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山

李立山 李立山是观众熟悉的相声表演艺术家。早年演唱快板书,四叔李润杰。他的表演洒脱自如,演唱韵味醇厚。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强烈的剧场效果颇具李派特色。这也和他扎实的相声功力密不可分。他在快板书创作和教学方面成绩优异。由于从事相声表演,他已多年不专职演唱快板书。李立山老师是一位集创作,使活,量活于一身的优秀相声演员,除此之外更需要提的是他是一位优秀的相声教育家,先后在中央戏剧学院,中国戏曲学院,中国曲艺研修班带过多年课,并多次出国讲学。

李立山 - 个人简介

师承:曲艺大师高元钧先生

1949年10月生于天津,1969年入伍,197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李立山,原籍天津宝坻。1949年10月生于天津,1969年入伍,197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李立山自幼酷爱曲艺,12岁登台演出。拜曲艺大师高元钧为师,专攻相声表演。曾与牛群、师胜杰、杨振华、李伯祥、郝爱民等相声名家合作表演,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及其它大型晚会。台风文雅大方,语言幽默含蓄。情真意真话语真是其表演的最大特色。在舞台演出的同时,兼长创作且作品颇丰。

代表作有相声《巧立名目》 ,快板书《哪吒闹海》 ,数来宝《打扑克》,对口单弦《抓典型》,京韵大鼓《大漠情思》等。创作的作品除在军内外刊物发表外,部分作品被收入曲艺专辑。先后获得全国曲艺新曲(书)目比赛表演一等奖、全军曲艺作品评奖创作一等奖、第二届中国曲艺牡丹奖文学奖等20余项大奖。担任过新加坡相声大赛评委,曾随中国曲艺家协会相声艺术团赴新加坡演出,并应邀三赴新加坡奖学。

李立山是观众熟悉的相声表演艺术家。早年演唱快板书,私淑李润杰。他的快板表演洒脱自如,演唱韵味醇厚。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强烈的剧场效果颇具李派特色。这也和他扎实的相声功力密不可分。他在快板书创作和教学方面成绩优异。由于从事相声表演,他已多年不专职演唱快板书。曾任全军高级职称评委,解放军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应聘在中央戏剧学院相声大专班、中国戏曲学院戏曲曲艺大专班任教。他是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曲协快板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北京曲艺家协会理事,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

在舞台演出的同时,兼长创作且作品颇丰。代表作有相声《巧立名目》,快板书《哪吒闹海》,数来宝《打扑克》,对口单弦《抓典型》,京韵大鼓《大漠情思》等。创作的作品除在军内外刊物发表外,部分作品被收入曲艺专辑。先后获得全国曲艺新曲(书)目比赛表演一等奖、全军曲艺作品评奖创作一等奖、第二届中国曲艺牡丹奖文学奖等20余项大奖。担任过新加坡相声大赛评委,曾随中国曲艺家协会相声艺术团赴新加坡演出,并应邀三赴新加坡奖学。      

李立山

李立山 - 人物评价

李立山是观众熟悉的相声表演艺术家。早年演唱快板书,四叔李润杰。他的表演洒脱自如,演唱韵味醇厚。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强烈的剧场效果颇具李派特色。这也和他扎实的相声功力密不可分。他在快板书创作和教学方面成绩优异。由于从事相声表演,他已多年不专职演唱快板书。
     
李立山老师是一位集创作,使活,量活于一身的优秀相声演员,除此之外更需要提的是他是一位优秀的相声教育家,先后在中央戏剧学院,中国戏曲学院,中国曲艺研修班带过多年课,并多次出国讲学。在教学过程中他自己总结出一套专门的相声讲义,将相声中表演手法总结为20个字,并分别加以细细阐述。让学生对相声有本质上的了解。另外他由浅入深的总结出一套相声教材,可以让一个爱好者一步步学习相声的理念,相声的写作方法。据悉他将于今年出书,这本书将是相声历史上第一部相声教材,对于相声爱好者来说可谓是无价之宝啊。
       
生活中的李老师出口成章,开口闭口都有包袱,而且一谈相声十几个钟头都不休息,分析研究相声的深入程度可以说他是着了魔。曾任全军高级职称评委,解放军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应聘在中央戏剧学院相声大专班、中国戏曲学院戏曲曲艺大专班任教。他是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曲协快板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北京曲艺家协会理事,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

