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全


张宝全,江苏镇江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作家、书法家,今典集团董事长,今日美术馆馆长。从事过中国社会几乎所有的职业:工农兵学商。下过乡、当过五级木匠、1976年入伍当过战地记者和猫耳洞作家,出版有报告文学集《强兵强将》 、中篇小说集《啊,哈雷》 、 《火祭》 、影视剧本集《第一百首歌》等。1992年投身商海,从事海洋运输、房地产开发等;1996年开发的今典花园成为京城热销楼盘,后又以“今日家园”创京城销售“井喷”奇迹,“空间蒙太奇”则开创了北京楼市创新的时代。2001年,当选“中国房地产十大风云人物”。

张宝全 - 资料

单位:今典集团
职位:董事长
毕业院校: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张宝全 - 简介

张宝全,他从事过中国社会几乎所有的职业,是工农兵学生、下过乡、当过五级木匠、1976年入伍,当过战地记者和猫耳洞作家。

1992年投身商海,现为今典集团董事长,在地产项目和开发与经营上不断取得成功,在房地产界享有盛名。他的经营理念和创新思维,也得到各界的广泛称赞。1992年投身商海,现为今典集团董事长。2001年,当选“中国房地产十大风云人物”.

在北京开发的房地产项目有“今典花园”、“空间·蒙太奇”、“今日家园”等明星楼盘,在北京房地产市场屡次创造销售奇迹,在各类评选中屡获殊荣,形成强大的品牌优势。目前在北京CBD开发的“苹果社区”,为北京房地产市场最有影响力的楼盘,同时在海南亚龙湾投资兴建的红树林酒店,也是目前中国最顶级的度假酒店。

张宝全不但是房地产领域、也是文化艺术领域的风云人物,作为中国最大最有影响力的民营美术馆馆长,他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广和发展可谓不遗余力,策划主持的一系列现代艺术展览,如“彩墨江山”、“流行书风”大展等等,无不在社会上和业界引起极大的反响,对中国艺术的发展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与此同时,他更致力于整个集团在数字文化信息产业的发展,将之作为集团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利用集团已有的地产优势,向数字信息文化产业发展,力图建立一个涵盖艺术、出版、影视、传媒、网络等多种业务,相互联系、支撑的文化产业链条。

张宝全还是艺术家,出版有报告文学集《强兵强将》、中篇小说集《啊,哈雷》、《火祭》、影视剧本集《第一百首歌》。

张宝全 - 战略

Chapter1:浪漫会把商人葬送

商人如果只说浪漫的话,那就不可能称之为商人,浪漫会把商人葬送。商人做一件事情首先考虑风险。如果只是浪漫的话,一看这个事情太好了,能挣很多钱,但是没想到把这个钱挣到手要经过什么样的困难,而是经常幻想怎么花这笔还没有挣到的钱,但这只是浪漫想象,而不是现实。

当我从艺术转向商业领域时,我本身的天生商人特质再加上特别好的机遇,时代给的机遇,以及个人的努力,这些巧合成就了今天的自己。如果说今天我再重新出来创业,我相信再过20年,我也很难达到前面10年所创造的成绩。 

Chapter2:用自己的特长来挣钱是最快的

用什么样的办法挣钱是最快的?用自己的特长来挣钱是最快的。当一个企业在生存时已基本没有什么障碍和困难时,如果说不能够在新一轮经济过程中感受到做的乐趣,把自己的智慧变成财富,它也只能是存在的状态。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的电影是钻石矿,我认为中国的电影是无人看守的钻石矿。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矿,但是没有开采的工具,没有人开采的话这个资源就荒芜了。我选择进入EVD,不仅仅是因为EVD是下一代高清碟机的标准,而是这个技术能适合中国的市场,解决中国放映终端衰落的问题。
 
Chapter3:应让电影重新回归大众

中国一年制造业产值的总和相当于美国电影产业的总和。中国人获得这个总和的代价是什么?美国人卖掉这么多电影的代价是什么?中国如果在现代化的发展过程当中不改变现在的硬性投资消费过于强大,而软性投资消费不能够被加强的话,实际上我们是一种损害。中国政府在对文化产业的发展,包括电影产业的发展上,如何恢复中国电影放映市场,改变眼下这种状况,包括怎么使电影重新回归大众,使电影票价能够下来。我认为应该把数字电影作为解决这个问题的重要战略。
 
