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德金

魏德金,1991年正式进入保时捷董事会。彼时的保时捷正处在破产边缘,全年的销量仅14362辆,亏损高达1.33亿美元。当时,这家跑车制造商就像个烫手的山芋,逐渐滑向深渊,关键时刻,魏德金接住了它,更凭借着一己之力扭转了保时捷的命运。

魏德金 - 简介

生于1952年的魏德金在大学中学的是机械制造专业,并与1983年获得博士学位。1984年到1988年于保时捷公司担任项目主管,之后转投零部件供应商GLYCO Metallwerke KG。后来魏德金在解释当年离开保时捷的原因时说:“我之所以选择离开并不是因为我不喜欢保时捷公司,相反,我太喜欢保时捷了。但是我始终觉得,年轻人应该尝试取得更广泛的工作经验。”1991年在保时捷陷入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营危机时,魏德金选择了回来,并于次年担任保时捷的董事长。1992年保时捷全年的销量只有14362辆,是鼎盛时期的四分之一,亏损高达1.33亿美元。可以说当时保时捷董事长的位子非但没有现在这么风光,还异常的烫屁股。

从再次进入保时捷开始,魏德金就大力倡导学习日本的精益生产方式。得益于保时捷的孱弱,没有日本厂商把保时捷当作潜在的竞争对手。所以丰田、马自达和日产的工厂也都曾对保时捷的工程师深度开放,以便于他们深入研究日本的生产方式。同时保时捷也请来日本工作效率专家,着力提高生产流程和效率。在引进精益生产方式的同时,保时捷依然保留了德国工业生产中的精华部分,工匠晋级制度。从而使保时捷在生产环节上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在产品上,魏德金除了不断改进传统的911系列车型外,还大力开发出Boxster车型。以911车型为基础,保时捷的工程师又陆续开发出Carrera车型和GT2车型。在发动机方面,保时捷开发出六缸分自然吸气版和涡轮增压版的Boxer发动机。随着世界SUV(运动型多功能车)风潮的兴起,魏德金在保时捷内部力排众议,开始开发SUV卡宴车型。事实证明魏德金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十年过后保时捷总销量的三分之一是由卡宴车型贡献的。但当时要一个传统的跑车制造商去制造运动型多功能车,这样的决定无疑要冒极大的阻力和风险的。之后保时捷又大胆向四门轿车领域进发,这就是后来的Panamera车型。

在品牌维护上,魏德金也是花费心血。得益于保时捷品牌号召力的历史沉淀,随着制造和产品上的迅速提升,保时捷的各种车型迅速在几年内重新受到了客户们的追捧。在九十年代后期甚至出现产品供不应求,而客户宁愿忍受漫长的产品交付期依然选择保时捷的情况。

在魏德金的领导下,保时捷公司奇迹般的在1995年就基本全面恢复了元气,并在此后十多年里依然高速发展,并登上世界最具盈利能力的汽车制造商的宝座。作为职业经理人,魏德金为股东保时捷家族和皮耶希家族赚得了巨大财富。当然他自己也成为德国薪酬最高的职业经理人。

魏德金 - 传奇经历

传统的颠覆者

2008年虽然是汽车界最落魄的一年,却是魏德金颇为得意的一年,他成为全球工业界收入最高的职业经理人之一,其年收入估计为8900万~1.03亿美元。这一巨额薪酬的背后,是魏德金给保时捷带来的前所未有的辉煌。

1991年,魏德金正式进入保时捷董事会。彼时的保时捷正处在破产边缘,全年的销量仅14362辆,亏损高达1.33亿美元。当时,这家跑车制造商就像个烫手的山芋,逐渐滑向深渊,关键时刻,魏德金接住了它,更凭借着一己之力扭转了保时捷的命运。

加入保时捷后,魏德金不断地颠覆人们对保时捷的既定印象。除了对传统911系列进行改进以外,魏德金还组织开发了SUV卡宴(Cayenne)车型。为此,魏德金得罪了众多粉丝。一位拳击手(Boxter)车型的拥有者向CBN记者抱怨:“他做的这些新车让保时捷的气质被彻底消灭了。”但他也承认现在的保时捷是一个成功的保时捷。

