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奥德修斯·埃里蒂斯(希腊语:Οδυσσ?α?Ελ?τη?,1911年11月2日-1996年3月18日),希腊诗人,生于克里特岛的伊拉克利翁镇,1914年迁居雅典。1930年在雅典大学研习法律,后到巴黎攻读文学。1948年担任《雅典日报》书评专栏作家;曾代表希腊出席在日内瓦举行的第二届现代画家世界大会。他出生在Heraclion(Candia)在海岛克利特。1937年他在Corfu参观了预备军官的军校学生学校。他两次是希腊国家广播电台基础的国家戏院的行政委员会的节目主持人,主要努力是赶走他的从无理的后悔的人民的良心,通过道德补全自然元素供给动力,达到在表示的最高透明度和在接近光的奥秘最后成功。

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 人物简介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以中尉军官的身份开赴阿尔巴尼亚,战后游历欧洲各国。1948年担任《雅典日报》书评专栏作家;曾代表希腊出席在日内瓦举行的第二届现代画家世界大会。1967年移居巴黎。他被认为是希腊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现代主义作家。1979年作品《英雄挽歌》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他的诗,以希腊传统为背景,用感觉的力量和理智的敏锐,描写现在认为自由和创新而奋斗”。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希腊文学史上出现了新的复兴,形成著名的“三十年代”繁荣,促成这一繁荣的是一九六三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希腊著名诗人乔治·塞菲里斯。而继“三十年代”繁荣之后开启希腊文学历史新篇章的,则为另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埃利蒂斯。瑞典学院所以给他授奖是因为“他的诗以希腊为背景,用感觉的敏锐和理智的力量描写了现代人为自由和创新而奋斗”。

要简短地介绍一位不易了解的诗人,便应当首先建立他与这两种成分,即超现实主义和神话的关系。这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我们可以引用他自己的话。他一方面说:“我把超现实主义看做这个垂死的、至少在欧洲是垂死的世界上最后可用的氧气。”另一方面他又明确地表示:“我从来不是个超现实主义流派的门徒。”他的确不是。埃利蒂斯同这个流派的基本诗作,同它的以其滔滔不绝的偶然联想进行的自动写作法不会有任何关系。他在诗歌表现手法上的探索引导他走向超现实主义的反面。即使它那些尚未证明过的组合词的肆意展现使他自己的写作法获得了解放,他也仍然是个严格讲究形式的人,一个用心创作的大师。

请读读被许多人认为是他的最有代表性的作品《理所当然》吧。它以精心的结构和庄严的辞藻使每个字都各得其所。或者举他的设计精巧的爱情诗《花押字》为例,它在我们所知的文学作品中是少有匹敌的。这篇诗由七首短歌组成,每首的行数是七或七的倍数,即七—二十一—三十五,直到当中达到高潮的一首四十九行,然后反过来以同样的级差递减,即三十五—二十一直到最后一首七行的短歌,与开头的一首相同。这样的结构当然用不着读者去多费心思,我们也不必数这些台阶,但它确有自己的美。可是,带有这种像一个欧几里德线形图结构的诗,并不是在模仿超现实主义的自动写作法。

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 基本概况

希腊
埃利蒂斯同另一种成分即希腊神话的关系,加以说明。看惯了那些业已熔毁并被改铸成当代西欧模式的希腊神话。我们有了一个拉辛笔下的安提戈涅,一个阿努伊笔下的安提戈涅,而且今后还会有。在埃利蒂斯看来这样处理是可厌的,是唯理主义者将野花改成了盆栽。自己就没有写布勒东笔下的安提戈涅。他从不模仿神话,而且攻击他的那些模仿的同胞。在这个观念世界他也有他的一份责任,尽管作品不是出于希腊历史上古代故事的复述,而是重新采用那种制造神话的方法。

他看着有着光荣传统的希腊;它的群山,那些以其高峰的名字使想起人类精神是多么崇高的群山;它的水域爱琴海,埃利蒂斯的家乡,来将珍宝冲上陆地,让西方得以收集起来引以自豪。在他看来,这个希腊仍是一个活生生的始终在起作用的神话,而他正如古代的神话作者那样描写它,将它人格化;赋予它以人的形态。这给他的想像带来了感觉的亲切性,而作为他的诗的信条的神话,也从那些在迷人的风景中嬉游的美丽青年男女身上找到了化身,他们热爱生活并相互爱恋,在炫目的阳光下和在波涛翻卷的海滩上。

