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亚芬


方亚芬: 女,一级演员,浙江宁波人,1965年2月出生,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民进上海市委委员。原是浙江镇海越剧团青年演员,1984年11月考入上海市戏曲学校越剧班,工花旦。学习中业务拔尖,1986年9月,被入选《红楼梦》主要演员,赴法国参加巴黎秋季艺术节。1987年戏校毕业后,转入上海越剧院青年剧团挑梁演出。

方亚芬 - 个人简介

方亚芬女,一级演员。浙江宁波人,1965年2月出生。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原是浙江镇海越剧团青年演员,1984年11月考入上海市戏曲学校越剧班,工花旦,宗袁派。学习中业务拔尖,嗓音1986年9月,入选在《红楼梦》中任主要演员,赴法国参加巴黎秋季艺术节。1987年戏校毕业后,转入上海越剧院青年剧团挑梁演出。

主演过《红楼梦》、《西厢记》、《梨香院》、《风雨大观园》、《莲花女传奇》、《桃李梅》、《风月秦淮》、《啼笑因缘》、《女皇与公主》、《紫玉钗》、《早春二月》、《木棉红》等戏及越剧电视连续剧《蝴蝶的传说》。

在继承袁派艺术上成绩显著,扮演崔莺莺、祥林嫂等角色广受好评。她扮相俊美,嗓音甜润,台风亮丽,文武两功,基础扎实,善于表演,戏路开阔。不仅擅长花旦、闺门旦、青衣,也能应工刀马旦、武旦,还能胜任泼辣旦(如饰《莲花女》中的九姨娘)和老旦(如饰老年祥林嫂)等类角色,堪称唱做俱佳的全才旦行演员。

方亚芬 - 获得奖项

1988年获“宝灵杯”“三新”折子戏全国越剧大奖赛表演奖;1989年获江浙沪戏曲OK电视大奖赛一等奖;1990年在“霞飞杯”江浙沪闽越剧青年演员电视大奖赛中获“十佳演员”和“越剧新星”桂冠;1992年跨越国界,获奥地利华裔颁发的鲁家贤文化基金奖;1993年获第四届“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1994年获首届“十佳”演员称号,同时,获得宝刚高雅艺术奖;2001~2003年度以及2007年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2006年获第十六届“白玉兰戏剧主角奖”;2007年12月3日晚,在越剧《玉卿嫂》和《碧玉簪》中成功塑造了凄美玉洁的袁派玉卿嫂形象和金派大家闺秀李秀英的越剧名家方亚芬,以评委全票通过的佳绩在苏州中国戏剧节上喜获中国戏剧梅花奖榜首。多次赴澳大利亚、美国、泰国、法国、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演出,为弘扬民族戏曲文化和传播友谊作出了贡献。

方亚芬 - 唱腔特点

方亚芬的唱腔有一个明显不同与其他人的特点,他没有刻意模仿老师(袁雪芬)的声音。在当今越坛,有一个不成文的判断标准:谁将老师的声音模仿的象,谁就唱得好。这就造成了每个流派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演唱声音,只在象与不象中稍有区别。而方亚芬却打破了这一常规。她往往是根据人物的不同,剧情的需要来变换自己的声音,有时清亮(在演绎少女时,方亚芬往往采用较为清亮的嗓音,比如《西厢记》中的崔莺莺、《蝴蝶的传说》中的祝英台),有时沉浑(这时的角色,往往年纪较长,或心态较老,比如《夸夫》中的梁红玉、《啼笑因缘》中后半段的凤喜),有时苍老(比如在《祥林嫂.问苍天》中,声音老迈,将已心死人也将亡的祥林嫂刻画的惟妙惟肖)。总之,通过对声音的处理,方亚芬演绎出一个个不同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才更丰满。所以方亚芬适宜演不同的角色。

方亚芬的唱腔的另一特点就是对语调的的处理,反映在十字句中最为明显。
最著名的莫过于〈琴心>了。,开头四句十字句,唱得句句掷地有声,语调的变化已夺天地之造化。
在妙玉净心中有一段十字句,本人认为最好听:
多少次,翘首盼,盼你登门;
待相逢,又扮作,薄情面孔;
多少次,人无奈,无奈情种;
多少次,相思泪,泪似泉涌;
多少次,梦里相见怕惊梦,
多少次,自掘孤井,自绑捆绳,自闭牢笼。
这段唱从第一句“盼你登门”处突然拔高,唱得荡气回肠,后三句又突然转为低沉(但处理得个不相同),将妙玉矛盾的心理活动十分逼真的体现出来。到“多少次,梦里相见怕惊梦”这一句,特意将重音留在“怕”字和“梦”字上,一收一放,让人听得回味无穷,真是绕梁三尺啊。

