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遵明


王遵明,机械工程专家、机械工程教育家。中国球墨铸铁的开拓者之一。成功的把球墨铸铁实验室研究成果应用于规模生产。毕生致力于教育事业,倡导理论基础课、专业课与生产实习相结合的教育方法,为国家培养了大批铸造专业人才。

王遵明 - 人物简历

1913年5月14日 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
1930—1935年 北京清华大学土木系、物理系获理学学士学位。
1935—1936年 清华大学物理系助教。
1936—1939年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冶金系研究生,获MIT冶金博士学位。
1938—1939年 MIT研究助教及Nirtralloy Corporation助理冶金师。
1939—1940年 在美国工厂实习。
1941—1946年 清华大学金属研究所及西南联合大学教授,兼任滇北矿务局顾问工程师。
1946—1988年 清华大学教授。
1988年5月12日 逝世于北京。

王遵明 - 生平概况

王遵明又名宜承。1913年5月14日出生在江西省南昌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25年毕业于南昌模范小学。此后就读于当时教学十分严格的南昌市第二中学。他学习勤奋,各门成绩皆优,名列前茅。在高中二年级时参加的江西省理科竞赛中获得优胜,获“金别针”一枚。中学时代他对文学极为喜爱,课余广泛阅读中国古典文集。对英语也极有兴趣,曾翻译过几首英文诗,发表在当时的南昌“民国日报”上。由于在中学学习的各科功底扎实,为他以后投考大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30年高中毕业后赴上海投考清华大学和武汉大学。两校都录取了他。最后他选择了清华大学上木工程系。一学期后因患病休学半年。从第三学期起转入他认为功课较轻的物理系学习。1935年大学毕业获理学士学位。随后即考取清华公费留美。出国前曾任清华大学物理系助教一年。1936年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冶金系学习,于1939年2月获该校冶金博士学位。为了学得实际本领,回国后对抗日和建设祖国有用,他在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又到美国各大钢铁厂、制造工厂以及一些研究机关实习、考察。在这期间用尽了他所有积蓄。

1941年,他从美国学成回国,经上海绕道香港首先回到江西赣县,那时的江西省建设厅有意邀请他为开发赣南矿山出力。他希望立即去矿山调查研究,尽快开展工作,实现他的抱负。但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只能是一种幻想,难以实现。不久又应聘去昆明清华大学的金属研究所工作,同时兼任西南联合大学副教授、教授,此外还兼任滇北矿务局顾问工程师,直至抗战胜利。在抗战大后方的艰苦岁月中,他除了完成西南联大的“钢铁的热处理”和云南大学的“冶金学”教学任务外,还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研制出锌-锑高热电压合金,其电压是普通电压合金的6倍,参加了重庆的资源委员会展览。但在战乱的年月中未得到应有的重视。

1946年回到北京清华大学任机械系教授。并先后在北京大学工学院、燕京大学和唐山工学院兼职。他主讲了“初等金属学”、“钢铁热处理”、“高等铸工学”等课程。他讲课理论联系实际,深入浅出,生动活泼,教学效果好,深受同学的欢迎。

1948年清华解放。1949年2月他开始了世界上刚露萌芽的球状石墨铸铁的研究工作,很快取得可喜的成果,为了在工业上推广应用,1951年赴东北抚顺,在工业规模中制造球墨铸铁。迅速得到生产技术上的完善,使球墨铸铁这一新型铸造材料在东北地区得到推广应用,对全国也有很大影响。他不畏当年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条件的艰险,坚持在东北工作,做出了贡献。

1952年院系调整后,他长期担任机械系副主任主管教学工作,并担任铸工教研组主任。他为创建铸工专业,筹建铸工实验室,组织教学,编写教材,呕心沥血。在专业教材奇缺的情况下,他口以继夜的在短短8个月时间内编写了45万字的“铸造合金”讲义。由教育部印刷,供全国铸造专业参考,解决了当时缺乏教材燃眉之急。他为铸造专业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贡献。他从教数十年,桃李满天下,亲手培养的不少学上、硕士、博士生成为铸造方面科研、教育、生产的骨干力量。他是第二、二、四、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铸造学会第一届副理事长,中国金属学会理事。

王遵明 - 勤勉好学

王遵明幼年艰苦求学的生涯,曾因经济困难和劣绅的压迫,受过一定的磨难。他特别勤勉好学,以优异的成绩读完中学。时值祖国倍受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人民在反动统治下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希望以振兴工业来改变国力薄弱的状态。毅然放弃有浓厚兴趣的文科,专攻理科,希望将学到的本领奉献给祖国建设事业。

