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又辛

刘又辛 刘又辛是中国语言训诂学专家其中之一。曾任教于昆明师范学院、私立乡村建设学院、川东教育学院、西南师范大学等校,历任教授、四川省语言学会副会长、《汉语大字典》编委等。

刘又辛 - 简介

语言学家刘又辛(1913 )原名锡铭,字又新,山东省临清人。

刘又辛 - 人物经历

1934年入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从罗常培、沈兼士、唐兰、闻一多、魏建功等学习语言文字学。曾任教于昆明师范学院、私立乡村建设学院、川东教育学院、西南师范大学等校,历任教授、四川省语言学会副会长、《汉语大字典》编委等。他在语言文字领域的贡献主要体现在文字学、训诂学研究方面。

刘又辛 - 主要著作

著有《文字训诂论集》(中华书局,1993年)、《通假概说》(巴蜀书社,1988年)、《训诂学新论》(与学生李茂康合著,巴蜀书社,1989年)、《汉字发展史纲要》等专著。论文共有150多篇。1985年以前的论文多收入《文字训诂论集》中。1985年以后的论文有《阴阳对转规律与汉语词族研究》(合作,收入《音韵学研究》第2辑,《汉语史论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沈兼士先生文字训诂研究述评》(收入《沈兼士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论文集》,故宫博物院出版社,1989年)、《少数民族地区汉语教学中的几个问题》(《西南师范大学学报》1989年第3期)、《汉语词族(字族)研究的沿革》(合作,《古汉语研究》1990年第1期)、《关于异体字的几个问题》(《汉语大字典论文集》,湖北、四川辞书出版社,1990年)、《汉语词汇史和文字训诂学》(《语言教学与研究》1990年第3期)、《〈说文解字〉和说文学》(《说文解字研究》,河南大学出版社,1991年)、《谈谈汉字教学》(《语言教学与研究》1993年第3期)、《纳西文字、汉字的形声字比较》(《中央民族学院学报》1993年第1期)、《释方》(《语言研究》1992年第2期)、《释曾》(《汉语史论文集》第2辑,西南师大出版社,1995年)等。

刘又辛 - 个人观点

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刘又辛教授负责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汉字发展史纲要",其最终成果是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专著《汉字发展史纲要》,这项成果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出了一些值得关注的新的观点。

1、关于汉字发展史的三个阶段
在汉字发展史上,有不同的发展阶段。传统的分期是以汉字字体变化为标准,即以大篆、小篆、隶书、楷书为标准划分为四个阶段。这项成果提出,字体变化不是汉字发展中的本质变化,不能说明汉字的历史发展规律,而应从汉字的构造方法的变化来说明汉字的本质变化。这项成果在这个认识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汉字发展三阶段的理论。即第一阶段是图画文字阶段。商代以前的文字应该属于这个阶段。第二阶段是以表形文字为基础,以表音文字为主体的表音文字阶段。从甲骨文到秦代的文字都属于这个阶段。第三阶段是以形声字为主体,还保留了一些表形字和表音字的形音文字阶段,从秦汉到现代汉字都属于这个阶段。
2、关于汉字的优缺点

现在世界上比较通行的文字有两种:一是用几十个字母记录词语语音的表音文字;二是兼表音和表形的汉字。这两类文字体系,都各有优点和缺点,不能说哪种文字绝对好,哪种文字绝对不好。欧洲的一些学者认为,表音字是最进步的文字,汉字是一种落后的文字。这种偏见被国内的一些学者所接受,他们在书刊上谈到汉字时,很少说到汉字的优点,这是片面的。

刘又辛

汉字的优点。汉字的最大优点,是他的超方言性。中国是地域广阔、方言复杂的国家。在古代不可能做到语言规范化,就是现在推广普通话,也还不能在短期内完成。但是汉字却是全国通行的书面语言交际工具。语言不同,以笔代口写出字来,却完全一样。如果是文字拼音化,就会出现广东文、闽南文、上海文、北京文等,妨碍人们思想交流。汉字的另一优点,是它的有理性。文字是一种符号体系,它可分为有理性文字和无理性文字两大类。所谓无理性,是指纯表音文字,如假借字、音节文字、字母文字等,这种文字纯系一种符号,与要表达的事物没有直接联系。所谓有理性文字如汉字,它除了表示词的读音,还是代表事物形类的标志。如"水"字,是从象形文字水的形状演变而来的。它有表形和表音两个作用。再如"汪"、"洋"两字,用"水"表示类属,用"王"、"羊"表示读音,叫做形声字,是汉字的主体,这种形声兼顾的特点,便于识别和记忆。

汉字在表音方面的缺点。汉字表形字中,有一小部分长期被当作假借字使用,这是汉字中的表音字。由于它的数目不大,且多为常用字,可以不谈。在这里,只讲形声字的表音功能。形声字的声符大都是可以单独使用的表形字,用以当作表音的声符,不如字母表音准确。汉字在表音功能方面有不少缺点,而主要是以下三点:a,形声字的声符不能区分声调的差异,同一个声符往往表示不同的调.如"胡"字是阳平字,但"糊涂"的"糊"读阳平,"糊弄"的"糊"读去声。b,形声字的声符,往往因语言的变易,而丧失或减弱了表音功能。如"尚"读"shang"的第四声,但以"尚"为声符的"倘"、"躺"读"tang"的第三声,"党"读"dang"的第三声,"徜"、"常"读"chang"的第二声,"敞"读"chang"的第三声。c,汉字的一字多读的重音现象。如"参"字,在"参加"、"参观"等词中读"can"的第一声,在"人参"一词中读"shen"的第一声,在"参差不齐"一词中读"cen"的第一声,共有三个重音。

