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野狐

树下野狐,男,原名胡庚,福建人,毕业于北京大学。2001年7月开始创作的《搜神记》,开创了中国新神话主义的东方奇幻风格,被誉为“本土奇幻扛旗人”、“北大蒲松龄”、“当代新神话主义浪潮的领军人物”。

树下野狐 - 简介

真名:胡庚
性别:男
原籍:福建
毕业学校:北京大学
现今:上海工作 作家


树下野狐 - 笔名来源

树下野狐(自述)小学四年级时因喜欢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根据佛教典故,取了树下野狐作为笔名,沿用至今。



 

树下野狐 - 媒体评价

2001年7月开始创作的《搜神记》,开创了中国新神话主义的东方奇幻风格,掀起全球华人网络的“搜神热”,旋即在港台正式出版,是近年来最著名、最畅销的网络奇幻经典之一,被誉为“本土奇幻扛旗人”、“北大蒲松龄”、“当代新神话主义浪潮的领军人物”。


树下野狐 - 主要作品


【玄幻】《搜神记》(已完成)


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时的洪荒时代,随着天下公认的领袖神农氏的去世,各族群雄都开始蠢蠢欲动,就在此波涛暗涌的动荡时代,一位少年横空出世,在机缘巧合下开始了一段惊心动魄的传奇历程。长篇神怪小说《搜神记》会带你进入一个充满瑰丽山川,珍禽异兽,神功法术,爱恨情仇的梦幻般的古代神话世界。

【玄幻】《白蛇》(未完待续,完成蛮荒记后将继续该书写作)
南宋初年,天下动荡,道佛争锋,魔门逞凶。杭州药商之子许仙身不由己卷入江湖,被迫开始一场瑰奇多姿的仙魔之旅。血海深仇,情怨纠葛,他命中注定要以一己之力与世界为敌……
新古典主义神侠小说,树下野狐版《白蛇传》,带你进入大宋朝瑰丽雄奇的仙魔世界。

【仙侠】《仙楚》 (第一部已完成)
少年书生楚易进京赶考途中,为避雨误入荒山破庙,无意中救了一只狐狸,捡到一袋珍宝。于是一夜之间,富贵逼人来,他平凡的命运彻底改变……
仙女妖精粉墨登场,牛鬼蛇神群魔乱舞,他稀里胡涂地成为万众瞩目的天子门生,又身不由己地卷入了诡谲莫测的仙魔之争……
他究竟是要出将入相,做一个权倾朝野的公卿大臣,还是该斩妖除魔,当一个逍遥快活的风流神仙?翻开这本书,跟随仙人楚易,一起进入瑰丽诡奇的仙魔世界,开始浪漫多姿的成仙之旅……

【玄幻】《蛮荒记 》(已完成)
《搜神记》正统续篇,蛮荒三部曲之二。
昆仑蟠桃会后,五族分裂,天下离心,大荒风云再起。九州四海,究竟谁主沉浮?洪荒往事,又隐藏了多少玄秘!理想正义,难决难舍;爱恨情仇,如火如荼。拓拔野、蚩尤、姬远玄、烈炎……群雄逐鹿,各领风骚,在这华夏最为瑰丽莫测的破晓,谱写出一曲波澜壮阔、气壮山河的洪荒史诗……

树下野狐 - 《搜神记》节选

朝露昙花,咫尺天涯,人道是黄河十曲,毕竟东流去。
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问苍天此生何必?
昨夜风吹处,落英听谁细数。
九万里苍穹,御风弄影,谁人与共?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正自痴痴出神,忽听窗外又传来一个沙磁浑厚的声音,嘿然笑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奈何故人着新妆,嫁作他人妇?”

