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岳[西晋文学家]

潘岳 潘岳(247~300):就是人所周知的潘安,西晋时河南人氏,表字安仁,小字檀奴,西晋文学家。祖籍荥阳中牟(今属河南)。但有人认为,从他父亲一辈起,他家实际居住在巩县。潘岳可称“才貌双全”,在西晋文学史上有名的人,与《文赋》作者陆机齐名,史称“潘陆”;明人张溥辑有《潘黄门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而民间念念不忘的是他的貌,“才比子建,貌若潘安”;“才比宋玉,貌似潘安”。

潘岳[西晋文学家] - 个人简介

潘岳也叫潘安,字安仁,西晋人。民间喜欢称之为潘安而不是“安仁”,这里头有地方风俗的原因。中原人起名有不少单名名末尾用一个“安”字或一个“顺”宇,念的时候一定念作“安儿”、“顺儿”,舌尖往里一翘,加个儿话音,就显得格外的亲切,任你多高的身份,被这么一叫,立刻成为大家的宝贝。潘安是个在西晋文学史上有名的人,与《文赋》作者陆机齐名,史称“潘陆”。梁钟嵘《诗品》将潘岳作品列为上品,并有“潘才如江”的赞语。

潘岳的祖父名瑾,曾为安平太守。他的父亲名芘,曾为琅邪内史。他的从父潘勖在汉献帝时为右丞,《册魏公九锡文》即出自其手笔。

潘岳从小受到很好的文学熏陶,“总角辩惠,□藻清艳”,被乡里称为“奇童”(《文选?藉田赋》李善注引),长大以后更是高步一时。司马炎建晋后,潘岳被司空荀□召授司空掾。后因作《藉田赋》,招致忌恨,滞官不迁达十年之久。

咸宁四年(278),贾充召潘岳为太尉掾。后出为河阳县令,四年后迁怀县令。后调补尚书度支郎,迁廷尉评,不久被免职。

永熙元年(290),杨骏辅政,召潘岳为太傅府主簿。杨骏被诛后,他被免职,不久又选为长安令。元康六年(296)前后,回到洛阳。历任著作郎、给事黄门侍郎等职。在这一时间,他经常参与依附贾谧的文人集团“二十四友”之游,是其中的首要人物。

永康元年,赵王伦擅政,中书令孙秀诬潘岳、石崇、欧阳建等阴谋奉淮南王允、齐王□乱,被杀,夷三族。

潘岳

《隋书?经籍志》录有《晋黄门郎潘岳集》10卷,已佚。明人张溥辑有《潘黄门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潘岳[西晋文学家] - 仕途概况

1、仕途坎坷

潘岳不仅长了张锦绣皮囊还写得一手锦绣文章,很小就显露出文学天赋,被乡里称为”奇童”。二十来岁时,晋武帝司马炎一天来了兴趣,下乡耕田作秀,大伙纷纷写马屁文章。结果潘岳的赋作得最好。大臣们一看,这小白脸,算什么东西,马屁胆敢拍得比我们好!嫉妒得要死,立马赶他出朝廷。

赋闲十年后,潘岳终于被重新录用。先后当了河阳还令的县太爷,颇有政绩。风雅县令在河阳县种遍桃树,时人号称“一县花”。此后在政坛屡升屡降,直到元康六年(296)前后,回洛阳任京官。

2、命丧宫廷之争

几曾持才傲物的翩翩少年如今鬓发花白,饱尝宦海艰辛,学会了趋炎附势。当时掌权的是丑八怪皇后贾南风。她外孙贾谧好结交宾客,组织了个文人团”二十四友”,为贾氏外戚集团进行文字煽惑。潘岳是其中最卖力的一位。精彩之笔,当数搞垮太子的阴谋。具体过程如下:潘岳写了一篇狂草,贾南风派手下的宫人将太子灌醉,哄他抄写。太子醉眼模糊,根本辨不清纸上啥内容。照着笔画胡乱描了一遍。太子的墨宝别人当然也看不懂,何况当时皇帝还是个白痴。这难不倒才子潘岳,他模仿笔迹的工夫了得,在太子的纸头上照原来风格添置笔画,成为反迹昭著的逆书。正是以笔为刀,杀人不流血!

