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向迅


陈向迅1956年出生于浙江杭州。198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本科(原浙江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获文学学士学位;1990年该系山水画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2年应邀参加浙江省十大画家首都展。擅长山水、花卉,是当代中青辈水墨画家中最受期许和期待的艺术家之一。

陈向迅 - 简介

陈向迅 1956年10月21日出生,原籍浙江盘安,生于杭州。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讲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1980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班。擅长山水、花卉,是当代中青辈水墨画家中最受期许和期待的艺术家之一。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系主任、博士生导师。 出版有《现代山水画库·陈向迅作品集》、《卖花声里梦江南·陈向迅作品集》、大型精装《二十世纪中国水墨画大系·陈向迅》。 作品曾被大英博物馆、美国亚太博物馆、韩国亚洲美术馆、中南海怀仁堂、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江苏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深圳美术馆等收藏。 作品在香港佳士得、中国嘉德、北京荣宝、北京翰海、中贸圣佳、北京华辰、北京保利、台北传家、深圳、上海保利、浙江西泠、浙江佳宝、浙江南北、浙江盘龙、浙江画院等拍卖公司拍卖。

1981年,获浙江美术学院奖学金。陈向迅曾插队到农村三年,当工人三年。1980年入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校,又以在职的身份读了研究生。他的性格内向,情感细腻,不善辞令。他和著名的新潮画家谷文达是好友,但与谷文达扩张、放纵、奇肆的特质相比,他是那样的收敛和含蓄。他总是把激情置放心中,把敏感掩藏在似乎腼腆的淡淡表情后面。 1982年, 陈向迅作品《夕阳图》入选“浙江中国山水画展”。

1983年,完成作品《九华山中》、《春江暮雨》、《太湖人家》。冬开始《故乡行》为题的毕业创作。作品《春雨初霁》、《陕北人家》送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蒙大拿大学巡回展出。

1984年,六月,完成毕业创作《牧歌三月》、《燕子声里》、《家家唱晚》、《瑞雪丰年》和毕业论文“形式构成的二大要素”。七月,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专业本科毕业,获学士学位,并留校任教。十月,《牧歌三月》、《燕子声里》入选“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十二月,《牧歌三月》入选“第六届全国优秀作品展”,获银质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作品同时获“浙江省优秀美术作品展”二等奖。作品《牧歌三月》在<美术>、<江苏画刊>、<新美术>、<浙江画报>、<富春江画报>发表。

陈向迅 - 作品特点

陈向迅的作品深印着浙江中国画的烙记:重视形式和笔墨,重视文人画传统。但他疏离了新浙派对写实造型的敬守态度,亲近了变形和表现。他保留着前辈们对韵味的爱好,放弃了对固定程式的依循和搬用。他深知在总体上超越古人笔墨太困难,他就采取[分解-孤立-强化]的战略,即从前人既定形式结构中分解出某一部分,将它们孤立出来,再加以强化和夸张,化入自己的新结构。

1984年以来,陈向迅作品的面貌以历经数变。每变一次,都是一次探索,也是一次自我否定。这种变化和某些随风倒的仿造者不同,它都经过认真的酝酿,严肃的思考,产品的实验。每件作品都是全力画出的,并非心血来潮,一挥而就之物。

1989年,陈向迅画了一组将文字和山水、拓的效果和写的效果相结合的作品,不妨称之为"文字绘画系列"。把文字引入画面,让它作为形式构成的主角,早有人尝试过,向迅不免受了他们的影响。但他不强调文字的指意,也不把文字作为单独、自在的构成来欣赏。他将它们当作一种肌理,和山水浑然一体,让拓碑似的古字与冥然浑沌的山水符号占满画面,给人以沉重苍古的历史感。

陈向迅的探索又伸向了新域。他画了一组花卉静物,不是写生而仍是构成。底色深,花卉淡,墨似乎是背景,彩色似乎全在前台,至少感觉上如此。他没用排笔大刀阔斧的涂刷,而始终用圆润的毛笔,一笔笔的钩染。他不想追求模仿西画的光色效果,他只凭感觉,画得细致尽兴。不强调纵深透视,只专注于平面分割与变形处理;不知道花的名称,感觉是花即可。偏于设计,但十分丰富和深入;细致得到家,整体感也很强。试图把彩色更多地引入水墨,是他的主要动机,但如何把制作性和水墨抒情性完美地结合起来,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试验。

陈向迅 - 作品介绍

《江南组画》
毕业创作《江南组画》是首次见世的:以传统笔墨的改头换面-----分割、重叠、简化、表情化等等,求得传统风格神韵与现代结构性的统一。它在第六届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获银奖,赢得了新老两代评审委员的首肯。

《课徒系列》
1987年的《课徒系列》是一组尺幅巨大的丙烯水墨作品,不着色。《江南组画》中的抒情风格不见了,[卖花声里梦江南]式的轻松回忆,变作深溟、沉厚和难以洞见的晦思。面对它,[犹如一阵雷鸣,一通重鼓划过夜空,使人感到震撼和奇奥](见拙文[自强者胜],《迎春花》一九八八年第一期)。把古人的皱法孤立出来作为审美主角而不仅是山石的纹理看待,把人体模糊化变作一种独立的肌体,强化黑色,使其张满画面,造成一种浑如夜色的大效果。这是八十年代以来最有力度的水墨作品之一。其价值,主要在形式构成语言创造,而非观念寓意。它对山水符号的改造与再造,包含着继承与借用,也包含着[达达]式的否定和挪揄。这是在经过[八五新潮]涤荡之后,陈向迅张扬主体意识,对现代水墨风格的拓进。

