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炳


他自称是杂交水稻的“孝子贤孙”;他三次刷新世界水稻单产的新纪录;他从日内瓦捧回了“国际发明金奖”

刘文炳 - 简介

 刘文炳,男,1937年11月出生于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中国共产党员,教授级高级农艺师,研究员,他长期扎根农村、农业第一线,从农50年,经历高秆改矮秆、常规稻改杂交稻和目前正在进行的超级稻选育与应用三次绿色革命。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和福建省优秀专家;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全国农业劳动模范、1993年入选中国人物年鉴、2005感动福建十大人物,2007年荣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殊荣“连续最多年培育高产水稻的人”等称号。1957年9月毕业于福建龙岩农业专科学校,分配到尤溪县农业局工作,历任农业局干事、县人委办公室干事、农技站农技员、副站长、站长、尤溪县管前公社管委会副主任、管前乡(镇)党委书记、尤溪县科委副主任等职务,现任尤溪县良种生化研究所所长、福建省水稻新品种选育及示范基地主任、福建东方种业公司董事长、尤溪县科协副主席、福建省种子协会副理事长、福建省品牌经济科研院荣誉院长兼首席研究员、《中国稻米》杂志社编委副主任。刘文炳主持研究科研的成果有:杂交水稻超高产制种配套新技术、超级稻选育、光身杂交稻研究三项技术居国际领先水平,1998年以来选育引进并审定的杂交水稻新组合有16个,其中二个国审稻,选育的三个超级稻连续三年刷新水稻单产世界纪录。

刘文炳 - 农学家

1966年,刘文炳被下放到尤溪县管前镇的一个偏僻的山村劳动,暂住一农户家中。有天夜里,他梦中被房东屋里传来的哭声吵醒。房东一家四口,在昏暗的油灯下哭,地上,有个滚了泥的烂饭团,原来,房东家里快断粮了,房东打算赶早到50多公里外的邻县,换地瓜米。走前,老婆把仅剩的一把米,蒸熟做成饭团,让丈夫带着路上吃。哪知,家中饥饿的孩子闻到饭香,吵着要吃,争夺中饭团摔烂了。房东空着肚子上路了。回来时,因饿得腿发软,在过桥时,掉进了山沟里。“我难过啊,亏自己还学农呢,都没法让种田人吃饱。”刘文炳拍桌感慨。那晚,他翻出压箱底的农技书,开始了高产稻的研究。他看到村子的桥头有一片好田,由于农民只用传统的方法耕种,产量低,收成不好。由此,一个帮助农民增产增收的想法,在刘文炳的脑海里浮现。第二天,刘文炳就急急地赶到村党支部去请战,说是想用这一片土地摘丰产试验田,实计“三改三扩大”,即改单季为双季,改间作为连作,改高杆为矮秆,并成立由村干部、农技员和老农的“三结合”试验田领导小组。村党支部十分支持刘文炳的这一想法。于是,趁着农时已到,他种下了1.4亩多地。那年,这片田早稻亩产800多斤,晚稻每亩又收400多斤,全年收稻谷1200多斤,头年就跨过了“纲要”,比原产600多斤粮翻了一番,体现了科学种田的威力。“三改三扩大”的成果和“三结合”试验田的成效,极大地鼓舞着农民生产的积极性,也领略到科学种田的潜力。于是,整个村就这样地推广起了刘文炳的水稻种植法。在县乡两级领导的支持下,刘文炳“三改三扩大的成果和“三结合”的做法,在全县推开,摒弃了过去水稻传统的耕作方法,使全县的粮食亩产跨过了纲要。

刘文炳 - “财神爷”

据说,在尤溪一带,提到刘文炳,不用叫名,直接喊声“财神爷”就得。种子,是这位“财神爷”的命根。为护种,他曾要了一只鸡的命。当时,刘文炳在搞一个新品种,好不容易收来的百粒种子,放在谷场的匾上晾。大中午,不知从哪冒出只大公鸡,趁刘文炳不备,把那少得可怜的种子全啄了。刘文炳火大了:一年心血,瞬间沦落鸡口。他抡过扫帚,追着公鸡大骂。最后,刘文炳花钱向鸡主人买鸡,杀鸡保种。“这可是我手下第一只为科研献身的公鸡。”刘文炳一句话,逗乐在场人。