太子死后,赵王司马伦借口报仇,兵变入宫除尽贾氏一党。

潘岳从前就得罪过赵王伦的孙秀,这会儿当然死翘翘,还是满门抄斩。他一生孝顺,却连累老母丧命于东市。不亦哀哉!弃官奉亲荥阳中牟人潘岳,八王之乱中政治一锅粥,潘岳偏要凑热闹,落了个为虎作伥的恶名。

潘岳[西晋文学家] - 个人评价

潘岳不仅貌美,且文采斐然。其文风华美却不失于雕琢;描写细致,尚不致于繁芜。善写清绮哀艳的悲情文章,是一个很忧郁的美男子。《晋书》称“潘岳以才颖见称,乡邑号为神童”,“总角辩惠,文藻清艳”,在当时就有“岳藻如江,濯美锦而增绚”的美誉。

后世文学批评诸家言及潘岳作品,皆有褒赞钦服之语:“潘文浅而净”(刘义庆《世说新语》);“安仁轻敏,故锋发而陨流”(刘勰《文心雕龙》);“潘诗烂如舒锦,无处不佳”(钟嵘《诗品》引谢混语);“安仁质胜于文,有古意。”(陈绎《诗谱》);“安仁情深之子,每一涉笔,淋漓倾注,宛转侧折”(陈祚明《采菽堂古诗》);“安仁情深,抒写新婉”(黄子云《野鸿诗的》)……只有情真才能语切,潘岳仅凭这数首情之诗,就足以为后世诸生所推奖,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不可忽略的一席之地。

在生活中潘岳绝对是个好男人,十余岁定婚,对发妻杨氏一往情深。杨氏是晋代名儒杨肇的女儿,十岁就许配给潘家。杨氏一家门第清高,男女都有真才实学。潘安与杨氏伉俪和谐,始终如一。杨氏不幸于元康八年(298)去世,潘岳的悼亡词写得缠绵悱恻,情真意切,是中国此类题材中最早的名篇。他的哀文写得极好,是元稹的前辈。潘岳的《悼亡三首》上承了《诗经?邶风?绿衣》,下开了元稹的悼亡诗。自他之后,悼亡竟成了夫悼妻的代言。

李商隐诗“只有安仁能作诔,何曾宋玉解招魂”,说的就是杨氏死后潘岳做的三首悼亡诗,情深意切,显然比宋玉招魂要靠谱多了。

可惜功名心太重,躁急干进,不知满足,终落得身首分离。

潘岳[西晋文学家] - 作品介绍

《潘岳全集》有:关中诗十六首 ;为贾谧作赠陆机诗十一首;北芒送别王世胄诗五首;家风诗;于贾谧坐讲汉书诗;离合诗;金谷会诗;金谷集作诗;河阳县作诗二首;在怀县作诗二首;内顾诗二首;悼亡诗三首;杨氏七哀诗;思子诗;东郊诗;鲁公诗;诗阁道谣;西征赋。

