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

雪莱(1792年8月4日—1822年7月8日),英国文学史上最有才华的抒情诗人之一,更被誉为诗人中的诗人。其一生见识广泛,不仅是柏拉图主义者,更是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 创作的诗歌节奏明快,积极向上。代表作品有长诗《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和《倩契》,以及不朽的名作《西风颂》。

雪莱 - 简介

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1792~1822),是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色彩最浓的浪漫主义诗人。他生于苏塞克斯郡,1810年进入牛津大学学习,因哲学论文《无神论的必然性》被学校开除。1812年赴爱尔兰,支持爱尔兰人民的抗英斗争,发表《告爱尔兰人民书》,他的进步立场遭统治者仇视,于是被迫离开祖国,移居意大利。1822年在海上遇风暴溺死,年仅二十九年。1813年,雪莱发表第一首著名的长诗《麦布女王》,长诗用梦幻和寓言的形式,反映了作者对宗教和私有制的谴责和变革社会的愿望。长诗《伊斯兰的起义》(1818)猛烈抨击了专制暴政对人民的压迫和血腥屠杀,歌颂了革命者的反封建斗争。诗剧《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1819)是雪莱的代表作。他还写有《钦契一家》(1819)、《西风颂》(1819)、《云雀颂》、《自由颂》和《自由》等大量的诗篇和诗剧,以及著名的论文《诗辩》(1821)等。

英国著名民主诗人。出身乡村地主家庭,20岁入牛津大学,因写反宗教的哲学论文被学校开除。投身社会后,又因写诗歌鼓动英国人民革命及支持爱尔兰民族民主运动,而被迫于1818年迁居意大利。在意大利,他仍积极支持意大利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1822年渡海遇风暴不幸船沉溺死。

雪莱是跟拜伦齐名的欧洲著名浪漫主义诗人。其作品热情而富哲理思辨,诗风自由不羁,常任天上地下、时间空间、神怪精灵往来变幻驰骋,又惯用梦幻象征手法和远古神话题材。其最优秀的作品有评论人间事物的长诗《仙后麦布》(1813),描写反封建起义的幻想性抒情故事诗《伊斯兰的反叛》(1818),控诉曼彻斯特大屠杀的政治诗《暴政的行列》(1819),支持意大利民族解放斗争的政治诗《自由颂》(1820),表现革命热情及胜利信念的《西风颂》(1819),以及取材于古希腊神话,表现人民反暴政胜利后瞻望空想社会主义前景的代表诗剧《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1819)等。

雪莱浪漫主义理想的终极目标就是创造一个人人享有自由幸福的新世界。他设想自己是日夜飞翔的夭使、飘浮蓝空的云朵、翱翔太空的云雀,乃至深秋季节的西风,是新世界理想的传播者、歌颂者、号召者。他以美丽的语言、丰富的想象描绘了这个新世界的绚丽画面,而且豪迈地预言:“如果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因此,恩格斯赞美雪菜是“天才的预言家”。

8岁时雪莱就开始尝试写作诗歌,在伊顿的几年里,雪莱与其表兄托马斯合作了诗《流浪的犹太人》并出版了讽刺小说《扎斯特罗奇》。

12岁那年,雪莱进入伊顿公学,在那里他受到学长及教师的虐待,在当时的学校里这种现象十分普遍,但是雪莱并不象一般新生那样忍气吞声,他公然的反抗这些,而这种反抗的个性如火燃尽了他短暂的一生。

1810年,18岁的雪莱进入牛津大学,深受英国自由思想家休谟以及葛德文等人著作的影响,雪莱习惯性的将他关于上帝、政治和社会等问题的想法写成小册子散发给一些素不相识的人,并询问他们看后的意见。

1811年3月25日,由于散发《无神论的必然》,入学不足一年的雪莱被牛津大学开除。雪莱的父亲是一位墨守成规的乡绅,他要求雪莱公开声明自己与《无神论的必然》毫无关系,而雪莱拒绝了,他因此被逐出家门。被切断经济支持的雪莱在两个妹妹的帮助下过了一段独居的生活,这一时期,他认识了赫利埃特·委斯特布洛克,他妹妹的同学,一个小旅店店主的女儿。雪莱与这个十六岁的少女仅见了几次面,她是可爱的,又是可怜的,当雪莱在威尔士看到她来信称自己在家中受父亲虐待后便毅然赶回伦敦,带着这一身世可怜且恋慕他的少女踏上私奔的道路。他们在爱丁堡结婚,婚后住在约克。

