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钫


张钫(1886--1966)字伯英,号友石主人,洛阳市新安县人。收藏家,辛亥革命元老,国民党上将,中国政协委员。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炮科毕业,1908年加入同盟会,1911年10月在西安发动起义响应辛亥革命,抗战爆发后参加淞沪会战,1947年4月任国民政府顾问,后任总统府政务委员会委员,1948年3月任国民大会主席团主席,11月任徐州剿匪总部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旋去职。后任第二届中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团结委员。他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开始搜集唐代墓志,各地凡有唐代墓志者,他重金购买,收藏唐代墓志一千多件,编着有《千唐志斋》。

张钫 - 个人简历

1908年加入同盟会,曾任陕西新军炮营右队长。

1911年10月在西安发动起义响应辛亥革命,11月任秦陇复汉军政府东征军大都督,率新军东征与清军作战。

1912年任陕西陆军第2师中将师长兼汉中警备司令。

1914年6月任陕南镇守使。

1915年调任北京将军府中将参军。

1916年因回河南策划讨伐袁世凯起义被扣押,释放后回北京闲居。

1918年1月回陕西任靖国军副总司令,11月任陕西军务会办。

1920年靖国军解体后回乡经营教育和煤矿。

1924年被北洋政府授略威将军。

1928年10月任河南省政府委员兼省建设厅长。

1930年6月代理河南省政府主席,7月任讨逆军第20路军总指挥,随蒋介石参加中原大战,10月任河南省民政厅长兼省赈务会主席,后兼任第76师师长,

1932年6月兼任河南省清乡督办,旋任鄂豫皖剿匪总部中路军第1纵队指挥官兼豫南特别区抚绥委员会委员长,参加围剿红军。

1934年任赣闽湘鄂剿匪军预备军副司令,参加围剿江西中央苏区,同年10月兼任驻赣绥靖区司令官。

1935年11月当选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

1936年1月任中将,抗战爆发后参加淞沪会战,

1937年9月任第12军团军团长。

1938年2月任军事参议院副院长。

1945年5月当选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

1946年7月晋任上将。

1947年4月任国民政府顾问,后任总统府政务委员会委员。

1948年3月任国民大会主席团主席,11月任徐州剿匪总部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旋去职。

1949年10月任豫陕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12月在川北起义。

后任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团结委员。1966年5月25日在北京病逝。

张钫 - 生平简介

张钫幼时就读书于乡里,他聪慧机敏,但也比较顽皮。

据当地老年人回忆说:一天,塾师已经开始上课,仍不见张钫到校。等啊,等啊!等了半响才见张钫到校。塾师问他旷课的原因,张钫丝毫不加掩饰地说:独自上山玩耍,忘记了上课。盛怒之下的塾师问他愿打还是愿罚?张钫说:打,几何?罚,若何?塾师爱其机敏,从内心里主张罚而不主张打,便狠狠地说:“愿打,三十戒尺;罚,一顿饭时间写一篇文章”。故意把打说得重一些。张钫当然选择受罚,便对塾师说:“请命题”。塾师胸有成竹地说:“朽木不可雕也”。这是《论语.公冶长》里边的一句话,意思是:“腐烂了的木头雕刻不得”。比喻为顽劣过度的儿童不堪教育。张钫于是磨墨提笔便写,不到一顿饭工夫便写完一篇短文,交给塾师。塾师展卷批审,刚看完第一句便愣住了。文章开头直接入题曰:“雕朽木者,庸匠也”。大意是朽木本不可雕,任人皆知。如果明知是朽木,为什么要强行雕刻,自讨苦吃呢?弦外之意为,我本不是朽木,不要看错了眼。塾师本想善意地罚他一次,反而自落没趣。

张钫少年时期国势日衰。孙中山倡导革命,驱逐列强,建立共和。张钫接受孙先生的影响,弃文从武,人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炮兵科学习,不久便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从保定毕业后被分配到陕西新军张风翔部任职,并与张凤翔等共谋起义,脱离清军的统辖。武昌起义爆发,奉张风翔之命混入旗人群中潜入禁城,点燃火药库,造成混战局面。在混战中,一面尽杀清室贵族,一面示意张凤翔部攻人禁城,获得起事成功,此为张钫初出茅庐的第一功。

而后经过整顿,补充兵源,增加编制,任命张钫为东路征讨大都督,兵出潼关,攻打清兵。清兵听说是孤胆英雄张钫之兵,闻风丧胆,被打得溃不成军。从而为孙中山逼迫清帝退位、建立共和政权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此为张钫初出茅庐的第二功。从此张钫名声大振,革命军中广为传颂。军队将领认为张钫年轻有为,多想招为麾下。张钫也颇有自知之明,军务之外苦读兵书,《孙子》以下无所不览,当代战术广为钻研,大大提高了指导战争的理论水平。

