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咸

傅咸 傅咸(公元239年至294年)字长虞,北地泥阳人,傅玄之子。生于位景初三年,卒于晋惠帝元康四年,年五十六岁。刚简有大节,风格峻整。咸宁四年,(公元278年)袭父爵,为尚书右丞。惠帝时,官至御史中丞。遭母忧去。后起为议郎,兼司隶校尉。京都肃然,贵戚摄伏。卒,谥贞。咸好属文,虽绮丽不足,而言成规鉴。庾纯叹为近乎诗人之作。有集三十卷,(《隋书经籍志》作十七卷。此从《两唐书志》)传于世。

傅咸 - 生平简介

傅咸(239-294年),字长虞,北地泥阳(今陕西耀县东南)人。傅氏是当地汉魏以来的名门大族。傅咸的曾祖父、祖父,先后担任过汉魏的邵太守。他的父亲傅玄是曹魏时的弘农(今河南灵宝北)太守,领典农校尉。西晋取代曹魏以后,官拜御史中丞、司隶校尉等职。傅玄是个性格刚毅耿直、不肯容人过错的人。他任职期间,敢于直言匡正,指斥时弊,而且学识渊博,勤于著述,有《傅子》数十万言和文集百卷传世。傅咸在父亲的熏陶教育下长大成人,也养成了处世严谨、才思敏捷、疾恶如仇、推贤乐善的品格。他仰慕为官清廉的季文子和仲山甫,也喜欢写评论时事的文章,还获得了“近乎诗人之作”的好声誉。

明识吏弊谏省官事

晋武帝泰始九年(273年),傅咸官拜太子洗马,掌管图籍等。随后又袭封父爵,迁任尚书右丞。时隔不久,出任冀州刺史。又因继母不肯随他赴任,傅咸上表请求解职,并得到晋武帝的恩准,于是改任司徒左长史,到宰相府任职。

当时西晋还处在建国初期,朝政方面存在着许多弊端,尤其是官僚机构臃肿重叠,冗官太多。晋武帝想有所改进,便下诏征询意见。傅咸遂上书指出:西晋建国15年了.可是仍然没有做到国富兵强,老百姓也不富裕,一遇灾年就有忍饥挨饿的。造成国家经济困难,公私都不充实的根本原因,就是设置的官吏太多。先前都督只有4人,而现在连同监军多达10人。夏禹时分华夏为九州,现在的刺史几乎是从前的一倍。如今的户口数目不过是汉朝的十分之一,可是设置的郡县比汉代还多。虚设的将帅幕府,动不动就有上百个,官职如此之多,却无益于保卫国家,吃粮不管事,没有一点用处。五个等级的诸侯,都可以设立自己的官属。所有这些官吏的供应,全从老百姓身上出。这就是困乏的原因所在。傅咸最后强调指出:“当前最迫切的事情,是精减政府机构和官员,停止劳役。从上到下,都致力于农业生产。”

傅咸的主张虽然切中时弊,晋武帝却没有采纳。因为西晋统治集团代表的是门阀世族利益。他们在政治上享有种种特权,只有滥设官职,才能满足他们的私欲。实际上,官职的虚设本身就是为了优待世族阶层,是统治者内部的利益均沾,因而要想裁减臃肿的官僚机构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主张“并官省事”的傅咸,反被讥笑为俗吏。

傅咸为官公正无私。他在担任司徒左长史时,豫州大中正夏侯骏上书说,鲁国的小中正、司空司马孔毓病得很重,不能接待宾客,请求让别人接替他的官职。可是,不几天夏侯骏上书让孔毓担任中正官。中正,是魏晋南北朝时为推护世族政治特权的一种选官制度,又称“九品中正”或“九品官人法”。中正官掌握着评定、举荐当地士人的权力。司徒魏舒不同意让孔毓出任中正,夏侯骏多次力争。傅咸遂以夏侯骏处事随心所欲。强词夺理,奏请罢免夏侯骏大中正的职务。然而,司徒魏舒和夏侯骏有姻亲关系,所以傅咸的奏请屡遭拒绝。他为坚持正义,据理力争,甚至上奏晋武帝,搞得很苦。结果、反被司徒魏舒弹劾诋毁上司,转任了车骑司马。

直言匡正疾恶如仇

傅咸

西晋门阀士族由于享有种种特权,奢侈之风愈演愈烈。特别是晋武帝司马炎,不仅后宫嫔妃美女上万,而且公开卖官鬻爵。将得来的钱财装入自己的私囊。如此一来,上行下效。晋武帝的驸马王济,用人奶喂养小猪,然后蒸食,受到晋武帝的赞赏。太傅何曾每天的伙食费高达万钱,还嫌饭菜不好。甚至,晋武帝还纵容支持他的舅父王恺与散骑赏诗石崇斗富。王恺家做完饭后用糖膏洗锅,石崇家做饭就用白蜡当柴烧。王恺用紫色的丝绸作步障40里,石崇就用织锦花缎作步障50里。石崇用花椒粉涂刷墙壁,王恺则用胭脂涂刷墙壁。当时有人评论说王恺比不过石崇。王恺很不服气,晋武帝也想帮他胜过石崇,就送给他一株很珍贵的珊瑚树,高约两尺左右。王恺得意地向石崇炫耀。岂料石崇一看,当即用手中的铁如意把它打了个粉碎。王恺大怒,认为石崇嫉妒他的宝物。石崇漫不经心地说:“用不着恼,我马上赔你一个。”于是让仆人取来一批珊瑚树,其中三、四尺高的就有六、七株,任凭王恺挑选。由此可见当时的豪门世族挥霍奢侈到何种程度。