李立山 - 代表作

代表作有相声《巧立名目》,快板书《哪吒闹海》,数来宝《打扑克》,对口单弦《抓典型》 ,京韵大鼓《大漠情思》等。

李立山 - 师傅高元钧

高元钧(1916-1993)  中国最负盛名的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原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原名高金山,河南宁陵人。

高元钧童年流落街头乞讨卖唱。4岁时在南京拜戚永立为师学演山东快书。山东快书早期俗称“武老二”、“说武老二的”或“说大个子的”。因为早期艺人主要说唱《水浒》里的英雄人物武松的故事,且武松作为古代的打虎英雄,不仅气力大,武艺高而且身材魁伟,体格高大,故名。约在20世纪40年代末期,因要到电台演播并出版唱片,便依表演所采用的方言及当时主要的流行地而定名“山东快书”。山东快书在流传中形成了两个主要艺术流派,一派的代表性传人为山东省济南的杨立德,称“杨派”;另一派即为在北京的部队从事艺术工作的高元钧,称“高派”。在全国范围内流传的山东快书,绝大多数演员都宗法“高派。”

高元钧早年即四处行艺,见多识广。除创作或整理改编传统题材的节目上演外,还编演过一些反映新时代生活的新节目。代表性的节目有《鲁达除霸》、《李逵夺鱼》、《赵匡胤大闹马家店》,以及《一车高粱米》、《侦察兵》、《智斩栾平》等。其中,最重要的代表性节目,是长篇山东快书《武松传》。

《武松传》共十六回,即从武松出世一直说到被官府逼迫,与众英雄一同造反上梁山为止。全书以幽默风趣的语言,鲜明的爱憎,生动地刻画了一个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的英雄形象。其中《武松打虎》即《景阳冈》一节通常单独演出,最受观众欢迎。全书的曲本1987年由中国曲艺出版社出版。

高元钧的山东快书表演憨中见巧,刚柔相济,张弛有致,举重若轻,轻松风趣中透着隽永与灵气。由于山东快书的语言富于乡土气息,从而使其表演也含着质朴与亲切。他培育了200多名有一定成就的山东快书演员和作家,使50年代初才由他定名的山东快书迅速推向全国。高元钧还擅长相声、双簧等,曾与侯宝林、刘宝瑞等艺术大师同台献艺。

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解放军总政文工团和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当演员和艺术指导,曾当选为中国文联委员,被中国艺术研究院聘为特邀研究员。创作演出之外,高元钧还与人合作编著的《表演山东快书的经验》、《山东快书艺术浅论》、《快板快书研究》等传世之作,填补了山东快书理论上的空白。著有《山东快书漫谈》 、《我和山东快书》等。其编演的节目曲本,也以《高元钧山东快书选》的书名出版。

李立山 - 个人贡献

对著名相声演员——李菁做出比较大的指导工作,培养了新一代的相声演员。

李菁,男,快板、相声演员。并擅长京东大鼓和双簧。并从事评书表演。

李菁在相声界至今没有正式拜师,在继承传统上面他兼收并蓄,博采众长,潜心研究相声大师的精髓,并与前辈们探讨相声的技艺。值得一提的一位是李立山先生,他对于李菁在传统相声上的帮助非常大。李菁经常不惜四个小时的车程穿越北京城到李先生家探讨相声技法。

相声是一门口传心授的艺术,历代老艺人流传下来的技艺被奉为经典,从清末到现在,老先生们已经把中国语言中能够构成包袱、构成笑料的技巧都提炼出来了,现在无论多新的相声,包袱也都是旧相声里有的,但是却鲜有人总结其中的规律。李立山先生就做了这样的工作,他把传统相声的精髓总结为28个字,每个字分别用一首四言诗作为解释,聪明的李菁一看这28首诗便豁然开朗了,加上自己多年的演绎积累,他对相声有了比较透彻的理解。而李菁说他目前在相声领域还是处于继承阶段,在继承的基础上再创新。对于他的大学生活,李菁不觉得可惜,大学生活培养了他很多方面的素质,并为个人发展提供了很高的平台。“今后如果有曲艺方面的研究生班我还想继续学习。”

李立山 - 人物访谈

主持人芬芬、“军中第一大梁”李立山、嘉宾主持刘颖

主持人:网友们,大家下午好!每周五下午的“相声人系列访谈”又和大家见面了,我是主持人芬芬。前不久做了很多相声人访谈之后,有朋友问我是怎么理解相声?我的回答是:就是不断地为相声艺术这个名词前面加形容词。比如说相声是一门使人发笑的艺术,相声是一门饱含哲理、并的使人发笑的艺术等等。因为相声艺术是无比深奥的,所以我们的形容词也是无穷无尽的。今天我们为大家请来的嘉宾是有“军中第一大梁”的李立山老师。另一位是我的搭档刘颖老师。

李立山:各位网友大家好!
网友:您近一段在忙什么?

