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瑟·拉弗

阿瑟?拉弗(Arthur Betz Laffer),(1941年8月14日- ),美国经济学家,南加州大学教授,供应学派代表人物。拉弗先生以其“拉弗曲线”而著称于世,并当上了里根总统的经济顾问,为里根政府推行减税政策出谋划策。 一般情况下,税率越高,政府的税收就越多,;但税率的提高超过一定的限度时,企业的经营成本提高,投资减少,收入减少,即税基减小,反而导致政府的税收减少,描绘这种税收与税率关系的曲线叫做拉弗曲线。里阿瑟?拉弗是根总统的经济顾问,为里根政府推行减税政策出谋划策。

阿瑟·拉弗 - 学者简介

阿瑟?拉弗(Arthur Betz Laffer)生于1941年,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商学研究院教授,在尼克松政府时期曾担任行政管理和预算局的经济学家。也许冥冥之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在起作用,当拉弗还是斯坦福大学研究生时,就预言里根会在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竞选中获胜,他的同学对此颇为怀疑,但事实证明拉弗是对的。经过拉弗的努力,拉弗成为里根的好友,这对日后供给学派理论成为“里根经济学”的核心部分也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里根政府时期,他是总统经济政策顾问委员会成员。拉弗之所以引人注目,最主要的还是他所提出的描述税收与税率之间关系的曲线——“拉弗曲线”,尽管这一曲线最初是画在华盛顿饭店餐巾纸上的,但由于其对税收政策影响经济的解释更形象、更形式化,从而确立了“拉弗曲线”作为供给学派思想精髓的地位。 

阿瑟·拉弗 - 拉弗曲线

1974年的一天,经济学家阿瑟?拉弗和一些著名记者及政治家坐

在华盛顿的一家餐馆里。他拿来一张餐巾并在上面画了一幅类似倾斜的抛物线的图,向在座的人说明税率与税收收入的关系:税率高到一定程度,总税收收入不仅不增长,反而开始下降。这便是著名的拉弗曲线。拉弗曲线问世二十多年来,并没有多少国家的实践证明拉弗的这一假设,但经济学家们大都相信:税收会造成社会总经济福利的减少,过高的税率带给政府的很可能不是税收增加的美好前景。美国经济学家曼昆把税收造成的总福利的减少称为税收的“无谓损失”。

拉弗曲线说明的是这样一个问题:总是存在产生同样收益的两种税率,所以减税未必使政府税收收益减少,于是可以通过减税增加供给又不用担心会减少政府收入。如果税率为零,意味着人们可以获得生产的全部成果,政府的收益自然就为零。这样,政府对生产没有妨碍作用,生产即可达到最大化。但是,由于税率为零,政府的收益也为零,政府就不可能存在。如果税率为100%,政府的收益仍为零,这是因为由于人们的所有劳动成果都被政府征税,他们就不愿意再工作了。生产中断,自然没有什么可供100%的税,因此,政府的收益就等于零。税率从0—100%,税收总额从零回归至零。在一定的税率之下,政府的税收是随税率增加而增加的,而一旦税率再增加而越过转折点,政府的税收将随税率进一步增加而减少。换句话说,总是存在产生同样收益的两种税率,所以减税未必使政府税收收益减少,于是可以通过减税增加供给又不用担心会减少政府收入。

拉弗曲线的理论局限性:理论上,拉弗曲线缺乏体系的完整性,它仅是解决“滞胀”的一种对策而已,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拉弗曲线的成立必须满足一定的前提条件。郝硕博认为必须满足五个条件:“私有制生产关系和市场体系、封闭经济背景、国民收入的预算分配效应低于企业和私人的分配效应、储蓄转化为投资、不存在税负转嫁。”我们可以将其归纳为两点: 完全竞争市场体系和封闭经济环境,然而,在现实经济中这两个前提都不存在。完全竞争市场是一种理想的市场体系,在现实生活中难以找到。在开放经济条件下,在国际间较易自由流动的是资本要素,而不是劳动力。资本天生具有追逐剩余价值的特性,投资者会选择税率低的国家和地区,低税率给资本输入国家和地区带来就业和税收收入的大幅增长。资本的低税率“比较优势”,使开放经济的税率与税收的函数关系表现为一条单调递减的曲线。而劳动力受国家政策、文化环境、历史背景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国际间流动很困难。在这点上,拉弗曲线最多只能为降低企业所得税提供理论依据,而无法为降低个人所得税提供理论依据。