雨师妾周身一震,如被雷电所劈,俏脸霎时惨白如雪,脑中空空茫茫,呼吸、心跳似已停顿。过了片刻,才徐徐转过头来。

烛光下,一个黑袍高冠的年轻男子似笑非笑地站着,苍白如玉的脸颜俊美如昔,目光灼灼,嘴角的笑纹中依旧带

着倨傲、张狂、冷漠、讥诮与风流自赏的轻薄味道,就连左手中握着的那枝“雨师菊”也艳红欲滴,一如二十年前、毋逢山下的初次相见。
公孙婴侯将那艳红的雨师菊放在鼻前轻嗅,目光闪耀,似笑非笑道:“你还记不记得二十年前,秋雨过后,毋逢山下开满了这艳红的菊花?有人对我说,此菊凌霜傲岸,越冷越香,纵然万花开尽,它仍忠贞不改。想不到今日菊花犹在,人面已非,人心还不如花期长久。”

雨师妾双颊渐渐恢复了血色,心中悲苦、羞怒、迷惘、痛楚、害怕、悔恨、酸楚……如波涛汹涌,过了半晌,才吸了一口气,冷冷道:“山名毋逢,本就不该相逢。不是人心不如花长久,而是那朵菊花所托非人……”

“好一个所托非人!”公孙婴侯将菊花一折,捏得粉碎,哈哈笑道,“当年口口声声说纵然历经万劫也永不变心的那个人,这二十年来,我日日夜夜地惦念着的那个人,居然在我重出大荒的第二日,便要嫁给别人了。原来这菊花之誓,不过是一个所托非人的笑话!”
这是《蛮荒记》里最后一个神级人物公孙婴侯出场的描写,果然牛X,假话都这么感人~郁闷~~

流沙仙子笑吟吟地站在一旁,妙目中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黄昏,他所说的那句话来。 

“生与死的差距,就在于你和她的距离。” 

直到今日,她才明白那种苍凉寂寞、遗然世外的苦痛。斯人已去,天下之大,再无一事一物值得留恋。而自己于这尘世,也不过是一个多余的影子罢了。  
果然是神帝啊,说出来的话都快赶上泰戈尔了~~

树下野狐 - 腾讯读书频道访谈

主持人:当时起这个名字时是怎样想的?

树下野狐:其实这个笔名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特别想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就起了这么一个

跟它有一点类似的名字,有一个佛教的典故,就是野狐在听高僧在讲道,然后被一个高僧看破了,野狐逃跑了,我个人喜欢比较自由散漫,所以适合我的性格。

主持人:我相信,许多爱好文学的读者应该对树下野狐的作品非常的了解,但是你看《挪威的森林》的时候什么样的心态?

树下野狐:因为是很小的时候看的,都忘了,当时看完了就觉得小说可以这么写的啊。

主持人:当时的小说给没给你什么影响?

树下野狐: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潜移默化的影响还是有吧。

主持人:写作的时候,作品中细节受影响会比较明显?

树下野狐:村上春树可能是我小时候比较喜欢的作者,但是现在对我而言,可能没有小时候那么强烈的一种冲击和感动了。

主持人:网友们说,沧月这些写手经常跟大家沟通什么的,野狐很不够意思,经常不理我们,跟大家道歉。

树下野狐:道歉,不好意思。因为现在每天可能赶稿的时间比较多,每天也是工作8个小时,可能晚上看看书或者是片子,所以上网的时候确实比较少。

主持人:那么在仅有的上网时间中跟创作者沟通多吗?

树下野狐:有很多,因为我们的作者会有一些群,我们经常在群里聊天,也会交流写作方面的经验或者是不足。

主持人:这些读者的反馈,在创作过程中的一些感触,对你下一步的创作会有什么影响吗?

树下野狐:对我来说创作是一个很私人的事情,以前的创作跟传统的创作不一样就是互动性,因为每天当你写好

这一章的时候,可能有一些读者已经反馈出来了,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些意见对我很重要,比如他们喜欢什么东西,对我的作品是什么感受,对我有很大的帮助,但是不会影响对整个故事的架构或者是人物命运的安排,一般来说不太会。因为说实话,整个故事连我作者本人都未必驾驭得了,因为人物的性格就决定了他往这个方面发展,那么如果为了读者的意愿或者是一个喜好来改变这个故事的话,读者未必会喜欢。

