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浚


丘浚(1418~1495)明代著名政治家、理学家、史学家、经济学家和文学家,海南四大才子之一。字仲深,号深庵、玉峰、别号海山老人,琼州琼台(今属海南)人。景泰五年进士,历官经筵讲官、侍讲、侍讲学士、翰林学士、国子临祭酒、礼部侍郎、尚书、纂修《宪宗实录》总裁官、文渊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等职。丘浚学问渊博,熟悉当代掌故,晚年右眼失明仍披览不辍,研究领域涉政治、经济、文学、医学等,著述甚丰,同海瑞合称为“海南双壁”。
丘浚(1418-1495年),字仲深,号深庵、玉峰、出生在海南岛琼山,别号海山老人,琼山府城镇下田村(又名朱桔里,今名金花村)人,明朝中叶著名的学者和政治家、经济学家,著有《大学衍义补》等著作。他为官40年,历任编修、经筵讲官、侍讲、侍讲学士、翰林学士、国子临祭酒、礼部侍 郎、尚书、纂修《宪宗实录》总裁官、文渊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等职。是一位从边陲海南岛到京城的布衣卿相,史称海南四大才子之一。同海瑞被誉为“海南双壁”。

丘浚 - 生平简介

生于永乐十八年(1421年)。出身于医学世家。祖籍西厢,世家泉州,其光祖为福建晋江医科训导。后迁至海南岛琼山府城镇下田村。幼年丧父靠母李氏教养,勤奋攻读,聪明过人,丘浚自幼习儒读书,7岁能诗,过目成诵,年十九为诸生。

正统九年,举广东乡试第一。十二年赴京参加会试,不第。入太学而卒业,祭酒萧镃器重丘浚,以为必致大用。

景泰五年(1454年)举进士及弟,廷试当为一甲及第,以策中颇触时讳,遂以貌寝为由改二甲第一,选为庶吉士。浚在馆中,益读未见之书,声名日闻。庶吉士散馆,授翰林编修。浚既官翰林,潜心研读坟典,见闻益广,并究心于本朝典章制度,以经国济世为己任。
  
时两广瑶僮为乱,天顺以来,总兵颜彪、都御史叶盛讨之不能平。成化元年,都督同知赵辅,右佥都御史韩雍往代彪、盛。丘浚奏记于大学士李贤,言瑶僮之乱在广东宜行驱逐,在广西宜行围困。当屯兵于瑶僮的巢穴大藤峡,蹂践瑶僮所种禾稼,使之无收,再切断其他粮食来源,困其一二年,则可剿灭之。李贤善其言,将丘浚谋划之策献诸朝。宪宗诏录其策以示诸将,人咸是之。韩雍采纳其直攻腹心大藤峡的建议,拟定了速战速决的战术,获得胜利。自是丘浚之名遂重于公卿之间。

浚任编修九年秩满,升侍讲。与修《英宗实录》,充纂修官。丘浚秉史笔,为于谦澄清不实之词,“或谓少保于谦之死,当著其不轨。公曰:乙巳之变,微于公天下不知何如!武臣挟私怨,诬其不轨,是岂可信哉?众以为然,功过皆从实书之”。又为前工部尚书江渊洗雪。“执笔者谓黄竑易储之奏,出前工部尚书江渊,馆臣多以为然。公独曰:闻当时竑教其兄为此,觊免死耳。且广西书奏用土产纸,易辨也。索其奏验之,果广西纸,众乃服。”书成,进侍讲学士。浚预经筵充讲官,音吐洪畅,讲对称旨,宪宗嘉悦。旋撰《续通鉴纲目》,书成,授翰林学士。

丘浚 - 学术研究

成化十三年(1477),丘浚迁国子监祭酒。浚在任经筵讲官时,萌发了纂写《大学衍义补》的愿望。《大学》原为《礼记》中的一个章节,宋洛闽诸儒特为表彰,渐独立为书,南宋真德秀征引经训,参证史事,旁采先儒之论,复以己意发明之,撰《大学衍义》。丘浚以其书“有格物致知之要,诚意正心之要,修身之要,齐家之要,而于治国平天下之要阙焉。”于是发愿续补其阙,既官祭酒,无政事之劳,于是着手撰述。仿真德秀原书体例,“采辑五经诸史百氏之言,补其阙略,以为治国平天下之要。立为十二目,曰正朝廷,曰正百官,曰固邦本,曰制国用,曰明礼乐,曰秩祭祀,曰崇教化,曰备规制,曰慎刑宪,曰严武备,曰柔远方,曰成功化。又于各目之中,分为条件,凡一百十有九,共为书一百六十卷。补前书一卷,目录三卷,总一百六十四卷,名之曰《大学衍义补》,所以补德秀前书之阙也。”宋理宗口头上崇慕道学,而实际上纵情声色,以致权臣外戚,交煽为奸,真德秀撰《大学衍义》,就是针对理宗虚伪的政治道德,他想通过该书,提醒统治者要正心诚意,不能对圣人之言虚与委蛇,故其书侧重强调修身,“而不出乎身家之外”。丘浚以其书所衍之义大而简,于是在补阙时侧重实际政事,丘浚指出了两书之关系,“其详其简,各惟其宜,若合二书言之,前书其体,此书其用也。”丘浚在祭酒任上,专意撰述,阅十年而书成。

