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富尔顿·丹尼森


爱德华·富尔顿·丹尼森(EdwardFultondenison),美国经济学家。布朗大学经济学博士。曾在美国布朗大学、加州大学布克莱校区、商业部经济处及经济发展委员会任职。担任过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和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司副司长。他从60年代初开始根据美国的历史统计资料进行经济增长因素的分析和估计,以期从中寻找经济增长的因素并度量它们所引起作用的大小,以此作为美国加速经济增长的参考。

爱德华·富尔顿·丹尼森 - 生平简介

丹尼森被称为增长核算或增长原因分析之“父”。1915年他出生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1936年获奥伯林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1938年获布朗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1941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1941-1962年任美国商业经济局副处长,其中在1956-1962年间还兼任经济发展研究委员会副主任。1962-1978年为布鲁金斯学会研究所经济研究室高级研究人员,其后担任过美经济学会副会长。

爱德华·富尔顿·丹尼森 - 主要理论

丹尼森的主要理论都体现在《美国经济增长因素和面临的选择》(TheSoarcesofEconomicGrowthintheUnitedStares&theAlternatiresBeforeus,1962年),该论着译成中文约5万多字,80页。

该书的主要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美国经济增长因素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和计量,明显看出正规教育年限增加对英国经济增长的贡献

丹尼森分析的经济增长因素,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1.其中属于生产要素投入量方面的有两项:(1)劳动在数量上的增长和质量上的提高。丹尼森把劳动的质量划分为3个方面:一是由于正常劳动时间的缩短而引起的劳动质量的变化;二是成年男工由于正常教育年限的增长而引起的劳动质量的变化;三是由于年龄、性别构成的变化和相对于男工说来,女工劳动价值的变化而引起的平均的劳动质量的变化。(2)资本(包括土地)在数量上的增加。丹尼森认为美国土地的数量是不变的。他把能够再生产的资本(简称资本)投入分为五类,即:企业建筑和设备、非农业的住宅建筑、存贷、美国居民在国外的资产、外国人在美国的资产。

2.属于生产要素单位投入量的有三顶:(1)资源配置的改善。主要是指两种人力资源的改善。第一,配置到农业上的过多劳动力从农业中转移山去,第二,非农业性的独立经营者和那些本小利微的小企业小参加劳动但不取报酬的业主家属,从该企业中转到大企业,充任工资劳动者。(2)规模的节约。就是西方经济学中经常涉及到的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报酬是递增呢?不变呢?还是递减呢?(3)知识进展和它在生产上的作用。丹尼森认为,知识进展能使同样的生产要素投入量的产品只需更少的投入晕。促进经济增长的新技术的采用,只是在知识有所进展时,才有可能实现。

以后,丹尼森在经济增长因素分析中,合并了个别次要因素,在1974年增加了“不规则因素”一项,内含:农业气候、劳动纠纷需求强度等子项,但影响程度不大,只是使分析更为细致。

丹尼森在他的《美国经济增长因素和面临的选择》一书中,具体估计了各种增长因素的重要性。通过估计把1909—1929年,1929—1957年间美国实际的经济增长率分解并分配到各个增长因素上去,来比较在这段时期内,各个增长因素在美国经济增长中相对地位的变化(表略),并对1960—198。年教育年限增长作了预测。

从1929—1957年的数字来看,整个增长率2.93%中,68%归因于生产要素投入量的增加和质的改进,其余的32%是由于生产要素单位投入量的增长。

在生产要素总投入量占增长的百分比从1909—1929年的80%降为1929—1957年的68%的情况下,增加就业和工时占增长的百分比也相应从占39%降为27%。与此相反,教育年限增加这个因素所占增长的百分比,却从1909—1929年的12%上升到]929—1975年的23%,几乎占国民总收入全部增长率的1/4。丹尼森指出教育方面的变化是巨大的。1948年美国工商界雇用的人员44%以上只受过8年或少于8年的教育。1969年这个百分比降到22%,降低了一半;另一方面,受过4年或4年以上大学教育的人增加了一倍,由原来的5.7%增加到11.97%,至少念完高中的人由35%增到60%。由此,丹尼森认为,投资于“具体”资本的重要性减少了,而对“人力”资本的投资,或者说投资于接受更好教育的劳动力,相对说来变得更重要了。从略去的表中可见,美国劳动者教育水平的提高(仅指受正规教育年限增加),对1929—1957年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为23%。

(二)丹尼森还对知识进展和应用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及其中教育的作用做了估算

在丹尼森所讲的经济增长因素中,有一个重要因素,叫做“知识进展和应用”、包括“知识进展”和“知识应用的迟延时间缩短”,它属于生产要素单位投入量中的项目。丹尼森认为,这种知识的进展,应归功于社会生产上的重要知识的增加。人类知识量的扩大和学校传授越来越多和更好的信息以及受到较好教育的积极作用而提高了知识的质量的影响,都陂看作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的“知识进展”因素的一部分。

