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侠怀


廖侠怀(1903年~1952年)工丑生,在《毒玫瑰》中扮演病院院长而声名大噪。廖扮演各种人物均能刻画入微,形像传神,善于即兴发挥,针砭时弊。用鼻音行腔使调,别具一格,尤以唱“中板”、“木鱼”等曲调最为出色,人称“廖腔”。代表剧目有《花王之花》、《火烧阿房宫》等。

廖侠怀(1903年~1952年)工丑生,在《毒玫瑰》中扮演病院院长而声名大噪。廖扮演各种人物均能刻画入微,形像传神,善于即兴发挥,针砭时弊。用鼻音行腔使调,别具一格,尤以唱“中板”、“木鱼”等曲调最为出色,人称“廖腔”。代表剧目有《花王之花》、《火烧阿房宫》等。

廖侠怀 - 个人简介

廖侠怀香港著名粤剧演员。广东新会人。父母早丧,1903年生。12岁即离乡到广州濠畔街鞋店当学徒。后又转卖报纸。从小酷爱粤剧,没钱买票,经常在戏院后台外面听戏或在窗缝中偷看,不久便学会哼几句粤曲。后去新加坡一间工厂当车工,晚上参加当地的工人业余演剧活动,1923年粤剧著名小武靓元亨到新加坡演出,一次偶然机会靓元亨去观看业余工人演戏,他发现廖侠怀有艺术天份而收他为徒弟,改艺名“新蛇仔”。从此,廖侠怀开始了粤剧生涯。

20年代后期,广州的“梨园乐”班订廖侠怀回国当第二丑生,因他的嗓子不亮,长相不美且满面麻子而受到冷遇。马师曾与廖侠怀同拜靓元亨为师,马师曾同情师弟的处境,待他合同期满后,即订他到“大罗天”班当第二丑生。在《贼王子》一剧中演黑人王子而初露才华。剧中,他为了突出表现黑人王子被巴格达窃贼盗去飞毡的彷徨心情,精心设计了一段速度爽快、吐字清晰、谐趣而又合乎人物性格的“中板”和“滚花”,观众对这新颖而跳跃的唱腔反映非常强烈,拍手称好,这段唱腔便成为“廖腔”之雏型。继而参加“新景象”班与薛觉先合作,不久遂离开“新景象”,自立门户,并与编者共同写出一批独具风格的喜剧,又与音乐员共同研究创造出风味特异的“廖腔”。“廖腔”近似“马腔”,其特点是节奏明快且一气呵成,附加字多,但吐字清晰、抑扬顿挫而妙趣横生。登上粤剧四大名丑(廖侠怀、半日安,李海泉、叶弗弱)的前列,并排列于粤剧五大流派(薛觉先、马师曾,桂名扬、白驹荣,廖侠怀)之末,被公认为丑行中的“千面笑匠”。

廖腔特色近似马腔,擅长唱(中板)、(滚花)、(木鱼)、(板眼),面部表情尤其丰富。他的首本戏《花王之女》、《大闹广昌隆》,尤其受到观众的好评。20年代末,廖侠怀回到祖国,适逢大革命失败,不久又爆发了抗日战争,廖侠怀编演了《罪》、《罪上加罪》、《大喊十卖平米》等,于嘻笑怒骂中针砭时弊,曾遭国民党禁演和“大天二”的威胁、恐吓。1948年间在演《六国大封相》时,廖侠怀穿上一件全身是金元券的服装出场,影射国民党腐败无能而使金元券贬值,被国民党当局勒令停演,还被罚港币1000元。廖侠怀认为,为大家出口气,罚1000元也值得。

廖侠怀有“廖圣人”之称,不喝酒、不抽烟、不赌钱、不好色,一生只娶了一个婢女出身的妻子。除了演出外只与编剧和音乐员研究剧本、唱腔,他的爱好有三:看书、看戏、逛街。他未入过学堂,勤奋自学,从书本中吸取知识。他崇拜美国的喜剧大师卓别林和粤剧名丑姜云侠,经常看他们的戏。除此之外是常驻足于疯人院、小艇、马路边,刻意观察,体验生活。因此他所演的角色,不论男、女、老、少、跛、盲、矮、哑,都能入木三分,形神俱备。他反对歪嘴歪脸面谱化的表演,主张以人物内心的喜怒哀乐的真情展现在面部的表演,如《哑仔卖胭脂》中演哑仔,在很长的一段戏中没开口,只凭面部表情来演戏,一般人是不敢演这类角色的,但廖侠怀的表演却获得观众的欢迎,被公认为丑行中的“千面笑匠”。

