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汤达

司汤达 司汤达(又译斯丹达尔,1783—1842)原名玛利·亨利·贝尔。1783年1月23日,司汤达出生于法国东南部格勒诺布尔市一个有产阶级家庭。父亲谢吕班·贝尔是个思想守旧的大理院律师;母亲昂丽埃特·加尼翁是意大利人后裔,能阅读但丁和阿里奥斯托的原著。贝尔十分眷恋母亲,达到变态程度,这一心理特征被弗洛伊德心理学家作为典型“恋母情节”进行分析。贝尔七岁丧母,在姨妈和父亲的严厉、专横管教下,更加思念母亲。他童年的教师是横暴、伪善的保王党人拉义安神父,贝尔痛恨地说:“这个人大概要把我培养成为一个无赖。”对他童年产生深刻影响的是具有启蒙思想的外祖父加尼翁大夫,他培养了贝尔对唯物主义和古代文学的兴趣。贝尔13岁进本市中心学校接受近代科学和资产阶级思想教育,尤其是在数学教师雅各宾党人格罗的教导下,他对数学产生浓厚的兴趣,对他日后的现实主义形成产生深远影响。

司汤达 - 基本资料

姓名:司汤达
生卒:1783-1842
描述:作家
籍贯:法国

司汤达 - 个人概述

 相关介绍:

玛利-亨利·贝尔(Marie-Henri Beyle) (1783年1月23日,格勒诺布尔—1842年3月23日,巴黎),笔名“司汤达”(Stendhal,一译“斯丹达尔”)更有名,是一位19世纪的法国作家。他以准确的人物心里分析和凝练的笔法而闻名。他被认为是最重要和最早的现实主义的实践者之一。最有名的作品是《红与黑》(1830)和《帕尔马修道院》(1839)。



贝尔生于1783年,父亲是律师舍吕宾·贝尔,母亲是亨利埃特·加尼荣。他的两个妹妹出生于1786年和1788年,1790年他的母亲因产褥热去世。

他的父亲是一位格勒诺布尔议会中的律师,在1794年因政治原因被捕。贝尔与父亲素来不睦,他青少年时期的郁郁不乐很大程度上是由他桀骜不驯的性格造成的。在12岁前,他由一位教士负责教育,后者使他产生了对宗教信仰的长久的仇恨。后来,他进入了新建的格勒诺布尔的中心学校学习,1799年他持推荐信到了与贝尔家有亲戚关系的达吕家。彼埃尔·达吕给了他一个陆军部的职位,1800年5月7日,贝尔与达吕兄弟一起,跟随拿破仑向意大利进军。作为政府的书记员,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一直受他青睐的城市,米兰度过的。他的小说《帕尔马修道院》中的很大一部分似乎受到了这段生活经历的影响,带有自传性。

他是马伦哥战役的目击者,并于此后加入了第六龙骑兵团,10月23日,被提升为少尉。他快速升迁,成了米劳德将军的副官。但1802年亚眠平定后,他回到巴黎,为求学辞去了军职。在那里,他遇见了女演员梅拉妮·吉尔贝,并跟着她去了马赛。贝尔的父亲听说了这桩风流韵事后就不再给他寄钱,所以贝尔不得不为一个蔬菜商工作,当营业员。然而,梅拉妮·吉尔贝为了跟一个俄国人结婚抛弃了贝尔,因此,他重返巴黎。1806年,他参加了共济会会员分会:圣加洛林会。依靠达吕家的影响,他得到了战时专署中的一个职位,1806到1814年间,他在这个职位上工作很成功。1812年7月23日,他随军前往俄国,9月14日到达莫斯科,之后,他取道柯尼斯堡撤回巴黎。

拿破仑倒台后,他拒绝在新政府中任职,定居于米兰,在那里他遇到了佩利科,曼佐尼,拜伦爵士以及其他一些重要人物。在米兰,他陷入了与一个叫安热拉·P的女子的情感纠葛中,以前造访这座城市的时候,他就徒劳地仰慕过她。1814年,他以亚历山大-凯撒-朋培的笔名出版了《Lettres écrites de Vienne en Autriche sur le célèbre compositeur, Joseph Haydn, suivies d‘une vie de Mozart, et de considerations sur Métastase et l‘état présent de la musique en Italie》一书。他的关于海顿的信的内容抄袭自约瑟夫·卡帕尼的《海顿》,而书中涉及莫扎特的内容也极少是原创性的。此书在1817年以《海顿、莫扎特、梅达斯太斯的生平》】】的书名再版。他的著作《意大利绘画史》原本是献给拿破仑的。