1、关中诗十六首
一、于皇时晋。受命既固。三祖在天。圣皇绍祚。德博化光。刑简枉错。微火不戒。延我宝库。
二、蠢尔戎狄。狡焉思肆。虞我国眚。窥我利器。岳牧虑殊。威怀理二。将无专策。兵不素肄。
三、翘翘赵王。请徒三万。朝议惟疑。未逞斯愿。桓桓梁征。高牙乃建。旗盖相望。偏师作援。
四、虎视眈眈。威彼好畤。素甲日耀。玄幕云起。谁其继之。夏侯卿士。惟系惟处。别营棊跱。
五、夫岂无谋。戎士承平。守有完郛。战无全兵。锋交卒奔。孰免孟明。飞檄秦郊。告败上京。
六、周殉师令。身膏氐斧。人之云亡。贞节克举。卢播违命。投畀朔土。为法受恶。谁谓荼苦。
七、哀此黎元。无罪无辜。肝脑涂地。白骨交衢。夫行妻寡。父出子孤。俾我晋民。化为狄俘。
八、乱离斯瘼。日月其稔。天子是矜。旰食晏寝。主忧臣劳。孰不祗懔。愧无献纳。尸素以甚。
九、皇赫斯怒。爰整精锐。命彼上谷。指日遄逝。亲奉成规。棱威遐厉。首陷中亭。扬声万计。
十、兵固诡道。先声后实。闻之有司。以万为一。纣之不善。我未之必。虚皛湳德。缪彰甲吉。
十一、雍门不启。陈汧危偪。观遂虎奋。感恩输力。重围克解。危城载色。岂曰无过。功亦不测。
十二、情固万端。于何不有。纷纭齐万。亦孔之丑。曰纳其降。曰枭其首。畴真可掩。孰伪可久。
十三、既征尔辞。既蔽尔讼。当乃明实。否则证空。好爵既靡。显戮亦从。不见窦林。伏尸汉邦。
十四、周人之诗。寔曰采薇。北难猃狁。西患昆夷。以古况今。何足曜威。徒愍斯民。我心伤悲。
十五、斯民如何。荼毒于秦。师旅既加。饥馑是因。疫疠淫行。荆棘成榛。绛阳之粟。浮于渭滨。
十六、明明天子。视民如伤。申命羣司。保尔封疆。靡暴于众。无陵于强。惴惴寡弱。如熙春阳。

