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枫桦


刘枫桦,1956年生于河北承德;1982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1989年参加“首届中国油画展”(北京);1995年参加“中国!”现代艺术巡回展(波恩等地);1998年参加“生存痕迹”当代艺术展(北京);1999年参加“从中国出发”中国当代艺术展(北京)等。

刘枫桦 - 简介

 刘枫桦,  1956年生于河北承德。1982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1994入住宋庄小镇。

刘枫桦 - 个展

 1993 刘枫桦画展 希尔顿画廊,北京

1995 刘枫桦画展 汉世画廊,北京

1997 刘枫桦画展 秦昊画廊,北京

2000 高枫桦画展 秦昊画廊,北京

刘枫桦 - 艺术经历

刘枫桦的资格非常老。这位河北籍艺术家是“文革”后首批入京的大学生,早年曾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是王音的前辈,也是方力钧、杨少斌等河北籍艺术家的老大哥。不过,刘枫桦从来不喜欢摆师长架子,尽管年逾半百的人了,仍然童心十足,玩性犹存,喜欢跟年轻的小字辈嘻嘻哈哈地玩在一起,以至让一些陌生人常常猜不透他的年龄,还以为他是刚刚入道的小伙儿。

作为知青一代艺术家,刘枫桦下过乡耕过地,也算是经历过生活的磨难,吃过不少苦头。应该说,他对生活会有更加扎实的基础,可偏偏刘枫桦一脑门子不切实际的虚妄,极不现实。也许是因为上过当、受过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难怪他在艺术上经常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早在圆明园时期,他虽然曾经画过一些泼皮玩世的作品,而后又画过一批表现艳俗主题的绘画,但都是半途而废,没有坚持到底。想一想也是,对于一个不相信现实的人,这无聊的现实又有什么值得去反复挖掘呢?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情境,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理想。这事不同于吃喝拉撒睡,牵强附会不得。对于刘枫桦,也许只有回到过去的青春岁月才能激发联想。也许经过时间的不断模糊,过去反倒具有了回味无穷的滋味。是的,敢叫日月换新天,那种气宇轩昂的口号,又怎不催人欲飞,为之云里雾里呢?

然而,人终究不能拔着自己头发上天,只要活着,脚后跟就必须踩着地。这一点,作为过来人的刘枫桦想必也很清楚。大概正是因为清楚了这些,他这才曲意逢迎,积极跟年轻人打成一片的。年轻,固然给刘枫桦带来了活力,而他在宋庄画室里饲养的那七八只活蹦乱跳的小狗小猫,更是给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所以,刘枫桦总还是抱有一种青年人的心态。

可尽管刘枫桦努力地投入现实生活,但仍排除不掉其好高骛远的本性。这就像他一口气同时进行五六种艺术风格的尝试一样,幻想着面面俱到、样样精通,这对于他乃至他们那一代人,似乎已成了性格中的一个缺陷。

刘枫桦 - 创作兵马俑

刘枫桦和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的妻子刘勇创作的系列《兵马俑》时尚、另类、前卫,这种艺术形式在国内外独树一帜。2002年,他们的一幅《兵马俑》作品被大英博物馆收藏,于是,刘枫桦的实验艺术在西方画坛引起关注。近年来,他们的作品全部出口国外,国内观众有的反而很难目睹其“真容”。    

 画油画出身的刘枫桦在2001年开始尝试用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陕西兵马俑做载体,进行实验艺术创作。他在兵马俑上叠加和点缀一些时代元素或符号,使其产生有别于原来固有形态的审美情趣和艺术效果。实验品一出来,他和周围的同行都为之惊叹。    

现在,刘枫桦与多个国家的艺术机构签约,每年分别为英国、德国及东南亚等国家创作兵马俑实验艺术品80件。    

在一件另类的“兵马俑”身上,记者看到兵马俑的身体加上六十年代中国人的头像,给人的玩味空间很大,有一种黑色幽默的快感。当问到是如何想到这样的创意时,刘枫桦认为艺术与中医有很多相似的地儿,比如大夫给开药,用甘草、柴胡等几味药放在一起治感冒,如果再加上五味子、枸杞子等中药,同样这些元素可能就治胃病了,很有趣味。“我是做现代艺术的,我经常讲把原来的元素通过化学手段结合到一起,它起的是化学变化。艺术就起到化学变化,它生成一种全新的产物,这种产物也改变了它的药理、功能,它就不仅仅治感冒,也可能治精神虚幻症,治乌托邦的病症等等。每个人看见同一件艺术品会有不同的感受,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遐想,想得越多、越广泛,那么你的艺术作品价值可能就越高。当代的艺术没有那么多说教,更多的是从个人经验中体验艺术的价值。”   