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复辟帝制之后,张钫深为不满,不予合作,因而被袁世凯诱捕入狱。及至蔡锷的护国军讨袁成功,袁世凯垮台,张钫才被释放。张钫出狱后回到陕西,与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等组织靖国军,并任副总司令,受孙中山先生的节制。其后一段时间,他曾蜇居故里新安。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又出任国民党第二十路军总指挥兼任河南代理主席,直至抗日战争前夕。抗日战争爆发,张钫受命任国民党第一战区预备总指挥(司令)。1938年调任国民党民事参议院副院长,后继任院长。解放战争后期,蒋介石委任张钫为鄂豫陕绥靖区主任。旋而蒋介石逃往台湾,大陆的国民党政府名存实亡。此时,张钫环顾时局国民党大势已去,无可挽回,忧郁彷徨之后决定弃暗投明,待其次子张广居与彭德怀将军接洽之后举旗起义。张钫的这一壮举,对和平解放四川、保全成都市人民的生命财产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解放后,张钫被推选为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张钫一生戎马,后来又做了大官,但是他很少摆官架子,且轻财好义。所到之处对父老乡亲多平易近人乙遇有贫苦,慷慨解囊;见到争执,即予调解。回归故里,不骑马,不坐车,见到乡亲,必先问侯。对无力求学者,给予资助,新安张志平等多人留学日本,都靠张钫供给。新安县铁门镇小学为张钫创办,县、镇两家图书馆各藏《万有文库》一部,也为张钫捐赠。

张钫 - 兴趣爱好

张钫平素爱好书法,搜罗古今名人字画法帖。他自已在戎马倥偬中坚持临池,曾为不少机关、团体、商店、个人书写匾额,其工楷遒劲沉励。张钫酷爱志石,自号友石主人,常和章太炎、于右任等名人学者交往,一同鉴赏古玩。周济他人很大方,而自己的用度却十分节俭,这为他后来创建“千唐志斋”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经济基础。

张钫 - 主要贡献

张钫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开始搜集唐代墓志,各地凡有唐代墓志者,他不惜重金购买,经过近五年的努力,收藏唐代墓志一千多件,成为首屈一指的收藏大家。“千唐志斋”便是在此基础上修建起来的。

“千唐志斋”所藏除唐代墓志一千多件以外,尚有北魏、西晋、五代以及宋、元、明、清志石,上下纵横一千多年,犹如一部志石历吏,也称得上一座独一无二的墓志博物馆。其中不乏名家高手的墨迹,如唐代武则天执政时期的宰相狄仁杰撰写的《相州刺史袁公瑜墓志铭》和赵孟俯书写的《宜武将军达鲁花赤珊竹公神道碑》等,还有一些无名氏撰写,志主为勋臣贵戚且史书有传的珍贵史料,以及足以代表书法流派,从中可以寻绎出唐代书法源流规迹的珍贵文献。还有被称为近代书法艺术三绝的章太炎撰文、于右任书丹、吴昌硕篆刻的张钫父亲《张子温墓志铭》等,都足以为后人法。

书画部分中也是珍品琳琅满目,书有清代王子弘所书行草条幅,北宋米芾所书行草对联,明代董其昌所书行草横披,清代孟津王铎所书行草中堂,刘镛所书草字条幅,陈鸿寿所书汉隶对联,邵瑛所书狂草条幅,以及韩东篱、张人杰、靳志、刘承烈、许震等所书的对联、楹联、条幅、横幅、单幅等等,还有蒋介石撰文、贺耀祖书写的隶体《张母王太夫人寿序》长篇。画有清代大画家、号称“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画并题咏的风、雨、阴、晴竹枝四态一组屏扇和名为《醒》的竹幅写竹,有王纯谦手指画的兰草和题咏,还有汉画线刻佛经故事与汉武帝梦境浮雕等等。

据统计,唐人墓志共出土三千五百多件,千唐志斋占有三分之一还要多。更为可贵的是千唐志斋收藏的书画中有许多稀世珍宝,如堪称国宝的武则天造字十九个。狄仁杰的《袁公墓志铭》是能看到的唯一的狄氏手迹。千唐志斋收藏的唐代墓志,为研究唐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对外关系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这些文献资料,补充了史书之所缺,其中一些墓志又为研究书法艺术和书法源流提供了第一手的善本。这些都是张钫先生为中国做出的重要贡献。

张钫 - 纪念建筑

张钫故居建造于1917年。

铁门人习惯称这座宅子为“张公馆”。张钫故居坐北朝南,占地4200余平方米,建筑总面积约1800平方米,共有房舍120余间。房舍绝大多数为砖木结构,基本保持着明清时期北方传统民居的建筑风格,特别是主体部分,为三进的四合院连环结构,布局严谨,错落有致。

临街铺就的青石高台上,是它的临街房和两扇大门,门口上方各塑一颗硕大的红五角星。由大门进入,一个个院子逐步推进,客厅、餐厅、正房、客房、厢房、小姐楼、仓库、卫兵室等,一应俱全。这些院子已经被单独隔开,当年的那些连在一块的通道,也被砖石分割。但房屋的基本面貌还保存着,玻璃门窗,吊顶房间,既有北方传统建筑的模样,又融合了西方建筑的元素,为研究民国时期官邸建筑的范本。房屋破败比较严重,不少房屋的屋脊已经坍塌,野草在瓦缝间疯长,墙体的砖石也开始剥落。

张钫故居在新中国成立后被收为国有,曾经做过政府招待所,1992年招待所被解散。铁门镇曾想修复故居,但限于资金而作罢。

TAGS: 中华民国时期人物 中国作家 人物 作家 各国作家 各职业中国人 国民党将军 文化人物 文学领域人物 民国人物 河南人
上一页: 朱寒汛 下一页: 曾镇南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