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月[作家]

沧月(1979年5月15日——)女,原名王洋,浙江台州人,浙江大学建筑学硕士,国内武侠奇幻市场中最受欢迎的写手之一。以写武侠奇幻小说出名,代表作有《血薇》《护花铃》《镜》系列等。

沧月[作家] - 档案


沧月,原名王洋,浙江台州人,学历为浙江大学建筑学硕士,以写武侠奇幻小说出名,代表作有《血薇》《护花铃》《镜》系列等等。现为国内武侠奇幻市场中最受欢迎的写手之一。
最喜欢的颜色:黑、紫
最喜欢听的歌:很多
最喜欢的电影: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最喜欢看的书:很多
最喜欢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古龙、盛睿
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发呆、睡觉、码字
平时最不喜欢做的事情:早起、运动
对朋友的要求:忠诚
人生格言: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沧月[作家] - 简介

沧月,出生于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交界点。浙大建筑学硕士,即将执业。小学开始热爱看小说,中学沉迷于写作,大学移情于动漫游戏。硕士生阶段集以往之大成,开始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先后创作了《血薇》 、 《护花铃》、《镜》系列等等。1999年,获得浙大发起的迎金庸就任人文学院院长的宝丽杯武侠大赛二等奖。200年,获得温瑞安颁发的首届神州奇侠武侠文学创作大奖。现为国内武侠奇幻市场中最受欢迎的写手之一,网上拥有百万读者,网下也有着高涨的人气。

沧月[作家] - 沧月之名的由来

李商隐《锦瑟无端》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明月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沧月”来自颈联的“沧海月明珠有泪”

沧月[作家] - 成长经历

沧月,女,原名王洋,1979年生,浙江台州人。小学一年级偶尔在地摊上看见一套《七剑下天山》的连环画,开始

了对武侠十几年的迷恋。于是在成长中有选择的看书和积累,为了将来能写出自己的武侠。后来,由于父母的劝告和学业的压力,而一度放弃了武侠写作。
就读于浙江大学后,在98年,为了欢迎金大侠就任本校人文学院院长,学校举行了“宝丽杯”武侠征文竞赛。被寝室里的姐妹怂恿,忍不住拿了一篇高中的旧稿《雪满天山》参赛,出乎意料,获得了前三名的好成绩。从此,对于武侠写作的热情再次被激发出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2001年开始混迹于榕树下、清韵书院等各大武侠BBS,灌水,发文章,一年多来渐渐有了不少的网络读者。2001年,在《大侠与名探》杂志举办的网络新武侠征文中,以《血薇》一篇获得优胜奖,并陆续在《今古传奇》、《大侠与名探》、《热风武侠故事》等杂志上发表武侠中短篇。
2002年末,连续在台湾和大陆出版武侠作品《幻世》《沧海》《雪满天山》《听雪楼系列》等等,同时顺利通过了入学考试,在浙大开始建筑设计专业的研究生深造。
先以武侠成名,后转涉奇幻写作,均取得好成绩,多本各个出版社编的2002、2003年度网络佳作选编均收入所写的文章。
2003年入驻榕树下状元阁,文章在网上流传广泛,拥有大量读者。
网络混熟了之后,以此为平台联系上了传统媒体,开始给《今古传奇·武侠》,《今古传奇·奇幻》、《科幻世界·奇幻》、《大侠与名探》、《白桦林》等杂志写文。从武侠板创刊时期就与其合作,三年后武侠板发行量到了一个月40多万册,是目前武侠奇幻期刊市场中最受欢迎的写手之一,受到百万读者的喜爱。
2004年,获得今古传奇主办的全国大学生武侠小说比赛第一名,同时获得温瑞安设立的首届“神州奇侠”奖。
2004年5月,在大屿山与黄易座谈。
国内多家媒体采访报道过,包括湖北电视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浙江人民广播电台,钱江晚报、青年时报等。
在大陆台湾出版多本武侠,包括:
大陆:
《幻世》-中国戏剧出版社
2004年底出版《听雪楼·血薇》-新世界出版社
2005年出版《镜·双城》和《花镜》。
台湾:
《沧月武侠作品集》-台湾狮鹫出版社。
《镜》系列最终卷“神寂” 在《古今传奇·奇幻版》连载中。
2007年加入浙江作协。
2007年《镜·神寂》出版,百万字巨著终结。因之前出版商为暴利将《辟天》《归墟》拆分,此次更换为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作《星空》将连载于《今古传奇。奇幻版》6月B版。
 

沧月[作家] - 作品集

听雪楼系列:《血薇》(已出漫画版,新版含《指间砂》)《护花铃》(又名《拜月教之战》)《荒原雪》《指间砂》(已出漫画版).