方亚芬唱腔的另一特点就是刚柔并济。这是花旦中不多见的。

方亚芬 - 名人轶事

火线救驾《玉卿嫂》

根据台湾作家白先勇小说《玉卿嫂》改编的同名越剧已入选上海国际艺术节,该剧演员人选出现重大“变故”。原先的“玉卿嫂”扮演者何赛飞,原先“庆生”的扮演者赵志刚,均退出剧组。方亚芬和新人齐春雷火线救驾,双双进入剧组,入替何赛飞和赵志刚。何赛飞接下“玉卿嫂”的角色后,一个月来都扑在排练场上,连排后何赛飞的表演获得了剧组的好评。但随后两个月何还将主演滑稽戏《太太万岁》,加上电视剧拍摄的繁重任务,使她非常劳累,“身体不适难以胜任演出”。几天前,当该剧导演徐俊紧急联系方亚芬时,她正在杭州主演《祥林嫂》。方亚芬凌晨三点即驱车赶回上海,著名越剧艺术家袁雪芬对方亚芬说,“戏比天大”,救场如救火,让方亚芬即刻进入排练场。方亚芬告诉记者,短短几天,她已背熟了所有的唱词。导演徐俊介绍说,《玉卿嫂》是他首次单独执导大戏。“该剧将呈现诗情画意般的舞台风格,既有现代戏剧理念下的舞台时空,又不让繁复的布景淹没了舞台。”

家,给自己松绑

方亚芬被视为越剧袁派的最佳继承人,原因恰恰在于她能不受袁派束缚,保有自己的特色。在装饰自己的新家时,方亚芬要的也是那份不受束缚的自在。因为,家是给自己住的,不是给别人看的。也许因为演员这个职业需要四处奔波,所以家对她来说就显得格外亲切、重要。不喜欢太复杂奢华的家居装饰,简约、方便就好。她的家是雪白亮堂的。与设计师第一次见面,她就一语定下了基调:我要白色的,干净,亮堂。于是,墙是白色的;除了卧室用的是浅色的地板外,其它地方都用了近乎白色的地砖;客厅与卧室的家具也都是白色的,线条很简单。在这样一片纯白的世界里,方亚芬还不满足,她做起了减法。先是减去房间。原来的四房两厅被改成了简简单单的两房两厅,楼下一个餐厅,一间客房;楼上是主卧和一处可以与好朋友坐着闲聊的休闲客厅。做了减法之后的空间,才真正成了女主人的生活空间,很享受,很女人。楼上一个朝北的小房间被做成了步入式衣帽间,收纳方亚芬的心爱;她更把主卧、主卫和另一个朝北房间全部打通,原来的主卫变成了化妆间,原来的北房间成了“景观浴室”。说“景观浴室”是因为,对着三角浴缸的一个小阳台被整治成一处有石有水有绿的景,躺着泡泡浴,正可欣赏。后是减设计。设计师是上海进念室内设计事务所的首席设计师陈军,“他蛮有名的,但他很支持我把自己的想法讲出来。”因为家是自己的,一些从专业眼光看来是挺好的细部设计,方亚芬也咬咬牙摁下了“删除键”。

方亚芬的“随心所欲”透着女人的精致。夏天,从卧室的窗帘到浴室的毛巾、浴帘、拖鞋和各种瓶瓶罐罐,都是嫩嫩的绿;据说到了冬天,这里又是一片粉粉的红。她很喜欢蕾丝,随处可见的蕾丝让满室的直线条不再那么刚毅,而有着份绕指柔的缠绵。对朋友,方亚芬也很是尽心,楼上玻璃柜中放着几排杯子,各有特色。“平时走到哪儿发现有好看的杯子,我都会买下来,朋友们来了,就挑自己喜欢的做专用杯子,下次来的时候,我都能记得哪个是哪位的专用杯子。朋友们都很开心。”方亚芬的这份细心无意中又在做“加法”,给家增加温馨感与吸引力。如果家居设计也有性别角色的话,方亚芬的家似一位温婉女子。家如其人。

男女合演,越剧的另一种表情

走出舞台上的你侬我侬,生死缠绵,走下舞台的方亚芬和许杰看上去还是给人很配的感觉。曾经获得过“白玉兰戏剧主角奖”的方亚芬眼睛清澈明亮,笑起来一双桃花眼的尾梢有浅浅的痕迹,仿佛是碧绿的水面淡淡的涟漪,眼角眉梢皆让人沉溺,只得风情两字形容。再看许杰,四十多岁,身材挺拔如一株白杨,站在身材已然不矮的方亚芬身边还是觉得高大,笑容谦和内敛,方亚芬偶尔“作”一下的时候许杰只会温和地笑,采取不抵抗政策,完全地包容。这样年纪的两个人,许是在台上出演过了太多别人的悲欢离合,在现实生活里却完全是一派天真不设防做派,那么自然,看在边上人的眼里却不觉得突兀,只觉得,真好,多似一对璧人。在女子越剧根深蒂固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方亚芬和许杰的男女合演让人眼前一亮,原来,越剧男女合演竟那么好看。就像方亚芬说的,“有些戏和男演员合作起来感觉会更有张力,更具表现力。”在纪念越剧百年的上海当代越剧名家的展演上由方亚芬主演的《玉卿嫂》拉开了展演的序幕,这更让人看到了越剧男女合演正在蓬勃健康地发展着。

TAGS: 中国戏曲名家 中国戏曲演员 各类型艺术家 各职业人物 戏曲名家 戏曲曲艺明星 戏曲演员 按国家分类的各职业人物 文化人物 艺术工作者 花旦 表演艺术 越剧 越剧演员
上一页: 方以智 下一页: 房玄龄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