面对这种挥霍财富如粪土的豪奢之风,疾恶如仇的傅咸,愤然上书晋武帝,大声疾呼禁奢。他说:“粮食和布帛的生产都很困难,用起来不加节制,没有不匮乏的。从前圣明的帝王治理天下,对吃肉和穿丝织的衣服都有所规定。我认为由于奢侈造成的浪费,比天灾还要严重。古时候人多地少,人们还有积蓄,是因为节俭的缘故。现在土地辽阔人口稀少,反而物品匮乏,是因为奢侈的缘故。要想让人们崇尚节俭就必须谴责奢侈。如果奢侈之风得不到整治反而互相攀比,那就没有止境了,必然要给社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傅咸还指出,整治奢侈之风,要从统治集团内部做起。他进而援引史实说,先前曹魏时,毛介为吏部尚书,所任官吏都是清廉正直的人,因而天下的人无不以廉洁自勉,即使是朝中宠贵的大臣,也不敢超越常规穿戴华丽的衣冠、乘坐豪华的车马、随便吃美味佳肴。如果现在下令各级官员都像毛介那样以身作则,去奢从俭,改变不良的奢侈之风并不困难。

傅咸的劝谏无疑是利国利民的良策,同时也表现了他廉洁自律的高尚品格。然而,尽管傅咸一再向西晋最高统治者直言匡正敲警钟,却并未引起重视。奢靡之风依然盛行,西晋王朝也就难免不在奢侈腐败中日趋灭亡了。

整肃吏治弹劾贪官

太熙元年(290年),晋武帝去世,皇太子司马衷即位,是为晋惠帝。由于晋惠帝是个“白痴”,没有能力治理国家,先后由太傅杨骏和汝南王司马亮专权。他们二人互相仇视,政局动荡不安。傅咸深怀忧虑,为了防止祸乱,他不惜冒着杀身之祸,再次向权臣进谏,表达他忧国忧民、不肯随波逐流的心愿。

博咸首先对杨骏说:“居丧三年的制度,早就不实行了。如今皇上谦和,把朝政委托给你,可是天下臣民并不认为这是上策。面对这种局面,恐怕你也不易承当。先前周公是位圣人,他辅政后还招来流言蜚语。何况如今的皇上年龄并不像当年周成王那样幼小。所以我私下认为,等丧事办完之后,你应当慎重考虑进退的事情。如能体察我的真诚,也就用不着多说了。”杨骏不予理睬,傅咸又多次规劝。杨骏心怀不满,想把傅咸赶出朝廷,去作郡守。杨骏的外甥李斌劝他说:“贬斥了正直的人,恐怕也有损你的声望。”杨骏这才没有赶走博咸。杨骏的弟弟杨济则又给傅咸写信说:“俗话说,‘生了一个傻儿子,一辈子无官司。’官场上的事情是不宜搞得太清楚的,我担心你的脑袋都要碰破了,所以写信提个醒。”傅咸回信说:“卫公曾经说过:‘醇酒美女杀人,比直言杀人还要厉害’。可是,因酒色获罪而死并不后悔。因担心言行正直会招来灾祸,是由于此心并不正直,只求苟且偷生,明哲保身罢了。自古以来,凡是言行正直而招来灾祸的人,往往是由于疾恶太深,矫枉过正;或者并非真心实意,只想高声痛斥,出气泄愤而已,岂有赤诚之心反遭仇视的道理呢。”

元康元年(291年),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通过政变控制了朝政。贾皇后虽然为人阴险凶悍,善于权术,但也起用了一些正直的官员,使西晋王朝出现了短时的安静。傅咸也在这时官拜太子中庶子、御史中丞。不久朝廷下诏,要群臣举荐郡县官吏,候补朝官。傅咸又怀着为国除弊的诚心,再次上书朝廷,表达他对选官的意见。他认为要治理好国家,关键在于选任合适的官员,因而希望通过选任官员整肃吏治。傅咸主张选官用人,唯才是举,一视同仁,不应该鄙视出身微贱的人和轻视地方官员。现在竞相谋夺朝内官职,不愿担任外官,已成风俗,应该尽快革除,使各级地方官员安于本职,勤于职守。他认为地方官直接亲近百姓。他们的品质优劣、政绩好坏是关系到社会能否安定、政权兴衰的大事。因而既要重视地方官的选任、提拔,又要注意听取他们的批评建议。