1.知识进展的范围。丹尼森认为,有关生产的知识完全是综合性的。他认为,知识的进展包括技术知识、管理知识的进展和由于采用新的知识而产生的结构和设备的更有效的设计,还包括对国内的和国外的有组织的研究、个别研究人员和发明家、或者从简单的观察和经验中得来的知识。

丹尼森所谓的技术知识是,关于物品的具体性质和如何具体地制造、组合以及使用它们的知识。所谓管理知识,丹尼森指的是广义的管理技术和有关企业组织的知识。丹尼森认为,任何一个地方的科学发现、科学理论或者有关新产品、新物资、新技术和新经验的知识进展,会很快扩散。因此,来源于外地和国外的知识进展对经济增长也是很重要的。

2.知识从熟知到应用的迟延时间。丹尼森通过估算得出,美国工厂厂房和设备的平均使用年限由1925年的15.8年增加到18.2年,延长了2.4年。这就是说资本存量使用时间的延长,增加了知识进展到其实际应用之间的平均延迟时间,也就是减慢了1929—1957年的增长率。据估计,减慢了增长率0.02%,但考虑到这些年中,替换旧的资本财物必然会把新知识结合到生产过程中去,考虑到技术情报的更好传播和教育水平的提高,据他估计,由于这些因素缩短了“延迟时间”,从而提高了增长率0.03%。总起来说,这些消长因素合在一起,提高了增长率0.01%。他的结论是,知识进展到其实际应用之间的“延迟时间”的任何变化,对于1929—1957年的增长率的影响都是轻微的。

3.用余数分析法对知识进展作用量的估计。知识的进展虽然对资本主义经济增长有着重要关系,但丹尼森说他无法直接估算知识进展的贡献。据他说,由于按照目前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民收入的统计方法,无法反映生产新的或更好的最终产品的质量上的改进,因此,根据国民收入的增加而计算出来的生产率的增长,不能反映研制新产品等方面的技术知识和管理知识的进展对于一个国家改善生活水平和满足国防等公共需要方面所作的贡献。丹尼森是把知识进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作为“剩余”估算出来的。所谓“剩余”,也叫余数,是指国民经济中得不到明确解释的增长部分,即从经济增长率中减去所有可指出的增长因素作用后剩下的余数,如1929—1957年的经济增长率为2.93%,其中资本变动因素的作用为0.43%;劳动力因素变化的作用(调整后)为1.57%;在单位投入一产出比例变化所致的部分中,企业规模、投资方面的因素的影响作用为0.34%,最后就剩下了0.59%这个不知因何因素作用而来的余数。丹尼森把这个余数归于知识的进展和应用的影响。

4.丹尼森对教育的经济贡献的估算。丹尼森所采用的余数分析,尽管能使剩余的部分事出有因,得以解释,但是,知识进展和应用,与教育密切相关,在很大程度上是教育的结果。由此而对经济增长作出的贡献。可以被认为是教育的间接效益。这就是说,他在再次遇到无法解释的困难之时,实质上还是求助于教育的作用方面——这一次是从教育的间接作用方面——来作说明。

如果仍按丹尼森的假定,认为这0.59%中也有3/5是来自教育的影响,那么全部来源于教育水平提高作用的经济效益将约为0.67%+0.59%×3/5=1.02%,也可以说,全部教育水平提高这个因素的作用,在全部国民收入年增长率2.93%中的比例为1.02%÷2.93%:35%,从这个比例数值中可见,教育的经济贡献是很大的。

爱德华·富尔顿·丹尼森 - 主要着作

丹尼森的主要着作有:

《美国经济增长》,载(美)《商业杂志》(1962年);
《余额要素与经济增长》,巴黎(1962年);
《美国经济增长因素和面临的选择》、纽约(1962年);
《为什么经济增长率不同》,华盛顿(1967年);
《美国经济增长核算,1929—1967年》、华盛顿(1974年);
《经济增长减慢的核算:美国在70年代》(1979年)等。
其中于1962年出版的《美国经济增长因素和面临的选择》一书,以对经济增长因素务求详尽的分析而着称于世。该着作中有关教育年限和知识进展等经济增长因素的分析和计量,对于认识智力投资对现代经济增长的巨大作用,具有较高的借鉴价值。

TAGS: 人物 经济人物 经济学家 美国人
上一页: 爱德华·拉泽尔 下一页: 爱德华·哈斯丁·张伯伦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