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华


刘建华,1962年生于江西吉安,1977年进入江西景德镇市雕塑瓷厂创作室工作,1985年考入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雕塑专业,1989年毕业到云南艺术学院任教现为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副教授。

刘建华 - 个人简介

刘建华,1962生于中国江西吉安市,现生活、工作在中国上海。陶瓷是刘建华若干年来不断艺术实践的一种创作媒介。此外,刘建华也跳出以陶瓷为单一创作材料的框限,同时使用了诸如钢铁、玻璃钢、画布、现成品等各类材料进行创作,用其他艺术方式介入了自己的观念,对今天的城市与社会提出一些他觉得该提出的问题。刘建华艺术的魅力在于其对材料统一而多变的应用、对主体的准确定位以及其中发人深思的问题。其对政治、社会和美学主体的理想使他的作品有一种独特的品质。 

刘建华 - 工作经历

1977-1985进入中国江西景德镇市雕塑瓷厂创作室工作

1985—1989中国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雕塑专业毕业

1989—2004在中国昆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雕塑系

2004—至今 在中国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任

现生活、工作在中国上海

刘建华 - 创作经历

刘建华曾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举办过个展,并多次参加国际群展。2003年以来,他创作了《日常?易碎》系列,将日常物品引入材质变异的特殊意义之中,单一的素色氛围,使得观众对真实面目的观察陷入一个剥离表层的范畴。“一旦自己很熟悉的东西放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就会有很不一样的感觉。”刘建华是这么看待他的“陶瓷世界”的,他想构筑出我们另一种眼光所能抵达的日常之外。这种简约、纯朴场景与展望制造的日常的特点,让你在很短的时间重温了关于个人对纯朴历史的记忆。这样的作品表达出现代性对个人意义的侵蚀和我们对标准化城市的无奈。

刘建华专心制作令人困惑的瓷器。这是一些三十年代年轻漂亮的女人,穿着时髦的旗袍(上海疯狂时代著名的服装)。军服式的小领子,裙子和胸部紧贴着身体,大腿一侧开着叉口。刘建华把这些美丽的瓷器造物用在中国传统的盘子上,伴有丰富的图案,缠绕的红的黄的龙。这样,年轻的女人的身体就像准备被食用的餐饭,这种印象得到强化。因为身体很小,美丽的尤物没有头和胳膊,露出的是漂亮的大腿。刘建华这样做是挑起人们的思考,思考妇女在现代社会里的地位。尽管在共产主义时期取得了一些成果(被允许接受教育、参加工作……),女人还是经常陷入漫长的传统赋予她们的角色:即女人是物品,被当作消费品,女人必须要漂亮,对男人有吸引力。但是根本不会因为她的思想而受重视,她也无力冲出这种局限。

刘建华 - 个人话录

我的作品所要传达的就是传统和现代、物质文化和精神世界、消逝的古老文化和新兴消费文化之间的冲突和对立,并促进观者对周围社会的理解。

刘建华 - 成才之路

刘建华自12岁起便跟随身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舅舅刘远长,同在景德镇工作。景德镇的制瓷史可追溯到约两千年以前,公元1000年左右,北宋皇帝真宗便下诏,命令今后宫中所用瓷器皆必须为景德镇出品。从那时起,景德镇窑在中国的宫廷史上一直为皇宫制作瓷器。景德镇也为非宫廷的客户制作了大量的瓷器,这些瓷器销往世界各地,包括日本、波斯萨非(SafavidPeria)、奥斯曼土耳其(OttomanTurkey),当然也有西欧等地。瓷器与丝绸一同成为中国当时技术卓越、工业繁荣的象征。实际上,每当谈到欧洲在18世纪中叶后发生的工业革命时,人们总是会忘记中国的工业生产,而中国的工业生产早在欧洲工业革命几百年前便已开始。

来到景德镇两年后,也就是刘建华十四岁的时候,他开始在景德镇上的一家主要陶瓷厂工作,并在此工作了八年,学会了陶瓷制作的各种工艺,并获得了中国陶瓷作品的最高奖项。

毛泽东于1976年逝世。他的逝世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结束。而刘建华在陶瓷厂工作的那几年,正是在此之后。不无巧合的是,1976年同时也是刘建华积极与西方当代艺术或者说是西方近当代艺术(near-contemporaryart)首次接触的一年,他发现了一本绘有法国伟大雕塑家罗丹作品的书,深受启发。

22岁时,刘建华进入景德镇陶瓷学院学习,他学习的是美术,而非工业设计。那时正值中国首批当代艺术群体开始出现,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星星画会”。“星星画会”于1979年跃入大众视野,其成员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外的围栏上悬挂展示作品。被警察驱赶后,后在美术馆附近的公园中再次举办展览。据非官方统计,该次展览吸引了近4万观赏者。刘建华订阅了当时出现的多家中文美术刊物,并从中学习到了西方当代艺术的知识。尽管他当时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艺术需要与官方提倡的意识形态相一致,但是他还是开始了实验作品的创作。