孝宗嗣位,丘浚乃表上其书,皇帝奖谕有加,诏誊副本发福建布政使司付书坊刊行。浚乃特进礼部尚书,掌詹事府事。弘治元年,诏修《宪宗实录》,浚为副总裁官,四年书成,加太子太保。旋命其兼文渊阁大学士,入阁预机务。明代以尚书入阁者自丘浚始。既入阁,丘浚进奏孝宗,表示要选择《大学衍义补》中可以付诸施行的部分内容,请皇帝省览。丘浚看到明朝成化以来的各种社会弊病,孝宗嗣位之初曾加以革除,但不久旧弊又循然而生。要统治者振作更始并非易事。丘在奏疏中仔细地作了说明。他说这些主张“非若郑康成之训经义泛滥无益也,非是王安石之假经言纷更变乱也”,希望朝廷予以重视。丘浚表示,从前在国子监任职,只能写书而无法使之施行,现在身在内阁,正是施行《大学衍义补》中治国平天下之策的时候了。丘浚表示要陆续奏进治国方略,请求皇帝审阅后,“赐御札批下,会同内阁一二儒臣斟酌处置,拟为圣旨”,传命有关衙门执行。孝宗答旨,“卿欲有言,具奏来看”。

丘浚奏进了哪些方略,史无明载,丘浚留下的文集中,亦不详记载。证之于《大学衍义补》,丘浚所进,大略有帝王仁政、官制、选举、兵制、土地赋役、盐法、海运、常平、货币等内容。总的看来,丘浚所论,大抵都没有在明朝的实际政策中产生影响。孝宗时,无论选举、官制、盐法、土地赋役都出现了种种弊端,亟待改革,推陈出新。而在各地实际执行的政策中,已经或多或少地有了一些变化,如官制中内阁之权趋重,选举中三途畸轻畸重,赋役制度的均徭法,九等户制的划分等等。而上述变化在《大学衍义补》中没有它们应有的位置和应该得到的估价。浚经科举入仕后径官翰林,以至入阁,未尝一历地方之任,对于北方的黄河流域和商品经济较为发达的江南均无直接体验,丘浚的知识限于从书本到书本,至多也不过征询于来京的官员,故其所论不免有迂阔而不符合实际的地方。如丘浚的海运之议,受到嘉靖、隆庆时被誉为才臣的万恭的批评。又如官制之议,丘浚既颂扬太祖罢相以来的体制,却又要求公孤等官要名副其实地具有责任和义务,这完全背离了明朝的政治现实。 至于仿周礼而要求户部掌教化百姓等论,皆不过以复古为高,殊属可笑。丘浚奏呈的意见大约皆窒碍难行,故并未对当时的政策发生具体的影响。

丘浚 - 拯救典籍

弘治五年(1492),丘浚上疏言经籍图书之事。他十分强调经籍图书的重要性,故而《大学衍义补》中有“广图籍之储”的条目。丘浚认为,图籍中保存了古今帝王丰富的统治经验和臣民必须遵从统治的道德规范,具有极高的政治价值。同时图籍记载了国家的山川、人物、风俗、物产和朝廷礼乐刑政的演变和发展。这些精神文化财富是十分珍贵的,“今赖(其)知古,后赖知今者也”。丘浚请求朝廷对经籍图书要给予充分的注意和爱护。他陈述了太祖在建国过程中就注意访求遗书,“既平元都,得其馆阁秘藏,又广购于民间,没入于罪籍”。故明初图籍储存不减前代,为一时盛况。迄至太宗,虽急于经营北京和北部边疆,“犹聚众千百纂集《永乐大典》,以备考究”。丘浚列举了当前经籍图书保存中出现的种种严重问题,单说现今内阁所收藏的经籍与永乐时内阁的《文渊阁书目》相比较,已“不能十一”。又近“十年,在内未闻考较,在外未闻购求”,如不采取措施拯救尚存的经籍,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丘浚奏请加强典籍的管理工作,自学士而下,至于专司其职的翰林典各官,要积极清理现存图书,访求所缺,珍贵的图籍,务必抄誊正副,“使一书而存数本”,分别藏于内阁、国子监、南京国子监。各藏书之处要加强管理和保护,防止遗失和虫蛀湿坏等。