1935年当他以全班最优成绩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时,日寇已侵占东北,并正觊觎中原大地。他想若要抵御日本的侵略,必须有枪炮。造枪炮要有钢铁。于是在考取公费留美时改学冶金,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期间,经常带了面包进图书馆,日以继夜的刻苦钻研。在撰写博士论文过程中曾有过只喝不吃的连续36小时工作。以较短时间高质量的完成了博士学位论文。王遵明用两年半的时间拿下了博士学位,创造了该院攻读博士学位的最快纪录。

王遵明在麻省理工学院完成的博士论文是非铁合金,但他知道祖国更需要钢铁,随后,他用博士后工资积蓄做盘缠,到美国几个有名的钢铁厂参观学习,为发展祖国的钢铁工业作准备。他深知祖国抵御外侮急需钢铁。他渴望祖国象钢铁般坚强。

王遵明 - 奋斗终生

1941年历尽艰辛,辗转来到昆明清华大学金属研究所,在那兵荒马乱的岁月,不仅不能为他提供安静的研究环境,甚至连填饱肚子也成问题。即使如此,他仍终日埋头读书和做实验,并在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讲课。由于当时环境,虽有满腔报国之心,却无报国之门。

抗战胜利后,回到北京,任清华大学教授,先后在北大工学院、燕京大学、唐山工学院兼课,经常撰文讨论钢铁工业,坚决反对美国扶植日本钢铁工业,痛恨当时的反动政府黑暗统治,曾冒险掩护参加革命活动的学生,并和进步教授一同签名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抗议国民党政府轰炸文化古城开封等事件。充分体现了他的爱国主义思想。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他真心实意地拥护共产党,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他满怀激情,迎来了他自己的春天,早在1949年初,清华刚解放不久,他在极为简陋的条件下,几乎是单枪匹马,将积压在他心中早已成熟的铸铁中石墨球化问题,付诸具体试验,并很快取得成果,及时向组织报告了这一新技术,球墨铸铁研究成功,使中国的球墨铸铁进入了当时世界的先进行列。有的学生劝他赶快写一部专著。但是,他想新中国百废待兴,国民经济急需钢铁,应该让这项成果迅速转为实用。他顾不得著书立说,1951年夏利用假期,风尘仆仆赶到抚顺,举办、“球墨铸铁研究班”,培训了一批技术骨干,使这项成果很快在东北地区大规模应用于生产。他因此获得东北工业部授予“特等模范”的奖励。

文化大革命期间,王遵明受到了残酷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但他热爱祖国,拥护共产党的信念矢志不移。在那“知识无用”的日子里,他仍怀着爱国之心,随时准备报效祖国。他曾说:“我现在比较有时间,正该抓紧提高觉悟,钻研业务,随时准备做好工作”。他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文化大革命后期,他带着染上血吸虫病的身体,从江西鲤鱼洲农场返回北京。他怀着为祖国分忧解难的深情,经常深入厂矿,心里想的是多搞点钢铁,使国家恢复元气。一个大雪天,他骑车去工厂,摔伤了右臂。可几天后他又来了。他在日记里写道,“直到现在,中国每年还要进口大量钢材。尤其是有些品种仍要从国外进口,我感到很难过,很焦急。虽然年老体衰,可要做的事,还有许多……”。何东昌同志曾说:“王遵明最难得的是一贯靠近党”。的确,他的心紧贴党,相信党,理解党。

1975年,天津一家工厂发现日方卖给中国的一批机床的材质性能达不到“密烘铸铁”的技术指标,寄来的技术标准也不符。工厂派人请教工遵明。他忙了两天两夜,查找了大量资料,提供了关键的技术分析,证明是材质上的问题。经过据理力争,日方不得不以设备总价的40%赔偿我方损失。

事后,有人问他,“你图的是什么?”他说:“维护祖国的尊严和利益,是科学家的神圣职责。”

30多年来,他一直按照党的要求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努力工作,他长期从事的球墨铸铁、可锻铸铁、铸钢等方面的研究工作都对国民经济产生了巨大效益。