不久,傅咸又被任命兼职司隶校尉。这是一个负责纠察京师百官以及所辖各郡官吏的重要职务。当时朝纲涣散失禁,豪门放纵恣肆,结党营私,请贿相托,混乱朝野。傅咸上任伊始就严加查处违法乱纪的官员,上书奏请罢免河南尹司马澹、左将军司马倩、廷尉高光和兼任河南尹何攀等人的官职。这一举措震惊了文武百官,致使京都肃然,贵戚慑伏。

接着傅咸又弹劾了位居尚书左仆射兼领吏部尚书的重臣王戎。王戎禀性贪婪吝啬,广收八方园田,聚敛无度。虽居高官显位,却漠不关心国事,随波逐流。由于他主管吏部工作,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乘机钻营,通过行贿求官与升迁。结果,不少人到任不久就得到提拔。从而也使地方百姓受困于接连不定的调任,基层吏卒则疲惫于迎送之中。傅咸上书指出:按照古代典制,官吏三年考核一次,经过三次考核才能决定升迁。可是现在,有的地方官吏任职不到一年,就被王戎调入京师。如此一来,不仅没有考定政绩的优劣,而且使地方百姓忙于送故迎新,辗转相望于道,影响了农业生产。王戎的这种驱动浮华、亏败风俗的行径,不但没有任何益处,反而极大地损害了国家权益。因此,应该罢免王戎的官职,以敦风俗。傅咸同时指出:王戎的两个幕僚李重和季毅,不劝勉王戎,匡正弊端,也应该一并免职。

王戎是朝中的宠臣,权势显赫。傅咸无所顾忌,仗义弹劾,虽得到晋惠帝的肯定,但也遭到了王戎及其亲信的反对。御史中丞解结反弹劾说,傅咸弹劾王戎违背典制,超越职权侵犯了他人的职守,所奏不是他分内的事,应该将他免官。面对恶意的攻击,傅咸毫不退缩。他义正辞严地反驳说:身为司隶校尉,纠察违法乱纪的官吏,是应尽的职责。严正自身,以率他人,是应尽的义务。如果自己违犯了法令,甘愿受罚不求宽大处理。司隶校尉与御史中丞共掌纠察皇太子以下文武百官的职权。岂有可以纠察皇太子而不可纠察尚书的道理。由于傅咸的申辩十分有道理。朝廷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对。正直的朝臣对傅咸的凛然正气十分钦佩,称赞傅咸刚正不屈,忠诚果断。

元康四年(294年),傅咸逝世,享年56岁。朝廷谥“贞”。

傅咸 - 文学成就

傅咸诗今存10余首,多为四言诗,风格庄重典雅,但缺乏诗情。另有几首五言诗较有情采。例如《赠何劭王济诗》,“槁叶待风飘,逝将与君违。违君能无恋,尺素当言归。”情真意切,感情缠绵。清代何焯《义门读书记》曾说长虞“深婉,得陈思一体”,当是指此类诗而言。《愁霖诗》则写得语言质朴,不同时俗。傅咸有赋30多篇,多为抒情咏物之作。其中《粘蝉赋》、《青蝇赋》、《萤火赋》等,咏物中寓有生活哲理,“物小而喻大”,含意深刻。如《萤火赋》说:“不以姿质之鄙薄兮,欲增辉乎太清”,“进不竞于天光兮,退在晦而能明”。赞美了不竞虚荣的处世态度。傅咸曾奉诏治狱,有《明意赋》,其中“吏砥身以存公,古有死而无柔”等句,语言明快,可以见到他耿直的个性。《隋书·经籍志》载傅咸有集17卷,今佚。明代张溥辑有《傅中丞集》1卷,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

《七经诗》
西晋傅咸所作的《七经诗》是现存所知最早的集句诗。集《孝经》、《论语》、《左传》、《诗经》等诗文为诗,得诗十首,总名《七经诗》,是最早的集句,傅咸因此被称为集句的创始人。

但《七经诗》现存六经诗。傅咸的《七经诗》是从儒家经典中分别摘出四言句连缀而成的。傅咸的《七经诗》标志着集句文体的正式形成,在集句史上享有开创之名。然而其诗除了押韵和语气贯穿之外,几乎无艺术性可言。和宋代以后的集句诗相比,《七经诗》不免有“理过其辞,淡乎寡味”之嫌。

傅咸 - 作品摘选

《愁霖诗》
举足没泥泞。市道无行车。
兰桂贱朽腐。柴粟贵明珠。

《纸赋》
夫其为物,厥美可珍;廉方有则,体洁性真。
含章蕴藻,实好斯文;取彼之弊,以为此新。
揽之则舒,捨之则卷;可伸可屈,能幽能显。

傅咸 - 参考资料

1、《中华廉吏传》  彭勃主编  中国方正出版社  2006年01月
2、《晋书》  中华书局  1901年01月
3、《传统文化经典文库》  张国星编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8年01月

TAGS: 历史人物 古代人物 各朝代中国人 社会科学人物
上一页: 傅奕 下一页: 傅冬菊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