刘枫桦 - 艺术见解

在艺术领域,刘枫桦有着自己独到的思想,我是中国人,当然我做的艺术首先是中国的,然后必须是当代的。关于我近些年来做的“兵马俑”系列作品。她的语言是极为通俗的,形象挪用了我们祖先给我们留下的文化遗产,画上去的符号亦是当代的,有东方的也有西方的。她们之间矛盾对接有时会显得几分尴尬,几分牵强,他们的对话也许有几分生硬,几分唐突。但这正是我所追求的。我渴望更能够引发人们的深层思考。 

形式当然可以借来用,形象也可借来用,文化的母题是国产的,原材料是中国的,民族的魂魄是不能借的。   

 我选择秦“兵马俑”这样原材料用做我创作的文化母题。缘由在于: 

 理由其一:“秦始皇是一个破坏者,他破坏了战国以来相安无事的格局;他破坏了周朝以来诸侯分割的传统;他破坏了春秋以来百家争鸣的文化意识;他打破了诸侯国与国之间的均衡和利益的天平;他还打破了七国国民狭隘而局限的地区意识;他更破坏了七国时色彩斑斓的意识形态。他让许多王公贵族失去了权势,他让许多小国寡民失去了祖国,然而他也给了他们新的希望。”我引用了李敖大师这段精彩的史论感受颇为复杂,这不仅是说史,这分明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立论。我咀嚼着这些文字,意味沉重和回味无穷。  

 理由其二:秦始皇“兵马俑”的出土,举世震惊。堪称世界九大奇观。可谓家喻户晓、父孺皆知。    

理由其三:当古埃及的法老们把自己的遗体做成木乃伊的时候,埃及的历史也成了木乃伊。而“秦始皇”却让中国历史活了下来。秦始皇统一了中国的文字,相当于建立了一种覆盖神州大地的通码,古代历史不再因无人解读而局部毁灭。    

我们现在读几千年的古书,就像朋友刚刚寄来的信件,这是其它几种文明都不敢想像的。 

 时过境迁,沉睡在地下历经两千年岁月的秦人兵马俑们,他们终于醒来,身披标志着现代文明的,光辉灿烂的,色彩斑斓的黄金甲,依然矗立在世界的东方。他们呼唤着今日的中国在今日世界中崛起,他们希望实现东西方文化艺术的平等对话。   

他们有资格向国际文化艺术舞台赢得属于他们的角色。尽情地释放着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刘枫桦 - 故乡情结

已是知天命年龄的刘枫桦提到家乡承德,总有一种很深的情愫。他是地地道道的老承德人,是第一届恢复高考并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的受益者。他说自己很幸运,属于那种抓阄抓到的。当然,最让他难以忘怀的就是非常感激给他领上艺术道路的启蒙老师米承锦、李成义、叶海慧等,他认为艺术家成长的道路是不能离开启蒙教育的,是老师给安上了翅膀。那时候,刘枫桦响应党的号召,在大石庙西北沟插队生活了4年,每天都听老师谈论好多问题,对艺术的态度、对人生的态度、对政治、对文化的态度等,在那时候有了朦胧的意识,插队经历对刘枫桦的现在有很大的影响,因此也有着很深的“红色文化”情结。    

刘枫桦说承德的文化沃土很深,有幸自己也出生在那样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城市,他很爱自己的家乡。他告诉记者,有一次,在北京的承德商会聚会时,谈到建议承德建一座美术馆,“其实也不用花多少钱,比如利用资源优势炸开一山洞,用水泥一修,让艺术家拥有一个艺术殿堂,让他们的好的艺术作品都放在艺术馆里摆成盛宴,让承德的人们都能享受到,同时,作为承德人,我愿意贡献作品为家乡,这是我的一个愿望”。 

“现在每回到承德,看到自己曾画过的山山水水,真是岁月变迁,感慨颇深。我也很想有机会组织艺术家再回去画家乡,现在再画家乡,肯定用自己独特的视角看待家乡,这里边也可能有童年的记忆,青春的记忆,用今天的眼光看承德的变化,承德的变革,新承德给我带来哪些苦恼,哪些忧愁与喜悦,这是我要表达的。” 

 刘枫桦说承德的祖先留下那么多财富给我们,我们在享用祖宗留下的财富,我们也有责任把今天的当代的艺术精华留给我们的后人。 
                                            

TAGS: 中国油画家 中国画家 画家
上一页: 刘水英 下一页: 刘曼文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