丘浚还特别注意对重要档案文件的保存,建议在文渊阁近地别建库房“不用木植,但用砖石,将累朝实录、御制玉牒,及干系国家大事文书,盛以铜柜,庋于楼之上层。如诏册、制诰、行礼仪注、前朝遗文旧事,与凡内府衙门所藏文书,可备异日纂修全史之用者,盛以铁柜,庋之下层”。又“内外衙门因事欲有稽考者,必须请旨,不许擅开”。孝宗嘉纳丘浚所请,并立即下诏访求遗书。在丘浚的影响下,孝宗颇为重视图籍和档案,史载孝宗甚重《永乐大典》,召对廷臣之暇,必置此书于案,反复阅读。孝宗还“亲洒宸翰,识以御宝”,从《永乐大典》中抄出世人所未见的医学秘方,“赐太医院使臣王圣济、殿内臣宠,盖欲推之,以福海内也”。流风所及,世宗在位,遂令将《永乐大典》誊抄一份,以利保存。孝宗在位,朝廷政治状况较成化时大有改善,被誉为中兴之主,这当然与丘浚等一批富于学行的士大夫的辅佐是分不开的。

丘浚 - 革除弊政

英宗以降,皇帝和大臣面议政事渐成旷典,皇帝和臣民都是通过题奏文书的奏进和批答来交通消息的。皇帝深居宫中,易受宦官的影响,时太监李广以符箓祷祀蛊惑孝宗,广于是肆为奸利,矫旨授传奉官,擅夺畿内民田,奏讨盐利等。丘浚忧之,乃以星变为言,提醒孝宗保持即位之初的良好政治,杜绝弊政。丘浚要求皇帝警惕天变,“宜体上天仁爱,念祖宗基业,修德以立本,清心以应务,谨好尚,节财贿,公任用,禁私谒,厘革庶政”。并列举二十二种时弊,其疏将近万言。孝宗嘉纳其奏,却未能尽行其言。 六年,大计天下官吏,吏部尚书王恕奏黜两千人。其中有许多是刚刚上任的官员,他们因其前任留下的问题受累而被降黜。这种现象颇不合理,使良莠混同。丘浚在阁中,借调旨之权,保留了九十多人的职务。王恕对此大为不满,屡争不得,乃至求罢。丘浚宣言于人,谓王恕所行不合国家典制,讽示王恕纠正,二人遂至有隙。适太医院刘文泰疏讦王恕失职诸事,恕竟因是而被免职。文泰常出入丘浚家,言者遂谓文泰疏稿出自丘浚之手,王恕与丘浚益不相能。舆论于浚颇有微词。丘浚在位,力矫世弊,居国子监及主乡会试,痛抑诸生险怪之文。言官言事矫激过当,丘浚毫不宽假,面折其过。因此丘浚结怨甚多,操纵舆论的某些言官乃乘刘文泰事件之波,摘丘浚诗句,攻为不经之作,劾其不可居相位云云,孝宗不问。

丘浚 - 学不阿世

丘浚为学,不趋时骛。明代理学大师吴与弼一意在“用敬”上下功夫,要求自己“终日无遽言疾色”,甚至宣扬说,只要衣冠整肃,言动端正,以礼自持,虽不读书,亦渐有长进。更可笑的是吴与弼以梦见孔子、朱熹而自得,以为修养到家了。英宗征之入京,吴说了一大堆套话,于政事无补,其人徒有虚誉而已。丘浚一点也不盲目崇拜这些所谓的宗师,吴与弼门下高足陈献章征召来京,丘浚与谈,两人旨趣相去甚远。丘浚沮其留用,献章辞疾归乡。