Chapter4:对我而言,EVD不是生意而是使命

在十个城市做十个苹果社区,使十个城市的人满足居住需求,这种需求不一定有好的结果。地产产品是非常地域化的产品,而时代华夏蒙太奇数字影院是可以做到的,它是标准化的产品。EVD对我而言,不是生意,而是成为一种使命,很可能带来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市场,我现在成为这个市场和模式的营造者,而不是简单的产品生产者。时间对EVD最重要,这个时间决定你市场化的步伐,市场化的步伐决定你在中国市场具不具有发言权,也决定你这个技术能否捍卫住中国这块高清EVD产业。

张宝全 - 经历

经历“经商”

在张宝全还没有梦想的时候,他就见识了一次“商业会谈”。那时候他只是几岁的样子,他也是那次交易的主角——“商品”。事后回忆中,他称那是他第一次深刻的童年记忆。事情发生在初秋的早上,父母亲已出门上班去了。朦胧中,一个常到张宝全家串门的人推醒了他,谎称出去玩,就背起了没睡醒的张宝全。兄长们没有注意到,这是一次不寻常的串门。

张宝全感觉走出了大院、小镇,甚至还坐了平生第一次的小船过河,然后是芦苇丛。最后在一个房子前停了下来。房子前很多孩子玩耍,背他去的人同一个陌生人时不时看他一眼,商讨了好一阵,陌生人只是摇头。最后,“交易失败”,张宝全被那个人生气地背回了镇子,直到黄昏,下班回来的母亲急急把他寻回家。那是一段张宝全痛恨的经历,只不过一切都未发生,仅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聊而已。如果发生,又会怎样?

在那个张宝全长大的大院,给了他充满好奇的天然性格。“夏天的黄昏,我几乎每天都是早早地洗了澡,然后拿着小凳到宿舍内的石头路上乘凉。乘凉的人们年龄大小不等,这种时候,不是大孩子领着小孩子做游戏,就是大孩子给小孩子讲故事。年年如此。”武汉作家方方的描述,同张宝全所说的有些相似。张宝全那时候学会了音乐、作画和写作,也知道了一些英雄史诗。至于后来的经商,在他看来几乎不存在难度。

小木匠的转折

十年动乱打断了张宝全的上学路,对文学、对艺术的酷爱也因此被压抑在内心里。1976年,张宝全已经19周岁了,他还在镇边的一个村里插队。也许是遗传了父亲动手能力强的潜质,张宝全也干上了木匠活,而且手艺也和父亲一样好。很快就成了5级木工,每天工资2.25元,比当船长的父亲还高。然而让他迷茫的是:“我就是一个在大队建筑站做木匠的人吗?我还能干点别的吗?”这些想法只是在各种木料打磨中消耗着。

也许在周而复始的日子里总会有些意外。“这一天与平常的日子没什么不同,我们建筑站去给人武部领导修窗子,歇息的时候我闲看报纸。人武部领导的夫人突然问我:‘小木匠你是本地人吗?’‘我是。’‘怎么不当兵?’‘没人介绍。’‘我帮你介绍吧。’”

短短的几句对白,从此让张宝全的人生轨迹又发生了改变,而且是离最初的理想愈来愈远。“我一直把那次经历看做人生机遇之一,就这样,终于进入南京军区炮兵部队做了军人。”张宝全在由贺龙将军始创的“红军团”穿上军装不久,全国就恢复了高考。得知此消息的张宝全,有些觉得命运天定。其实当时有些冲撞的他,并不信命。

开始做炮兵,很快他的作画、文学本领被发现,被转入了电影组。然而高高兴兴做了一段时间后,某根神经似乎被触动,张宝全觉得自己荒废了儿时的理想,开始有一种不安,便又匆匆抓起笔,匆匆爬格子,以至后来落下了毛病,走到什么地方总随身带着稿纸。1979年,前线发生战事,写血书请缨去前线,但部队领导没有批准。然而1984年,他终于背了一箱稿纸上前线。也就是这一次的经历使他对于死亡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也使他的性格一下豁达了许多。