主持人:就是过多得改的话会对故事的连续性有影响。

树下野狐:对。《仙楚》和《搜神记》有重合和对立

主持人:其实今天来这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推荐你的新书。可能很多读者还没有看到这本书什么样子的,可以看一下,这本书之叫《仙楚》,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树下野狐:《仙楚》其实是我很早、很早就想写的一个小说,《仙楚》分两部,现在出版的是第一部,还有第二部,第二部其实是我从初中开始就想写的一个故事,很早了,那个时候就想写一个就是说唐玄宗时候的,安史之乱时候的,因为那个时候是一个很传奇的年代,出了很多的英雄人物,太多了,就是那短短几十年出了很多很多的英雄人物,我特别喜欢那个时代,特别想写一个故事。但是因为某些缘故一直没能去写,到我写完了《搜神记》之后,想要写一个关于《搜神记》里面的那个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的后代的故事,然后就把这两个故事嫁接到一起来了。之所以嫁接到一起呢,是因为觉得之前的构思跟我想写的新的故事有着某种意义上的重合和对立吧,正好是矛盾的一种互补,挺有意思的。这两个故事实际上已经想好了,所以就分成了第二部。

主持人:那么《仙楚》是在《搜神记》之前就已经构思好了?

树下野狐:对。

主持人:那么在《搜神记》写的时候会不会提前埋一些伏笔在里面?

树下野狐:《仙楚》是有两部,第一部是我写完《搜神记》后写的,第二部有一个人物性格是完全对立的,当时很想写一个故事,就是一个人有前生和来世,或者说是一个平行的世界,可能就是说人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同时也有一个跟你一样的人也生活着,甚至很多个你在很多的世界里面生活着,那么我第一部写这个主人公,第二个还是写这个主人公,但是他的性格和命运完全不一样了,但是他认识的人还是那些人,但是生活和性格也都不一样了。

主持人:人物之间是存在联系,但是这种联系不是必然性的联系。

树下野狐:对,可以这么说,另外一方面,《搜神记》和《仙楚》第一部其实是有联系的,因为《仙楚》有很多关于《搜神记》的大结局的一些伏笔和暗示。可能也会放一些烟雾弹,其实我看论坛里不少的读者,他们看《仙楚》的时候也猜出了一些,但是还没有全猜出来。

主持人:我觉得写一部作品,假设啊,如果《搜神记》的结局被人猜出来了,你会改变原有的构思吗?

树下野狐:不会修改。好几年前我悬赏,你们谁能想到这个结局的话有奖励,但是到目前为止,有极少数的网友猜的比较接近,比如我们有一个TBT的网友,他猜的就比较接近,但是很多根本的东西还没有猜到,其实猜到也无所谓,我不可能为了读者改变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该样还是怎么样。

主持人:野狐的意思说为了保持故事的完整,不会去刻意的改变什么,以打破原有的形式。

树下野狐:对。

网友:蚩尤最后被杀了吗?

树下野狐:这个不能透露,透露就没有意思了。

主持人:前生后世,在你的理解中前生和后世是什么状态?

树下野狐:这个问题说起来比较悬了,在后记里面提到过,很小的时候有一种很奇怪的体验,很多朋友可能都

有:可能有一刹那,可能这一刹那的情景似曾相识,就是好象遇到过一样,那一刹那会预感到将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那种感觉是稍纵即逝,一刹那就没有了,我小时候就想仅仅是在梦里见到的场面又不太像,可能是前生的记忆,或者是来世的记忆,或者说是平行世界的另外一个你在那一刹那跟你发生一种共鸣和交集,大概是这个意思,所以你能够突然感觉或者是预测到下一秒钟发生的事情,但是很快又没有了。

主持人:我发现现场的网友已经骂我了,说我不理他们,我没有啊。

网友:你喜欢《搜神记》还是更喜欢《仙楚》?