2、为贾谧作赠陆机诗十一首
一、肇自初创。二仪絪缊。粤有生民。伏羲始君。结绳阐化。八象成文。芒芒九有。区域以分。
二、神农更王。轩辕承纪。画野离疆。爰封众子。夏殷既袭。宗周继祀。绵绵瓜瓞。六国互峙。
三、强秦兼并。吞灭四隅。子婴面榇。汉祖膺图。灵献微弱。在湼则渝。三雄鼎足。孙启南吴。
四、南吴伊何。僭号称王。大晋统天。仁风遐扬。伪孙衔璧。奉土归疆。婉婉长离。凌江而翔。
五、长离云谁。咨尔陆生。鹤鸣九皋。犹载厥声。况乃海隅。播名上京。爰应旌招。抚翼宰庭。
六、储皇之选。实简惟良。英英朱鸾。来自南冈。曜藻崇正。玄冕丹裳。如彼兰蕙。载采其芳。
七、藩岳作镇。辅我京室。旋反桑梓。帝弟作弼。或云国宦。清涂攸失。吾子洗然。恬淡自逸。
八、廊庙惟清。俊乂是延。擢应嘉举。自国而迁。齐辔羣龙。光赞纳言。优游省闼。珥笔华轩。
九、昔余与子。缱绻东朝。虽礼以宾。情通友僚。嬉娱丝竹。抚鞞舞韶。修日朗月。携手逍遥。
十、自我离羣。二周于今。虽简其面。分着情深。子其超矣。实慰我心。发言为诗。俟望好音。
十一、欲崇其高。必重其层。立德之柄。莫匪安恒。在南称柑。度北则橙。崇子锋颖。不颓不崩。
3、北芒送别王世胄诗五首
一、微微发肤。受之父母。峨峨王侯。中外之首。子亲伊姑。我父惟舅。昆同瓜瓞。志齐执友。
二、惟我王侯。风节英茂。执宪中朝。剖符名守。配作此牧。频显烦授。徐以姻掇。凉疾不就。
三、桓桓平北。帝之宠弟。彬彬我兄。敦书悦礼。乃降厥资。训戎作楷。谁谓荼苦。其甘如荠。
四、忠惟行本。恭惟德基。沉此旧疴。不敢屡辞。命彼仆驾。谓之舆之。如彼孙子。膑足乘轖。
五、朱镳既扬。四辔既整。驾言饯行。告辞芒岭。情有迁延。日无余景。回辕南翔。心焉北骋。
4、家风诗
绾发绾发。发亦鬓止。日祗日祗。敬亦慎止。靡专靡有。受之父母。鸣鹤匪和。析薪弗荷。隐忧孔疚。我堂靡构。义方既训。家道颖颖。岂敢荒宁。一日三省。
5、于贾谧坐讲汉书诗
治道在儒。弘儒由人。显允鲁侯。文质彬彬。笔下摛藻。席上敷珍。前疑既辨。旧史惟新。惟新尔史。既辨尔疑。延我寮友。讲此微辞。
6、离合诗
佃渔始化。人民穴处。意守醇朴。音应律吕。弃梓被源。卉木在野。锡鸾未设。金石拂举。害咎蠲消。吉德流普。溪谷可安。奚作栋宇。嫣然以憙。焉惧外悔。熙神委命。已求多祜。叹彼季末。口出择语。谁能墨识。言丧厥所。垄亩之谚。龙潜岩阻。尠义崇乱。少长失叙。
7、金谷会诗
遂拥朱旄。作镇淮泗。
8、金谷集作诗
王生和鼎实。石子镇海沂。亲友各言迈。中心怅有违。何以叙离思。携手游郊畿。朝发晋京阳。夕次金谷湄。回溪萦曲阻。峻阪路威夷。绿池泛淡淡。青柳何依依。滥泉龙鳞澜。激波连珠挥。前庭树沙棠。后园植乌椑。灵囿繁石榴。茂林列芳梨。饮至临华沼。迁坐登隆坻。玄醴染朱颜。便愬杯行迟。扬桴抚灵鼓。箫管清且悲。春荣谁不慕。岁寒良独希。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
9、河阳县作诗二首
一、微片轻蝉翼。弱冠忝嘉招。在疚妨贤路。再升上宰朝。猥荷公叔举。连陪厕王寮。长啸归东山。拥耒耨时苗。幽谷茂纤葛。峻岩敷荣条。落英陨林趾。飞茎秀陵乔。卑高亦何常。升降在一朝。徒恨良时泰。小人道遂消。譬如野由蓬。斡流随风飘。昔倦都邑游。今掌河朔徭。登城眷南顾。凯风扬微绡。洪流何浩荡。修芒郁岧嶤。谁谓晋京远。室迩身实辽。谁谓邑宰轻。令名患不劭。人生天地间。百年孰能要。颎如槁石火。瞥若截道飙。齐都无遗声。桐乡有余谣。福谦在纯约。害盈由矜骄。虽无君人德。视民庶不恌。
二、日夕阴云起。登城望洪河。川气冒山岭。惊湍激岩阿。归鴈暎兰畤。游鱼动圆波。鸣蝉厉寒音。时菊耀秋华。引领望京室。南路在伐柯。大厦缅无觌。崇芒郁嵯峨。总总都邑人。扰扰俗化讹。依水类浮萍。寄松似悬萝。朱博纠舒慢。楚风被琅邪。曲蓬何以直。托身依丛麻。黔黎竟何常。政成在民和。位同单父邑。愧无子贱歌。岂敢陋微官。但恐忝所荷。
10、在怀县作诗二首
一、南陆迎修景。朱明送末垂。初伏启新节。隆暑方赫羲。朝想庆云兴。夕迟白日移。挥汗辞中宇。登城临清池。凉飚自远集。轻襟随风吹。灵圃耀华果。通衢列高椅。瓜瓞蔓长苞。姜芋纷广畦。稻栽肃芊芊。黍苗何离离。虚薄乏时用。位微名日卑。驱役宰两邑。政绩竟无施。自我违京辇。四载迄于斯。器非廊庙姿。屡出固其宜。徒怀越鸟志。眷恋想南枝。
二、春秋代迁逝。四运纷可喜。宠辱易不惊。恋本难为思。我来冰未泮。时暑忽隆炽。感此还期淹。叹彼年往驶。登城望郊甸。游目历朝寺。小国寡民务。终日寂无事。白水过庭激。绿槐夹门植。信美非吾土。祗搅怀归志。眷然顾巩洛。山川邈离异。愿言旋旧乡。畏此简书忌。祗奉社稷守。恪居处职司。
11、内顾诗二首
一、静居怀所欢。登城望四泽。春草郁青青。桑柘何奕奕。芳林振朱荣。渌水激素石。初征冰未泮。忽焉振絺绤。漫漫三千里。迢迢远行客。驰情恋朱颜。寸阴过盈尺。夜愁极清晨。朝悲终日夕。山川信悠永。愿言良弗获。引领讯归云。沉思不可释。
二、独悲安所慕。人生若朝露。绵邈寄绝域。眷恋想平素。尔情既来追。我心亦还顾。形体隔不达。精爽交中路。不见山上松。隆冬不易故。不见陵涧柏。岁寒守一度。无谓希见疏。在远分弥固。
12、悼亡诗三首

