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亚梅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先后获得中国基础科学研究十大新闻(2000年)、中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2003年)和首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2004年)。

侯亚梅 - 简历

侯亚梅 ,女,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1987年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90和2000年在IVPP分获硕士与博士学位。现任研究员、博导、古人类室副主任。曾重点参与中美合作华北泥河湾盆地东谷坨遗址-广西百色盆地遗址-贵州盘县大洞遗址发掘与研究及内蒙古萨拉乌苏、湖北郧县、泥河湾盆地三棵树等遗址的发掘与研究;主持过中斯(洛文尼亚)国际合作、中法合作龙骨坡遗址发掘与研究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曾赴法进修研学,到欧美、叙利亚、印度等国学术交流。曾获中国基础科学研究十大新闻(2000)、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2003)和首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2004)奖项。在我国首次开展系统的微痕实验和“盲测”检验;提出 “东谷坨石核” 概念和史前东西方文化交流与传播的“前丝绸之路”即“石器之路(Lithic Road)”的假说。兼任任国际学术期刊“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Associate Editor(2006-2008)和联合国教科文国际史前与原史科学会(UISPP)常委(1998-)与执委(2008-)。主要从事早期人类技术起源与演化研究,发表论著70余篇。 

侯亚梅 - 一位女科学家的地球狂想曲

这道奇特的门上贴满了色彩斑斓的素食宣言,彰显着主人浓烈的喜好;门里是一位奇特的女人,潮流时尚,快言快语,全然颠覆了印象中古人类学家惯有的模样;从她“狂风暴雨”般的倾吐里,笔者感受到了这个别样女人的别致人生。  
大门打开,地球狂想曲骤然响起……  

科研篇:史前百万年的对话

对于人类起源的问题,科学界长期以来被“非洲说”一统江湖,基于一些重要线索和证据的出现,对中国人自源说不轻言放弃的侯亚梅却不愿随波逐流,“西方在非洲投入的时间、财力和力度都远远多于中国,地大物博的中国还有许多未解之谜深埋于地下,断定非洲起源说为时尚早”。  
2000年,由她领衔的论文登上了美国《科学》杂志的封面,文中驳斥了 “东亚的直立人在智慧和适应能力上逊色于非洲直立人”的长期假设,引起国际轰动,促使学界不得不重新评估亚洲古人类的文化。  
面对超过百万年漫长而沉寂的历史,隔着时空侯亚梅与之进行着无声的交流。穿越时空隧道,透过石器这一古人创造的工具媒介,捕捉上面的蛛丝马迹,进而复原老祖先的技术演化。将火一样的热情融入冰一样沉寂的历史中,闪现一团团精彩的火花,侯亚梅热爱并演绎着自己独特的工作。  
多年来,侯亚梅先后获得中国基础科学研究十大新闻(2000年)、中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2003年)和首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2004年)等殊荣。她提出的“东谷坨石核”概念,突破了东亚古人类技术模式的传统概念,由此她大胆提出了“前丝绸之路”即“石器之路”的假说,认为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传播可追溯至人类启蒙时期的旧石器时代。骄人的业绩印证了侯亚梅的智慧,瞄准新的目标她仍在奋进。  

交流篇:“我与高层的对话”

“丰富的化石资源与供需之间的突出矛盾最令人心力交瘁。与很多国家相比,我国从事这一行的科研人员实在是太少了。这与中国历史之悠久,幅员之辽阔很不相称。人类起源的证据也许就沉睡于这片复杂的地理环境中,有待更多专业人员去唤醒它。”侯亚梅表达了对现实古生物研究工作中的不足的忧虑,“中央与地方、上级与下级、政府与科研机构之间沟通不畅,例如,中央院所与省市考古部门分属于不同部门,协调不足,去地方工作人为阻碍较多,责权不清,关系不明,地方保护思想都严重阻碍了‘上下齐心,合作研究’的良性发展。”  
“归根到底,还是体制不完善惹的祸……即使是中科院这一国内学术研究条件最好、工作氛围最自由的机构,在体制上也需进一步完善和改进,如应继续改善创新软环境,深化国际交流与合作,改善评估方式等,保证‘耕者尽其耕,学者尽其学’,不用再为经常性地筹措科研经费而耗费精力,这该有多好。”侯亚梅笑着说。  

生活篇:责任素食主义者与动物的对话

有科学家在2006年预测:一种能够探测并解释包括猴子和鱼类在内的各种动物情感的装置将在未来50年内诞生。“这些研究会引发人类对杀生行为的反思,不少人可能因此变成素食主义者。”这个消息对侯亚梅——一个激情与责任并存的素食主义者来说应该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在野外挖掘化石时,常常需要与已经灭绝的古生物群化石进行‘对话’,在痛惜于它们灭绝的同时,我不禁要反思:为什么地球在更久远的年代物种那么丰富,而今却剩下这么少?除了优胜劣汰的自然原因,人类活动空间扩大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觉得应该尊重、敬畏生命的侯亚梅自然而然地开始吃素。渐渐地,她发现了素食的强大优势——既保护环境,又促进健康!  
据她介绍,近年来人类对环境破坏的影响有目共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认定,畜牧业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是气候暖化的重要原因,素食成为能最简单有效化解温室气体的首要手段,她迫切希望施政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引导公众加快生活方式的转变,确保地球母亲的平安,防患于未然远胜过亡羊补牢。在她的直接倡导下,研究所的素食午餐得到越来越多员工的响应。  
“我认为科学家应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科研关注物质层面的同时更应注重精神方面的影响,发展有益于地球健康的事业。牛顿、爱因斯坦和孙中山等伟大的科学家和社会学家都是素食者!当意识向高等方向进化,选择素食是一种必然,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没有什么能够比素食更加有益于人类的健康,并增加地球生物生存的机会了’。” 
生活中的侯亚梅有十足的女人味儿,时尚俏丽不输后生。甚喜烹饪的她能变着花样儿地做出诱人的美食来。野外出差乃至出国期间展现烹饪技艺是她的拿手好戏,为此结下不少至交。作为陕西人,精于面食制作的她最喜欢包饺子、蒸包子、烙馅饼和做扯面,连肉食者吃了都赞不绝口。2010年10月,在《婚姻与家庭》杂志社“和谐家庭·幸福榜样”评选活动中,她和同在科学院的丈夫代表“60后”当选为十对“最有影响力幸福榜样”之一。
TAGS: 专家 人物 女性科学家 自然科学人物
上一页: 胡玉峰 下一页: 黄育馥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