这些经历让张宝全开始重新思考,他的变化也体现在他的文字中。1984年,他发表各种文章300多篇,荣立二等功。而到了战争末期,他的一些小说则已经反映出了一些反战的情绪,甚至出现了对当时军队中出现的拜金现象的抨击,包括纪实报告文学《血祭》在内,这种题材引起了当时人们的关注。一切的表象似乎看上去与张宝全的理想有些关联了,他也从中感受到了成就感,但是接下来的转变不是因为命运了,而是他自己改变了方向。

为50万下海

已经三十而立的张宝全,一直在寻找事业的发力点,第一次主动地改变了自己的路径。1988年张转业到了镇江电视台,他确定发挥自己天赋的领域应该是电影,支撑这一决定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有技术及制作经验”。

他的处女作也是唯一的电影作品是1987年制作的《一百首歌》,那部作品是由部队投资2万块钱筹拍的,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片子的编剧、导演、制片主任、作词、作曲都由张一人担纲,这部戏成为日后其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奠基之作。也正是在拍摄那部电影的时候,他认识了王秋扬,王秋扬是他从商的启蒙人,也最终成为他的夫人。当时,他还毫无觉察。

转业不久,张宝全得知北京电影学院要从全国招7个人,但必须是有导演经历的人才有资格报考。不过,镇江电视台对张宝全抓得很紧,因为当年镇江台并没有进人名额,是看中了张宝全寄来的近一人高的各类作品才特意要来的。去和留对有主见的张宝全不是一个未定式,他几乎没怎么考虑就“停薪留职”北上北京了。

去北京电影学院面试的时候,这个“乡下”来的“兵”发现自己对外界环境已有些不了解,那天面试的学生外形都很有特点,长头发、怪异的衣服,让张宝全觉得自己如“鸡立鹤群”,形象很土,心中忐忑,不免自卑,但他终于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成为著名导演谢飞的学生。

然而,时过境迁,4年之后,张宝全发现拍电影已经不现实了。坐冷板凳的导演很多,投资的人却不多。想拍电影必须自己找钱。按当时的行情,挣到50万元就可以去拍电影。“我觉得自己也不笨,为什么不能曲线救国呢?” 当时他“咬牙切齿”地想挣50万自己拍电影。为了搞到50万元拍电影的钱,张宝全选择了下海,“但我没想到,上了经商这趟车,方向盘握在手中,如果我下来,就没人掌握方向了,车上有这么多人,我只能开车往前。”

事实上,张宝全自己也承认,如果当时他选择了当导演,也许只是一个二流导演。相比今天地产上的叱咤风云将不可同日而语。

“不算纯粹的商人”

张宝全对钱的渴望,超出了一切。1992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小平同志南巡讲话过后,全社会创业激情再次高涨,超出了80年代只有技术人员和官员下海的窠臼,一个皮包一个公司的现象比比皆是,身无分文的张宝全也成了赶潮人。当时把经商叫做下海,意思是如果你缺乏驾驭艺术,就要为其他人的“成功”贡献出你的全部资金。

筹集“下海”本金,没人知道张宝全是怎么筹到那点创业钱的,有关他的传说是,在他住的那个院子里堆满了他要变卖的作品、家什,不破不立,张宝全不惜血本要去尝试,这时他得到了夫人王秋扬的热情支持。

张宝全要下海的时候,正值房地产业还处于宽松的政策环境中,进入门槛低,做房地产开发一本万利。受“房地产热”的巨大影响,张宝全决定做地产。下海的首站,张宝全选择了深圳,然而结果令他失望。

1992年4月,张宝全准备在热潮滚滚的深圳停留,但当机舱门一打开,确实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然而感觉令他极不舒服,随之而来的另一个感觉是,这里已经没有自己的机会了。

起家今典

用张宝全妻子王秋扬的话说,从1993年找地皮、创办企业开始,今典就像她的大孩子,一天天在她和丈夫的注视中成长。这是张宝全和妻子一起草创北京地产局面的真实一幕。事实上,刚开始做一个项目时并不像回忆那一段经历来得那样轻松,当时的两次受骗张宝全很少提起。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他当时还不是一个成熟的商人。

1994年张宝全把所有精力放在了北京,开始筹划启动他的第一个楼盘。然而,当时他没有北京的房地产开发资质。要开发房地产,必须和“本地有开发权的公司”联合。而那时北京有征地权的公司只有10家,基本上都是房管局、建委的下属企业;有开发权的企业也不过几十家。