 

镜系列:《双城》《破军》《龙战》《辟天》《归墟》《神寂》,前传《神之右手》、外传《东风破》《讲武堂》《织梦者》(新版含《海的女儿》)《织梦者之海的女儿》。(原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现已由天津人民出版社重新出版,其中《破军》包含《神之右手》《东风破》,《辟天》包含《归墟》。)


《鼎剑阁》系列:包括《墨香外传》(大漠荒颜、帝都赋),《曼珠沙华》、《剑歌》,以及《七夜雪》


白螺系列悬念小说:《花镜》


武之魂系列(武侠散篇):《大漠荒颜·帝都赋》、《曼珠沙华》、《飞天》、《沧海》(新版含《雪满天山》、《夕颜》、《乱世》)、《幻世》 、《曼青》、《夕颜》、《乱世》、《星坠》、《仰望苍穹》、《剑歌》、《雷雨夜乱坟岗》、《碧城》、《夜船吹笛雨潇潇》(新版含《幻世》)、《雪满天山》、《七夜雪》


长篇科幻:《星空》


言情散文:风花·雪月
《一只叫美狄亚的猫》
《夏日的白花》

 

沧月[作家] - 自传

写小说就成了发泄的途径。就在那个时候,我开始写我第一个长篇的系列故事——《听雪楼》。

 

那个时候的读者,首先是同桌女生,然后是前后座,然后慢慢扩大到全班——不过借给男生看,我一向是很挑剔与谨慎的——我的写作,一开始就是针对女生,而不是男读者。

 

萧忆情和阿靖,成了同学们下课,吃饭时候聊天经常的话题。特别是女生们,在急不可待得时候,经常向我暴力“摧”稿,于是,只好将稿子撕成单张,在上课时候偷偷写,每节课写一些,然后下课了再交给同学们看。一页纸上,密密麻麻有三千个字!

 

现在那些稿子都已经是脆黄脆黄了,我翻动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破了我最初的梦想……最初的萧忆情和阿靖的样子。

那两个人的形象渐渐在我心理活了起来,他们不再是我笔下的人物,而是有独立性格的人,我只能按塑造出的性格推断他们的行为,而再也不能随心所欲的支配。这两个人物,一直到现在还活在我心里。

 

将近八年后,靠着《血薇》一文在网络上引起读者的注意,虽然只是短短一万字的文章,却包含着八年来的心血。

 

“阿月,你写的东西比现在书摊上出租的一些小说都好看!”高二以后,陆续听到有人这样鼓励,“投稿试试吧!”然而,一心学习不问窗外的人,哪里知道该向何处投稿?

 

家里订阅的杂志里面,也只有今古传奇上面刊登武侠而已。

 

那个时候看来,这种大刊物是高高在上,只有可望而不可及的……

 

就这样,在写作的快乐与学业的煎熬中,度过了三年高中。老师中也渐渐传播开了“沧月会写小说”的消息,那个一向对我很好的语文老师几次要我把稿子给他看看,我都因为不好意思而拒绝了——实在逼得紧了,干脆交一些乱七八糟写的诗词上去,也够他看上一阵子消遣。:)

 

那个姓张的语文老师真的很好……后来我在课堂上公然写小说,他从来不干涉,也不对我妈告密——不过,那也是因为即使不听课,我的语文成绩也是让他满意的。可惜文理分科的时候,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我选择了理科……叹息。

 

不过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如今。建筑设计同样给我另一种乐趣。或许,写东西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传奇,而生活在传奇之中,传奇就不成为传奇了。

 

那时候我陆续写了一些,比如听雪楼,比如雪满天山,还有很多网上没有发过的。因为偷偷摸摸的写作,还和母亲发生过多次激烈的争吵——(555,好多没收了的稿子,老妈居然现在都忘了丢哪里去了,痛心ing…..)

