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思想


以“天下人皆先富强才可能有正义与公平的社会”为中心主旨,追求建立大富社会。而其中最主要的使命——重构社会文明,首先就必须要思考和建立新经济社会格局,不仅强调利益追求,也切实履现社会保障目标,更重视公平与正义秩序的建立与维护。

  

大富思想 - 创建人:

    由陈达夫先生创建。

  陈达夫先生积极思考重构社会文明,始终发力缔造系统的大富思想1,以“天下人皆先富强才可能有正义与公平的社会”为中心主旨,追求建立大富社会。这来源於他自小树立了“缔造社会新灵魂:致力全民富强并唤醒人内心的美”的理想。是“大富思想”、“大富社会”、“权钱阶层”、“物化意志”、“物化社会”以及“物化工具”等等社会科学概念的创始人。

  理论上,在大富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就重构社会文明问题,他主要思考与写作了《重构社会文明需要面对三大问题》、《物化社会的原罪与魅影》、《物化社会最终不能实现化物为福》以及《中国人的精神与行为本原》等等。其中,早期具有代表性的文章有《重构社会文明需要面对三大问题》与《物化社会的原罪与魅影》。其他方面的内容有待收集。列述如下。

大富思想 - 基本社会现实:

     陈达夫先生认为:“在牟利性秩序的形成与发展过程中,也正在瓦解传统社会的道德关系和生产及生活方式;而且这样一种瓦解型的改变,随着政治权力的进一步集中,特别是被少部分人垄断之后,不仅直接导致公权力与私人资本逐步出现向特定的几大社会阶层集合化,以及过去形成的与现在持续不断产生的经济利益逐步向少部分人集中的种种表现,从而使得普通民众同这些既成现实的权钱阶层之间在权利分布与收入矛盾方面迅速拉大,在行政及社会监督功能日渐衰减的社会条件下,随着政府公信力的不断沦丧以及民众从资本生产活动中不能获得基本合理的就业机会与报酬比例,并且随人际关系与社会行为的进一步私利化导致社会精神与行为在交易活动中普遍出现信用危机——这类现象正变得日益突出,终致社会关系的信任基础出现崩塌。这种状况下,社会的实际运作秩序即是一种显见的刚性制度夹杂着许多充分张扬自由裁量权实则具有最终调控权的潜规则的特殊管制模式在左右,社会矛盾以频繁出现个体或群体冲突以及表现在各行各业的生产活动中的经济社会经常出现人为灾祸的发生数量及其发生率,以及对民众进行监视的公共警备力量虽不断增加人、财与物等资源却依旧愈来愈不足,都正在日趋严重。当社会福利从一定程度上演变成权钱阶层通过政策等方式调和社会仇恨、就业与需求矛盾以及财富高度不均的交易工具时,且行政化的以及企业化的模式也依然被权钱阶层牢牢控制并首先被他们用来充分利己以及经常地用来获得其他交易利益时,特定的以及特定时期的社会制度及公共政策确实严重阻碍了社会发展的具体表现,就必然首先集中体现在基本政策失效、大量管制过严以及经常地出现寻租空间——这三大方面。”由于他对中国社会发展,特别是企业社会有着深入细致的考察,也对公共管理有着深刻的认识。于是开始研究、思考与建构大富思想体系,并积极思索大富社会之路。

大富思想 - 基本内容简述:

   在《重构社会文明需要面对三大问题》篇幅中,大富思想认为,物的关系早已超越蒙昧与原初状态,人们已经不需要再过分借助信仰支撑精神,也不再需要特定的传统方法,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为自己做主,并且能够将个人的权利诉求转化为均衡的社会需求。首先,通过对物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以及对人处于一定社会条件下所共同表现出的社会认识和社会认知论述,得出这个结论:“如果人类已经无法逆转和改变生物圈多样性受到损害的现实,那么,对我们来说,任何悲观之举均是毫无意义的。相对于人在物的种类中所占比重不断加大,及其控制权的不断增加,必然导致出现更为严重的后果以及责任承担与社会延续的问题而言,重要的是,我们既要接受现实,也要创新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其次,通过对社会进步需要权利诉求的复兴论精神,引入边界、自然与社会规律等等分析,得出这个结论“对于一个在物质上进步了的,个人意识与社会认识上多元化了的,各阶层在各种利益需求上复杂化了的社会,如果政府还在违背社会发展规律,希望通过钳制社会信仰和强制个人崇拜,来达到驯化与压制社会认识以及社会需求的目的,并通过代管财富来抑制自由经济需求,已经完全不切实际,必然会造成权威扫地和社会反感;且由于独裁统治的言行残暴与信用丧失,必然导致社会言行混乱、腐朽堕落和冲突叠起。”最后,通过对重构社会文明的最终途径论暴力,以社会文明大致分为完美社会文明(人们无利己与利他倾向)、理想社会文明(人们相对利他)、现实社会文明(人们相对利己)以及非文明社会(人们绝对利己)这四个层次或表现为四种形态,充分探讨了权钱阶层的形成本原及其罪恶弊端,得出这个认识:“并非哪一种制度就具有绝对的优势,而是如何确保每个人的权利诉求唯一臣服于真理,而非屈服于暴力之下;确保并捍卫每个人的平等地位,社会才能走上幸福之路。” 并且认为,“为了实现建立现实社会文明这一目标,我坚决认同‘暴力不应该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方向 ’,但暴力方式是变革一些特定社会的必要手段,而且极有可能是最终途径。”

  在《物化社会的原罪与魅影》篇幅中,通过对“独裁社会”与“资本社会”及其构成的“物化社会”的论述,确立民主初期社会必须革除权力对权利进行奴役的社会与经济结构,并应为建立权利为圆心的公民社会奠定物与精神的基础。继而通过对“物化者”、“物化集团”、“从属的强制力阶层”、“附庸的附和阶层”(“应声虫阶层”或“特殊市民阶层”)构成的“权钱阶层(既得利益集团及其继承人)”在“中介阶层”的积极作用下,他们组成了共同的既得利益集团。进而,大富思想经过分析:“独裁社会首要和核心的任务,是采取使用武力等方式严密控制国民全部的身份与言行;同时,通过统一的奴化教育体系实现禁锢社会思维,并主要通过控制与调节课税、资源独占和住房等手段,实现从经济上控制全社会,且通过操控农产品价格实现控制民众基本生活状况等各项社会控制目标。”并重点列举不同阶层犯罪的后果以及农民收入支出的高度失衡,从而分别认为:“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看,物化社会,特别是独裁社会,无论是将物化作为手段,还是作为目的,都不是,也不能,从根本上维护绝大多数人的权利与利益的。”“我们追求重构社会文明的出发点,依旧是站在如何实现建立新经济社会并避免种种物化弊端这一远大目标之上。因为如果不首先建立一种全新的确保公民权的,或性质上确实不同于抑制公民权利的——新的社会秩序,那么,所谓的重构社会文明,就只能是无本之木和空中楼阁。”而就如何实现重构社会文明此一重大的社会发展问题,大富思想积极地呼唤:“重构社会文明,首先就必须要思考和建立新经济社会格局,不仅强调利益追求,也切实履现社会保障目标,更重视公平与正义秩序的建立与维护——此三个方向不能偏废。只有首先建立了新经济社会,才能确保地球上的每个人(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都能表达自己的权利,并且没有衣食与生存之忧,也慢慢不再品尝其他各种匮乏的折磨。”
  ……
  
  总之,我们感受大富思想的甘露,的确也如同陈达夫先生早期阅读大师们思想之后所书写的两段诗句:
  “闭上眼睛
  我常会梦见稻熟之乡
  是我归去的地方……”
  
  “我仰望星空
  呼吸安详
  你具有神的智慧和宽容
  关注平凡人生
  照亮漆黑夜晚
  分配幸福给那勤劳者
  ……”

TAGS: 思想家 社会科学
上一页: 恩格斯 下一页: 笛卡儿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