最初,张宝全选中了北京电影学院旁的一块地,就和当时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张宝全的公司挂靠在它下面,给10%的干股作为回报。等到张宝全筹备了一年,投资了近2000万元,马上就要立项的时候,对方突然撕毁合同。张宝全一年的努力付诸流水,备尝挫折滋味。

之后,那家公司离职的一位副总成立了一家新公司,该公司主动寻求与张宝全一起合作,条件和原来的公司一样,一筹莫展的张宝全大喜过望。当即将立项报告盖上对方公司的章,以对方公司的名义报了上去。而立项报告批下来后。这家公司拿出了原来公司一样的态度,张宝全再度被踢出局。

张宝全终于真正体会到市场的铁律:没有市场规则的时候,就要有防范一切风险的意识。这也造就了张宝全至今保持的习惯,任何一个项目既要做好最好的打算,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危险和细节主导事业成败。

那是张宝全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教训。但张宝全没有放弃努力,决定向北京市建委上诉,主管领导作出批示:“如果那家公司有钱,就让他们干,如果没钱,就算了。”建委通知对方3个月时间打2000万元到建委的账上。

张宝全艰难等待了3个月,对方最终不能筹到钱,不得不接受被撤项的事实。吸取了教训的张宝全最终决定独立成立有房地产开发资质的公司,1995年3月北京安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张宝全做了董事长。而之前流产的项目顺利立在安地的头上,后来做的楼盘就是“今典花园”。

这一切都没有白费。1997年,今典花园隆重上市,张宝全打响了在京地产的第一炮。张宝全获得的不仅是利润,他称:“企业家就是为创新而活着,如果没有创新,一个企业家就不可能成功。” 张宝全的地产局面真正打开。

张宝全 - 爱情

今典集团总裁张宝全和王秋杨的爱情在企业界也是一段完美的佳话。张宝全来自农村,却爱上了高干子女王秋杨。“我喜欢她的性格,她虽然是高干子女,但她却没有很多高干子女身上的毛病。”张宝全评价说,“她自然、简单。结婚前话不多,小鸟依人状。结婚后发现她也未必小鸟依人,很有想法很有个性。”

张宝全毫不避讳当初他们创业时有很强烈的创造财富的欲望。王秋杨的父亲当时是北京军区司令,对他们来说再回部队也很容易。但张宝全不愿意用这种方式,他不希望让人觉得自己是因为看上了她们家的背景,否则自己将一辈子活在这个阴影中。张宝全和王秋杨一起下海实际上是为了证明一件事,就是“王秋杨选的人不会错”。


当初一见钟情的夫妻两个人,爱好却截然不同。王秋杨爱往外跑,在高度、速度、危险中,追求新的体验;张宝全喜欢花鸟鱼虫、琴棋书画。但这似乎不妨碍他们的交流,每次外出回来,张宝全总是王秋阳探险故事的第一个听众,王秋杨笑着说,她会挑那些有趣的讲,把危险的忽略掉。

王秋杨是一个“炫耀财富不如炫耀经历”的奇女子,从1998年至今,每年花大约1/10的时间在全球行走,迄今为止,她已经成功登顶哈巴雪山、四姑娘山二峰、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慕斯塔格峰和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峰等山峰。同时王秋杨还是第一个到达南北极地的中国女企业家。

张宝全 - 评价

张宝全不但是房地产开发的风云人物,同时也是房地产界有名的文化商人,他坚持每晚睡前一定读书,也被称为“北京字写的最好的房地产老总”。在强调房地产项目性价比的同时,张宝全特别注重的则是观念的创新和地产与文化的互动,他提出“文化地产”与“地产文化”的概念,认为房地产项目一定要有文化内涵,没有文化的东西缺乏长久的生命力。

 

张宝全 - 荣誉

2011年4月,“环球企业家·奥迪2010年度经济进取人物”颁奖典礼在北京柏悦酒店隆重举行,荣获年度经济进取人物。
TAGS: 中国人 中国经济人物 中国经济风云人物 书法篆刻 人物 华人企业家 国民党将军 收藏家 演员 电影人 经济人物 经济学家 经济领域人物
上一页: 张心一 下一页: 张卓元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