1821年,由于和一些意大利爱国者的友谊,贝尔受到了奥地利政府的怀疑,被逐出了米兰。在巴黎,他感觉自己是个陌生人,因为他从不承认当时法国的艺术,如文学、音乐或绘画的价值。但他仍拜访巴黎的文学沙龙,并且在那些聚集在德·特拉西身边的思想家中寻找朋友。在这段时间,他出版了《论爱情》(1822),此书在11年中只卖出17本,尽管它日后很有名;《拉辛与莎士比亚》(1823-1825);《罗西尼传》(1824);《D‘un nouveau complot contre les industriels》(1825);《罗马漫步》(1829)和他的第一部小说《阿尔芒丝》(1827)。

七月革命后,1830年9月25日,他被提名为驻特里斯特的大使,但奥地利政府拒绝了他,因此他被送往契维塔-韦基亚。他启程后,《红与黑》出版了,却没有激起人们什么兴趣。1833年在巴黎度假时,他结识了乔治·桑和阿尔弗雷德·德·缪塞。1835年1月,贝尔被提名为荣誉军团骑士。1838年他出版了《旅人札记》,1839年出版了《帕尔马修道院》,这是他最后发表的一部作品,同时也是第一部真正获得成功的作品,尽管他先前的作品已经在小范围内引起了重视。巴尔扎克曾在《巴黎人杂志》中兴致勃勃地谈到这部小说。贝尔呆在契维塔-韦基亚马虎地完成他的大使义务,不断犯错,直到去世。

1841年4月5日,贝尔第一次中风。一年后,1842年4月22日,晚上散步时,他又一次中风。罗曼·科伦布碰巧发现了他,把他带回了旅馆。次日清晨贝尔在那里去世,再没有恢复意识,在场的有罗曼·科伦布和亚伯拉汉·康坦汀。1842年4月24日,他被葬在蒙马特墓地。他一直梦想着被埋在意大利,墓碑上写着:米兰人阿里戈·贝尔长眠于此,他活过,写过,爱过。

贝尔的笔名司汤达无疑来自今天的萨克森-安哈尔特的司汤达这个地方,然而他怎么会起这个名字尚存争论。根据一种看法,贝尔选择这个名字是为了向来自司汤达的约翰·J·温克尔曼致敬。与此相反,根据另一种看法,贝尔甚至表示过对温克尔曼的轻蔑,而他选择这个笔名是因为他家在此拥有田产。
年表

职业生涯

 1783 1月23日,司汤达(本名:玛利-亨利·贝尔)生于法国东南部的格勒诺布尔市。他的父亲舍吕宾-约瑟夫·贝尔是最高法院律师;母亲卡洛琳-阿黛拉伊德-亨利埃特·加尼荣是一位医生的女儿。