1812年2月12日,同情被英国强行合并的爱尔兰的雪莱携妻子前往都柏林为了支持爱尔兰天主教徒的解放事业,在那里雪莱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并散发《告爱尔兰人民书》以及《成立博爱主义者协会倡议书》。在政治热情的驱使下,此后的一年里雪莱在英国各地旅行,散发他自由思想的小册子。同年11月完成叙事长诗《麦布女王》,这首诗富于哲理,抨击宗教的伪善、封建阶级与劳动阶级当中存在的所有的不平等。

1815年,雪莱的祖父逝世,按照当时的长子继承法当时在经济上十分贫困的雪莱获得了一笔年金,但他拒绝独享,而将所得财产与妹妹分享。这一年除了《阿拉斯特》之外,雪莱较多创作的是一些涉及哲学以及政治的短文。次年五月,携玛丽再度同游欧洲,在日内瓦湖畔与拜伦交往密切,这两位同代伟大诗人的友谊一直保持到雪莱逝世,雪莱后来的作品《朱利安和马达洛》便是以拜伦与自己作为原型来创作的。

同年11月,雪莱的妻子投河自尽,在法庭上,因为是《麦布女王》的作者,大法官将两个孩子教养权判给其岳父,为此,雪莱受到沉重的打击,就连他最亲的朋友都不敢在他的面前提及他的孩子,出于痛苦及愤怒,雪莱写就《致大法官》和《给威廉·雪莱》。雪莱与玛丽结婚,为了不致影响到他与玛丽所生孩子的教养权,雪莱携家永远离开英国。

1818年至1819年,雪莱完成了两部重要的长诗《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和《倩契》,以极其不朽的名作《西风颂》。《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与《麦布女王》相同,无法公开出版,而雪莱最成熟、结构最完美的作品《倩契》则被英国的评论家称为“当代最恶劣的作品,似出于恶魔之手”。

1821年2月23日,约翰·济慈逝世,6月,雪莱写就《阿多尼》来抒发自己对济慈的悼念之情,并控诉造成济慈早逝的英国文坛以及当时社会现状。

1822年7月8日,雪莱乘坐自己建造的小船“唐璜”号从莱杭度海返回勒瑞奇途中遇风暴,舟覆,雪莱以及同船的两人无一幸免。按托斯卡纳当地法律规定,任何海上漂来的物体都必须付之一炬,雪莱的遗体由他生前的好友拜伦及特列劳尼以希腊式的仪式来安排火化,他们将乳香抹在尸体上,在火中洒盐。次年1月,雪莱的骨灰被带回罗马,葬于一处他生前认为最理想的安息场所。

雪莱 - 作品列表

诗歌

爱尔兰人之歌(TheIrishman`sSong,1809)

战争(War,1810)

魔鬼出行(TheDevil`sWalk,1812)

麦布女王(QueenMab,1813)

一个共和主义者有感于波拿巴的倾覆(FeelingsOfARepublicanOnTheFallOfBonaparte,1816)

玛丽安妮的梦(Marianne`s`Dream,1817)

致大法官(ToTheLordChancellor,1817)

奥西曼迭斯(Ozymandias,1817)

逝(ThePast,1818)

一朵枯萎的紫罗兰(OnAFadedViolet,1818)

召苦难(InvocationToMisery,1818)

致玛丽(ToMary,1818)

伊斯兰的反叛(TheRevoltofIslam,1818)

西风颂(OdeToTheWestWind,1819)

饥饿的母亲(AStarvingMother,1819)

罗萨林和海伦(RosalindandHelen,1819)

含羞草(TheSensitivePlant,1820)

云(TheCloud,1820)

致云雀(ToASkylark,1820)

自由颂(OdeToLiberty,1820)

解放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Unbound,1820)

阿多尼(Adonais,1821)

一盏破碎的明灯(Lines,1822)

剧本

倩契(TheCenci,1819,五幕悲剧)

暴虐的俄狄浦斯(OedipusTyrannus,1820,诗剧)

希腊(Greece,1821,抒情诗剧)

论文及散文无神论的必然(1811)

自然神论之驳斥(1814)

关于把改革付诸全国投票的建议(1817)

诗的辩护(1821)

译著

柏拉图《会饮篇》

荷马《维纳斯赞》等

旦丁《地狱》篇部分

歌德《浮士德》部分

雪莱浪漫主义理想的终极目标就是创造一个人人享有自由幸福的新世界。他设想自己是日夜飞翔的天使、飘浮蓝空的云朵、翱翔太空的云雀,乃至深秋季节的西风,是新世界理想的传播者、歌颂者、号召者。他以美丽的语言、丰富的想象描绘了这个新世界的绚丽画面,而且豪迈地预言:“如果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因此,恩格斯赞美雪菜是“天才的预言家”。

雪莱 - 诗人语录

浅水是喧哗的,

深水是沉默的。

道德中最大的秘密是爱。

饥饿和爱情统治着世界.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你自己.