廖侠怀的表演艺术独树一帜,饮誉省港达20年之久。他是30年代粤剧四大名丑之一。代表作有《甘地会西施》、《双料龟公》、《花王之女》、《大闹广昌隆》等。他所演的角色有慈禧太后、红娘子、跛子、哑仔、矮仔武大郎、麻疯病人等等,演什么像什么,形成当时著名粤剧五大流派中之一——“廖派”。他也因此有“粤剧名丑生”之称。1952年病逝香港。

廖侠怀 - 个人评价

千面笑匠廖侠怀对粤剧艺术发展的贡献是很大的,除了杰出的表演艺术外,他还创作过不少粤剧剧目。如《罪》,《罪上加罪》、《双料龟公》、《哑仔卖胭脂》、《甘地会西施》等。这些戏都有一定影响,但《甘地会西施》影响最大。从剧名看来,这个戏是颇为荒诞的,似乎是故作惊人之态,意在哗众取宠,追求票房价值。实际上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长期以来人们对过去粤剧历史采取盲目否定态度,对这类戏不作具体分析,凭“顾名思义”就判之以罪。《甘地会西施》一剧也一直被当作殖民地化商业化的坏典型看待,“蒙冤”几十年。须知前人的创作是艰辛的,有些还是可贵的,今天我们可不能再采取那种轻狂、草率的态度来对待这些剧目了。我们应以科学的方法来公允地评价它们。

廖侠怀在创作这个戏当中其难能可贵之处有下面三点:

首先,剧本没有靡靡之音,没有卿卿我我的爱情,更没有廉价的眼泪和庸俗的笑声,却有着严肃的发人深省的救国救民的呐喊。这个戏产生于抗战胜利后不久,当时廖侠怀对国民党和美帝国主义夺取了人民的胜利果实是不满的,对重又陷入半殖民地的国家命运是担忧的,因此他要写一个戏来大声疾呼一下。

廖侠怀能对旧中国的社会黑暗有一定认识,与他的出身经历有关。他出身贫苦,而且生理有缺陷,饱受社会的凌辱,对旧社会怀有满腔怨愤。他的妻子也是出身贫贱的婢女,他总是在演出的戏里,寻找一切机会针砭时弊。比如他曾经编演了揭露监狱黑暗的粤剧《罪》,被国民党下令禁演,但他并不屈服,再编一个下集《罪上加罪》。抗战胜利后,金元券贬值,廖侠怀就在《六国大封相》里穿一件用金元券贴成的戏服出场,讥讽挖苦这种不值钱的货币。在《双料龟公》一剧中,他又用大段口白控诉社会不平,怒斥豪富贪官,指出穷苦人民的屈辱和悲剧都是他们造成的。他的这种思想观点几乎在他演出的所有戏里都有所表现。

廖侠怀还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对国民党的崇洋媚外政策十分反感。《甘地会西施》一剧就有好几处表现了他的这种可贵的爱国精神。廖侠怀虽然对现实不满,但他并没有停留在消极的怨言中,而是积极地去鼓吹改变这种现实。

廖侠怀的爱国热情还表现在剧本人物的塑造上。剧本歌颂西施、范蠡、伍子胥和甘地等爱国英雄。尤其是对西施这个人物的更是推崇备至。廖侠怀曾在一篇文章里写道:“我阅读了几本春秋战国的史书,从事重集关于西施的事迹,想编撰一部为西施吐一口气的剧本。”“关于西施的事迹,传说颇多,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就是亡吴兴越之后,范大夫把西施要了,泛舟于五湖;另外一说,谓勾践凯旋途中,而狠毒的越国夫人把西施溺毙。若前一说是真,这未免太委屈西施了;若后一说是真,西施的遭遇也太惨酷了,西施当有其无限的苦闷,无限的隐痛。”廖侠怀想通过一个戏来为西施鸣不平,足见他对这位爱国者的敬重和热爱。他还舍弃了范蠡与西施“情根早种”的富于戏剧性的传说,突出了她全心全意为国牺牲的思想。这就一反过往传统戏曲中西施那绰约多姿、凄楚动人的面貌,成为一个胸怀大略的俏佳人。

其次,在艺术上这个戏构思独特,手法新颖。《甘地会西施》表现的是爱国主义思想,而全剧又没有扣人心弦的情节,若按一般看法,应属于“硬戏”之列,上座率“好晒有限”。但该戏一出来则风靡省港澳。不过有人在惊叹之余,却又说廖老七这是“跑马射蚊——撞彩”。其实是艺术上的“新”,吸引了观众。

