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波德莱尔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法国十九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先驱,代表作有《恶之花》。还发表了独具一格的散文诗集《巴黎的忧郁》(1869)和《人为的天堂》(1860)。他的文学和美术评论集《美学管窥》(1868)和《浪漫主义艺术》在法国的文艺评论史上也有一定的地位。波德莱尔还翻译美国诗人、小说家、文学评论家爱伦·坡的《怪异故事集》和《怪异故事续集》。

夏尔·波德莱尔 - 生平简介

1821年,夏尔?波德莱尔出生在巴黎高叶街15号,是弗朗索瓦?波德莱尔晚年与第二任妻子唯一的孩子。弗朗索瓦早年从事于神职,后来在参议院任职。他在诗歌和绘画方面颇有才能,他给幼年的波德莱尔了良好的艺术熏陶。

波德莱尔六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改嫁欧比克上校。

1831年七月革命,继父调任里昂任职。波德莱尔进入一所寄宿学校学习,1832年考入里昂皇家中学。

1836年,波德莱尔回到巴黎,来到路易大帝中学就读,开始阅读里多布里昂和圣伯夫。

1837年在中学优等生会考中获拉丁诗二等奖。

1838年,去比利牛斯山旅行,初写田园诗。

1839年,由于坚决庇护一名同学,而被路易大帝中学开除,同年通过会考。

1840年,他的放荡惹怒了继父,继父送其去印度,他拿着父亲的遗产,开始了挥霍奢侈的生活。

1843年,波德莱尔开始写部分收集在《恶之花》中的诗歌。

1844年,波德莱尔被指定了一个人管理其财产,每月给其200法郎。

1846年,波德莱尔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包括诗歌、小说、文献、翻译。

1848-1851,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了革命与起义之中。

1861年,《恶之花》再版,出去了那几首被判为“淫诗”外,又加入了35首诗歌。

1861年12月,被提名为法兰西院士候选人,次年2月,被波德莱尔拒绝。

1862年,首次发病,1866年病情加重,翌年去世。 

夏尔·波德莱尔 - 创作生涯

波德莱尔的继父是一个严肃又正统的军人,想把波德莱尔培养成一个循规蹈矩的官场中人,可波德莱尔无法忍受这种束缚,常常与继父闹矛盾。1832年,波德莱尔随母亲到继父的驻地里昂上学。1836年,随父母回到巴黎,进入路易大帝中学。因不安分守己,被学校除名。同年转另一学校,通过了中学毕业会考,但没有继续升学,而是走向了社会。这之后,他一方面大量阅读文学作品,另一方面广交朋友,出入艺术沙龙,并混迹在一群玩世不恭的文学青年当中,这引起了父母的极大不安,他们逼波德莱尔离开了巴黎,出国作长途旅行。回到巴黎后,波德莱尔与继父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不久,他便带着父亲留下的遗产离家出走,过起了流浪生活,在这之中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

他首先表现出对艺术尤其是绘画的浓厚兴趣,发表了画评《1845年的沙龙》,以其新颖的观点和精辟的分析震动了评论界。次年又发表了《1846年的沙龙》。1848年,他参加了法国二月革命,但革命失败后他陷入了悲观,发誓不再介入。1851年,他以《冥府》为题发表了十一首诗,四年后又以《恶之花》为总题发表了十八首诗。1857年,他把《冥府》和《冥府》《恶之花》合在一起,另加了数十首诗出版,书名《恶之花》。《恶之花》以其大胆直率得罪了当局,其怪诞的思想和超前的理念更触怒了保守势力,结果招致了一场激烈的围攻。波德莱尔被指控为伤风败俗,亵渎宗教,上了法庭,最后被迫删去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的六首“淫诗”:《累斯博斯》、《入地狱的女子》、《首饰》、《忘川》、《致大喜过望的少妇》、《吸血鬼的化身》.四年后,《恶之花》新增了三十五首诗再版,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在这期间,波德莱尔又陆续发表了《1859年的沙龙》、《浪漫派的艺术》、《美学探索》、《人造天堂》等作品,并写了不少散文诗,还翻译了爱伦?坡的五卷作品。爱伦?坡是波德莱尔最喜爱的作家之一,对他的影响极大,他曾模仿爱伦?坡 《旁注》的形式和主题,以“火箭”,“卫生”,“火箭?暗示”为小标题,写了许多随想式的文字,后来又以同样的形式写了《赤裸的心》。《赤裸的心》这标题本身就借自爱伦?坡的作品。波德莱尔逝世后,这些文字被后人以《赤裸的心》为总题发表。《赤裸的心》形式简单,但内容广泛,其中既有对人对事的记录,又有对社会现象的思考和评论,当然,更多的是剖析自己的内心。它与帕斯卡尔的《思想录》和兰波的《灵光篇》有相似之处,但比《思想录》简洁,比《灵光篇》更格言化。  

