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莲·吉尔布雷斯


莉莲·吉尔布雷斯(Lillian Moller Gilbreth,1878~1972),是美国早期著名的管理学家兼心理学家,有着“管理学第一夫人”的美誉。习惯上,人们往往笼而统之地用“吉尔布雷斯夫妇”这一组合,把莉莲的贡献归到她的丈夫弗兰克名下,但实际上,这对模范夫妻所从事的共同事业很难说是以哪个为主。如果从学术影响和社会影响的角度看,莉莲似乎还要超出弗兰克。她不仅在事业上是弗兰克的“黄金搭档”,而且在家庭生活上也赢得了真正的幸福。更难能可贵的是,丈夫的英年早逝,并未把莉莲压倒,她在继承和发扬丈夫的事业同时,自己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赢得了人们的广泛赞誉和尊敬。

莉莲·吉尔布雷斯
莉莲·吉尔布雷思(Lillian Moller Gilbreth,1878—1972):美国第一个获得心理学博士的妇女,“管理学的第一夫人”

莉莲·吉尔布雷斯(Lillian Moller Gilbreth,1878~1972),是美国早期著名的管理学家兼心理学家,有着“管理学第一夫人”的美誉。习惯上,人们往往笼而统之地用“吉尔布雷斯夫妇”这一组合,把莉莲的贡献归到她的丈夫弗兰克名下,但实际上,这对模范夫妻所从事的共同事业很难说是以哪个为主。如果从学术影响和社会影响的角度看,莉莲似乎还要超出弗兰克。她不仅在事业上是弗兰克的“黄金搭档”,而且在家庭生活上也赢得了真正的幸福。更难能可贵的是,丈夫的英年早逝,并未把莉莲压倒,她在继承和发扬丈夫的事业同时,自己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赢得了人们的广泛赞誉和尊敬。

莉莲·吉尔布雷斯 - 生平简介

莉莲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奥克兰的一个显赫的家庭,她的父亲是一位德国裔的糖厂主。莉莲是家中九个孩子中的老大,她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所以莉莲很早就承担起有关家务以及照管幼儿的责任,帮助体弱多病的母亲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她从小性格腼腆、内向,一直由父母和家庭教师在家中教授知识,直到九岁才正式入学,她的父母不仅仅教她学习文化知识,还教她学习法语、德语和钢琴。她后来一直钟爱文学和音乐,这与她早年所受到的全面教育是分不开的。莉莲从小品学兼优,美中不足的是,因为近乎羞涩的性格,她不善交际。中学毕业以后,莉莲的父母不赞同她上大学,因为在他们看来,以他们家的社会地位,莉莲能够很容易地找到门当户对的归宿,凭莉莲具备的知识和教养,足以担当相夫教子的重任,以优雅的姿态进入上流社会,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深造。可是莉莲不同意父母的见解,她努力说服父母让她继续求学。最终她的父母妥协了,但条件是莉莲只能选择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伯克利分校,因为这样一来,她还可以继续帮助母亲照料家务。

1900年,莉莲取得了文学学士学位,稍后,又以关于本·约翰逊(Ben Johnson,与莎士比亚同时的著名剧作家兼诗人)的论文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在她去欧洲旅行途经波士顿时,与后来成为她丈夫的弗兰克·吉尔布雷斯邂逅,据说两人一见倾心。弗兰克年长莉莲十岁,年轻、英俊而且富有,创新精神十足,17岁时就创办了自己的建筑公司。三周以后,莉莲接受了弗兰克的求婚,两人于1904年结婚。管理思想史学者雷恩这样评价这对夫妇的相识:“弗兰克和莉莲结婚这件事是现代管理学的运气,因为他们二人可以互相补充,他们各自思想上的兴趣以及掌握的知识的结合使管理学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

