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赫·劳伦斯

戴维·赫伯特·劳伦斯是二十世纪杰出的英国小说家,被称为“英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出生于矿工家庭,当过屠户会计、厂商雇员和小学教师,曾在国内外漂泊十多年,对现实抱批判否定态度。他写过诗,但主要写长篇小说,共有10部,最著名的为《虹》(1915)、《爱恋中的女人》(1921)和《查太莱夫人的情人》(1928)。劳伦斯是个天才。他的天才体现在他那充满诗情、灵性、生命力和想象力同时又不乏思辨色彩的作品中。他的散文、随笔与他的小说一样,一如生命的激流,震撼人心。

戴·赫·劳伦斯 - 生平简介

 劳伦斯生于1885年。父亲是矿工,缺少教育;母亲出身上流社会,有良好的修养。这种文化上的差异,使他们经常吵吵闹闹。但这种差异使劳伦斯从父亲那里得到了丰富的社会经验,从母亲那里至高无上的关怀。也许是母亲过分溺爱,劳伦斯有严重的恋母情结。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我们相互爱着,几乎像丈夫跟妻子那样的爱,同时又是母亲与儿子的爱。我们俩就像一个人,彼此那样敏感,我们之间不要语言。这挺可怕,弄得我有些方面不正常。”母亲对儿子的畸型的爱,使劳伦斯长期依赖母亲而难以形成独立的人格和健全的能力。直到1910年11月,母亲病逝后,劳伦斯才挣扎着走出畸形母爱的怪圈。劳伦斯的成名作《儿子和情人》正是带有他早年的独特家庭经历的自传体小说。小说中矿工沃特·毛瑞尔一家的畸型关系,正是劳伦斯一家生活的写照。

劳伦斯是最富想象力的作家,他如不过早地逝世,肯定会有更惊世的作品问世,也许更会被列为禁书。 戴维·赫伯特·劳伦斯是二十世纪杰出的小说家,同时也是位出色的诗人。他的诗歌可大致分为早、中、晚三个阶段。他的早期诗歌大多带有自传性质,而到了中期,劳伦斯的目光转向了自然界,他用生动的语言表达对鸟兽花草的热爱。在劳伦斯的晚期诗歌中,他主要表达了对死亡和重生的看法。

戴·赫·劳伦斯 - 主要作品

《儿子与情人》
《恋爱中的女人》
《虹》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羽蛇》
《圣?摩尔》
《大草垛中的爱情》
《亚伦的神杖》
《袋鼠》

戴·赫·劳伦斯 - 作品风格

劳伦斯的文学作品的主题是多样的,且互相关联。他早就宣称:血和肉比才智更高明。同时,他还自称对“心智”持怀疑态度。他憎恨产业主义。在《儿子和情人》、《恋爱中的女人》和《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这几部长篇小说中,他把煤矿业用来做为矿工们和矿场主们丧失人性本能的原因与象征。

他把性爱看成是一种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经验,尽管在他的作品中以性爱为主题是历经变化发展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他把这场战争看成是爱与恨的战斗。因此,在1912年所写的《大草垛中的爱情》、《儿子和情人》以及1913年他着手写的两部长篇小说《虹》与《恋爱中的女人》等作品中对这一主题他都有所寓意。在这次大战后,他越发把“男性的柔情”看成是爱情的源泉。他使这一主题充满诗意地、强有力地有诸如《死去的人》、《羽蛇》和《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之类著作中有所发展。

贯穿在他一切作品中的一条线是阶级意识。其特点是:一个下层阶级的男人和一个上层阶级的女人的结合。上层阶级的男人通常是萎靡不振,缺乏人性本能力量的。在劳伦斯的笔下,阶级差异在《儿子和情人》、《虹》、《羽蛇》以及《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等长篇小说中显露出戏剧性的、强有力的效果。笔触所及,在《大草垛中的爱情》中更增强了光明与黑暗的对比度。

劳伦斯的世界旅行和他对产业主义的强烈憎恨使早期的文化对他更具有吸引力。在《圣?摩尔》和《羽蛇》中,他从新墨西哥州和墨西哥的印第安人身上看见了他们那晦暗、神秘的知识较之欧洲人那有教养的头脑更接近生命的本源和实质。他热衷于以神秘主义来深化的他的作品主题,这一点也以其它的方式表示出来。“兄弟手足情”——这是较之一般朋友之情更深的、两个男子之间的契合,但不是同性恋——始终吸引着他的构思,而特别在《恋爱中的女人》和《羽蛇》中显示出来。在《大草垛中的爱情》中,两个亲兄弟间缺乏“兄弟手足情”是导致冲突的原因之一,而这一冲突的解决又有赖于劳伦斯所设计的一场主题性战斗的圆满结局。这是一场男人们和女人们之间的充满爱与恨的争夺战。另一个矛盾的主题是劳伦斯的“领袖梦”的体现:一个男人必将居于主宰支配地位,而另一方则将以门徒的身份向他俯首听命。《亚伦的神杖》(1992)和《袋鼠》的主题特点正是如此。《羽蛇》(1926)中则掺和着“兄弟手足情”的侧写。劳伦斯的某些写作技巧有助于表现他的主题思想;而另一些手法则体现出他的气质和敏锐感觉。往往一个故事围绕着两对男女进行,像《大草垛中的爱情》就是这样。在写作上,劳伦斯依靠灵感。灵感来时,他极度兴奋地写作,创造力源源涌至;缺乏灵感时,他干脆搁笔。他从不写笔记,而专靠记忆。在他开始动笔,并出现“精神亢奋之一刹”时,往事总是栩栩如生地展现在他面前。《大草垛里的爱情》的背景情节正是基于这种活灵活现的回忆:如对“赫格斯”农庄情景的追忆。这是他和杰茜?钱伯斯相识和相爱的地方。他对“写小说的技艺”或“作诗的技艺”并不太讲究,因而他写的长篇小说,诗歌和故事,在形式上总是松散的,但由于他所表达的生活经验异常强烈,依然收到紧凑连贯之效。

