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毅


孙成毅是中国著名摄影家、深圳市罗湖区文化馆摄影美术书法部主任,曾获中国摄影最高奖——中国摄影金像奖, 现任深圳罗湖区文化馆摄影美术部主任、副研究馆员、罗湖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罗湖区政协委员。无党派人士。

孙成毅 - 简介

 性别:男

职务:深圳罗湖区文化馆摄影部主任

祖籍山东,1957年11月10日出生于广东江门市。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深圳摄影学会副会长,`深圳罗湖摄影学会会长、广东省青年摄影家协会顾问、哈尔滨工业大学客座教授。

1974年插队务农1977年考入广东汕头大学医学院医疗系,大学期间开始从事摄影创作。1984年参与创办《现代摄影》杂志,87年第一次进西藏,95年第一次进阿里地区进行摄影创作,至今已七进阿里。作品曾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97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阿里神韵》摄影展。

孙成毅 - 自述

《远走高飞》

在都市住久了,定会生出许多毛病,一走了之是一种最好的解脱。

我常常突然之间作出远行的决定,不顾一切地远走高飞,逃离喧嚣的人群与都市。

走向苍茫的高原,走近圣洁的雪山,独自享受清新的晨风,沐浴血色的黄昏,在苍穹与大地,在神山与圣湖之间有一种不可力抗的诱惑,这是一股说不清源于何时的西部情结,在游走于神州大地的摄影历程中,我常处于一种极度放松与彻底自由的状态。

在按动快门的刹那间释放出莫名的冲动和快感是难以言传的,透过镜头感受的那份愉悦,往往使我心醉神迷,飘然超脱。

我喜欢在黎明前和黄昏中拍摄,伫立在寒风中等待着朝阳的第一抹金色的光芒投射在这山巅会有一种心灵震撼的感觉。

暮色之中夕阳能营造出浪漫迷离的特殊气氛,我喜欢这大面积的投影给大地罩上神秘的黑色。

我喜欢拍没有人的风景,我喜欢与现实距离拉远的境界。

我会继续上路,圆我未圆的梦想。

孙成毅 - 拍摄历程

孙成毅本来应该是个医生。按照原来的生活程序,现在的孙成毅该是个拿着听诊器在病人身上听来听去然后开药方的副主任医生。医生是高尚的职业,但是读了四年医学院的孙成毅后来成了手执相机的摄影人。许多东西的放弃和重新建立来自内心的感觉和爱好。前几天来深圳的朱文说,艺术家不是一种职业。这话可以用来说明孙成毅。

1982年来深圳的孙成毅用的是几百元的“雅西卡”单反照相机。那时孙成毅的月工资只有一百多元。现在,孙成毅玩的是林哈夫、哈苏,器材超过20万元。好的器材能够使摄影家的灵感变得更加完美。

第一次给孙成毅带来荣誉的是1983年他的一幅特区建设题材的作品,获得全国大奖。这影响了他对未来的选择。长期浸泡在城市的景象和情绪之中,拍摄了大量城市题材作品的孙成毅面临对自己的叛逆。他热爱城市,但是他必须突破城市给他带来的单调。这是孙成毅的直觉。

1987年的夏天彻底改变了孙成毅的艺术走向。这一年,孙成毅第一次进入西藏。原始的巴松湖给了他极大的震撼。大地上的纯净、雄浑、宁静、神圣,无法准确表达的东西正是渴望已久的艺术。

孙成毅后来七次进入阿里。40万平方公里的阿里地区,是世界屋脊的屋脊。那里仅生活着6万多人口(一半在狮泉河,一半分散在相隔甚远的几个小县城里,大部分是无人区),目前仍是西藏公交客运的一块死角。在我们许多城市白领那里,拥有一次阿里经历的人仿如获得自我颁发的永久精神奖状,拥有了对自己生命和能力的至高赞美。因为,那样的旅程似乎到处埋伏着危险和死亡。谈到这里,去阿里就像回自己的家一样的孙成毅就笑了,他说,那与他获得的全部美丽相比,真的不值得去说。

艺术的动机之外,他只是觉得和西藏有缘分。至今,西藏78个县市,他去了64个,还有14个,他说还会去走。

孙成毅 - 大事记

1957年出生。
1974年插队务农。
1977年考入广东汕头大学医学院医疗系,现任深圳罗湖区文化馆美术摄影部主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曾荣获第十三届全国影展铜牌奖、第四届中国摄影艺术金像奖提名奖、柯达杯《中国摄影》1987年起分别从青藏、川藏、新藏、滇藏和中尼公路多次进入西藏从事摄影创作,其中10次穿越阿里荒原。
1997.年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大型摄影展览“阿里神韵”-- 孙成毅摄影作品展览。
1999年度优秀摄影师称号。
2001年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大型摄影画册《西藏风光》---孙成毅摄影作品集。
2002.年在深圳关山月美术官举行大型摄影展览“西藏风光”---- 孙成毅摄影作品展览。
2003年赴澳大利亚举办大型联展“西藏”。
2005年赴英;德;荷;法举办大型摄影展览“中国风光” 。
2006年赴法国举办大型个展“西藏风光” 。