莉莲的婚后生活,在家庭和事业两个方面齐头并进。据说,他们在恋爱时曾经相约要养育一打孩子,婚后果然就生了十二个。身为母亲,莉莲要照顾越来越多的孩子,管理庞大的家庭,同时还要协助丈夫的研究,还要继续自己的学业。这些都没有难倒莉莲,她不仅把家庭治理得井井有条,而且在弗兰克的研究中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同时还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管理心理学:精神在判断、指导和实施最少浪费方法中的作用》  。

但是,莉莲在申请博士学位时遇到了麻烦。她1912年完成论文后,加利福尼亚大学却通知她不能授予她博士学位,理由是她必须再回校研究一年才符合相关规定。这对莉莲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打击,因为孩子们太小,离不开母亲,要求她回校作研究很不现实。莉莲原先以为学校会理解她这种特殊情况。但是加州大学的负责人坚持己见,丝毫不让步。弗兰克十分气愤,开始到处寻找出版商发表莉莲的论文,以取得社会承认。在弗兰克的帮助下,先由《工业工程杂志》用一年时间连载,然后由斯图吉斯和沃尔顿出版社正式出版。但是,出版社依然不同意公开作者的女性角色,版权署名采用模糊的“莉莲·莫·吉尔布雷斯”,而不说明是女的,可见当时对女性的社会歧视之普遍。幸运的是,弗兰克发现布朗大学正计划进行“应用管理”哲学博士的授予工作。于是,莉莲转向这里申请学位,于1915年在布朗大学获得哲学博士称号。

吉尔布雷斯在战争中患上了心脏病,但这并未使他减少工作。他几乎就是为工作而生,始终处于不间断的繁忙之中,不是在工厂里从事咨询,就是伏案写作,要不就在各种讨论会和讲习会上发言,或者埋头于家中的实验室。过度疲劳给他带来不幸,1924年6月24日,在他准备前往英格兰和捷克开会的前三天,弗兰克给莉莲打电话,在说到关于利弗兄弟公司包装肥皂片节省动作的想法时,突然去世于电话亭中。弗兰克之死,对莉莲的打击是沉重的。但是,莉莲并不屈服于命运,她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告诉孩子们:“明天我将登上你们父亲本应乘坐的船。我将代替他到伦敦和布拉格发言。我想这也正是你们父亲所期望的。”由莉莲去宣读原本是弗兰克要在布拉格国际管理会议上发表的论文,标志着他们夫妻共同事业的继续。

然而,在丈夫逝世后,莉莲深刻地感受到了一个女人在“男人的世界”里那种艰辛。莉莲继续经营她和丈夫开创的管理咨询公司。但是,不久就有许多公司不愿意与她继续合作,其原因无它,仅仅因为莉莲是一名女性,已有的合同被中断取消,到期的合同拒绝续约。莉莲只好决定,在她家里开办培训经理人员的私人工作室。这一做法的出发点,是为了保证事业和家庭的两不误,一方面能够继续弗兰克的工作,另一方面也便于照顾她的众多孩子们。最终,莉莲以自己的不懈努力,使这个家庭培训工作室取得了成功。她对管理咨询,也形成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在她看来,客户的需要是第一位的。“有一个逐渐为人们所重视的事实是:不仅有必要知道一个人能做什么及如何来做,而且也要知道任务完成后谁需要它,谁能立即付款——这是问题的界定。通过这样的分析,使得问题在着手解决之前,所涉及的因素及解决的轮廓都能清晰明朗。”由此,形成了她的咨询风格,即特别注意客户导向,使提供给客户的方案具有可行性和操作性。这种努力,在莉莲担任纽约的梅西百货公司顾问时收到了出色的效果。她在这家知名公司中深入销售第一线,干活与一般女工无二,通过亲身体验工人的工作来获得相应的现场感受资料,以这种移情体验来设计相应的改进生产效率方案。伴随着莉莲在梅西公司的成功,其他一些企业也开始邀请她培训自己的管理人员。