不妨把这种态度称为乐观的理想化,而且,尽管它那么具体,也可以说是离开眼前现实的一种飞翔。埃利蒂斯的十分严肃的语言经常在努力摆脱琐屑的日常生活。这种理想化可以说明,为什么他的诗既能使读者神往又能引起他们的批判性思索。埃利蒂斯本人详细表明了他对事物所持的观点。他说,希腊语作为一种语言不适于对生活进行悲观主义的描写,而且它没有可以用来写诅咒性诗歌的措词。对于西欧人来说,凡神秘主义都是与黑暗和夜晚相连的,而对于希腊人则光明才是伟大的神秘,每个光辉的白天都是它的反复出现的奇迹。太阳、大海和爱,便是纯化一切的基本要素。

那些至今认为真正的诗必须反映它的时代和一种政治主张的人,可以引用他写那位在阿尔巴尼亚战役中牺牲的陆军少尉的精心之作。埃利蒂斯本人也是一位少尉,而且恰巧是最先实施总动员密令的两位军官之一。他在前线参加了抵抗墨索里尼优势进攻的激烈而残酷的战斗。为哀悼那位体现着希腊迄未完成的生存斗争的阵亡战友而写的诗篇,比起那种习惯于空喊文学任务的人的作品,有着更为真实而惨痛得多的意义。

埃利蒂斯从自己参加战斗的经验中得出的结论却完全是另一种性质。诗人并不一定要表现他的时代。他也可以公开英勇地反抗。他的职业不是要逐条记下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社会和政治状况,以及个人的伤心事。相反,他走的是“从现实向可能”伸展的道路。埃利蒂斯的诗本质上并不如我们看来那么条理清晰,而是在一个背景的衬托下对现时进行透视,从中获得光明。的神话扎根于作为诗人摇篮的爱琴海边,但神话本身却是关于人类的;它不是从那个已经消逝的时代,而是从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黄金时代汲取养料。说这是乐观主义或是悲观主义都毫无意义。因为,了解得正确的话,只有未来才值得记在心头,只有那永远得不到的东西才值得为之奋斗。

埃利蒂斯同另一种成分即希腊神话的关系,也要求加以说明。我们看惯了那些业已熔毁并被改铸成当代西欧模式的希腊神话。我们有了一个拉辛笔下的安提戈涅,一个阿努伊笔下的安提戈涅,在埃利蒂斯看来这样处理是可厌的,是唯理主义者将野花改成了盆栽。就没有写布勒东笔下的安提戈涅。他从不模仿神话,而且攻击他的那些模仿的同胞。在这个观念世界他也有他的一份责任,尽管作品不是出于希腊历史上古代故事的复述,而是重新采用那种制造神话的方法。

看着他的有着光荣传统的希腊;那些以其高峰的名字使我们想起人类精神是多么崇高的群山;它的水域爱琴海,埃利蒂斯的家乡,来将珍宝冲上陆地,让西方得以收集起来引以自豪。这个希腊仍是一个活生生的始终在起作用的神话,而正如古代的神话作者那样描写它,将它人格化;赋予它以人的形态。想像带来了感觉的亲切性,而作为诗的信条的神话,也从那些在迷人的风景中嬉游的美丽青年男女身上找到了化身,热爱生活并相互爱恋,在炫目的阳光下和在波涛翻卷的海滩上。

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 个人经历

海岛克利特
奥德修斯·埃里蒂斯出生在Heraclion(Candia)在海岛克利特。不少时刻他的家庭在诗人完成他的中学研究和以后参观雅典大学的法学院的雅典永久地后定居。他的作为一位诗人的首次出现1935的通过杂志“NeaGrammata”(“新的文化”)向了致敬作为一个重要事件和新式他介绍了-虽则提升伟大许多反应-在战胜和有效造成成功开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夕和去在由我们的天决定的诗的改革。

1937年他在Corfu参观了预备军官的军校学生学校。在战争的爆发他在少尉等级担任了,首先在第1支军队的总部然后在第24个军团,在先进的防火线。在德国职业时和以后,在希腊被解放了之后,他非常活跃,出版诗歌的连续收藏和写关于当代诗歌和艺术问题的杂文