 

很幸运,高考的发挥比较好,能让我有余地挑选好的大学和好的专业。语文功底的扎实帮了我的忙,97年高考语 文试卷的难度大幅度提高,平均分下降了10分左右,然而我仍然考了全市第一,其中古文部分,几乎全对。(哭,考试是一点也侥幸不得的,为了高考,我硬生生看完了《战国志》,《新唐书》等容易出题的古书……再哭,结果当年古文部分选取得偏偏是《资治通鉴》里面的片断……:^^:)

 

大学以后,如鸟儿出笼子,自由的一开始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玩的太多,居然一开始没有想起来要重操旧业,一直到大三开始,才陆续写一些,然而人已经有些懒了。同时看动漫看得入迷,对于武侠有些淡漠,笑……

 

大三下学期买了自己的电脑后,摸着键盘,忽然有敲字的愿望——于是,文章一篇篇的出来了……或许因为好久没有好好写,脑子里面积累了太多的东西,一开始几乎是思路如泉涌,4天一篇文章的速度,都不会感到枯竭。

 

而几年来,对于动漫的迷恋,也让我的文风在三年中潜移默化的改变,对比一下高中的东西,已经是风格迥异了……动漫化的武侠……至少是我自己想写的,不知道能否成功的结合。

在榕树下如今可以找到的第一篇是《曼青》,当时只有几十的点击率 :(慢慢地发文章,慢慢的拥有固定的读者和风格,也慢慢的认识更多的人。网络世界让我成长的速度加快了很多,信息的交流,眼界的开阔,思路的开拓……得益于网络很多。但是网络也教训过我,不过,总之……还是很幸运自己能生在网络时代,不然,哪里能认识大家呢?? 

 

最有意思的,是毕业的时候一边准备着考研,一边也在找工作。当然,找工作没有投入太大的精力——只递出了一份档案,然而,却很幸运的被录用了。唯一投出的那份档案是给上海华东设计研究院的——那一家号称全国最好三大设计院之一的。自己一个人跑到上海面试,一同来应试的有同济大学东南大学等名校毕业生,而我是第一个面试的。

 

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圆桌那边有二十位设计院高层领导,另一边却只有偶一个人……啊,好紧张。翻着我个人简历和作品集,院长是例行公事般淡淡的问着,我紧张的一一回答——我没有想到写武侠这一时居然能帮上忙。

 

翻到简历上那一句:“特长:写作,并已在全国性杂志上发表文章数万字。”,院长略微留意,抬头问:“你已经发表数万字论文了?不简单啊。”我晕,小声回答:“不,不是论文,是小说。”

 

圆桌那头的人群微微骚动,一直平板的脸上有些笑意。

 

院长略微有些意外,抬头带笑,饶有兴趣的问:“什么小说啊?”我更加忐忑,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是……是武侠小说。”话音方落,我听到对面人一脸的惊讶和轻轻的笑声,大家有些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然后僵硬的气氛开始松动活跃,问题接二连三的扔过来,我也镇定了,兵来将当的一一化解。

 

“我们研究决定后会通知你。”最后,人事部负责人对我们这一群应聘者说了一句。而我在几个月后,接到了录用电话。据说2002年浙大本科毕业生中,华东院只录用了唯一一个。

 

“我们对你的印象很深刻。”所长在电话里这么说,语音含笑——我也笑,大约,的确一个写武侠的女孩子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奇异的吧?呵呵。

 

然而,因为考上了公费研究生,我不得不遗憾的放弃了华东院这一建筑系学生羡慕的工作。

 

考研能成功,一大部分是因为运气的缘故。老妈看见我考上了,也无话可说了……而且最近的稿费汇款单也让她眉开眼笑呢。老是隔三岔五问:“怎么,好久没有稿费单子了啊?”^^

 

靠着稿费和做设计,读研时期的生活费和住宿费已经完全能自理,第一次自立出来,感觉很不错呢。

 

沧月[作家] - 经典语句

《血薇》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指间砂》

黄泉。紫陌。碧落。红尘。

原来每一种,都是幻灭。

 

《荒原雪》

听雪江湖,成就一些人的梦,却同时破坏另一些人的梦——然而,却让所有人的心变成了荒原。

 

《护花铃》

沧海龙战血玄黄,披发长歌染大荒。

易水萧萧人去也,一日明月白如霜。

 

《飞天》

飞天绝舞,几世轮回,只等匆匆今生的相会。

却不过是 缘来缘散,缘如水。

 

《星坠》

那不是流星

那是战士的灵魂——

是那些在星空下某一处

为了自己的信念在战斗的、孤独的灵魂。

 

《剑歌》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燕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仍阶前点滴到天明。

 

《碧城》

怅卧新春白跲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大漠荒言》

雪地上尤自有血点点泼洒,结了冰,

宛如一朵朵火红的曼珠沙华开在雪峰上,

凄厉而诡异,暗示着不祥的结局——沙曼华……沙曼华!