在提供管理咨询的同时,莉莲开始向高等教育领域发展,受一些大学的邀请去讲授管理课程。弗兰克是普度大学的客座教授,后来,普度大学聘请莉莲接替原来属于她丈夫的教职。1935年,莉莲被任命为普度大学的管理学教授,直至1948年她70岁才离开教授岗位。

在繁忙的家务中,莉莲还把早年与丈夫共同开展的提高工作效率的动作研究运用于分析家务劳动,通过这些研究来找到节省妇女精力的方法。这些研究进行了约20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且带来了一些非常实用的发明,像脚踏式的易拉罐和在冰箱内设置货架就是一例。所以,莉莲的成果还不时会出现在一些大众生活类杂志上,像《好家政》和《更好的家园》等。由此她还写出了一系列家政管理的著作,包括1927年出版的《家庭主妇及其工作》 ,1928年出版的《和我们的孩子一起生活》 ,1954年出版的《家庭管理》等。在这些著作中,莉莲把个体需求、自我实现以及幸福感受等因素与管理原则融合起来,综合考虑。在此基础上,她进一步指出,家庭应该是一个快乐的地方。在家里,个人可以得到满足,并且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自由。妻子和母亲们有权利享受这种自我实现和自由。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只有当家庭成员能齐心协力地共同分享家庭责任、并且整个家庭被有效地组织起来时,家庭生活的这种快乐境界才能实现。换句话说,每一位妻子、母亲都应成为高效能的管理者,才能带来并享受家庭的乐趣。

在1929年的经济大危机中,莉莲受胡佛总统的邀请,进入为解决失业问题而特设的紧急委员会,她全身心地投入这个角色,创造性地提出一项名为“享受工作”的增加就业机会的方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政府的顾问,莉莲在军事基地问题和军工车间管理问题等方面,都给政府提供了积极的帮助。她还抽时间参与了大量公益性社会活动,如为女童子军当志愿者,为各种残疾人组织以及教会、公共图书馆义务服务。

莉莲到70岁以后,仍在继续她的研究;在80岁时,她还能进行演讲和写作,经常赴世界各地讲学;即使到90岁的耄耋之年,她仍然对众人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各种荣誉像雨点般地落到了她的身上,她所获得的荣誉学位和来自专业团体的各种荣誉称号达30多项。莉莲的一生,是创造了许多第一的一生。她是美国第一位获得荣誉工程硕士学位的女性,也是美国第一位获得心理学博士学位的女性。1921年她成为美国机械工程师协会的第一位女性会员,1935年她成为普度大学工程学院的第一位女性管理学教授。1931年她获得吉尔布雷斯奖章,是迄今为止获得该项奖章的惟一女性,她还是获得甘特奖的金质奖章和CIOS(国际管理科学委员会)金质奖章的惟一女性。尤其值得称道的是,1966年为表彰她作为一名工程师在公共服务领域里的突出贡献,她被美国政府授予胡佛奖章,她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位女性。这些第一归结到一起,铸造出了这位“管理学第一夫人”的辉煌一生。

吉尔布雷思1914年的博士论文是《管理心理学》,1928年在《和我们的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一文中发表了她在儿童管理方面的经验,有关杂志也发表过她在动作研究方面的成果。1944年L.吉尔布雷思和F.吉尔布雷思被授予美国机械工程协会奖章。她还在世界各地讲学,甚至在90岁以后,她的讲演对众人仍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莉莲·吉尔布雷斯 - 大事年表

1878年5月24日,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的一个具有德裔血统的家庭。

1900年,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取得文学学士学位,稍后,又取得文学硕士学位。