1989年,刘建华完成了景德镇陶瓷学院的学业,毕业后被派往云南省省会昆明。昆明位于中国远西,与缅甸和越南接壤。昆明自古以来便是中国通往西方的大门。近几十年来,昆明盛行波希米亚的生活方式,相当多的小餐馆和俱乐部也同时具有非正式画廊的身份。刘建华在昆明结识了许多中国的当代艺术家,包括张晓刚,毛旭辉和李季,这些艺术家后来也都扬名世界。

现在刘建华是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极具洞察力的社会批评家。刘建华深刻的社会批评也能够在非中国的环境中产生影响。刘建华以陶瓷作品著称,但是他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一媒介。他之所以选择陶瓷作为媒介不仅与他的个人生活经历密切相关,同时也同中国的历史有着莫大的联系。

刘建华在昆明的一次形式体验是为该市复制一些城市雕塑——十分单调的工作。其实他早已意识到,中国在这一艺术领域没有取得什么成就,而失败的原因可归结为几个方面,其中最显而易见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宋朝起,自然景观艺术而非人体艺术在中国的美术史上占据了中心地位;在中国往往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你觉得应该矗立着雕像的地方却赫然摆放着一块“灵壁石”(scholar’srock)——也就是以天然的岩层形貌来表现的自然景观。另外一个原因是毛泽东政权促进了苏联式的大于实物的雕塑(Soviet-styleheroicsculpture)的不断增加。从艺术上来看,这些纪念碑都是失败的作品,败坏了中国雕塑的名声。

毛泽东逝世后,中国的领导人实施了新型经济政策,带来了经济上的繁荣,使中国人自己和外国游人都印象深刻。从中国历史来看,汉唐两朝时期,中国经济曾占全球经济的25%。中国的知识分子也喜悦于这一盛世重现。然而,这些知识分子——包括中国活跃的艺术家、作家和理论家——深知中国的经济繁荣是以巨大的文化损失为代价的,中国突然间一跃成为了消费社会,充斥着外销的毛绒玩具和小饰品。

刘建华针对这一现象,在FermoyGallery美术馆和奥克斯堡公共休息室的展品中仔细进行了研究。

陶瓷是一种几乎可以高度重现任何实物的材料。例如,早在18世纪,中国和欧洲的艺术家便开始制作餐桌上的仿真物品,比方说,有盖的深碗中装着各种各样几可乱真的蔬菜水果。这些物品的形态——如圆白菜——就是刘建华工艺中的一部分。当然他还可制作许多其它种类的复制品,包括服装,如草帽、女士长靴等,也包括我们日常生活中注意不到的东西,从地板上排列成行的锤子到摆放在奥克斯堡主餐桌上的婴儿瓶等。

为Fermoy画廊制作的装置作品,其主调是公开批评现代生活,不仅仅是对中国新形势的批判。各种实物堆积起来组合在一起,有几分墓碑的形状。墓碑前,有一块陶瓷的垫子,上面放着一块颅骨;此外,碑前还放着一架模型飞机——传统的死亡象征,环球旅行与环球贸易的新国际性的象征。奥克斯堡的展品表达的意义更为模糊——许多白色实物被放置在家具下和壁炉前。图书馆里,一些陶瓷制作的书籍摆放在了装有真书书架的前面。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奥克斯堡的装置展却成为了一个话题——观赏者的抗议声,礼品店收入减少的呼声,以及国民托管组织的管理人员的单方面缩短展期。

国民托管组织一直以来力争摆脱其目光短浅的的精英优越论(elitism)和保守主义等恶名。该组织在其最负盛名的奥克斯堡举办了刘建华的展览,确实可以看成是他们的一种努力。而这场展览所产生的异议,也说明了他们的这种努力确实是必要的,而且将来会更加必要。然而,这次展览还具有更大范围的、更有趣的意义。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刘建华的作品是“大众的”(democratic)。他的作品没有巨大的复制品,而是集中在了日常事物的复制上,并以多种多样的组合形式表现了出来。刘建华的复制品不是为了欺骗而设置,他的作品也不可能具有欺骗性——他的作品都是纯白色的。打个比方来说,这些复制品如同被复制品的幻影一般,看起来有用处,但是却易碎而无用。这些复制品诉说着人们当今的生活方式,生活中充斥了非必需品。他多次复制了同一实物、同一形状,就是为了强调这一点。不是一个陶瓷锤子而已,而是许多个锤子组合到了一起。