王遵明 - 球墨化理论

铸铁的应用已有几千年历史。由于它具有一系列的良好性能,特别是优异的铸造性能,在铸件中铸铁占有70%以上。但铸铁中石墨呈片状存在,影响了它的强度,基本上没有韧性,限制了它的使用范围。在本世纪20年代以前,灰铸铁的强度一直很低,直至1922年孕育铸铁的发明,使铸铁的强度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这在铸铁的发展史上是一次飞跃。但仍不具有韧性。人们一直瞩目于如何从根本上改变石墨形貌,不但能使铸铁强度进一步提高,而且使之具有韧性,同时仍保持优越的铸造性能。

在世界上正式创造铸态下获得球状石墨的10年以前,即1937年,工遵明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完成铝硅合金球化博士论文的当时,根据铁碳合金与铝硅合金的相似性,就曾预言加碱金属或其化合物可能使铸铁中的石墨球化。中国最早进行球墨铸铁研究工作的是王遵明。由于他具有深湛的理论修养,特别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他于1949年春便在清华大学实验室进行了铜镁、镍镁。铅镁、锑镁、锌镁和铅钠等合金做球化剂的试验工作。试验出多种有效的球化元素以及在铁水中的处理工艺,可获得球状石墨铸铁。结合国情用八二和七三铜镁合金作球化剂可有效处理成球墨铸铁。但当时对球墨铸铁研究成功的消息未在报章、杂志上报导,也未向外界透露,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无外人知晓。球墨铸铁在生产上的应用始于1950年底, 《科学通报》刊载了中国科学院工学实验馆(现冶金陶瓷研究所)周仁等研究球墨铸铁成功的报导后,引发了华东、华北等地区的工厂试制、生产和应用球墨铸铁的热潮。1951年在东北地区,王遵明利用假期到沈阳市在东北工业部主持下作了“球墨铸铁”报告,引起与会者的浓厚性趣。1951年7月抚顺矿务局请王遵明到抚顺机电厂(现抚顺挖掘机厂)指导生产球墨铸铁,于是把他研究的结晶,直接贡献给祖国的经济建设。在一周内的四次生产性试验成功之后,即成立了球墨铸铁研制小组。工作人员经过短期训练后,投入了批量生产,在两个月中就铸造了20余吨球墨铸铁铸件,包括机车的气缸套、活塞环、机床零件以及钢锭模等多种铸件,最大铸件达1200公斤。试棒的抗拉强度大于700牛/平方毫米,伸长率大于5%。像抚顺机电厂这样大规模生产球墨铸铁国内还是很少的。

1952年4至7月东北局请他举办“球墨铸铁研究班”。学员是来自35个大厂的工程技术人员、铸造技术工人和部分大专院校的教师。上午讲课,下午现场实践。最后将讲课内容汇总成一本内部发行的《球墨铸铁》 。1953年由东北工业出版社发行。是中国第一本球墨铸铁专著。

当时他住东山招待所,离授课地点往返需一小时,他总是步行来回,每晨早早出发,带饭盒用餐。餐后不休息,伏案备课,此时他已年近半百,作为知名教授,担任如此繁重的教学任务和现场操作。尽管如此辛劳,而学员们见他总是满怀热情,精神饱满。

当初在车间处理球墨铸铁是将铜镁合金用钟罩压入高温铁水包中,即使在白天也会发出耀眼的白光,常常有铁水的喷溅,围观者不免惊心动魄,站得老远以免烫伤。而王遵明下车间后,每次处理他都亲自领导。每个细节他都亲自操作。每一道工序他都向学员讲解怎样做,为什么这样做,可能有什么危险,然后自己做一遍给大家看。每当处理完毕汗水已湿透了工作服。在实践过程中,每个学员都发挥了各自的积极性,因此,他们在推广球墨铸铁中获得了很大成功,五一劳动节那天,他一早穿着普通蓝色中山装,面露幸福的微笑和学员一起豪迈地走在游行庆祝的队伍中,表达了他对新中国的热爱。

“研究班”结束后,学员们回到各自的岗位,使球墨铸铁很快在东北地区得到了推广,从此使球墨铸铁在全国各地广泛应用,并奠定了发展的基础,广大铸造工作者进行了球化处理的改革,稀土合金的应用,球墨铸铁综合性能不断提高,应用面不断扩大。