1904年,与弗兰克·吉尔布雷斯结婚。

1912年,完成博士学位论文《管理心理学》。同年,开始与她丈夫共同从事管理咨询工作,并在动作研究方面进行共同研究。

1915年,获得了布朗大学“应用管理”哲学博士学位。

1924年6月,弗兰克·吉尔布雷斯去世,代替丈夫出席在布拉格召开的国际管理会议。

1924~1935年,继续经营她和丈夫开创的管理咨询公司,在大学讲授管理课程,为各种残疾人组织以及教会、图书馆义务工作。

1929年,受胡佛总统的邀请,担任解决失业问题特设的紧急委员会成员。

1935~1948年,担任普度大学管理学教授。

1942~1945年,担任战时政府顾问。

1944年,从事残疾人生活领域的动作研究。

1951年,担任民防委员会(The Federal Civil Defence Administration)成员。

1972年1月2日在美国亚利桑那逝世,享年93岁。

莉莲·吉尔布雷斯 - 管理思想及贡献

与同时代的其他从事管理研究的心理学家相比,莉莲的长处在于把自己的理论建立在对管理学的宏观认识基础之上。相比之下,莉莲不是研究管理心理学的首创者,而且她原来也没有受过心理学的训练,在专业知识和技能方面远远比不上莱比锡实验室走出来的专家。她之所以投身心理学研究,只是想为她丈夫的动作研究提供帮助,丝毫也没有在这一不太熟悉的领域扬名立万的想法。但是,她却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有着来自家庭生活的丰富经验,有着特别细腻的女性感觉和悟性,尤为可贵的是,她具备常人所缺少的坚韧毅力和奋斗精神。这些铺垫,使她的管理心理学研究不囿于对某个特殊管理问题的心理学解释,而要比其他人看得更为广阔,更为深远。莉莲对管理学的贡献,在她的博士论文《管理心理学:精神在判断、指导和实施最少浪费方法中的作用》中已经有了比较全面的反映。

莉莲的《管理心理学》对管理发展史进行了整体概括。她将历史上管理方式分为三种:传统方式、过渡方式、科学方式。所谓传统管理方式,被她形象地喻为“驱赶式”或“昆斯伯里侯爵式”。昆斯伯里侯爵是一位英国贵族,由他制定的拳击规则在1891年得到世界公认,拳击比赛由此实现了规范化。传统方式的管理,一般采取单一的直线指挥,特点是中央集权,管理的宗旨就同职业拳击类似,以竞争取胜。“昆斯伯里侯爵式”管理,象征着管理者与工人双方“根据比赛规则”展开体力和智力的竞赛,本身暗含着“对抗”的意味。所谓过渡管理方式,是指在工业化之后、泰罗制诞生之前的管理,这种方式差异较大,包罗万象,没有形成统一的范式。新的探索已经出现,但不成体系;旧的方式依然沿用,但多有改良。所谓科学管理方式,就是以泰罗制为代表的工业化管理的整体变化,是建立在人际合作基础上的、追求社会整体提高福祉的管理方式。

莉莲的这种管理史研究,在当时具有重大意义,它能够使人们跳出解决某一管理具体问题的狭隘野,更好地把握科学管理的时代价值。这种管理史阶段的划分,对后来的学术研究也产生了相当广泛的影响。比如,20世纪40年代,有不少学者对公共管理进行比较研究,“行政生态学”的创立者里格斯(FredW.Riggs,曾担任美国比较行政分会第一任主席),把公共行政划分为三种历史形态,即农业行政形态(Agraria)、过渡行政形态(Transitia)和工业行政形态(Industria),这三种行政形态的管理模型,分别是融合型、棱柱型和散射型(fused-prismatic-diffracted)。这一理论模式,明显带有莉莲的痕迹,考究起来,不过是莉莲的观点向公共领域的扩展而已。