这个戏与我们传统戏曲表现手法不同,它的构思充满奇特的浪漫色彩。根据当时一些资料记叙,廖侠怀想写一个西施的戏,但又苦于无从着笔。一天早晨,从报纸上看到了印度革命领袖圣雄甘地逝世的消息,又知道他生平时中国历史素有研究,对我国历代兴亡史迹更感兴趣。廖侠怀陡然产生了一个妙想,排除了时间和空间限制,让甘地来到中国,与倾国佳人西施会唔。一个是当代的救国圣雄,一个是复国烈女,环境虽不同,年代又相距久远,但他们的精神是一致的。剧中有两句对话,甘地问西施:“你死去二千多年,何故我能见到你呢?”西施答道:“所谓精神不死嘛!”精神不死,就是廖侠怀构思此剧的最大依据。他运用浪漫主义的手法,把根本不可能相遇的两个人用梦游的办法让他们相会,这确是一件很别致而又有趣味的事。

廖侠怀是粤剧全行公认的圣人,生活作风极其严肃,不喝酒,不抽烟,不赌钱,不好色,可说是品学兼优的人,在粤剧界是公认的。他一味醉心于发展粤剧事业,对待艺术创作他是十分严肃的,这在旧社会也是十分难得的。

在表演上,廖侠怀进行了认真的研究。他研究了甘地先生的生平、印度的风土人情及其服饰,以至印度人的起居饮食情形等都仔细地考究,因此他饰演的甘地比较成功。从现在留下来的两张剧照就可以看到当时扮演的甘地的模样。一张是甘地合什打坐,他剃光头,打赤脚,戴眼镜,披一件印度白袈裟,胸背和脚都坦露着,还涂上粽色的油彩,十足一个印度人;另一张照片是甘地赤脚卧在床上进入梦境,床也是印度式样的。象这样唯妙唯肖的扮相,再加上廖侠怀高超的演技,肯定能把甘地演好。

廖侠怀已经逝世几十年了,人们对他在粤剧方面的贡献和艺术上的成就是肯定的。但可惜过去由于左的思潮影响,有不少人仍用″顾名思义″等形而上学观点去看待他自编自演的剧目,对他的创作戏毁过于誉。这是不公平的。我们现在谈他的《甘地会西施》,固然是要为他鸣几句不平,但更重要的是想借此来作为例子,后边我们再不要简单地对待粤剧剧目遗产,大家都来作科学的分析工作,正确地评价我们过去的粤剧,以求得粤剧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迈开更大的步伐前进。

廖侠怀 - 作品简介

《花王之女》花王之友霜月与林子才两小无猜,私订了终生并有了爱情结晶。林父为巴结权贵,不顾儿子反对而将其子配与相国之女妙玲,逼令他拜堂成婚。霜月误子才忘情负义,闯进洞房怒责之际而产下一婴孩。妙玲将花王父女逐赶,子才悲痛欲绝出征……《大闹广昌隆》这是一个人鬼之间纠缠不清的爱情故事,郑丹瑞乃当年“丽的呼声”街行情主持人,在一次意外中跌落海中,被一把偶然飘来的美丽雨伞救起……附在雨伞中的鬼魂陶君微出现,她要求郑带她回去,昔日那爱与恨,生与死的伤心地“广昌隆”,找她的负心丈夫报仇。

廖侠怀 - 相关条目

卫仲乐 刘明源 罗家宝 陈笑风 罗品超 林家声 徐柳仙
王沂甫 马师曾 谭兰卿 薛觉先 楚岫云 郎筠玉 李敏华
彭修文 胡天泉 谢雪心 黎骏声 李丹红 苏春梅 潘楚华
陆春龄 曹秀琴 桂名扬 呂玉郎 邓碧云 何华栈 龙贯天
林锦屏 梁淑卿 何非凡 白驹荣 麦玉清 严佩贞 陈玲玉

廖侠怀 - 参考资料

(1)http://m.jmnews.com.cn/c/2004/06/23/08/c_292432.shtml
(2)http://m.chinaopera.net/html/2006-11/585.html

TAGS: 中国艺术 亚洲明星 亚洲艺术 各国艺术 各职业人物 娱乐人物 广东 戏剧 戏曲曲艺明星 港台明星 演员 粤剧 粤剧演员 艺人 艺术 表演艺术
上一页: 廖桂芳 下一页: 吕玉郎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