波德莱尔晚年在文坛上功成名就,但这并没有给他带来物质上的富裕和精神上的宁静。1862年底,刚刚买断他版权的出版商马拉西斯破产,使他更陷入困境。他打算去比利时,去考察那里的艺术画廊,然后写一本关于艺术的书。但他一直拖到1864年4月才动身。到比利时不久,他就写信给《费加罗报》,说要给他们写稿,但后来也没有写,因为他发现比利时比法国更令人难以忍受。他以轻松的笔调和讽刺的口吻写了一些短诗,嘲笑比利时的狭隘、闭塞和缺乏个性。这些诗后来以《比利时讽刺集》为题发表。波德莱尔在比利时期间还收集了许多的剪报,作了大量的笔记,准备写一本关于比利时的书。他在书名的选择上犹豫再三,后来终于决定用《可怜的比利时》。这些笔记分两部分,前一部分是“简介”,后一部分为“注释”,是前一部分的补充和说明。由于波德莱尔身体急剧恶化,这本书也没有完成。波德莱尔在比利时作了一些讲座,但很不成功,这使他觉得受到了侮辱;他与比利时出版商的合作计划一再受挫,最后流产。更遭的是他这时的健康每况愈下,病情越来越严重,后来只好回国。1866年,他病情恶化,后瘫痪,次年死在医院里。

夏尔·波德莱尔 - 作品赏析

波德莱尔从1841年开始诗歌创作,1857年发表传世之作《恶之花》。这是一部描写资本主义社会的丑态、罪恶和世纪病的病态的艺术花朵。是一部艺术技巧十分高超而思想内容又十分丰富的作品。诗作想象奔放、构思精巧、格律谨严,形式完美,同它内容的悲观、苦闷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说:“在这部残酷的书中,我注入了自己全部的思想,全部的心灵、全部的信仰以及全部的仇恨。”诗人的“恶”反应了他对健康、光明、甚至“神圣”的事务的强烈向往,正如高尔基所说,他“生活在邪恶中,却热爱着善良。”可以说,《恶之花》是一部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揭露、控诉、因而,她也是进行反抗的作品。同时也是诗人在那个黑暗的社会里带着忧郁、孤愤、病态的心理去追求解脱、追求光明、幸福和理想的失败的记录。

波德莱尔除《恶之花》之外,还有文学和美术评论集《美学管窥》、《浪漫主义艺术》,散文诗集《人工天国》和《巴黎的忧郁》。他还致力于翻译艾伦?坡的作品。

夏尔·波德莱尔 - 人物评价

艺术的最终目的是创造美,然而美的定义千差万别,波德莱尔认为,美不应该受到束缚,善并不等于美,美同样存在于恶与丑之中。两个世纪前,当波德莱尔将自己所创造的美展现给世人的时候,评论界惊恐的称呼他为“恶魔诗人”。当时正处于浪漫主义末期,一些公认的主题在创作上已显疲乏,大多数诗人在那块拥挤的土地上死守阵地,鲜有大胆创新者出现,而在众人之外坚持培育那朵「恶之花」的波德莱尔不外乎是那个时代的革命者。历来对波德莱尔和《恶之花》有各种不同的评论,保守的评论家认为波德莱尔是颓废诗人,《恶之花》是毒草。资产阶级权威学者如朗松和布吕那介等等,对波德莱尔也多所贬抑。但他们又不得不承认《恶之花》的艺术特色。诗人雨果曾经给波德莱尔去信称赞这些诗歌“像星星一样高悬在夜空。”雨果说:“《恶之花》的作者创造了一个寒战。”

波德莱尔的一生是充满矛盾、痛苦、反抗和颓废的一生,但他不是一个颓废的诗人,而只是一个颓废时代的诗人。他对这个时代充满了愤怒和鄙夷,并向往和追求着光明。他的苦闷、忧郁,正是“世纪病”的反映,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他的作品是对资产阶级传统美学观点的冲击,他是一位“强有力的艺术家”。

波德莱尔对象征主义的贡献之一,是他针对浪漫主义的重情感而提出重灵性。所谓灵性,其实就是思想,他总是围绕这一个思想组织形象,即使在某些偏重描写的诗中,也往往由于提出了某种观念而改变了整首诗的意义。
TAGS: 文学家 法国诗人
上一页: 徐中行 下一页: 徐铉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