《园林系列》
《园林系列》是和静物花卉同时进行的另一组作品。依然不求三度空间感,不用焦点透视,其用意与花卉系列相同;以平面构成的方法,再造园林意象,远离对自然的写实模拟,也远离约略形似的写意形态。物像都符号化;亭、桥、池、窗、廊、叠石、花木,只取其剪影,或简化为某个典型局部,或抽象为一个象徵符号。物像不依照对象的空间序列安置,而依循形式之需组织,即秩序服从于心灵与视觉。彩色与水墨各扮演不同的角色:水墨结构出园林建筑骨架,给作品以份量感和文化感;彩色塑造自然形象,给画面以活泼的生命和抒情气氛。作画是多层的----墨底上再着色(如画屋顶,先施浓墨,然后又涂以斑驳的石青或石绿,古建的韵味跃然出现),或色底上再着墨。画面多直线切割,掩映错置,似乎是园林的[曲]与`[深]。树林、叶子或花朵趋于装饰,或见花叶不见枝干,或见枝干不见花叶,陆离的一片碧色,那就是树了。画家对丰富性仍感兴趣,如在多层的墨色上再以细笔钩勒金色或银色的花朵或叶片;某些地方有时还出现拓碑似的文字,而印章几乎总是一排排、一片片地打上去,使它们成为构成和色彩的一部分。深沉的历史意味和严谨的语言探索相辅相依,是这一系列最突出的特徵。它很现代,又流溢着中华古文化的馨香。

陈向迅 - 学术活动

1983年作品《春雨初霁》 、《陕北人家》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蒙大拿大学巡回展出。

198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本科(原浙江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获文学学士学位;作品《牧歌三月》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并获银质奖。

1985年《家家唱晚》入选“国际青年·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获鼓励奖;《瑞雪丰年》入选全国高等艺术院校教师作品展。

1986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研究生,师从陆俨少先生;出席西安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召开的“全国中国画传统问题学术讨论会”;作品《江南好》参加“六大古都(北京、南京、西安、杭州、洛阳、开封)中国画联展”。

1988年作品《水墨山水》入选“'88北京国际水墨画展”并获优秀奖;被聘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全国中国画大奖赛”评委,参加画展评审。

1989年作品《林中月出》入选“当代中国水墨新人奖”并获新人大奖;作品《江南好》入选“浙江省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同时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

1990年该系山水画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作品《园林组画》、《水墨构成》、《风景组画》分别参加“中国山水画展”巡回展(北京、上海、哈尔滨、香港、日本等)。

1991年作品《水墨构成》入选“第27届亚洲现代美术作品展”。

1992年作品《门神·1》参加“第二届国际水墨画展暨研讨会”(深圳)。

1993年作品《门神组画》7幅参加“'93美术批评家年度提名展”;被中国美协中国画艺术委员会聘为“首届全国中国画展”评委,参加画展评审。

1994年出席参加台湾省立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水墨画大展”,并有《门神组画》4幅展出。

1996年《瓶花系列》在马来西亚“中国新山墨的领航者·新浙派”中展出。

1997年《门神系列》、《风景·1》等在意大利“一九九七·国际现代艺术博览会·博洛尼亚”中展出。

1998年作品《兰江记忆》在北京、上海、深圳、台湾等展出。

1999年作品《富春人家》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并获优秀奖;《江山万里》(与童中焘、卓鹤君合作)布置于中南海怀仁堂正厅【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家文化部向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3位教师颁发了作品收藏证书。值得一提的是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向艺术家颁发收藏证书还属首次】;作品参加由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水墨本色展”。

2001年起任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主任、教授,被浙江省教育厅评为“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作品《兰江记忆》系列参加由捷克国家美术馆举办的“传统与尝试·当代中国水墨画展”;作品《牧歌》参加由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百年中国画展”。

2002年应邀参加“浙江省十大画家首都展”(为年龄最小者),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2003年作品《兰江记忆》等,在“首届北京双年展”中展出;作品《绮绮》等参加“2003韩国汉城国际艺术博览会”。

2004年作品《兰江记忆》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并获优秀奖和“马利”艺术创作奖。

陈向迅 - 相关评论

陈向迅是一个折中型的艺术家,既有对现代的深切渴望,对传统也有深刻的感情;因此他不过分冒险,也执着于探索。在形式与内涵这两方面,它比较偏重于形式,但还不算太忽视情感和符号的意旨。在他身上,理性的东西往往比情绪的东西更多些,但其直觉能力后不差。现代水墨探索需要勇敢无畏的闯将,也需要缜密深入的实验家;需要形式上的突破,也需要精神上的充实。在我看来,能兼顾语言与精神、有强烈内在冲动又有敏锐形式感的艺术家,最有希望获得大成功。 ——郎绍君《当代风华—现代水墨精品集》

观陈向迅画作的人往往对其画面上一棵棵形象鲜明、笔墨丰富,又吸收了山石皴法的树木影响深刻。陈向迅说他画的树之所以变形夸张,是为了呈现出江南林木茂盛的气韵和勃发的生命力。而如果用树来比喻陈向迅也很恰当,因为它始终不熄的创作热情,也和气笔下的树一样具有自然天成的胸襟和气魄。严肃的创作态度和自信的个人色彩,使陈向迅仰于江南天地之间,为中国水墨画开创了无限的可能性,一路行来,他也正迈步走向更广阔、高远的艺术境界。
——邓佩雯《当代风华—现代水墨精品集》

TAGS: 中国国画家 中国当代画家 中国画家 人物 各国人物 各国艺术 各国艺术家 各职业人物 文化人物 热点人物 画家 职业 艺人 艺术大师 艺术家 艺术工作者 艺术领域人物
上一页: 陈启泰 下一页: 陈匡怡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