李立山:毕竟有工作单位,军内外的事都有,快到八一了,“八一”我去合肥,最近正在搞全军的八一晚会,我也直接参与其中。我刚刚才北京电台过来,“空中笑林”让我一说说一个月的,都每的说了。

刘颖:我觉得传媒机构应当鼓励多邀请您,我对您比较了解,您是我们相声事业当中出众的教育家。立山老师对于相声的表演风格,模式、技巧有很贴切的论述,我一直很想听立山老师讲课,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真难得。

李立山:刚刚芬芬也提了一个问题,你一开始说相声就是加了若干的形容词,但是形容词这个东西不好用,你是说相声的,我也是说相声的,我觉得相声应当有一个贴切的说法。相声给大家的感觉很简答,没有灯光、布景,没有其他的音像配合,但是你仔细想一下,没有任何的配合,两个人站在上面说话,底下几千人的观众大笑,此外还要估计雅俗共赏,雅俗相间,你说完了雅的可以接受,俗的不一定能理解,俗的能接受,雅的不一定会笑。为什么两个相声演员在上面说完了全都笑了,相声有自己的奥妙。

主持人:李老师创作这么丰富,能否说一下从中的渊源。

李立山:我是天津人,天津历来就是曲艺之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天津这个地方的人经常自嘲,所以培养出来的都是很自然的。我也是十一二岁开始学,一开始我是逗,50年代末60年代初我还有照片,后来到了63年,学一段板书。你别看我的师傅是高元钧,“山东板书大师”,他一个是相声门,一个是板书门,其实我一点都不会,不过板书到是写过。

我唱快板到1976年,之后进入部队在团里面、军里面搞当干事,搞过文化和教育。之后到了兰州军区文工团和朱军的师傅一起合作,一直到1983年我调到北京。
刘颖:您和不少名家都合作过?师胜杰、牛群、郝爱民、李博祥、德江都合作过。

主持人:李老师您是“军中大梁”,在军中演出和在军外演出一样吗?

李立山:在部队演出,战士比较多,我们说的题材大部分都是军事题材,这样的话大家也好沟通,为什么军事题材在地方演的少就是这个原因。

刘颖:您似乎还创作了很多优秀的段子。

李立山:比如《巧立名目》等等一批,当时是我们在西北的时候一起合作创作的。快板书这一年比如《哪吒闹海》都是在全国得了大奖,而《哪吒闹海》还拿了文学大奖。我一专做不到,还不能做到多能嘛!

主持人:李老师不愧讲了很多课,真是出口成章。有网友问,新加坡的相声和大陆的有什么差异?

李立山:我去新的次数是最多的,去了四次,去演出过,当过评委,作为访问学者去讲过学。新加坡的相声和我们有很大不同,语言一样,技法一样,但是思维方式不太一样。

主持人:您说他们比我们更“老实”,还是更“不老实”?

李立山:他们也有不老实的思维,但是我们不老实的思维跟他们不一样。比如我们说一个笑话一下就乐了,而他们有的时候想一想再笑,有的时候说着说着,观众哈哈大笑了,而我还不理解呢。所以这就体现了思维方式的不一样。

网友:很多老一辈的艺术家都是很小就登台了,如今这样的情况不多了,这对于现在的青年相声演员是否是坏处呢?

李立山:我觉得过早登台不见得是好事。过去我们背书包没有那么沉,压力比较小,空闲时间比较多。而现在的孩子压力很大,除了正常的学习之外,家长还要培养孩子弹钢琴,拉小提琴,可孩子不一定对钢琴有兴趣,所以综合素质应当是孩子的喜好。

年龄大了上台晚是否不好?我觉得年龄大了上台对于作品会理解的更深,会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在舞台上表演有自己独到的风格,这应该是长处,而不是短处。

主持人:那他就放心了,80岁也可以重头再来。

李立山:有,我身边就有70多岁的老先生说相声的,我们还经常一起交流,沟通。

网友:您合作了这么多名家,最可以和您擦出创作火花的是哪位?