刘文炳 - 两度刷新世界纪录

刘文炳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张照片——他手扶着沉甸甸的稻穗开怀大笑。这是刘文炳培育成功“Ⅱ优6号”时的照片。“Ⅱ优6号”被农民哥们喻为“瀑布稻”,2004年选育成功,刷新水稻单产世界记录,亩产1219.90公斤。一年后,刘文炳又选育成功超级稻“Ⅱ优28”,刷新了自己保持的纪录,实现亩产1229.97公斤,为了“瀑布稻”,刘文炳奋斗了整整30年,20世纪70年代中期,“国际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等人经过多年的努力,培育成了比常规稻亩产增产50多公斤以上的杂交水稻。刘文炳闻讯后非常振奋,找来了许多资料钻研。1976年10月,他带上29位农民和村干部,奔赴气候条件优越的海南岛制种。“袁隆平的贡献在于育种,我当时的精力则主要放在制种上。种子好,价格还不能高,种田的人才买得起。”如何大批量高效制种,成了刘文炳思考的新问题。这期间,他们风餐露宿,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终于制种成功高产杂交稻“四优2号”杂交水稻种子,并带回管前镇农技站。“我在回管前的路上美美地算了一笔账,如果在家乡也能制种,不但比海南岛成本低,而且多推广一亩就可以增产50多公斤的粮食,这对于乡亲们是天大的好事,可以解决他们吃饭的大问题。”于是,他借助海南岛制种的经验,结合本地的自然条件,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即在制种田里每畦12行的母本旁种两行父本,用两行父本前后开花与母本授粉,以确保父母本花期相遇,提高父母本相互授粉和结交结实率。但时间一个月又一个月地过去,第一季收割了,产量上不去;第二季收割了,指标仍然达不到。


刘文炳着急了。他每天在制种田里一畦畦地察看、思索。有一次,他忽然看到一老乡种的一畦父母本结实率格外高,籽粒饱满,便跑去请教。老乡说,“我原来按照你的意见,把父本插到第二期,但由于没有及时把盖在上面的塑料膜揭开,致使第二期父本大多闷死了,我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又补种了一期父本,结果授粉挺不错的,结实率也挺好。” 刘文炳听后,陷入了深深的思索——海南岛制种与老家制种所不同的就是气候,海南岛天气炎热,作物生长快,二期父本种下后,母本开花到谢花的过程中,二期父本也先后开花,于是父母本花期相逢,授粉好,结实率高。而管前镇气温比海南岛低,现在还按照海南岛的一套做法制种,当然失败。 因此,他改二期父本为三期父本,再经过精心的培育护理,终于使205亩制种田的“四优2号”平均亩产达105公斤,这个指标比当时全国最高的103公斤超出2公斤,夺得全国之冠。谈到这段往事时,刘文炳说:“这次成功,坚定了我用科技服务农业的信念。以后的无数日夜,我都为这一信念而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超级稻“Ⅱ优6号”和“Ⅱ优28”的相继成功,让刘文炳倍感欣慰。近年来,粮食安全问题备受各界关注,“三农”问题连续3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农民能否吃饱关系到社会是否稳定,农民的收入能否增加,关系到改革的成败。所以,超级稻与“三农”问题、粮食问题、农业安全问题密切相关。刘文炳感慨地说:“我已经68岁了。但只要粮食安全问题一天不解决,我就一天也不能安心。”

刘文炳 - 优质米的新跨越

“填饱肚了,你还想什么?”不等记者回答,他跟着又是一句:“想着怎么才好吃。”好吃的稻米是刘文炳耗了十多年工夫得来的。那天,他到福州开会,中午在一饭馆吃饭。期间,邻桌两个外地人聊天:“这饭怎么这么难吃,干巴巴的。”“福建的米就是难吃。还是人家泰国米好,吃在嘴里软还甜呢。”这餐饭,刘文炳只吃了一半,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以前搞水稻,光顾着选高产的,却没想到要兼顾优质。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让福建米超过泰国米!“原先的超级稻产量虽然高,但米质却不够好。现在我们要实现从量到质的大跨越,这就要靠‘光身杂交稻’。” 据此,他向省科委申请了“优质稻和特种用稻的选育与应用”,“野败型”三系“光身杂交稻的选育与研究”,“优质高产光身杂交稻和超级稻的选育”项目,得到省科技厅的大力支持与立项。经过艰苦的努力。“三系”光身杂交稻选育成功,填补了中国杂交稻领域在这方面的空白,开拓了光身杂交稻和超泰型优质稻在米质、产量育种方面的双突破,较好地解决了优质与高产、高产与多抗之间难以解决的问题。光身杂交稻米质特优,满足了市场对优质米的需求,适应机械要求和国外农业工人操作习惯,有利于推动我国杂交水稻综合技术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应用。针对这一成果,袁隆平院士提出“关于尤溪县优质光身杂交稻良种选育与繁育示范工程项目的推荐意见”,建议国家对光身杂交稻研究示范加大投入支持,组织有关部门协调攻关,使光身杂交稻研究成果尽快转换为生产力,促进我国杂交稻科研生产再上新台阶。“现在,我们育出的‘超泰米’不但好吃,而且还便宜。”说到这,刘文炳一脸得意。

刘文炳 - 当父亲却不及格

见刘文炳两次,每次他都是一屁股坐下,开口闭口不离“水稻”“种子”,从未提及家人。记者追问,他才面有难色说了句:“我,不是好老公,也不是好父亲。”自从他迷上水稻,刘家就多了个“第三者”。一年到头,除了春节回龙岩两天,与老婆、孩子聚聚,剩下时间全都耗在田里了,连孙子出世,他都没回家抱抱。所以,让他说说家人,刚才还滔滔不绝的他突然没话了。而他的女儿想也没想,直接就给了父亲一个“不及格”的评语。可每个接触过刘文炳的人,对他都是“满分农民”的评价。

刘文炳 -  

TAGS: 专家 中国小说家 人物 企业家 劳动模范 文化人物 福建人
上一页: 刘武 下一页: 刘小波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