丘浚学不阿世,其议论颇与人殊,如料岳飞未必能恢复北方。历代史笔以忠君报国颂扬岳飞,北伐前途如何,大抵皆顺岳武穆之志,必直捣敌巢,痛饮黄龙,迎回二帝,必雪靖康之耻。然而仔细地分析当时的政治形势和军事形势,高宗以藩支入继大统,意在偏安求存,南宋虽在南方建立,有宋一代的诸种弊政,无所改造,要战胜金国,谈何容易。大家都颂扬岳飞,丘浚却料岳飞未必能成功,违乖众意,招来士大夫对丘浚的反感。关于秦桧,世人独责之而不责高宗,丘浚疾世人之浅薄,他指出,高宗非幼弱昏昧之主,秦桧非承其意旨,决不敢杀其大将。丘浚在咏史的诗作中,指出高宗应对岳飞之死负责。秦桧秉承高宗的私意,奉行投降苟安一隅之策,杀死一意北伐的岳飞,秦桧之于高宗,当然是有功之臣。丘浚言秦桧之功云云完全是弦外有音。

丘浚 - 著作

丘浚在海南岛办琼山县学(琼山书院),藏书甚富,名曰“石室”,以饷士人。丘浚为明代著名文学家、教育家,著有《琼台会集》、《家礼仪节》等,且儒而通医,又是岭南著名医家,著作有《本草格式》、《重刊明堂经络前图》、《重刊明堂经络后图》、尝博览群医书共三十六家,并录其中之效方验方,成《群书抄方》一卷行世。

丘浚自幼好学,学识深博,著有《大学衍义补》、《丘文庄集》、《投笔记》等,所著《世史正纲》33卷、《朱子学》2卷,重编《琼台会稿》24卷,全收于《四库全书》。他的著述无论在经济、史学、文学方面,在当时都是非常杰出的,政治思想、哲学思想也有很多超越前人的地方,且著作数量十分可观。在他卷秩浩繁的著述中,《大学衍义补》历来最受推崇。在这部著作中,他“以相当明确的形式提出了劳动决定价值的论点,据史可查,他是迄今知道的世界上最早提出劳动价值理论的人。比英国古典经济学派创始人威廉佩蒂17世纪60年代提出的“劳动价值论”还要早170多年,被现代经济理论界称为“15世纪卓越的经济思想家”。
 
他熟悉当代掌故﹐一生著述甚富。《大学》为儒家经典﹐汉时杂入《礼记》之中﹐宋时人始大力表彰﹐列入《四书》。宋儒真德秀作《大学衍义》 ﹐发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诸义﹐但缺治国平天下部分。入明﹐丘浚博采六经诸史百家之文﹐加按语抒发己见﹐补其所缺﹐成《大学衍义补》。成 化二十三年(1487)十一月奏上。该书卷首有一卷补述“诚意正心之要”。正文一百六十卷﹐分《正朝廷》﹑《正百官》﹑《固邦本》﹑《制国用》﹑《明礼 乐》﹑《秩祭祀》﹑《崇教化》﹑《备规制》﹑《慎刑宪》﹑《严武备》﹑《驭夷狄》﹑《成功化》十二章。《大学衍义》“主于理”﹐该书“主于事”﹐其内容包 罗宏富﹐为研究古代﹐尤其是明代前期和中期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司法﹑军事发展﹐提供了重要资料。

《大学衍义补》最早于弘治初刊行﹐万历时再版﹐明神 宗朱翊钧亲为作序。明代又有张溥刊本﹑陈仁锡刊本﹑乔应甲扬州刊本﹑续补全书本。清代有《四库全书》本﹑摛藻堂四库全书荟要本。明清时﹐学人为广传该书﹐ 还曾纂有多种节本或述要行世。如明凌迪知《大学衍义补精华》十七卷﹑胡世宁《读大学衍义虞见》二卷﹑清陈弘谋《大学衍义补辑要》十二卷等。

《本草格式》一卷,专门论述中药性味功效。丘浚在序言中说:“医书之有本草如儒家之有字书也,不识字者断不能为文,不识药者又安能治病哉?予以邵子(邵雍)观物之说,本《周礼》五药之目,拟为《本草格式》及采取条例一篇,藏之巾笥,以俟后人用焉。”其子丘敦、丘京亦为当时名医。

《重刊明堂经络前图》与《重刊明堂经络后图》,是丘浚仿照宋代针灸医家王惟一《铜人腧穴针灸图经》样本,详加考订,复以存真,重绘而刊刻。惜两书现已佚, 但《琼山县志》保存了该两书的自序,如《重刻明堂经络后图》序曰:“夫世之学方技者,以之求十四经之流注,八法之运用,九针之补深,亦未必无所助云。”说 明该两书对针灸学的发展有一定的作用。