第二,拉弗曲线描述的是长期经济条件下税率对税收和经济的影响。在短期,各项政策从制定到实施,再到结果,具有一定的“时滞性”。正是这种“时滞作用”,使短期税率与税收的函数关系表现为一条单调递增的曲线。

第三,拉弗曲线忽视了阶层分析方法,只注意了收入与赋税的关系,而忽视了收入后面不同收入阶层的人群,把不同收入的人简单地抽象为“人们”。累进税分为超额累进税和全额累进税两种,各国一般采用超额累进所得税。累进税意味着,收入越多、征税的比例越大。低收入者并不负担高税率,因而不会受高累进税率的伤害。真正负担高税率的只是高收入者额外高的那部分收入,所以高税率只对这部分收入产生较大的负作用。

第四,拉弗曲线的工作观是功利的,不能完全解释人们努力工作的原因。高累进税率影响工作的结果可能有三种,一种是拉弗曲线所预言的,一些高收入者宁愿要更多的闲暇而不是更多的工作; 一种情况是一些人会更努力工作,以便赚更多的钱来弥补赋税的损失; 而对于“那些欣赏自己的工作以及工作所带来的权力观念或成就观的众多的医生、科学家、艺术家以及企业经理们将为8 万美元就像为10 万美元一样努力地工作。”

第五,拉弗曲线将个人收入全部视为劳动收入,而忽视了非劳动收入。根据拉弗曲线理论,边际税率越高,闲暇的代价就越小,因而旷工增加,加班减少,人们用于提高技术水平的时间也相对减少,因此,高边际税率妨碍人们的工作积极性,劳动生产率下降。“合理的税率应当既能获得财政收入,又能刺激生产,因而不易过高,这也是西方国家20 世纪70 年代之后经常使用减税政策的原因。”这种说法看上去理由充分,但是,个人所得分为劳动收入和非劳动收入,征收对象不同,税率对劳动供给的影响亦不同。随着个人所得税率的逐步增加,理性人将通过增加劳动时间来增加收入,直至工作极限; 然后,增加闲暇时间,减少工作时间,个人收入也随之减少。因此,对劳动收入轻征税、对非劳动收入重征税,有助于鼓励劳动者的工作积极性。

阿瑟·拉弗 - 人物故事

“拉弗曲线”理论在美国里根政府时期特别流行,“供给学派”也由此在经济学界名噪一时,这又有一个故事:1980年1月,里根刚竞选上总统,其竞选班子特别安排了一些经济学家来为里根上上课,让他学习一些治理国家必备的经济学知识。第一位给他上课的就是拉弗。拉弗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地向里根推销了一通他的关于税收的“拉弗曲线”理论。当拉弗说到“税率高于某一值时,人们就不愿意工作”时,里根兴奋地站起来说:“对 就是这样。二次大战期间,我正在‘大钱币’公司当电影演员,当时的战时收入附加税曾高达90%。我们只要拍四部电影就达到了这一税率范围。如果我们再拍第五部,那么第五部电影赚来的钱将有90%给国家交税了,我们几乎赚不到钱。于是,拍完了四部电影后我们就不工作了,到国外旅游去。”正因为里根本人的经历与“供给学派”提供给他的理论如此契合,所以,他一主政,就大力推行减税政策,从而也使得一开始并没有引起人们注意的“拉弗曲线”理论登上了经济学主流的大雅之堂。

阿瑟·拉弗 - 盖棺论评

一赞扬的声音:

20世纪80年代的政府对税率进行了改革,采取了大幅度的减税措施,至1989年里根总统离任时,联邦政府征收个人所得税的水平已由70%下降到28%,公司所得税由48%下降到24%,这些减税措施使美国拥有现今主要的大型经济体中最有效率的经济体系。美国经济在六七十年代表现并不抢眼,而此时美国经济有了一个突然的飞跃,作为一个大型的发达经济体它开始有了快速的增长,80年代供给学派革命主要起源阿瑟?拉弗的思想,还有其他一些人将这些思想运用于实践,使美国在那个时期生产率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经济得到了快速增长。