一、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私怀谁克从。淹留亦何益。僶俛恭朝命。回心反初役。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帏屏无髣髴。翰墨有余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怅怳如或存。回遑忡惊惕。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春风缘隟来。晨溜承檐滴。寝息何时忘。沉忧日盈积。庶几有时衰。庄缶犹可击。

二、皎皎窗中月。照我室南端。清商应秋至。溽暑随节阑。凛凛凉风升。始觉夏衾单。岂曰无重纩。谁与同岁寒。岁寒无与同。朗月何胧胧。展转盻枕席。长簟竟床空。床空委清尘。室虚来悲风。独无李氏灵。髣髴覩尔容。抚衿长叹息。不觉涕沾胸。沾胸安能已。悲怀从中起。寝兴目存形。遗音犹在耳。上惭东门吴。下愧蒙庄子。赋诗欲言志。此志难具纪。命也可奈何。长戚自令鄙。

三、曜灵运天机。四节代迁逝。凄凄朝露凝。烈烈夕风厉。奈何悼淑俪。仪容永潜翳。念此如昨日。谁知已卒岁。改服从朝政。哀心寄私制。茵帱张故房。朔望临尔祭。尔祭讵几时。朔望忽复尽。衾裳一毁撤。千载不复引。亹亹朞月周。戚戚弥相愍。悲怀感物来。泣涕应情陨。驾言陟东阜。望坟思纡轸。徘徊墟墓间。欲去复不忍。徘徊不忍去。徙倚步踟蹰。落叶委埏侧。枯荄带坟隅。孤魂独茕茕。安知灵与无。投心遵朝命。挥涕强就车。谁谓帝宫远。路极悲有余。
13、杨氏七哀诗
漼如叶落树。邈若雨绝天。雨绝有归云。叶落何时连。山气冒冈岭。长风鼓松柏。堂虚闻鸟声。室暗如日夕。昼愁奄逮昏。夜思忽终昔。展转独悲穷。泣下沾枕席。人居天地间。飘若远行客。先后讵能几。谁能弊金石。
14、思子诗
造化甄品物。天命代虚盈。奈何念稚子。怀奇陨幼龄。追想存髣髴。感道伤中情。一往何时还。千载不复生。
15、东郊诗
出自东郊。忧心摇摇。遵彼莱田。言采其樵。
16、鲁公诗
如地之载。如天之临。
一、成都贵素质。酒泉称白丽。红紫夺夏藻。裁芳掩春蕙。
二、柳条恒着地。弱柳荫修衢。
三、依水类浮萍。倚松如悬萝。

17、阁道谣
阁道东有大牛。王济鞅。裴楷鞧。和峤刺促不得休。

18、西征赋

岁次玄枵,月旅蕤宾,丙丁统日,乙未御辰。潘子凭轼西征,自京徂秦。乃喟然叹曰:古往今来,邈矣悠哉!寥廓惚恍,化一气而甄三才。此三才者,天地人道。唯生与位,谓之大宝。生有脩短之命,位有通塞之遇,鬼神莫能要,圣智弗能豫。