我又一次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内,错过了你。

 

《七夜雪》

跋涉千里来向你道别

在最初和最后的雪夜

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

却终究  抵不过时间

 

《沧海》

涸辙之鲋,相濡以沫,相煦以湿,曷不若相忘于江湖。

也许,上天注定了她一生最值得怀念的时间只有短短三个月,那三个月的押解之途!

也许,真的,不如相忘于江湖。

 

《雪满天山》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夕颜》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乱世》

孩子,你知道人生是什么吗?

所有的过程,只是一个灵魂来到这个世上,受苦,然后死去。

但是,由于他的努力,

他这一生受过的苦,以后的人都将不必再受。

沧月[作家] - 《血薇》节选

我的名字叫血薇。
有这样一个娘娘腔的名字,据说是因为我的颜色。
不象其他的同类,我并不雪亮晶莹,周身反而泛着微微绯红色的光芒,就象是红蔷薇花瓣一样。
                 
我知道我很有名。
每次当主人把我从鞘里抽出来的时候,我都能看见对面的人震动畏缩的眼神和脱口的惊呼“血薇剑!”——难怪 他们,因为,我实在是太有名太有名了……
五十多年来,饮过多少江湖中豪杰英雄的血,我已经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是我身上的颜色越来越亮丽,每次一出鞘,绯色的剑光都能照的人不寒而栗。
“血薇,不祥之剑也,好杀、妨主,凡持此剑者,皆无善终。可谓之为魔。”
我不明白那个号称天下第一相剑大师的孟青紫为什么会对我有那样的评价——这个只见了我一次的家伙,居然在《刀剑录》里用如此恶毒的话来诋毁我和诅咒我主人——以至于“魔剑”这个带着偏见的称呼,居然成了我在武林中的代称。
可是我并不想杀任何人,包括我的主人——甚至在每一次饮过人类的血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吐——因为,握着我的那双手,竟然同样也是另一个人类啊……
人心险诈,杀戮本来由世人自寻,为何却把恶名推卸到刀剑的头上?!
                 
我前任的主人——那个被武林人视为洪水猛兽的邪派高手“血魔”舒血薇,杀人如麻,在武林中恶名昭彰——但是血魔原来也并不是一个魔,而是被人逼成了魔!
如果不是有人苦苦相逼,那么前任的主人终其一生、也只是一个浪迹天涯的孤胆剑客而已,不求闻达于江湖,只求心安理得地在天地间锄强扶弱。
血魔是我追随过的最令我同情和敬佩的主人。
可惜的是,虽然他因为武艺绝世而没有被正派人士杀死,但到最后却由于心志错乱而自刎!死的时候,才只有二十八岁而已。
——我躺在他的血里,看着这个孤胆剑客的凄凉下场,不禁开始问自己:是否,我真的是不祥之剑?……我真的只能给人带来不幸?
我终于还是没有随着主人葬入黄土。一只手把我从血泊中拖了起来。由于我的重量,一只手几乎拿不动,于是,另一只手立刻紧紧同时握住了我——让我惊讶的是,那居然是小孩子的手。
忽然又有东西一滴滴落在我身上,湿而热的液体——是血吗?我习惯性地想。
错了。
那不是血——我忘了,人类所能给予我的、和血一样潮湿而温热的,还有……泪。
当然,我品尝到前者的几率远远大于后者——对于我来说,后者比前者珍贵亿万倍。
“爹爹……”她把我抱在怀里,看着血泊里死去的主人,低低唤了一声,声音清脆得如同风送浮冰——“你也不要阿靖了吗?谁都不要阿靖了吗?”
我看见泪水从她眼睛里流下,然后顺着腮,一滴滴落到我身上,混入她父亲的血里,一起渗进黄土。
那是个才八岁的女孩子,很清丽,但是眼里却带着冷冷的对任何事情都不信任的光芒——不知为何,让我忽然想起了悬崖上临风绽放的红色蔷薇,那样的美丽不可方物,却遍布着让人无法接近的毒刺。
当然,无论她怎样呼唤他,父亲是永远无法回应了——这个界于侠与魔之间的人,就这样抛下那么年幼的女儿,去寻求心灵的永久安宁了……任凭那么小的孩子挣扎在险恶的江湖。
我从看见新主人第一眼起就喜欢她——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没有给我血,却先给我泪的人。
或许,这样能破解加在我身上的不祥的宿命罢?我不愿意看见她再一次沦入那样悲惨的轮回。 

TAGS: 人物 作家 网络作家
上一页: 陈芦荻 下一页: 池莉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