2002年,魏德金突破传统跑车,为保时捷带来了SUV产品;此后,2008年魏德金带领保时捷走入四门轿车领域,推出了帕拉米拉(Panamera)车型。

时间证明魏德金是正确的,帕拉米拉带领保时捷进入了垂涎已久的商务用车领域,而卡宴的销量更是占保时捷总销量的三分之一,为保时捷的迅速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魏德金加入后的第四个年头,在裁掉了700多家供应商后,1995年,保时捷扭亏为盈,年收入、销量和利润,重新回到了盈利的状态。此后十多年里,奇迹般地成为了利润最高的豪华跑车制造商,魏德金也成为汽车业界薪酬最高的职业经理人。

魏德金明白,光靠产品推陈出新是无法做到汽车“霸主”的,在汽车制造商云集的德国,保时捷无论多么“大”,还是得排在大众、宝马、奔驰、欧宝之后,屈居第五。于是,魏德金开始酝酿吞并大众的计划,他要吃掉“第一名”。

“蛇吞象”并非是魏德金一时的冲动之举,在长达十多年的精心策划和准备后,魏德金终于在2005年展开了行动。

吃掉“第一名”

事实证明,魏德金玩法极为高明。他利用家族企业的组织结构优势,集中局部优势财力,冒险性大量举债,联合了美林、德意志银行等操盘手,通过不同的账户对大众进行收购,以逃避德国证券法中持股超过5%需要公示的规定。

2007年3月,保时捷在完成对大众持股31.5%后,突然对外公布了其收购计划。此后,保时捷不断增持大众股权,并将目标锁定全面控股。去年10月26日,保时捷公告称,已持有大众汽车普通股42.6%,并附加31.5%的大众汽车普通股的期权。

当时的公告似乎有点故弄玄虚:“鉴于目前市场对大众汽车股票的投机氛围日趋严重,以及做空力量强大,公司只能果断公布目前持有的大众汽车股票和期权最新数量。”保时捷最后一次提醒市场的时候,它已经掌握了75%的大众汽车股权,加上第二大股东下萨克森州政府所持有的20.1%,市场上可供交易的大众汽车普通股只剩下约5%。

这让市场更加疯狂,在“无股可买”的传闻下,大众汽车股价从200欧元飙升到1000欧元,市值一度高达3700亿美元,超过埃克森美孚的3430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上市公司。

而保时捷通过以美林为首的银团在市场买进大众汽车普通股后,又通过加拿大Maple Bank按照约定价格以期权形式交割这些股票的期权。

这种有争议的期权战略,使得这家911跑车制造商看起来就像一家对冲基金。在2008财年,保时捷在大众期权交易上获利68亿欧元(合97亿美元),而汽车销售净利润仅为10亿欧元。

若不是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魏德金很可能将成功控制大众汽车。但由于全球银行收紧信贷,公司本身盈利能力受到严重影响,原定去年年底控股目标不得不一再推迟,直到今年7月,无援的保时捷让大众汽车找到了反向收购的机会。

现在,只能说,如果没有金融危机,汽车史上将会诞生一场最成功的并购。但这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让一位伟大职业经理人吃掉“第一名”的梦想落了空。今年8月2日被迫辞职时,保时捷批准了5000万欧元的“遣散费”,以肯定魏德金对保时捷所做的一切。

因为强硬专制的管理风格以及对员工的慷慨大方,魏德金在员工中享有极大的威望,同时也得了一个“双面老板”的称呼。在魏德金的告别会上,很多员工冒雨来为他送行,更有人泪洒当场。受访的员工对着镜头说,保时捷应该继续为自由而斗争,不应该让魏德金离开。

但由于魏德金涉嫌操纵股价,他的被捕成为这一连串事件的一个意外结局,保时捷“中兴”大戏落幕。超级跑车公司,从法拉利到兰博基尼,再到阿斯顿·马丁,在这个时代似乎难以摆脱委身于人的命运。

魏德金 - 被捕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句话用来形容保时捷前首席执行官文德林·魏德金(Wendelin Wiedeking)再贴切不过。

2009年8月21日,魏德金因为在保时捷收购大众过程中,涉嫌市场操纵,被斯特加特当地检察机关逮捕,也许他将在拘留所中度过57岁的生日。

2002年8月28日,当魏德金庆祝50岁生日的时候,现场汽车界大腕云集,当时这位“打工皇帝”谈到自己的从业体验时表示:“自己需要保持顽固的脾气。”

事实上,如果不是一直顽固地要让保时捷成为德国第一、世界第一,魏德金也许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这位聪明绝顶的老先生有点太顽固了。

TAGS: 经济 经济人物
上一页: 王小鲁 下一页: 王健林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