当休明之盛世,託菲薄之陋质。纳旌弓于铉台,讚庶績于帝室。嗟鄙夫之常累,固既得而患失。无柳季之直道,佐士师而一黜。

武皇忽其升遐,八音遏于四海。天子寝于谅闇,百官听于冢宰。彼负荷之殊重,虽伊、周其犹殆。窥七贵于汉庭,畴一姓之或在?无危明以安位,祗居逼以示专。陷乱逆以受戮,匪祸降之自天。孔随时以行藏,蘧与国而舒卷。苟蔽微以缪章,患过辟之未远。悟山潜之逸士,卓长往而不返。陋吾人之拘挛,飘萍浮而蓬转。寮位儡其隆替,名节漼以隳落。危素卵之累殻,甚玄燕之巢幕。心战惧以兢悚,如临深而履薄。夕获归于都外,宵未中而难作。匪择木以棲集,尠林焚而鸟存。遭千载之嘉会,皇合德于乾坤。弛秋霜之严威,流春泽之渥恩。甄大义以明责,反初服于私门。

皇鉴揆余之忠诚,俄命余以末班。牧疲人于西夏,攜老幼而入关。丘去鲁而顾叹,季过沛而涕零。伊故乡之可怀,疚圣达之幽情。矧匹夫之安土,邈投身于镐京。犹犬马之恋主,窃託慕于阙庭。眷鞏、洛而掩涕,思纏緜于坟茔。

尔乃越平乐,过街邮;秣马皐门,税驾西周。远矣姬德,兴自高辛。思文后稷,厥初生民。率西水浒,化流岐豳。祚隆昌、发,旧邦惟新。旋牧野而历兹,愈守柔以执竞;夜申旦而不寐,憂天保之未定;惟泰山其犹危,祀八百而余庆。鉴亡王之骄淫,竄南巢以投命;坐积薪以待然,方指日而比盛。人度量之乖舛,何相越之辽迥!

考土中于斯邑,成建都而营筑;既定鼎于郏鄏,遂钻龟而启繇。平失道而来迁,繄二国而是佑;岂时王之无僻?赖先哲以长懋。望圉、北之两门,感虢、郑之纳惠。讨子颓之乐祸,尤阙西之効戾。重戮带以定襄,弘大顺以霸世。灵壅川以止鬭,晋演义以献说。咨景、悼以迄丐,政陵迟而弥季。俾庶朝之构逆,历两王而干位。踰十叶以逮赧,邦分崩而为二。竟横噬于虎口,输文武之神器。

澡孝水而濯缨,嘉美名之在兹。夭赤子于新安,坎路侧而瘗之。亭有千秋之号,子无七旬之期。虽勉励于延吴,实潜恸乎余慈。

眄山川以怀古,怅揽辔于中涂。虐项氏之肆暴,坑降卒之无辜。激秦人以归德,成刘后之来苏。事回泬而好还,卒宗灭而身屠。

经澠池而长想,停余车而不进。秦虎狼之强国,赵侵弱之馀烬。超入险而高会,杖命世之英蔺。耻东瑟之偏鼓,提西缶而接刃;辱十城之虚寿,奄咸阳以取儁。出申威于河外,何猛气之咆勃;入屈节于廉公,若四体之无骨。处智勇之渊伟,方鄙吝之忿悁,虽改日而易岁,无等级以寄言。

当光武之蒙尘,致王诛于赤眉。异奉辞以伐罪,初垂翅于回谿;不尤眚以掩德,终奋翼而高挥。建佐命之元勳,振皇纲而更维。

登崤坂之威夷,仰崇嶺之嵯峨。皐託坟于南陵,文违风于北阿。蹇哭孟以审败,襄墨恳允诟辍T宦种环担娙σ约煤印V涤怪髦驺梗潦逵诔小H魏么缕溆嘣#酪怨橐选C魅芏击恚淞杲匝┏堋F裥槊闪ⅲ苛贾掳云溆幸浴

TAGS: 文化人物 文学家
上一页: 帕斯捷尔克 下一页: 裴多菲·山陀尔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