二反对的声音:

在里根的实践中,宣称减税与预算平衡兼得的拉弗曲线实际上遭到了失败。拉弗曲线没有被既往的历史证明。1982 年D?福勒顿曾考察了几个有关工作努力程度对税率的反应的实例,计量经济研究之后做出了美国的实际拉弗曲线,最大税收点“似乎出现在远离过去几十年中经济所实行的税率的右边。”“这种考察所做出的预言是: 减税将引起纳税收入几乎按比例地减少。”

同时,拉弗曲线也没有正确指导政策。无论是拉弗曲线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关注和争议的焦点,不在于该曲线的一般性理论内涵,而在于其政策性含义。针对20 世纪70 年代(1973~1982 年) 出现的滞胀现象,供给学派在拉弗曲线的基础上,提出了减税政策。他们认为减税政策能够使美国经济走出滞胀的泥潭, 在促进总产出的同时政府收入不受影响。减税政策在美国进行了充分的实践。但是,美国20 世纪80 年代的有关经济数据可以对减税政策的效果做出充分的评价。

美国20 世纪80 年代的减税政策改善了“滞胀”问题, 但其代价却是巨额的财政赤字。可见, 拉弗曲线理论没有正确指导政策。里根总统第一个任期(1981-1985年)内创造了累计高达6002亿美元的赤字,超过1933-1980年间美国历届总统任内赤字总和。第一任期以1981-1982年的严重经济衰退为开端,以1983-1984年的强劲经济增长为结尾,也正是这个戏剧性的结局让他赢得了连任竞选,但1983-1984年的强劲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庞大预算赤字所创造的需求,不自觉中依靠了凯恩斯学派。

拉弗曲线在个人所得税领域的适用性是有限的,作为降低个人所得税边际税率的理论支持是乏力的。适当的个人所得税税率机制是既要得到最多的税收又要保证最少的人受伤害。这种目标是可以通过免征额、起点税率、边际税率等等的科学组合而达成或接近达成的。至少可以肯定地说,通过个人所得税税率机制的科学设计,我们可以在公平与效率之间做一个接近合理的选择,而不是简单地将两者对立。目前中国个人所得税制应该加重高收入者税负,尽量不伤害中间阶层,减轻低收入者税负。

阿瑟·拉弗 - 学者语录

美国经济学家阿瑟?拉弗2000年接受德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语录。

1、与压缩开支或进行结构改革不同,降低税负可以更好地刺激人们创业。最佳的税收制度是:税率必须尽可能地低,税基必须尽可能地宽广。

2、在80年代初降低税负后,美国联邦预算曾出现赤字的原因:

第一,当时我们把超支额用于投资,不是像现在德国那样,把超支额用于社会福利和其他目的;第二,我不知道我们怎样能够把美国经济在没有预算赤字的情况下重新引向正确的轨道,80年代的预算赤字是现在预算盈余的前提。

3、欧元国家规定预算赤字最高不超过3%,是错误的,因为预算差额是经济政策的结果,不是独立的经济政策目标;此外,支出和税收政策只能间接地对赤字产生影响。例如,如果缩减预算,赤字从长远来看可能减少,但从中期来看,如果缩减预算阻碍经济活动,赤字可能增加,事先谁也不能详细知道这一点。

4、美国总统克林顿1993年提高了所得税税率,增加了税负。尽管如此,美国的经济仍增长的原因:1993年提高税负对经济有害。但这个错误被抵消了,因为他大幅度减少资本收益税,实行社会救济金改革和降低关税等等。

5、降低税负的效果:

降低税负给政府造成的税收收入损失,必须通过加强对人们创造成就的刺激来弥补。但是,创造成就的刺激取决于最高税率。共和党现在希望降低起点税率,这有什么意义?由于每个人都按起点税率纳税,如果降低起点税率,政府将失去大量的收入。

降低起点税率不会使社会更加公正,对富人实行高税率会阻碍创造工作岗位,这无疑会使穷人继续贫穷。

TAGS: 人物 各国经济学家 经济人物 经济学家 经济领域人物 美国经济学家 财经人物
上一页: 阿瑟·林德贝克 下一页: 阿瑟·奥肯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