在对管理进行了以上三种历史类型的划分以后,莉莲根据这三种管理方式,对管理领域的关键环节进行了深入的比较研究,并围绕这些关键环节提出自己的管理见解。所涉及的内容,包括个人、职能化、衡量、分析综合、标准化、记录和计划、传授知识、刺激以及福利等。尤其是关于“个人”的研究,揭示了莉莲管理思想的本质和她的兴趣所在。她认为,当时的心理学主要关心“群体心理学”,而对个体的心理研究却比较少。在传统管理下,个人受到中心人物的权力压抑,事实上处于一种受“胁迫”的地位;而在科学管理下,个人则是一切活动的出发点和中心,挑选人员、激励工人、考虑工人的福利等活动,都得围绕“个人”进行。尊重“个人”是科学管理的基本内涵。在这个尊重“个人”的前提下,莉莲对全面考虑工人的“福利”提出了新的、更加完善的观点。科学管理提倡有系统的工作,鼓励良好的个人习惯,而且关心个人在物质上、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发展,即要把“福利”理解为“总的幸福”——它包括精神、物质、道德和经济等各方面的发展。在莉莲看来,昆斯伯里侯爵式的管理,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使用和剥削工人。科学管理的目的,则是通过培养人的品德、特殊的能力和技巧,从而使每一个人都能发挥其最大的潜力;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为了相互共同的利益,管理部门如何才能使个人得到发展,重在强调“有效”前提下的劳资合作。

另外,莉莲还指出,传统管理会使人缺乏安全感,而在科学管理的视域下,工人是“泰然自若和安全的”,因为传统管理完全依靠报酬和惩罚,而科学管理则努力争取工人的合作。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传统管理和科学管理的一个十分显著的区别在于“预期”的不同。比如,在传统管理下,对于定额的变化,工人很难有明确的预期,你要努力多干活,谁知道老板哪天会突然提高定额标准;而在科学管理下,定额是依据严格的工作分析制定的,人人都十分清楚定额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会产生什么变化。传统管理和科学管理,都有报酬问题,但二者的报酬可预期性是有区别的。传统管理的报酬,要取决于公司的经营状况、老板的好恶等等工人不可能清楚的许多因素,而科学管理下的报酬,则完全由经营者按照工人自己可以掌握的信息确定,工人自己就能算清楚,你大可不必因为同监工吵了架而担心引发自己的收入变化,因为这种报酬是事先决定的。这样,就可以消除工人对剥削性工资标准的担忧。还有如支付迅速而不是延迟的分红,以及“个人化”的报酬即“差别工资制”的实行,能够使工人知道,他们的工资依据是他们所付出的努力,而不是他们的工作级别或其他。莉莲的这一思路,在当今依然不失其意义。例如,对贪赃受贿的惩罚,当事人有明确预期和没有明确预期,效果有天壤之别;管理中一个规章制度的作用如何,同能够形成明确预期和不能形成明确预期的关系极大。

从提高安全感出发,莉莲还对科学管理的积极作用进行了多方面论证。例如,立足于专业化的职能化管理,不仅仅是提高效率的措施,而且能够通过提高工人的产出,进而提高工资,给工人带来自豪感;这种自豪感又能使技术得以改进,从而能提高工人的福利;而对工作的自豪感以及福利的提高,会进一步促进工人身心的健全发展。这种连锁反应式的变化,与其说是技术性的,不如说是心理性的。推而广之,同样的分析可以用在科学管理的各个方面,如计量化管理,能保证个人获得他们的劳动成果,进而获得心理稳定;标准化管理,可在提高效率的同时提高工人士气,进而防止工人变成机器;职业培训和传授知识,可在掌握技术的同时消除工人的担忧心情,增进工人的信心。通过这样的研究,莉莲为科学管理与心理学的融合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莉莲的心理学研究,正如同她自己所预期的那样,在配合丈夫弗兰克的动作研究上有着突出的作用。尤其是她的疲劳研究,对弗兰克的工作帮助极大。莉莲认为,动作研究是为任务管理服务的。任务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目标,它既非漫不经心的选择,也非理论的产物,而是精心计算和综合分析结出的果实”。在这样一种理性任务的前提下,如何完成任务,就要对工人的动作进行详细分析。加上莉莲还要对由12个孩子组成的庞大家庭实施有效的管理,导致莉莲对任务管理兴趣十足,在管理过程中分析操作者的动作细节。为了使动作研究更为精确,她们夫妇采用了当时刚刚出现的电影摄影技术,对工人手部动作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即任务完成的动作环节、有效动作、无效动作,如何改进和降低疲劳等等。如果没有莉莲,弗兰克的“动作研究之父”称号就有可能大大逊色。

