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米勒

威廉·米勒(G.William Miller),历史上最短命的主席,曾被格林斯潘讽刺为一个“圈外人”。

威廉·米勒 - 人物简介

威廉·米勒(G.William Miller),1978 年至 1979 年在任。 威廉·米勒只是个过渡性人物,人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最无能的”一位美联储会主席,只干了一年半。他的不成功,与其说是缺乏能力, 倒不如说是缺乏兴趣:米勒的注意力似乎更多地放在了一些微观经济事务、 枝节小事上,而对联储会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战略决策,则很少恢弘的大手 笔。其实,米勒的商业感觉还是不错的,他曾把大型企业领导得有条不紊。 但是,在处理宏观经济决策方面,似乎确实非他所长。另外,米勒也被人认 为过于屈服于政治上的压力,这也是他不受欢迎的一个原因。

威廉·米勒,美国所有的共同基金经理里面业绩最好的人。从1991年开始,米勒每年都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业绩。他管理着来格·梅森价值基金(Legg Mason Value Trust),这个基金有超过130亿的资产。基金在过去3年里的业绩表现超过了标准普尔15%,在过去的5年里平均超过10%。 威廉·米勒一直在制造业经营着不同的公司,曾担任一家国际管理咨询公司的合伙人。他曾出版过《美国人的管理挑战》(America’s Management Challenge),该书被选入“经理人书籍俱乐部”(the Executive Book Club)。

威廉·米勒 - 人物经历

在米勒尚未取得哲学博士学位的时候,他就停下了学业。1977年,米勒到宾夕法尼亚一家公司工作,当CEO的助手。1981年,米勒作出了一个影响他一生的决定———加入莱格·梅森。而帮助他进入公司的正是他的妻子,显然,妻子看到了米勒这方面的才华。

灵活应变的“价值传道士”
其实,早在这之前,米勒已经开始了他的投资股市生涯,那是1970年,米勒在服兵役的时候。一些朋友对他说:“你总是夸夸其谈,认为自己能在股市上赚钱。这里是一些钱,看看你能做点什么。”米勒说,当时他的投资哲学就是“价值”。“但是现在要比那会儿复杂得多。”

“从我能够记忆的时候,我就阅读所有我能得到的关于投资的书。我一向认为,做事情的正确方法是,先确定哪个人做得最棒,然后看看他或者她做了些什么。对我这似乎很清楚———本·格雷厄姆是证券分析领域中的领袖。然后再拜读沃伦·巴菲特,看看他是怎样从60年代晚期到70年代早期的艰难岁月中惨淡经营并且蓬勃发展的。这真是大开眼界,而我也形成了一种直觉:相对于基本价值,要在尽可能便宜的价格上买东西。”米勒如此解释他的价值投资观的来由。米勒还记得与鲍勃·托雷多年前的一次谈话。鲍勃·托雷指出,你对人们解释价值投资,他们或者理解,或者就不接受,如果他们没有立时立刻亲眼见到的话你就无法使他们相信这是一种投资的好方法。对大多数人来说,无论因为什么,购进正在成长、前景广阔的公司,或者能够让他们兴奋起来的东西,从心理学角度来讲似乎更加容易。“对大多数人来讲,评估常常不那么重要,他们远不像我那么重视它。”米勒说。

在投资上,米勒是绝对的“价值传道士”,但他说自己并不是固守价值的笨蛋。“许多人吸收了格雷厄姆在采访中和在《智力投资者》中表述的思想,并从中吸取最简单实用的规则。如果你实际参加了证券分析,或者了解了格雷厄姆晚期接受的某些采访,对他的观点你会了解得更多。有一次,在国会议员面前,他被问到股价是否太高,股价的根据又是什么?他回答说,他们依赖于盈利,但最重要的是依赖于前景,而对于现有资产的依赖是次要的。而大多数人恰恰认为,如果你和格雷厄姆谈话,他会认为最多依赖现有资产价值,而最少依赖前景。但那不是格雷厄姆的意思。关于巴菲特,如果你读过他的书,就会知道我们的方法学差不多是一样的。巴菲特说,他尽可能买相对于未来现金流价格最便宜的股票。他不精确计算现金流。而我们做的是涵盖面更广而且极为详细的分析,但这是一回事。”

价值投资笑到最后

1982年,美国经济正处于衰退的谷底,但米勒和他的搭档极其严格地遵守他们的价值投资方法,比如更多地考虑低市盈率、低账面价格或者低的价格与现金流动比率等因素。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类股票表现如此之好,令他们的业绩十分突出。从1982年到1986年春季,他们成为美国所有基金中表现最好的单一基金,甚至超过了鼎鼎大名的富达·麦哲伦。然而,从1986年到1990年,美国经济从循环的高峰期降到了衰退的底部,米勒的基金表现很差,事实上,当时大多数以价值核算为基础的基金都是这样。“1990年,我们的业绩非常糟糕。”米勒说,“但这却成了我的另一个机会。我的搭档在1990年底退休了。我在1991年接管了基金,成为惟一的投资管理人。从那时起,我们年年在市场上获胜。”

虽然,米勒坚持声称他们的基金自1991年以来一直都有骄人的业绩,但他同样无法否认戴尔和美国在线对他们的作用和意义。在他们持有戴尔和美国在线的3年间,两只股票比最初的成本上升了30-40倍,而且这是他们仓位最大的两只股票。然而,美国在线和戴尔基本上不会出现在其它价值基金中,而是出现在增长型投资者的名单中。对此米勒的解释是:“价值和投资这两个字对我们都很重要。”米勒说,首先他不相信许多自称进行价值投资的人做过细致的评估工作。第二而且是更加重要的,他们肯定没有“投资”,只是在做交易。他们购进股票,如果股票上升50%或者100%,或者上升到某种历史高度就出手,他们基本上是交易者。人们观察我们的投资组合时,吸引他们注意力的是这些公司的名字:戴尔、美国在线和诺基亚,他们大多是增长型投资者购买的股票,但我们实际上是在它们很便宜的时候购进的。我们在戴尔和美国在线上的投资盈利是30-40倍,而大多数投资者鲜有持股持到翻成30-40倍的,挣了50%、100%、200%就算是幸运的了。我们得到如此收获仅仅因为我们是在这个公司投资,而不是交易它们或者努力猜测它们什么时候会反弹。我们不把时间花在猜测股价的动向上,而是花在评估企业上。

米勒说,在购进一家公司的股票之前,他们做每一件能够帮助他们否定公司价值的事。与公司管理层谈话,与供应商谈话,与竞争对手和分析师谈话。因为他们是这些公司的长期持有者,不会因为公司在一个季度中失手或在X时间段中表现不佳就仓皇逃脱,所以管理层和他们谈到企业的长期战略和问题时,比对其他股东和分析师更加公开。而大多数人不太在意这些可能是决定性的细节。

TAGS: 人物 经济人物
上一页: 万玉华 下一页: 汪自力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