在奥克斯堡,这一点产生了全所未有的共鸣。奥克斯堡建于15世纪末,在19世纪的时候进行了大范围的改造,以符合维多利亚时期的“华丽风格”(baronial)。奥克斯堡的许多房间是历史的捏造而非史实,刘建华制作介入品的高级套房也是如此。刘建华的作品向人们的这种预期提出了质疑与挑战,显然这引起了他们真正的愤怒感。

在这种环境下,刘建华原本打算除了陶瓷品以外,另外在奥克斯堡房间里放置一些修改过的图片,但最终并未成行。这未尝不是件好事。那些图片包括一系列上海的景观图,然而巨大的赌场筹码成堆的垒放,影响了建筑物的视线。这些图片是中国经济繁荣的另一个隐喻。更客观的来说,这些图片可以看作是英国一些历史事件的隐喻。15世纪,英国东部的一些郡县由于英国羊毛业的成功而繁荣了起来。然后利用由此带来的财富,建造了一座富有挑战性的建筑——具有城堡的风格但是作用上又不同于城堡的建筑。19世纪时,对该建筑的再改造受到了英国工业革命的资助。这使得英国如同几世纪前的中国一样,一时成为了全球经济的中心。

刘建华在奥克斯堡的介入品引起了人们的愤怒之情(有时是只是些微怒气而已),因为这些介入品与人们的预期并不相称。观赏者期待着的是历史童话故事,但是他们实际上所看到的,却是经济教训和道德教训的东西。也许,通过一个局外人——一名中国人——来看到这一点,对英国人来说,可能接受不了吧。

刘建华 - 个展

2007

出口—货物转运(上海·外滩三号沪申画廊)

日常·易碎——墓(英国·King'sLynn·国王利恩艺术中心)

日常·易碎(英国·King'sLynn·OxburghHall)

刘建华作品展(韩国·阿拉里奥首尔画廊)

2006

异想(北京·常青画廊)

2004

刘建华作品展(英国·伦敦红楼基金会、汉弥尔顿画廊)

2003

“你真的认识吗?”——刘建华作品展(上海·香格纳画廊)

2002

刘建华作品展(台北·台湾艺术基金会、台北汉雅轩)

2001

愉悦和幻想(上海·香格纳画廊)

瓷性的肌肤(香港·汉雅轩画廊)

1990

刘建华作品展(昆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馆)


 

刘建华 - 群展

2007

政纯办在上海(上海·比翼艺术中心)

透视的景观——第六届深圳国际雕塑展(深圳·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

绝对图像(纽约·阿拉里奥画廊)

政治纯形式(北京·北京公社)

面对现实的中国(奥地利·维也纳路德维希当代美术馆)

首届今日文献展(北京·今日美术馆)

麻将——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奥地利·萨尔茨堡现代美术馆)

被枪毙的方案(上海·可当代艺术中心)

今日中国(荷兰·阿姆士特芬·眼镜蛇当代艺术美术馆)

“何去何从?”中国当代艺术展(香港·香港大会堂)

第二届莫斯科双年展(莫斯科·联邦塔)

“社会艺术”展(莫斯科·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美术馆)

Amory艺术博览会(纽约·美国)

“从西南出发”当代艺术展(广州·广东美术馆)

你以为你是谁?——中国当代艺术展(意大利·米兰)

媒介和传统的当代性(北京·台湾亚洲艺术中心北京空间)

2006

恒动:当代艺术对话(上海·当代艺术馆)

新加坡双年展(新加坡·雕塑广场)

只有一面墙(悉尼·实验艺术空间)

38人个展(上海·2577创意大院)

第六届上海双年展(上海·上海美术馆)

绝对图像(韩国·阿拉里奥天安艺术空间)

2006上海当代艺术馆文献展(上海·当代艺术馆)

今日中国——艺术中的转世魅影(维也纳·埃舍尔收藏博物馆)

釜山双年展(韩国·釜山)

虚拟的爱/青春地(上海·当代艺术馆)

城市的皮肤——当代都市影像的可能性研究(深圳·深圳美术馆)

麻将——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巡回展(德国·汉堡当代美术馆)

2005

上海建设——当代艺术展(上海·外滩三号沪申画廊)

制造虚拟(Ⅱ/Ⅵ)——一个观念的中国当代美术馆(北京·程昕东国际当代艺术空间)

激醒:中法艺术的碰撞与融合(北京·中国美术馆)

寂静的典雅——东亚当代艺术展(东京·森美术馆)

韩国第三届世界陶瓷艺术双年展(利川·世界陶瓷艺术中心)

透明的盒子——有限空间的无限蔓延(北京·建外SOHO)

先锋——中国前卫雕塑(荷兰·海牙海滨雕塑博物馆)

第一届蒙彼利埃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双年展(法国·蒙彼利埃市)