即便如此,莉莲在管理心理学方面的贡献也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她的成就是弗兰克的研究无法全部包含的。凭着心理学家的敏感,莉莲在实践中发现不能单纯地从工作的专业化、方法的标准化、操作的程序化来提高效率,还应该注意研究工人的心理。她认为:“在应用科学管理原理时首先必须看到工人,并且了解他们的个性和需要。”从动作研究出发,莉莲最终深入到对个体心理的研究,最后她得出结论:“一个人的思想是其效率的控制因素,通过教育,可以使个人充分利用他的能力。”所以,“良好的人际关系和工人训练对科学管理运动至关重要”。

在莉莲的管理思想中,“人”一直被置于中心的位置,她认为成功的管理“在于人而不是工作”,而她和丈夫弗兰克一直努力推广的科学管理,实际上就是为人们提供能最大限度地利用人的努力的方法。从人出发,她们夫妇提出了管理上的三个设想:一是吸引愿意参加本组织的人的必要性,二是保持并恰当安排和提升本组织已有成员的必要性,三是前两种必要性的相互依存。在这一方面,他们的思想已经向以人为本的方向跨进。

从更加开阔的视野来看,莉莲和弗兰克夫妇对科学管理上的贡献,只是他们帮助人们建立一种充实生活的社会观的一部分。在他们的生活中,也对自己所信奉的管理方法身体力行。她们的子女写的回忆录《便宜了十二个》,生动地介绍了吉尔布雷斯夫妇如何运用效率研究的概念操持家务,管理他们的十二个孩子。莉莲在生活中,成功地把“夫唱妇随”和女性独立统一起来,把“相夫教子”与学术研究结合起来,把私人空间与公共领域连接起来,而且做到了相得益彰,互相促进。有不少人认为,科学管理会把人变成机器,会扼杀人的自主精神和创造动力。但在莉莲的家中,应用科学管理的方法与技巧,却让孩子们学会了独立生活与自我管理,长大以后成就斐然,其中还有两个人成为畅销书作家。这个家庭,就是科学管理与人本思想融合的楷模。一本《便宜了十二个》,在1949年成为美国最畅销的非小说类书籍,后来还被好莱坞拍成了电影。还有一本《脚趾上的铃铛》,也曾登上畅销书排行榜。在《便宜了十二个》中,他们的孩子记录了弗兰克的一段对话,从中可以反映出这对夫妇的思想。曾有人问弗兰克:“你为什么要节约时间?又准备怎样做到这点呢?”回答是:“为了工作,如果你喜欢最好的工作的话。”稍顿,弗兰克又补充说:“为了教育、美、艺术、愉快。”他还透过眼镜上方向外看着又说道:“也是为了拔钉子游戏,如果那就是你一心向往的事情。”

莉莲·吉尔布雷斯 - 主要著作

吉尔布雷思夫妇一起出版了

《现场法》

《混凝土法》

《勤奋的人未必成功》

《疲劳研究》

《动作研究》

《残疾人动作研究》等书。

前两本着作是以弗兰克为主撰写的,后面的则以莉莲为主。

莉莲·吉尔布雷斯 - 参考资料

http://wiki.mbalib.com/wiki/%E8%8E%89%E8%8E%B2%C2%B7%E5%90%89%E5%B0%94%E5%B8%83%E9%9B%B7%E6%96%AF

TAGS: 人物 各国管理学家 管理 管理学家 经济人物 荣誉人物
上一页: 莱曼·波特 下一页: 罗莎贝斯·莫斯·坎特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