主持人:都是自己家的孩子呀。

树下野狐:对,对我来说,两个不同类型的故事你怎么去比较,《搜神记》可能是一个蛮荒时代的故事,《仙楚》是一个比较接近于唐朝的虚拟时代的故事,就是说可能一个场面更壮阔一点,另外一个相对来说可能色彩明艳一点,就是格局紧凑一点,但是对我来说都很喜欢。
树下野狐:不要轻易的以写作为职业

网友:《仙楚》下一本书什么时候出来?

树下野狐:《仙楚》第一部分三本,第二部还在创作中,我希望是能够在故事写的比较成熟的时候再出版,因为如果说是太仓促放出来的话,可能有一些不尽人意的,或者是不太成熟的东西,对于我来说《仙楚》2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作品,是我很早、很早就想写的一本小说,所以我想尽量写的完美一点。

主持人:好,我们继续,树下野狐学的是什么?

树下野狐:我学的是小语种,跟这个小说没有关系,就是一种语言文化。

主持人:其实在整个的作品中,一些内容跟《聊斋志异》中的狐狸怪物,还是有关系的。

树下野狐:对,因为我特别喜欢那个小说,《聊斋》我很小的时候开始看,那个时候是文言文的小说,那个时候没有看的特别明白,但是特别的喜欢,《三国演义》都是我每年都翻好几遍的,特别喜欢这种小说,在蒲松龄的笔下这些妖魔鬼怪更有灵气,更加得真、善、美,所以对我来说写作《仙楚》真的是像《聊斋》。开头,一个书生进京赶考,在下着暴雨的晚上,进了一个破庙,救了一个狐妖,然后狐妖开始报恩,这个可能是一开始表达了我对蒲松龄的敬意。

主持人:有的网友就问结局是什么?

树下野狐:其实我不能说,说了就没意思了。

主持人:对呀,保持一种神秘感,这样的话大家在看的时候才会有一种新奇的感觉。

树下野狐:对。

主持人:因为现在很多网友也喜欢写文字,那你是因为自小喜欢文字,所以写的吗?

树下野狐:经常会有读者网友加我的QQ,说非常喜欢我的作品,然后让我教他们怎么写作。但是对我来说还是那

句话,除非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写作的,否则的话就觉得很辛苦,觉得创作不是一件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和快乐的事情,因为你经常会遇到一些不快乐的事情,写作的时候因为故事也好,因为自己本身的状态也好,因为生活的各种原因也好,你会遇到很多的问题,除非你对写作很热爱,才能真正的坚持下去。如果说只是为了说赚稿费,其实很多工作可以比写作赚钱赚得更多的,对我而言因为我从小很喜欢写作,可能是跟我家庭的熏陶比较有关系,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会鼓励我去讲故事,当然他会先讲故事给我,他会鼓励我讲故事,鼓励我表述,鼓励我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小的时候父亲会设立家庭的奖金,我和我哥自己办报纸,如果这一期报纸办的好就有奖金,小说写的好就有奖金,但是对我来说后来的奖金多少是不重要的,主要的是被人认同的感觉,和被喜欢、重视的感觉,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从小学开始或者是到中学经常会自己写小说,会办这种手抄本的杂志或者是这种报纸呀,但是都是我一个人编一个人写,当然也会有一些其他人的作品。所以可能就是说,一直觉得自己可能希望自己将来的人生道路是一直这么走下去的。

主持人:通过刚才树下野狐的话呢,大家会理解到,如果是非常喜欢写作的,热情高涨的情况下写,未尝不可,但是如果只是一时兴趣的话还是不要轻易的写作。

树下野狐:可以写作,但是不要轻易的以写作为职业,可能把写作作为娱乐的话很有意思,不管什么工作,如果只是当作谋生手段的话就会失去乐趣的。

树下野狐:我要写一个展示我们文化传统的小说

主持人:现场的网友对《搜神记》还是情有独钟的,因为大家了解你还是因为这个,现在网友问什么时候能看到《搜神记》的动画片呢?

树下野狐:估计今年7、8月份会在电视台放,据我了解,因为我了解的也不是特别的及时,会在网站上面会先有一个电视台到网站上播若干集。

主持人:我们这边就有。以前沟通的时候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你的作品被改编成动画片以后,心里是什么感觉?