丘浚 - 墓地

丘浚弘治八年(1495)卒于任上,年七十六。赠太傅,谥文庄。墓位于海南岛海口市秀英区水头村北。该墓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1986年重修墓丘、墓碑、石牌坊。 1996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墓主墓石砌,圆顶,高6米,共分6层,16级台阶,底座有八卦,八卦之间万字符号,这符号在古时代表吉祥之意。主墓前立墓碑一座,高4.4米,上方刻有“双龙飞舞”,两旁刻有青松、仙鹤、祥云等图案花纹。碑面上端有:“皇明敕葬”四字,正中题:‘光禄大夫柱国少保兼太子太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特赠左柱国太傅谥文庄丘公。妣诰封正一品夫人吴氏之墓’(夫妻合葬)。主墓前有"理学名臣“石牌坊一座。墓道两旁有翁仲,石羊、石狮、石马等石刻,最前面有石华表一对。整个墓园前临清泉水塘,面对平畴沃野,后枕苍翠小丘,古朴典雅,庄严肃穆。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初期,朱德、郭沫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专程前往丘浚墓参观。

丘浚 - 故居

丘浚故居位于金花路三巷9号,院门口悬挂着由国家文物局著名古建筑专家、书法家罗哲文题写的四个大字“丘浚故居”。金黄色的字体在黑底的反衬下熠熠生辉。
  
丘浚故居现存“可继堂”和前堂两进,前堂面阔3间,进深4椽,单檐硬山式简板布瓦顶,通高4米,可维堂面阔3间,进深13椽,单檐硬山式简板布瓦顶。

丘浚于明永乐十九年十一月初十生于故居正屋。丘浚故居始建于明洪武二年(1369),距今已有640多年的历史。曾为多进式院落,规模最大时有“丘民十八屋”之说。

据说,当丘浚7岁,其兄丘源9岁时,父亲丘传去世,年幼的兄弟靠祖父丘普抚养。丘普想到自己年老失去独子,双孙依偎膝下,百感交集,写了“嗟无一子堪供老,喜有双孙可继宗”的联句挂于楣两边。丘浚成名后,追念乃祖对他们兄弟的期望,写了一篇《可继堂记》这篇记文,充满了丘浚追及先人,不忘根本和对后辈殷切期待的激情。从此,可继堂名扬天下,余韵至今。

丘浚在世时,下田村(金花村)常常车来轿往,地方官员以及抵琼显要时有拜访。丘浚谢世后乃至清代,可继堂风光不衰,故居门外的华表,朝廷旌建丘母李太夫人牌坊,吸引众多行人观瞻,可继堂成为金花村乃至海南人的骄傲。

民国以来,海南政局动荡,战火不息,丘浚后人四处谋生,其故居呈现衰败气象。解放后,府城地区人口逐渐增多,昔日丘宅门前宽阔的空地,已被居民住房所覆盖。华表和牌坊已荡然无存,丘浚遗物,包括皇上恩赐的龙碗、玉簪、朝笏、文稿,墨迹、绘像等,也已不知去向。到20世纪90年代初,丘浚故居已破败不堪。1994年6月,琼山市人民政府对丘浚故居投资130多万元按现存原貌进行修葺,1996年修葺一新的丘浚故居免费对外开放,供游人参观。1996年,丘浚故居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要文物保护单位。

丘浚故居庭院草木葱绿。进院门,院内栽种着人参果,枝繁叶茂。可继堂两边有副门题:可继堂中承德泽,尚书万里传字香。可继堂神案上供俸着一尊丘浚先人的金色塑像。堂内摆着4张太师椅,神案供桌和椅子上雕着精美的图案,技艺精湛。可继堂前,一棵结满石榴果的石榴树下满地落果,使这座名人故居有种寂寥的况味。

丘浚 - 相关词条

洪曻   
杨潮观
李渔
李玉
徐霖 徐中行 杨讷
朱有炖邵灿沈自晋孙钟龄汤式汪由敦张照
阮大铖吕天成 李日华王骥德周朝俊屠隆 汪道昆
高濂梁辰鱼邱濬朱有燉贾仲明顾大典赵南星
薛论道冯惟敏王磐黄图珌丘浚朱佐朝明朝
 

  





丘浚 - 参考资料

(1)http://m.huaxia.com/qtzmd/ybhn/00255858.html
(2)http://fpe95.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910
(3)http://m.hainan.gov.cn/data/news/2006/01/3254/
(4)http://m.gd.gov.cn/gdgk/lnwh/lnzy/200709/t20070925_21083.htm
TAGS: 明朝文学家 艺术领域人物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