孙成毅 - 态度

孙成毅对构图的讲究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与主题无关的事物,哪怕是一根枯草也不能入镜。他的作品中,很少有局部的景物——心有多宽,天地就有多宽。这是他拥有宏阔视野的证明。阿里的圣洁使他的生活拥有了目标,成为他城市生活之外一种重要的构成。孙成毅说他每一次都把胶卷壳等废物一同带着离开阿里。城市有处理垃圾的能力。大自然中,人容易提纯自己。

孙成毅 - 荣誉

曾荣获第十三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铜牌奖、首届全国青年“十大摄影家”、第四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提名奖、第五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深圳首届大鹏文艺奖, 深圳第五届宣传文化精品奖,广东省第二届鲁迅文艺奖,广东省首届摄影艺术“朝阳”奖,广东省第七届宣传文化精品奖,中国摄影家协会“德艺双馨”优秀会员。

孙成毅 - 信念

孙成毅在影展画册中写到:我始终认为,西藏高原以其无比的原始、纯净和苍凉显示出巨大的审美意义和音乐力量。每当我伫立于寂静的荒原,总会聆听到大地深处颤动的音符。在与高原的对望里,一种充满活力的和谐让我真实地感到了自己的存在。我已经无法放弃在西藏的行走。这已成为生命中最大快乐。

孙成毅 - 七进阿里拍“大片”

初到西藏,整天在拉萨的街上转来转去,每一个镜头都是那么令人心醉神迷。命中注定孙成毅要和阿里结缘。听说这个地方后,孙成毅马上找当地的朋友打听前往路径,可得到的消息都只有一个结论:无人区,危险,而且交通不便。他不死心,想租车前往,那是80年代,一台车要价4万元,还需要一台运输物资的车,又是4万。一个天价打消了孙成毅的念头,但是阿里这个名字却从此塊牵梦绕。

1995年,孙成毅有备而来。他和另外两个朋友驾驶着一辆车,车上装着50斤大米,两个高压锅,气垫床及帐篷。沿着新藏公路,他们闯进了阿里这个神秘的地区。一路上他们太激动了,快门按个不停,他们感到这个眼前的荒原是如此辽阔,无边无际,但对他们却充满了善意。那些别处不曾见过的自然景观和丰富、微妙的色彩变化让他们终生难忘。他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阿里的空气是透明的,他们利用手中的长焦镜头,站在一百公里以外也能把积雪的山峦清清楚楚的拍摄下来。面对阿里这片史前的大地,他们人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肃穆感。他们看见沿途广袤的雪原,不时出现在车前的高原动物,它们分立两侧,对陌生的闯入者一点也不畏惧。

黄昏来临,面对四周奇异的光线,孙成毅和他的伙伴甚至有一种将会和神相遇的幻觉,在这样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区域,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他当时这样想。在阿里,早晚是他们拍摄的最佳时段,光照强烈。晚上9点钟,阳光都还没有消退。他们劈劈啪啪按动快门,用孙成毅的话说,“非常刺激,兴奋,恨不得把所有的胶卷全扫射出去”。

回来后整理战果:高原上纯净的阳光,在巨大山峦上流泻的强烈的光与影,蓝色的湖水与白色的卵石,笼罩在高原上空神秘的夜空和分外耀眼的星群。呈现在眼前的景 口此不食人间烟火,超凡脱俗。当他将这些完美的风光以长达数米的规模展现在观众的视线中时,没有人能无动于衷,像是一颗炸弹扔到了人群中。他在中国美术展览馆举行的个人摄影展结束后,两幅长约3米的图片永久地留在了该馆。

 追求效果

图片中的阿里客观地记录了藏北极地的风光,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孙成毅几乎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他决不允许在确定好的构图中出现任何与主题无关的事物,那怕是一根枯草也不行。庄重的构图,考究的光线,把史前风光原汁原味地呈现给了观众。他喜欢美国摄影家亚当斯和日本摄影家白川议园的作品,并从中学到了许多东西,不过他并不服气,要是经济能力跟上,他相信自己决不会比他们差。