麻将——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瑞士·伯尔尼国家美术馆)

只有一面墙(北京·北京公社)

“东京116°北纬40°的聚落”国际当代艺术展(北京·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第二届广州三年展——自我组织单元(如何把广州变成上海,上海比翼艺术中心组织)

(广州·广东美术馆)

而都是我——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广东·连州)

城市的皮肤——当代都市影像的可能性研究(澳门·塔石艺文馆)

美丽的讽喻(北京·阿拉里奥艺术空间)

2004

62761232当代艺术快递展(上海·比翼当代艺术中心)

龙族之梦——中国当代艺术展(都柏林·爱尔兰现代美术馆)

上海多伦青年美术大展(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

泥土的秘密:从高更到葛姆雷(英国·利物浦泰特美术馆)

开放亚洲2004—第七届威尼斯国际雕塑及装置展(意大利·威尼斯海滨浴场)

中法当代雕塑展(法国·尼斯)

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五人艺术展)(瑞典·厄勒布儒城市艺术大厅)

“身体·中国”当代艺术展(法国·马赛现代艺术博物馆)

被禁止的感觉(法国·佩里格市法郎索瓦密特朗文化中心)(法国·沙哈拉市古教堂)

汉雅轩二十年庆——艺术展(香港·香港艺术中心)

2004武汉首届美术文献提名展(武汉·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

2003

博洛尼亚当代艺术博览会(意大利·博洛尼亚)

“间:中国怎么样?”(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34届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瑞士·巴塞尔)

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广州·广东美术馆)(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另一种现代性——当代艺术展(北京·犀锐艺术中心)

超越平方(上海·光大会展中心)

“打开天空”当代艺术展(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

2002

金钱和价值/最后的禁忌(瑞士·国家银行)

食欲——中韩艺术作品展(韩国·汉城艺术边缘画廊)

33届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瑞士·巴塞尔)

趣味过剩(上海·金盛艺术中心)

中国波普物质(悉尼·雷画廊)

“巴黎——北京”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法国·巴黎皮尔卡丹艺术中心)

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广州·广州艺术博物馆)

“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

(德国·杜依斯堡库普斯墨赫美术馆、巡回意大利罗马美术馆、匈牙利布达佩斯路德维希美术馆)

梦幻02(英国·伦敦OXO艺术中心)

2001

中国制造——15人当代艺术作品联展(法国·巴黎那瓦拉画廊)

男孩·女孩展(昆明·上河创库、新加坡·斯民艺苑)

32届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瑞士·巴塞尔)

艺术时代——首届精文艺术大展(上海·金茂大厦)

第一届成都双年展(成都·现代艺术馆)

2000

中国造像展(香港·汉雅轩画廊)(伦敦·空气画廊)

当代艺术15人联展(北京·四合院画廊)

转世时代:2000中国当代艺术展(成都·上河美术馆)

中国当代雕塑艺术邀请展(青岛·雕塑艺术馆)

冲突与选择当代雕塑艺术展(杭州·青岛·沈阳·深圳)

两个城市的神话——亚洲当代艺术(英国·伦敦空气画廊)

与摩尔对话——当代雕塑作品邀请展(广州·广东美术馆)

1999

1999开启新通道——东宇美术馆首届当代艺术作品收藏展

(沈阳·东宇美术馆)

从中国出发当代艺术展(北京·设计艺术博物馆)

像唯物主义那样美丽新艺术展(上海·华东师大美术馆)

昆明三位艺术家当代艺术展(香港·汉雅轩画廊)

CHINA46(上海·墨尔本·台北·澳大利亚)

世纪之门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成都·现代艺术馆)

1998

中国当代艺术第五回文献展(重庆·重庆美术馆)

第一届当代雕塑艺术年度展(深圳·何香凝美术馆)

传统反思当代艺术作品展(北京·德国驻华使馆)

1997

生活类型(昆明·云南大学科技馆)

都市人格艺术组合展(昆明·重庆)

1996

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第四回——雕塑与当代文化(成都·四川美术馆)

敬畏生命(成都·四川美术馆)

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3人作品展(德国·威斯巴登艺术中心)

1995

现在状态展(昆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美中文化交流中心)

1994

开始创作“彩塑系列”西南艺术关注展(昆明西南大厦)

1992-1993

创作“绿色系列”、“精神的指向-游离系列”

1992

中国第三届体育美术作品展(北京中国美术馆)

1991

现代雕塑陶艺作品展(香港

TAGS: 上海交通大学教师 中国小说家 中国雕塑家 人物 各国艺术家 各类型艺术家 各职业人物 文化人物 自由撰稿人 艺术工作者 艺术领域人物 雕塑家
上一页: 李学 下一页: 路易·罗比尼雅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