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莉·萨克斯


内莉·萨克斯,1891-1970,德国诗人及剧本家。1940年逃离纳粹政权,流亡瑞典。
196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诗集有《在死亡寓所》《星之蚀》《逃亡和蜕变》《无尘之地旅行》《炽烧之谜》等多篇。

内莉·萨克斯


内莉·萨克斯(1891-1970)德国-瑞典女诗人。她的诗歌主要描写欧洲犹太人在法西斯统治下的遭遇,国外评论认为她的诗歌表现了“欧洲犹太民族的痛苦和希望”。196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在蔚蓝色的远方  忘却!  “在母亲们摇晃的头上”  被拯救者同声歌唱  逃窜  我真想知道 


在蔚蓝色的远方

在蔚蓝色的远方,
那里红色的苹果巷
以登天的根脚漫游着,
将蒸馏出眷恋来
为所有住在谷中的人。

太阳躺在路边
以魔杖
命令旅人止步。

他似停留
在玻璃般的梦境里,
当蟋蟀轻轻搔着
看不见的东西。

而石头舞蹈着把
它的灰土变成了音乐。
            阿 木译


忘却!

忘却!皮肤中
长出的新皮仍是伤痕
濒死者的尸布
白色的长眠人
带回家中
又重新借出

无数次在血液的
最后一块阵地上
雾号又重新鸣响
溺水的水手哼起歌

或者在尘封的乡村路上
从渴望的迷宫里伸出
行行足迹

似击碎的蜗牛壳背负
一片虚空——

薄暮掩隐着
山鸟的乐曲

死亡的舞蹈
风中的花茎——
        吴 笛、李 力译


“在母亲们摇晃的头上”

在母亲们摇晃的头上
牧羊星的繁枝茂叶
又复在夜空绽开
在孩子们温暖的梦境
朝上苍把永恒的变迁歌吟。
自从点燃了天庭,
那无家可归的年岁飘泊无定
被尘埃的沙漏任意抛洒
如今在孩子们的床边
它又粲然夺目地闪现
这残冬里新绿的叶片。
        吴 笛、李 力译


被拯救者同声歌唱

我们,这些被拯救的生灵,
死神用干瘪的身躯制成长笛,
死神用筋胳制作琴弦。
音乐的变换
使我们满腹怨情。
我们,这些被拯救的生灵,
套索老在我们面前晃动,
它们悬吊着,等待我们的脖颈。
我们的血液向时钟里注倾。
我们,这些被拯救的生灵,
可怕的寄生虫老是在我们身上吮吸,
我们的命运被埋进泥土深层。
我们,这些被拯救的生灵,
祈求你们:
慢慢地向我们展示你们的光明。
让我们重新学会生活。
引领着我们齐步从星辰走向星辰。
平时本可听见鸟鸣,
装满了的井边水桶
泄露了我们的隐痛,
也把我们的怒气息平。
祈求你们:
不要让我们看着疯犬咬人。
我们本会,本会
化作灰尘,
在你们的眼前瓦解土崩。
是什么使我们欲动不成?
我们,这些无声无息的人,
人们早曾把我们拯救,
逃出那午夜时分,
眼前的挪亚方舟救出了我们这帮生灵。
我们,这些被拯救的生灵,
我们握着你们的手,
我们分辨出你们的眼神。
只有别离使我们拥抱得更紧,
我们和你们贴得多紧,
这人世的别离之情。
            魏家国译


逃窜

逃窜
何其盛大的接待
正进行着——

裹在
风的披肩里
陷在永不能说阿门的
沙之祈祷中的脚
被驱赶
从鳍到翼
且更远——

害病的蝴蝶
即将再次获知海的消息——
这块刻有苍蝇之
碑铭的石头
自己投到我的手中——
我掌握着全世界
而非一个乡国的蜕变——
          陈 黎译


我真想知道

我真想知道,
你临终的眼光望着什么。
是望着一块石头,它已吸饱了许多
临终的眼光,那些昏盲地
落在盲目者身上的眼光?

或者是望着泥土,
足以塞满一只靴子的泥土,
造成那么多的别离
和那么多的死亡
而已经变得乌黑的泥土?

或者是望着你最后的道路,
它向你转达你曾走过的
一切道路的告别?

或者是望着一个小水坑,一块反光的金属,
也许是你的敌人的腰带的扣子,
或者是望着任何一个其它的小小的天象?

或者是望着这个大地,不让任何人
未尝过爱情就离去的大地送给你的
空中飞鸟的占象,
提醒你的灵魂,使它战栗
在你烧得痛苦的肉体里?
           钱春绮译
    选自《孤独的玫瑰——当代外国抒情诗选》


中国诗歌库 中华诗库 首页

参考资料

* 中国诗歌库 http://m.shigeku.com
* 中国诗歌史 http://poetrycn.com


TAGS: 剧作家 德国剧作家 德国诗人 文化人物
上一页: 尼尔·赛门 下一页: 马克斯·弗里施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