读书越多,越感到腹中空虚.

微笑,实在是仁爱的象征,

快乐的源泉,亲近别人的媒介。

有了笑,人类的感情就沟通了。

一个人如果不是真正有道德,就不可能真正有智慧。

吻是灵魂与灵魂相遇在爱人的嘴唇上。(嘴唇是一对爱人两个灵魂交会的地方。)

爱情不是时光的奴隶。

爱情就象灯光,同时照两个人,光辉并不会减弱。

希望会使人年轻,因为希望和青春是一对同胞兄弟。

最为不幸的人被苦难抚育成了诗人,他们把从苦难中学到的东西用诗歌教给别人。

一首诗则是生命的真正的形象,用永恒的真理表现了出来。

所有时代的诗人都在为一首不断发展着的“伟大诗篇”作出贡献。

一首伟大的诗篇象一座喷泉一样,总是喷出智慧和欢愉的水花。

我们愈是学习,愈觉得自己的贫乏。

恶德——不和、战争、悲惨;美德——和平、幸福、和谐。

一首伟大的诗篇象一座喷泉一样,总是喷出智慧和欢愉的水花。

精明的人是精细考虑他自己利益的人;智慧的人是精细考虑他人利益的人

一个人如果不是真正有道德,就不可能真正有智慧。

精明和智慧是非常不同的两件事。

精明的人是精细考虑他自己利益的人;智慧的人是精细考虑他人利益的人。

道德的最大秘密就是爱;或者说,就是逾越我们自己的本性,而溶于旁人的思想、行为或人格中存在的美。

雪莱 - 评价

珀西·比希·雪莱(1792—1822)   文/节译自《牛津少年百科全书》

英国最伟大的抒情诗人雪莱,出身于一个有点地位和权势的家庭。他的父亲是苏塞克斯郡的绅士,国会的辉格党议员;他的祖父是位从男爵,积聚了万贯家财。雪莱是长子,因此他长大以后,可望成为既富有又有爵位的人。在伊顿公学时,他就显示出是个优秀的古典派学者,但他并不感到愉快,因为他生来具有叛逆的、不落俗套的性格。他以“疯子雪莱”和“无神论者雪莱”而闻名。他热衷于研究电、化学,还有天文学,并进行了一些令人兴奋的试验,因而引起了许多流言蜚语。他在学校所亲身遭受和亲眼目睹的种种迫害使他终生厌恶专制和暴力。 雪莱进了牛津大学,脑子里充满了改造社会制度的各种设想——这些思想,部分是取自于有关法国革命的文学作品。他和朋友汤姆斯·杰斐森·霍格深信宗教信仰对于人类幸福是有害的,因此他们发表了一篇推理体裁的短篇论文《无神论的必要性》。牛津大学当局很反对这篇文章。当雪莱和霍格又拒绝对此事加以讨论时,学校就把他们开除了。这对于当时年仅十八岁的雪莱来说,是一个灾难性的打击,因为他从此不能再在牛津大学接受有益的教育了。  

他和父亲也闹翻了,成了脱离家庭的游子;虽然他最终会继承一大笔财产,但他当时却身无分文。他十九岁时,和一个名叫哈丽艾特·威斯特勃鲁克的十六岁女孩私奔,他对她并不了解,但他认为他应该把她从专制家庭中拯救出来。他们在爱丁堡结了婚,然后到了凯悉克,在那儿他们受到骚塞的款待。脑子里总是充满各种计划的雪莱,从那儿出发,进行了一次吉诃德式的远征,想去改变爱尔兰人受压迫的处境;离开林茅斯后不久,他散发了名叫《人的权利》的带有煽动性的小册子,让气球带走了一部分,其余的则放入瓶子里,把瓶子扔到海里去。在1813年,他个人印刷出版了一篇很奇特的长诗《麦布女王》,这首诗表白了他对宗教的抗议、对各种形式的专制制度的憎恨以及对未来必将出现一个新的黄金时代的信念。  

雪莱赞颂各种革命思想,更看中了《政治正义论》的作者威廉·葛德文的观点,葛德文已与《妇女的权利》一书的作者玛丽·伍尔斯特奈克拉夫特结了婚。雪莱和哈丽艾特的结合完全破裂以后,他就和葛德文的十五岁女儿玛丽私奔了。那年后期,有人发现哈丽艾特在蜿蜒河里淹死了。她和雪莱的两个孩子的归宿问题成了一宗诉讼案件。雪莱不仅因这悲剧的结局倍感震惊,而且还因失去孩子而万分痛苦。之后,他和玛丽·葛德文正式结婚,他们想在泰晤士河畔的马洛镇定居下来。1816年他在那儿写下了《阿拉斯特》(或《孤独的精神》),这是表现他真正天才的第一首长诗;第二年,由于法国革命的启迪,他又写了关于自由和爱情的充满了想象的长诗《伊斯兰起义》,这首诗包括许多段很精彩的描写和戏剧性的叙述。  