他两次是希腊国家广播电台基础的国家戏院的行政委员会的节目主持人(1945-46和1953-54),成员,希腊电台和电视服务的行政委员会的主席并且希腊全国游人的组织的顾问委员会的委员的在雅典节日。在1960年他被授予了第一个状态诗歌奖,在1975年1965的菲尼斯旅团的命令和他是Mytilene镇的塞萨罗尼基大学和名誉公民的哲学学校的名誉医生。

During岁月他在巴黎安定的1948-1952和1969-1972。在那里,他听在Sorbonne的文字学和文学教训并且了解了世界的先锋派(Reverdy,不列塔尼人,Tzara、Ungaretti、Matisse、毕加索、Chagall,Giacometti)的先驱。从巴黎开始他后来旅行了并且访问了瑞士、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在1948年他是希腊的代表在日内瓦“国际会议上”,在1962年在1949年在“国际艺术评论家联合的”建立的国会在巴黎和在“Incontro罗马dellaCultura”在罗马。

在1961年,国务院的应邀,他游遍美国;并且-相似的应邀-在1963年在1965年通过苏联和保加利亚。

Elytis诗歌通过在四十年期间活跃出现指示了,一个宽广的光谱。不同于其他,他没有转动回到古老希腊或拜占庭,而是完全致力于今天希腊文化,他试图-用根据精神和感伤的方面的某一方式-加强神话和机关。他的主要努力是赶走他的从无理的后悔的人民的良心,通过道德补全自然元素供给动力,达到在表示的最高透明度和在接近光的奥秘最后成功,“形而上学太阳”-根据自己的定义。关于技术的一个平行的方式导致传入“内在建筑学”,明显地是可认识的在伟大他的许多工作,主要在AxionEsti-它是值得的。这工作-由于它的对音乐的设置MikisTheodorakis-将在所有希腊人之中广泛被传播并且成长为是一人民的新的福音书。Elytis的理论想法用在标题(提供)之下的一系列的杂文被表达了我的卡片对视域。除他以外努力于翻译诗歌和剧院并且创造一系列的拼贴画图片。他的诗歌的翻译被出版了作为自治书,在文集或在十一种语言的期刊。

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 创作风格

罗马
要简短地介绍一位不易了解的诗人,便应当首先建立他与这两种成分,即超现实主义和神话的关系。这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我们可以引用他自己的话。他一方面说:“把超现实主义看做这个垂死的、至少在欧洲是垂死的世界上最后可用的氧气。”另一方面他又明确地表示:“从来不是个超现实主义流派的门徒。”他的确不是。埃利蒂斯同这个流派的基本诗作,同它的以其滔滔不绝的偶然联想进行的自动写作法不会有任何关系。他在诗歌表现手法上的探索引导他走向超现实主义的反面。即使它那些尚未证明过的组合词的肆意展现使他自己的写作法获得了解放,他也仍然是个严格讲究形式的人,一个用心创作的大师。

但是一种艺术形式返老还童时所发生的最好事情往往不是由于有个明确的计划,而是由于一种未曾预见到的交叉。对于希腊诗歌来说,与超现实主义相接触意味着一次繁荣,它使得我们可以称过去五十年为希腊的第二个黄金时代。在那众多的创造了这个伟大时代的杰出诗人中,无人能让我们比在埃利蒂斯身上更清楚地看到这个有力的交叉多么重要:那就是划时代的现代主义与祖传的神话之间的激动人心的遇合。

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 主要作品

1、 《方向》 (1940年)
2、 《初升太阳 》 (1943年)
3、《英雄挽歌》 (1946年)
4、 《理所当然》 (1959年)
5、 《六加一Remorses的天空》 (1960年)
6、 《光树和第十四丽人》  (1972年)
7、 《主权太阳》  (1972年)
8、《颤音爱情》 (1973)
9、 《会标》 (1973)
10、 《步诗》 (1974年)
11、《我看见卡》 (1974年)
12、 《画家Theophilos》 (1973)
13、 《第二次写作》 (1976年)
14、 《魔术队在Papadiamantis》 (1976年)
15、 《Signalbook》 (1977年)
16、 《玛利亚Nefeli》 (1978)
17、 《三个诗歌下的方便旗》 (1982年)
18、 《日记4月的一个隐形》  (1984年)
19、《小水手》  (1988年)
20、《他说:我的爱》 (1986年)
21、 《Krinagoras》 (1987年)
22、《挽歌的Oxopetras》 (1991)

TAGS: 文化人物 诗人 诺贝尔文学奖
上一页: 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 下一页: 张彭春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