1789 法国大革命。巴黎人民攻陷巴士底狱。

1790 9月22日,国民大会宣布法兰西为共和国。

1796-1799 在格勒诺布尔中心学校读书,曾获美文奖和数学首奖。1799年,执政府成立,拿破仑任第一执

司汤达 - 个人荣誉

司汤达 - 个人影响

司汤达 - 人物评价


出色的心理分析大师
司汤达在作品中对复杂的人物心理把握得相当准确,他的心理刻画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其实,这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本书的写作。对玛蒂尔德刻骨铭心的爱促使司汤达对爱情问题进行全面的考察。本书展现了作者个性的两个不同侧面——深刻的感受和冷峻的分析。作为一个心理分析大师,司汤达作品中的故事情节,显然是按照他的理论创作的。
本书运用了科学研究的方法来探讨爱情,提出了一种新颖的爱情理论.如同给植物分类那样,他把爱情分为四种类型:激情之爱、虚荣之爱、肉体之爱、趣味之爱。他用结晶这个词来比喻爱情。他是这样表述的:“将一根冬日脱叶的树枝插进盐矿荒凉的底层,二三个月之后再把它抽出来,上面就布满了闪闪发光的结晶,还没有山雀爪那么厚的最细小的树枝都被数不清的钻石点缀得光彩夺目,熠熠发光,原来的枝子已认不出来了。”他把爱情的产生分成七个阶段,界线分明。他对美、丑、爱的相互关系解析得那样清楚,对嫉妒、猜疑、羞怯等各种情感区分得那么细致,对各国社会环境对爱情的影响分析得那么精辞,这些在他日后的创作中都得到了反映。他写了多种多样的爱情故事,社会内容不同,表现形式不间,结局也各不相同。
司汤达不只是分解爱情产生的过程,他对爱情本质的思考也非常深刻。他认为,爱情是人类特有的精神现象,“爱情是文明的奇迹”。他把爱情视为一种激发人的力量的美好情感,“爱情在伦理学上是一切感情中最强烈的激情”。
从现代心理学来看,人类心理复杂多样,千变万化,不一定全都按司汤达所说的过程发展,但是按照司汤达的分析,爱情是一个有阶段性的渐进过程,这表明了司汤达深刻的洞察和思考;他用结晶来比喻爱情,说明他是把爱情视为高尚纯洁的情感来认识的。对爱情进行条分缕析的梳理,特拉西、塞南古等人都做过,但像司汤达这样从不同角度对爱情心理作全面细致的分析,确实难能可贵。司汤达读书期间曾潜心钻研过数学,以后又研究了孟德斯鸿、卡巴尼斯和特拉西的观念学,并与特拉西交往密切,这使他对任何事情都采取严谨的态度。作为附录收入的几个故事是其理论的具体化。“萨尔茨堡的树枝”讲述了他的结晶理论;“法国富裕阶层的爱情例证”讨论了上流社会的虚荣之爱;“欧内斯蒂娜又名爱情的诞生”具体解析了爱情产生过程的七个阶段。
司汤达将维特式的爱与堂璜式的爱作了比较,赞扬“维特式的爱有奇特的乐趣,心灵契合”;批评堂璜之流“变化无常”,追求享乐,说他们“自私自利,冷酷无情”,在人生大市场上,是“唯利是图,而不想付出任何代价的投机商”。在司汤达看来,“堂璜所理解的爱是一种近似于追逐猎物的嗜好”,堂璜的所谓幸福其实“只不过是一种虚荣心的满足”。司汤达笔下的爱情是内心摆脱了卑俗情感的高度结晶,他注重的是真正的激情,因为“激情之爱把整个大自然展现在人们面前,在这种爱情中,一切是那么新鲜、充满活力,表现出热烈的趣味”。但是这种激情之爱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获得的,必须经过艰辛的漫游,方能进入“奇妙无比的新世界”。对于这种情感,堂璜一类花花公子是体会不到的。司汤达反对虚荣之爱、趣味之爱,他憧憬的是超越色情、虚伪、功利的激情之爱。
对爱情的深入研究为司汤达创作中的心理分析奠定了基础。在法国文学史上,拉法耶特夫人的《克莱芙公主》、卢梭的《新艾洛伊丝》都刻画过人物心理,但他们的心理描写往往是出于描写情感的需要,而司汤达的心理描写则对塑造人物起了重要作用.因此,可以这么说,司汤达把法国文学中的心理描写推向了一个新阶段。他对人的内心世界所作的出色研究后来在《红与黑》、《巴马修道院》等几部长篇巨著中得到了具体体现。司汤达所解析的人物内心世界,恰恰是他自己的内心世界。他也可以说出福楼拜式的话:“于连,就是我。”司汤达在《红与黑》中将于连等人的心理活动作了细致的刻画,其描写之精微,分析之深刻,给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书中人物的恋爱心理被区分为“心坎里的爱”和“脑袋里的爱”,这是其爱情理论的具体应用。德·瑞那夫人的爱属于心坎里的爱,也就是激情之爱;德·拉木尔小姐的爱是脑袋里的爱,也就是虚荣之爱。难怪歌德称赞司汤达具有“周密的观察和对心理方面的深刻见解”。

司汤达 -  



司汤达 - 相关链接

世界十大名著 http://m.zhenpm.cn/content.asp?id=283&Page=2

司汤达

TAGS: 1783年出生 1842年逝世 作家 各国作家 文化人物 法国作家 法国小说家
上一篇: 司马迁 下一篇: 司各特·奥台尔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