到这时,雪莱已和利·亨特以及皮科克成为朋友,而且与济慈会过面。最后,到1818年,雪莱一家,为了逃避社会对他们的偏见和侮辱,为了逃避葛德文在借贷方面对他们的纠缠不休,同时也是因为雪莱病魔缠身,需要休养,他们决定到意大利去寻求宁静的生活。在意大利,雪莱放弃了企图直接参与政治活动以改造世界的梦想,确信通过诗歌把自己的感受传达给别人会获得很大成就。抱着这样的信念,他创作了长诗《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从这部诗剧中,人们可以欣赏到它那无与伦比的音韵、色彩和故事情节,以及蕴藏于其中的诗人最高贵的思想。在这一时期,他还写了《尤根尼山上的札记》和《裘利安和麦代洛》,后者是根据他在威尼斯和拜伦一次愉快的会晤而写的自传体诗篇。这个时期,雪莱还写下了一些最优美的抒情诗——《云》,《致云雀》,《西风颂》以及其他。这些诗篇的音乐性和感情之强烈说明雪莱正进入一个新的具有崇高的品格和丰富想象力的阶段。

雪莱一家经常到处迁徙,并经受了种种磨难。这种过度劳累的频繁旅行影响了雪莱的健康,而且他们两人还因为两个心爱的孩子威廉和克拉拉相继夭折必须忍受极大的悲痛。此外,他们也发现他们本来希望避开的诽谤和憎恨一直在追逐着他们,甚至到意大利还摆脱不了。尽管如此,当他们终于在比萨定居下来以后,雪莱的日常生活倒也很愉快,而且在他周围还聚集了一群朋友。  

1822年夏,利·亨特动身来意大利,讨论有关一份新的期刊的事宜,这是由拜伦倡议的,要雪莱参加创办。雪莱和一位朋友开着他的游艇去迎接他;但在返航途中,雪莱的游艇被突然袭来的狂风暴雨所倾覆,他和他的朋友都淹死了。从一具尸体的衣服口袋里发现了济慈的诗集和索福克勒斯的集子,从而证实那就是雪莱。他们的尸体在海边火化了,雪莱的骨灰被安葬在罗马的新教公墓济慈的旁边。雪莱在1821年写的那篇挽歌《阿童尼》是为悼念济慈而写的,但在这诗篇中,他好像也预言了自己的死亡。他去世时才三十岁,留下《生命的胜利》没有写完,这是他所有诗篇中最富有独创性的一篇,其中他的现实主义思想表现得格外强烈。就我们所看到的,这一部分把生命描写得像人世间一切事物一样是虚无飘渺的,但也几乎可以肯定雪莱是打算在下半部分说明人类一定能够到达光辉灿烂的顶峰。  

雪莱遇难时,他的妻子玛丽只有二十五岁。她撰写了他的传记,编辑出版了他的诗集,在他生前,这些诗篇已经问世的相当少,而这相当少的一部分在社会上得到的反响也几乎是普遍的憎恶或漠不关心。他还留下了许多很出色的散文,包括有名的《诗辩》在内,在这篇文章中,他分析了诗歌的创作方法,为诗人进行了辩护,认为他们是“没有得到社会承认的立法者”。

雪莱 - 婚姻情况

雪莱的婚姻一开始就被他的敌人当作最好的武器来攻击他,当那些富于浪漫的骑士精神经过理性的冷却,他那场仓猝的婚姻中较为真实的一面随着两个人的成长开始显现。雪莱不得不承认婚姻并没有救助他的妻子,婚姻只是将两个人绑在一起来承受另一种折磨。在精神上,感情上,两个人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这一时期,雪莱结识了葛德文的女儿玛丽·葛德文(Mary Wollstonecraft Godwin,1797年-1851年),即著名女作家Mary Shelley,他们相爱了,出走至欧洲大陆同游,他们对于爱情和婚姻的理想纯洁到连最严苛的批评家也无法置词。雪莱死后,玛丽为他的诗全集编注。

TAGS: 人物 作家 各时代诗人 外国文学家 当代诗人 文化人物 文学 文学家 文学领域人物 著名文学家
上一页: 许俊雅 下一页: 辛迪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