3、关于汉字的简化问题
汉字是从图画文字演变发展而来的,若画成其物,笔画就多。从汉字发展史来看,简省笔画一直是汉字演变的明显倾向。1956年公布汉字简化方案,1964年又扩大了简化字的范围和字数,这是两千多年来第一次大规模的汉字改革。经过四十几年的实践证明,在普及教育和书写等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从另一方面看,简化字也并非全无可议之处。如"邓"、"欢"、"难"、"树"、"戏"、"对"等字,其部件"又",代替了"登"等声韵不同的声符,有些草书楷化的写法同楷书的结构不同,有些同音代替字也有可斟酌之处。但文字的规范一经确定,就不能朝令夕改,也不能各行其是,放任自流。汉字是中国优秀文化的载体,也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待汉字也要像对待中国传统文化一样,一是要继承传统而不能割断传统,二是要改革,按照汉字本身的发展规律进行改革,使之成为更好的交际工具。由于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经济的发展,使得学习汉语汉字的人越来越多。在各国教汉语的教师中,有的来自台湾,有的来自大陆,在教汉字时自然就会出现繁简两套教法。对这两套教法是否统一,或如何统一,有待海峡两岸及海外有关人士和专家学者聚集一堂,共同讨论解决。

4、关于汉字不能走拼音文字的道路
1958年国家公布了汉语拼音方案。它的作用是作为推广普通话的工具,以及给汉字注音。目前拼音方案的应用范围还有扩大的可能。如小学生在写作文时,遇到不会写的汉字,可以用拼音写这个字,书刊中的难字僻字可以加上拼音,在引用外国的人名、地名时,有人主张用拼音方案拼译等。可以预测,这套方案将会同汉字一样长期生存下去。但曾有人认为,人类语言的书面符号都应走向拼音文字的道路,不符合这个标准的文字一概视为落后文字。这是毫无科学根据的偏见。汉字是中华民族创造的优秀文化之一,它不但是中国几千年来的文化载体,而且在现在,仍然是全国人民以及国外炎黄子孙的共同交际工具。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外有识之士已认识到汉字的优越性,这个文字体系不可能也没有必要重新走拼音文字的道路。

5、关于汉字的教学问题
按照汉字的教学方法教学汉字,这个原则是对的。但是,陈腐的"六书"说(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六种造字方法)必须改革。这项成果根据比较文字学的研究,并在唐兰先生"三书"论的基础上,提出了表形、借音、形声这个"新三书"说。它包括了"六书"中的合理部分,淘汰了"转注"。表形字包括"六书"中的象形、指事、会意这三书;借音字就是假借。改称借音字或表音字,是因为有些人认为假借中还有一种借形字,无中生有,徒乱人意。在唐兰先生的"三书"中,把假借字排除在外,把用表形法造的字勉强分为象形和象意两类,都不妥当。"新三书"中,既吸取了前人的研究成果,也纠正了前辈的不足之处。掌握"新三书"的划分标准,对于汉字教学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今年八十九岁高龄的刘又辛先生在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日记中写到:"这本书终于写成,算是了却了五六十年来的一点心愿。这部书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因为有了一点资助,这部书才得以完稿。我们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交了这份答卷,希望我们没有白白耗费了人民的这点宝贵资金。"著名语言学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马学良先生说:"这部《汉字发展史纲要》是(刘又辛)积多年对汉字研究的成果,与其传人方有国合著公之于世的,不但理清古今汉字的本质与发展规律,且从汉字发展的必然趋势,提出汉字改革的方向和汉字教学等一系列的重要问题,是一部研究汉字史和文字改革的务实的论著。"

刘又辛 - 相关内容

2006年10月14——16日,由中国训诂学研究会主办,西南大学文献所和文学院承办,商务印书馆和语文出版社协办,中国训诂学研究会2006年学术年会暨庆祝刘又辛教授从教6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重庆举行。出席会议的有来自全国各地的130多位专家学者以及西南大学的博士生、硕士生,共提交论文160余篇。94岁高龄的西南大学教授刘又辛先生出席了开幕式并作了发言,中国训诂学研究会会长李建国致开幕辞,向刘又辛先生从教六十周年表示祝贺,指出我们庆祝刘又辛先生从教六十周年,就是要学习他的道德文章、精神风范,学习他的治学思想、学术理论和研究方法,将中国的语言文字之学的研究推向新境界。西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李茂康介绍了刘又辛先生的生平和治学成就,接着由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研究中心教授张博、暨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朱承平、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研究员孟蓬生、西南大学文献所教授毛远明、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杨端志作了专题学术报告。会议分四个小组进行了紧张而热烈的讨论。这次会议的学术研讨主题是:出土文献的训诂问题;其他方面的训诂问题;刘又辛教授学术思想研究。会议的目的,是重新认知并学习前辈学者刘又辛先生的治学精神和治学方法;努力开拓创新,探讨训诂学研究的走向。最后中国训诂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朱小健致闭幕辞。

TAGS: 中国语言学家 名人 文学家 语言学
上一篇: 刘悦笛 下一篇: 林培源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