘情愿要嫁又可嫁的人”突发心脏病死去,感情受到挫折,便在朋友家吞服大量的安眠药。

三毛被抢救活之后,又到了西班牙,与暗恋者荷西重逢。荷西曾在六年前与三毛相约:“你再等我六年,让我念完大学,两年服兵役,六年一过,我要娶你。”他们重逢时,恰好六年。

1973年夏天,三毛与她“生命的一切”的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结婚了。她成为沙漠里最快乐的女人,过着神仙眷属般的生活。不幸的是这种幸福生活仅仅延续了六年,就在她创作文思如泉涌的年代。1979年中秋节,荷西在爱琴海潜水时发生意外。丧生于漆黑的海底。三毛看到打捞起来的荷西的尸体时,已经半疯了。她在小屋里独自守灵,握住荷西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喃喃自语:“荷西,你不要怕,我上有高堂,有父母,不能陪你一起走,现在我握住你的手,那边会有神来接你。你勇敢地走过去,再过几年,我会赴你的约会……”三毛已坚定了要与全心全意相爱的人在世外约会的“死”的决心。

三毛的心干枯得像撒哈拉沙漠,她又再次回到“瞬息万变”的可怕境地,从此不能自拔。每次与人说及荷西,她都无不双掩面,泣不成声,像孟姜女哭倒长城,像娥皇女英泪洒斑行。这些年来,有不少人曾向三毛求婚。她也“总希望有个贴心人在身旁”,“但总是事与愿违”,甚至还遭骗婚勒索。加上病魔缠身,没有子女,没有寄托,还一直备受道统派的垢病,使她感到眼前这种身处人群的“无形"”的孤独,比以往那七年间脱离人群的“有形”的孤独要寂寞十倍,难受十倍。她越来越看破红尘,并常把“死”挂在嘴边。她外表虽然潇洒,而心灵深处却“几乎是一片空白”,总是在寻找与荷西“赴约的方式”。她花心血最多的《滚滚红尘》最佳编剧的败落,精神再次受到刺激,加速了她悲剧性的结局,“急性解脱”,“再活就嫌累赘”了,两周后的“吉羊”之年的元月四日凌晨二时许,以“自闭”为生命基调的三毛,终于选择了她认为最好的:“赴约”方式--“丝袜”。

总之,三毛是一个悲剧性很浓的人物。由于她性格中的自我封闭、过分敏感、孤独、厌世等缺陷,虽然事业成功,但悲剧性结局总带有了历史的必然性“即使今天不发生,早晚也要发生”。

三毛自杀之迷 - 三毛的个人资料

姓名:陈平
别名:三毛
生辰:1943年3月26日
祭日:1991年1月4日
籍贯:浙江定海
地区:台湾
国家:中国
职业:作家 剧作家
原名陈平,生于四川重庆。

幼年期的三毛即显现对书本 的爱好,5岁半时就在看《红楼梦》。初中时几乎看遍了市面上的世界名著。初二那年休学,由父母亲自悉心教导,在诗词古文、英文方面,打下深厚的基础。并先后跟随顾福生、 邵幼轩两位画家习画。在沙漠时期的生活,激发她潜藏的写作才华,并受当时担任《联合报》主编平鑫涛先生的鼓励,作品源源不断,并且开始结集出书。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在1976年5月出版。1981年,三毛决定结束流浪异国14年的生活,在国内定居。 同年11月,《联合报》特别赞助她往中南美洲旅行半年,回来后写成《万水千山走遍》,并作环岛演讲。之后,三毛任教文化大学文艺组,教小说创作、散文习作两门课程,深受学生喜爱。1990年从事剧本写作,完成她第一部中文剧本,也是她最后一部作品《滚滚红尘》。1991年1月4日清晨去世,享年48岁。

三毛自杀之迷 - 参考资料

[1] 新浪读书 http://book.sina.com.cn/sanmaoxiangce/excerpt/sz/2008-04-07/2315232905.shtml

三毛自杀之迷

TAGS: 人物 作家 文化人物 自杀
上一页: 孙美玲 下一页: 苏柳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