树下野狐:因为我看过他们的样片,其实我对这个背景还是比较满意的,画面是比较细致、漂亮的,但是不能以日本的要求来衡量中国目前动画的水准,因为中国和日本或者跟美国的漫画、动画相比,根基太浅了。因为目前我的看法来说已经画的相当相当不错了,目前在国内的动画片里算是比较有自己的风格的,就是不是那种庸俗的。而且就是说制片方还是比较认真地来做这个事情的。所以我觉得还可以,我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的,我没看到最终的成品,我希望最后出来的时候还是让我同样的满意。

主持人:据我了解你以前画画是吗?

树下野狐:对,我小时候喜欢画画,我小时候经常画连环画,不是小时候有小人书嘛,经常画好多,画了大概有几十册吧,但是现在都没了。

主持人:太可惜了。

树下野狐:后来为什么不画了呢?我发现我画连环画的目的是为了表述一个故事,如果纯粹表述一个故事的话可能写作更直接、更过瘾。

主持人:那么以后会不会用自己的笔画出这些作品的形象出来?

树下野狐:怎么说呢,毕竟没到那个水准。

主持人:画一个手抄本出来。

树下野狐:如果读者有兴趣的话,可以放在论坛上乐一乐,但是放在书里的话不是这种形式的。

主持人:我发现大家的信息了解的非常快,听说你在写《白蛇》?

树下野狐:《白蛇》是好几年前的,2003、2004年的时候写了十万字,《白蛇》是我很喜欢的传说,所以一直很

想写成野狐版的《白蛇》,但是开了头之后呢,我这个人可能比较追求完美一点的东西,可能我对宋朝的历史了解的不够多,所以我希望多了解宋朝的历史,多搜集一些资料以后再开始写《白蛇》的故事,后来就停下来了,先写《仙楚》。

主持人:很多网友跟我的感觉可能是一样的,说排名上榜的《搜神记》不能不说另外一本就是《诛仙》。

树下野狐:《诛仙》说实话没看过,所以不能评价,萧鼎我也认识,虽然不是很熟,很难评价,我想既然读者喜欢,肯定有他的道理。

主持人:那么用你自己的话评价,认为自己的《搜神记》跟其它的一些市面上的作品有何不同,你认为是什么让读者读你的这本书呢?

树下野狐:因为《搜神记》是比较早的作品,那个时候可能网上的关于中式奇幻的小说还很少,几乎没有,据我了解啊,那个时候很多都是新兴奇幻,模仿魔界的梦幻小说,因为我特别喜欢中国的幻想文学,中国的幻想文学应该是源远流长的,比如《西游记》、《聊斋》等等,都是有一种奇幻色彩的。所以我想我要写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而且能够展示我们中国自己本身的文化传统的小说,当时对很多的读者来说可能是一种比较新鲜的感觉,因为没有人写,或者是很少有人写这种类型的小说。

主持人:从2001年开始《搜神记》的?

树下野狐:对。

主持人:我的印象当中,2001年开始,奇幻小说是忽然之间一夜冒起,大部分都是模仿,在这样一种状态,一种风向的大流下,要想坚持你个人的趋势是很困难的,也可能是一样的作品放在网上别人的作品点击率高。

树下野狐:不会呀,因为作品出来的时候我是这么觉得的,一个作品如果在网络上能够红起来,我想无非是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创意独特,题材独特没有人写过,第二个是作者有一定的文笔;第三个可能是追潮流够快。对我来说那是种很纯粹的心态,因为我那个时候没有辞职,纯粹是自娱自乐,不会考虑那么多,而且速度够快,题材比较新鲜,所以那个时候还可以,因为2001年大陆的作者是在香港、台湾的一些原创网站去发表小说的,很快的,大概3、4个月就开始写,决定出书可能就4个月的时间。


 

TAGS: 中国作家 人物 作家 文化人物 科幻小说作家 网络作家 网络文学 网络明星 著名作家
上一页: 孙桂贞 下一页: 苏叶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