孙成毅刻意避兔人文性的东西,尽量拉开风光与现实社会的距离。他的想法是把自然界最极至、最单纯的一面拍出来。他喜欢反复拍一个对象,相信同样的一个对象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光线下会呈现出不同的形象,而他就是要把这些微妙的差别完美地记录在自己的镜头中。他的野心和100年前画家莫奈在某种程度上如此接近。他对技巧没有什么偏爱,他通常情况下拿起相机和一个业余爱好者拿起相机没什么区别,最常用的景别,最简单的构图,最单纯的念头:清晰。但是,为了等一束合适的光线,他可以站上几个钟头,换了普通人可能不行。

景物的局部很少引起他的兴趣,他追求一种自然的永恒感,追求空灵、宁静的意蕴,辽远的境界,所以镜头中总是大山大河,视野宽阔,但是他对光线的应用却赋予了图片一种典雅,纯净的效果,展现出自然界细腻的一面,他的作品甚至达到7米之巨,站在作品前面,会让人清晰地触摸到有关阿里的造物的神秘力量。还是在几年前,中国人民美术出版社就想与他合作出一本摄影集,他拒绝了,觉得作品还不够,草率地出来,他自己会觉得是个遗憾,他总是对自己说,再去一次也许就足够了。可是,老是无法兑现。

孙成毅说他这—生至少会去10次阿里,这还是一个保守的估计。到阿里拍“大片”,对于孙成毅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次或者几次的旅行,而是他终身的事业。

孙成毅 - 作品赏析

作品展

孙成毅是中国著名摄影家、深圳市罗湖区文化馆摄影美术书法部主任,曾获中国摄影最高奖——中国摄影金像奖,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的世界遗产,走遍祖国大地,用他的镜头记录了我国所有的世界遗产,本次展览是从数万张照片精选出来的,近200张精湛照片为观众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展览会上,孙成毅捐出了一批作者自己编著的摄影画册《秋染光雾山》进行义卖,画册内容全部拍摄于四川地震灾区广元市,所有义卖款项全部捐给四川灾区。本次展览是由广东省摄影家协会、深圳市文化局、罗湖区文化局主办,罗湖区文化馆、罗湖摄影学会承办。

《西藏风光 》

孙成毅的大型画册《西藏风光》由中国摄影家出版社出版。它的形式,是世界摄影类图书库中少见的特四开,打开来将近一米。他将向吉尼斯总部申报最大摄影类画册世界纪录。

简介

9月15日,孙成毅的大型画册《西藏风光》由中国摄影家出版社出版。摄影界的专家说,在近日开幕的昆明全国书市上,《西藏风光》在画册类书目上具有较大的冲击力。那种冲击力产生于画面上附着的灵魂。它的形式,是世界摄影类图书库中少见的特四开。孙成毅说,这本画册打开来将近一米。他将向吉尼斯总部申报最大摄影类画册世界纪录。

创作灵感

孙成毅:一种颜色很神秘,它非常适合表现西藏这种具有神秘的色彩,让我进入一种很超脱的境界。比如说这张,当时我们路过一个湖边,天已经黑下来了,用眼睛我们已经分不出哪个是山哪个是湖。那么我们就用一种长时间的曝光的方式把这种用眼看不出来的湖面,一条蓝色的弯弯的曲线和天边这种由暖到冷的现象,这种西藏的神秘色彩给表现出来,我觉得可能是一种原始的状态,远古的西藏可能就是这样的。

对,经常有一种景观,它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这个时候就考验摄影师对稍纵即逝的把握。这个就是在我们从西藏阿里归来的途上,在雅鲁藏布江的上游,天在下雨,突然太阳沉到了云层的下面,在远处透出了一屡霞光,我们可以听到远处雷鸣闪电,在这种很特殊的环境下突然出现一个很绝妙、很精采的瞬间,这个时候我就跳下来赶到雅鲁藏布江的江面上拍了几十张。

创作感受

孙成毅:我走遍了西藏76个县总有反复的景观出现在画册里,但是我力求在同一个景观里头展现它不同的面貌,比如说珠穆朗玛峰,我在画册里头就选了三张,一张是全景,还有一张是在珠穆朗玛峰的角下一片雪源,这种五月天的大雪本身就很难得,所以我选择了它,还有一张是主峰的特写,在早上我们翻过嘉特拉(音)山口,第一眼看到横在我们面前的一座雪峰,第一屡太阳打在它的身上金光闪闪,而它的山腰之间有一丝丝的云像一条条的哈达。每一个作品它会给人们不同的景观和感受。








 

TAGS: 中国摄影师 摄影 摄影家 摄影师 艺术
上一页: 萨丽·曼 下一页: 石广智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