在劳伦斯的作品中,有一项重要的设计,那就是:他根据需要,使用其父亲和钱伯斯农庄人们所讲的诺丁汉--德比郡方言。在《儿子和情人》中,这种方言的使用,有助于父亲和母亲的对比。在他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主题和背景都回到了英格兰。那位主人公,猎场看守员梅洛斯,既说方言又说上层社会使用的英语。他的这种按需择用,表明在任何特定时刻,他的心境与气质的变化都和他与查泰莱夫人的关系息息相关。在《大草垛中的爱情》中,方言不仅是一种合乎现实的手段,而且,正如在《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那样,也是一种在表达感情上较之上层语言更直接、更强烈的英语形式。

戴·赫·劳伦斯 - 人物评价

欧美文坛上最令人震惊、最引起争执的书,莫过于劳伦斯(D.H.Lawrence)的《查太莱夫人的情人》了。一九三零年劳伦斯逝世。盖冠论定,世界文坛又为这本书热闹了一番。在现世纪的小说家中,决没有一个象劳伦斯一样,受过世人这样残酷地辱骂的;而同时,在英国现代作家中,要找到一个象劳伦斯一样的,受着精英的青年知识阶级所极端崇拜的人,却是罕见的,劳伦斯的这本书,把虚伪的卫道者们弄癫了,他把腐败的近代文明的狰狞面孔,太不容情地暴露了。

《恋爱中的女人》代表了劳伦斯小说创作的最高成就。它以非凡的热情与深度探索了有关恋爱的心理问题。劳伦斯毕生致力于男女性爱题材小说创作,他在揭示男女情爱的同时,将性爱描写上升到哲学和美学的高度,而那伴随着炽烈的性爱体验的,是对历史、政治、宗教、经济等社会问题的严肃思考。

戴·赫·劳伦斯 - 创作源泉

劳伦斯比较短促的一生,正处在社会和政治大动荡的时期。如果不是由于1870年颁布的教育法令规定对儿童实行初等学校义务教育制,那么像他这样出身于贫困家庭的少年,日后是不可能有上大学和当教师这段经历的。他憎恨产业主义,特别憎恨在诸如诺丁汉郡这样的地区大规模地开采煤矿,造成对周围农村的破坏。这种状况在他的儿童时代和成年早期正达到顶峰。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许多受过正规教育的欧洲人是一次震动,随之他们的幻想也破灭了。这些欧洲人曾经相信物质的进步等同于文明的发展,并相信这种物质文明已永远消弭了战争的隐患。劳伦斯向来就不赞同这种几乎遍及全球的关于物质文明的信念。他对战争的恐惧,尽管更多出于个人原因,但从政治和社会的角度看,却证实是有预见性的—他认为战争是因循守旧的开端,是对真正的不干涉主义(或自由放任主义)的进攻。这在事实上已成为二十世纪的特征。

由于劳伦斯在意大利度过的岁月正值法西斯主义开始抬头期间,又由于他的“领袖梦”幻影往往在那些带有权力主义色彩的声明中或一些独裁主义人物的信口胡诌中露出苗头,从而在他的一生中针对他编织出的许多敌意的批评论调之一,便是指控他具有法西斯倾向。其实,透视他这个人的本质,便可看出这种指控是荒谬的。他憎恨因循守旧,坚持做人要做满腔热忱的人……这些便是他本质的流露。不过,就像许多相信言词的魅力的文学艺术家那样,劳伦斯有时确也使用二十和三十年代流行的那些带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乃至法西斯主义色彩的惯用词语来表达自己对权力的向往。

这一时期也是弗洛伊德思想产生影响的开始阶段,而早就对性爱的意念心有灵犀的劳伦斯本人,自然对弗洛伊德的学说一点即通。他所塑造出的许多男女之间的关系的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和弗洛伊德学派的结构模式不谋而合。不过,他所坚持的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性爱一如他主张性爱应从属于*更大范围的关怀思虑以及性爱要求纯粹出自本能的全身心投入等观点,使他在反对压制性爱主张的斗争中只能算弗洛伊德学派的同盟者,而不是真正的弗洛伊德追随者。

戴·赫·劳伦斯 - 作品赏析

《产生意象的爱情》
始终
在我的核心
燃烧着一片小小的愤怒的火焰吞噬着我,
因为
越过界线的抚摸,因为爱情炽热的、深入的手指。
始终
在那些深深爱我的人的眼中,
我最终见到她们所热爱的他的意象,
却被当作是我,
误当作是我。
始终
是一只象我的聪明的猴子
嘲笑着我。
于是超过了一切,我现在要
使我自己的赤身裸体
避开产生意象的爱情的嘲笑和抚摸
TAGS: 作家 外国文学家 文化人物 文学家
上一页: 戴平万 下一页: 大陆作家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