伴随球墨铸铁的问世,各国铸铁冶金学家纷纷提出球墨生成的假说和理论。50年代是众说纷云的时代。王遵明在球化理论方面提出“暂时化合物说”就是其中之一。他的暂时化合物假说是从铝硅合金硅的球化假说推论到铁碳合金中石墨球化的。铁水中镁原子和碳原子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形成化合物。镁原子容易形成阳离子,而碳原子可以形成阴离子。镁原子暂时附着在生长中石墨表面某处,即镁和碳形成化合物,但这种化合物是不稳定的。镁原子从附着处迅速脱离,因而石墨在那里又可生长。在石墨表面各处,镁原子不断附着,不断脱离,便于石墨等轴式的生长即球化。他在建立石墨球化“暂时化合物”说的时候就是对铝硅合金与铁碳合金具有相似之处给予了注意。

球化处理以后的另一道工序是孕育处理。他对孕育理论提出,孕育作用可能是由铁水中含氧决定的,孕育处理加入硅铁,硅使铁水中含氧降低,起脱氧作用,这时孕育产生效果。随着时间的推移,短时间铁水中氧又会饱和。即孕育效果和铁水中的脱氧过程同时产生,同时消失。1984年他的博士生杨云峰用氧电势法在铁水孕育过程中测得含氧量的变化,证实了显著的孕育依赖于脱氧过程。

王遵明的球化理论和孕育理论无疑在理论阵地上占有一席之地。

王遵明是中国球墨铸铁的研究、开发应用的开拓者和播种者之一。巨大的成功,使王遵明饮誉国内外冶金学术界,被赞为“中国球墨王”。世界著名的苏联冶金学家瓦中柯在《球墨铸铁》专著中给予王遵明高度评价。日本冶金学界也把他的名字写入60年代出版的《世界名人录》 。

王遵明 - 人才培养

王遵明毕生致力于教育事业,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工作。他在教学中十分重视理论联系实际,50年代学苏联时期,非常赞成苏联教学计划中的理论联系实际,既重视理论基础课和技术基础课,又有专业课、实验课、课程设计、生产实习和毕业设计的作法。他学识渊博,治学严谨,对学生既严格要求又满腔热情,诲人不倦,为国家培养了大批铸造专业人才,桃李满天下。从50年代起,王遵明就积极培养铸造专业的研究生,是国内最早的研究生导师之一。

80年代他又是中国第一批博士生指导教授,为中国培养出第一批铸造博士研究生。他十分关心中青年教师的成长,亲自指导中青年教师的学习和研究。在研究方面,他特别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实践是科学的源泉。他教导大家要解决生产问题,强调要从社会主义建设需要的工程实际问题中选择研究课题。他对研究生的学习,安排得很紧,要求他们具有广阔的知识面,定期检查工作进展情况,要求总结前一阶段工作和提出下一阶段工作的打算,启发式的提出问题,引导深入。要求多接触实际,强调要自己动手。多次说到别人磨和抛光的金相样品,他不看,一定要亲自磨抛才看。他说曾吃过一次亏,一个学生无意中在样品磨面上用手指印了一下,显微镜下似乎出现异常组织,请他辨别,他一再告诫要吸取这个教训。理论上的探讨是在大量实验数据分析的基础上进行的。只有自己深入到实验的全过程,才能对每一个数据有深刻的理解,才能从数据中分析出有根据的、对产品开发有价值的结论。如果不接触实际,仅仅局限于理论分析,往往会得出荒谬的结果。

他经常教导对任何事物都要仔细观察,认真思考,勇于探索,才会有更深刻的理解。他特别重视掌握第一手资料,这是干任何工作都必须具备的基本要求。他自己一直是这样做的。有一次他去鞍山钢铁厂视察。应邀给工程技术人员作学术报告,他虽是一位知名的冶金教授,学术造诣深厚,知识渊博,有丰富的经验。但他却不是只听所反映的问题。他花了几天时间下生产车间,对轧辊、钢锭模作了实地考察,从它们制造过程、使用过程、维护情况的每一个细节作了详尽的观察和分析,并对它们的报废作了仔细了解。然后准备了个针对性极强的报告,从实践到理论作了生动的报告,受到与会听众极大的欢迎。

他经常教育学生:祖国需要科学,科学需要祖国。一个真正的科学工作者,只有把他的事业与祖国命运连在一起,才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科学家。

王遵明把一腔热血,一片赤诚和渊博知识,无私奉献给了国家和民族,奉献给了神圣的教育事业。他严谨的治学方法和严肃认真的教学态度成为教师的楷模。
TAGS: 中华名人 中国人 人物 教育家 文化人物 机械工程 民国人物 王氏人物
上一页: 王铨茂 下一页: 王莲秀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