李立山:擦出火花两种,一个是舞台上,一个是舞台下。我觉得和牛群合作的比较好,一个是我们都是天津人,感情上亲。另外牛群很刻苦,他这种精神很感动我。第三我们下部队经常在一起,睡大通铺也在一起,这样的话对于部队创作素材的理解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所以我们在一起写东西分歧小。在舞台上和李金斗,师胜杰合作的都不错。特别是和师胜杰的合作很默契。

刘颖:你们跟师老师演过什么节目吗?

李立山:在电视台录过几段相声,比如《一买一卖》等等,我们的艺术风格融合的不错,师胜杰的一些表演技法是天津的技法,应当说我们合作的很愉快。

主持人:时间也差不多了,老师做了很多方面的研究,不仅仅演出,还带学者,也写了很多教材,教材大致会什么时候面世?

李立山:我教学生不但的积累教案,再加上我们“相声俱乐部”交流了很多,所以我准备出一个东西。这一书已经列入计划了,大概明年会在“周末相声俱乐部”里推出。

主持人:这一本书是否会系统的从一个学生进门一直到出来都有。

李立山:比较适合有一点相声基础的,这对于他进一步提高是有帮助的。

主持人:网络对于相声的传播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李立山:这是我的盲点,但不是我的死穴。

主持人:您的死穴是什么? (笑)

李立山:我的死穴在于所有的新知识。我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我觉得网络对于相声的传播利大于弊,传播面大了。但是相声是直面的艺术!在现场看和在电视和网络上看感觉是不一样的,虽然网络扩大了传播面,但对于观众的感受来说更适合看现场。

所以我觉得相声要两条线并行,一个是加强现场表演,一个是扩大网络对于传播的影响力。

李立山 - 个人见解

相声的奥妙在哪里?

李立山:我觉得一个好的相声演员应当是心理学家,他是不是心理学家应当研究心理学,和观众之间的沟通太重要了。之所以说相声会让观众笑,和观众之间的心理沟通,相互都了解,统一在一起很重要,不像其他艺术,声乐和器乐同观众没有太多的交流就可以达到极致,而相声不是这样。我们大家都知道,你讲相声包袱要响,响的原因在于你所表述的意思观众可以真正理解,甚至理解到了实质。

我经常讲“说相声真正要说出话后面的意思。”为什么相声琢磨起来可笑,就是因为话后面的意思很有意思,叫做话里有话。我们应当主动的跟观众去沟通,让观众理解。刚才我们聊天还在说,相声应当是我给您说,而不是您听我说。四个字很简单,“我给您说”就是我们跟观众的交往更直接,更主动,更贴近观众,这样观众可以接受。就拿聊天来说,你跟人聊天,有的爱参与,有的不爱参与,我们给观众表演也好,除了态度之外有真诚的跟观众交流。而“您听我说”,听我说还好,那不听我说的呢,所以相声应当达到的效果就是“您听我说”。

李立山:此外像这种幽默的艺术应当把观众看的高一点,仰视观众,你只有仰视观众才可以把自己摆在一个合适的制笑身份上,这样的话观众才会进入我所设计的环境当中。我们所说的包袱就是指的“笑料的陷井”,观众就不是不是知道吗?要是知道就不笑了。相声是一个“不老实的思维”,我对自己的学生说,你们现在一个是不认识,认为相声简单,一般的人都可以说,而相声这门艺术是高深的艺术,怎么可以把大家说笑了确实很深很深,我干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越干越觉得有时候不敢说了,就是越琢磨越觉得这里面太复杂了。

第二不踏实,说一两段觉得自己成了,实际还真不是这么回事,其实应当更踏实,一个你要耐住寂寞,还要不甘寂寞。如果只是耐的住寂寞,甘心寂寞,那不就成了窝囊废。关键是在环境当中要放下心来学。

第三个就是太老实。我跟学生讲课也是如此,为什么学生一听就乐,我说,您不能太老实了。学生说,做人要做老实人,办事要办老实事,但是说相声要不老实。正常情况下我们是正向思维,而说相声要逆向思维,你反着想,正着说。

“门外汉”如何通过某些锻炼才可以加入到相声队伍里?

李立山: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我不是一味强调天赋,但是天赋很重要。我们相声队伍当中也有通过后天努力,培养以及苦钻深研成为大艺术家的不少。我觉得学相声首先要有兴趣,这太重要了,有兴趣才会多听多看。另外真到多听多看的时候就符合我们过去曲艺界的老话要“熏”,所谓“熏”也是要感受这个环境。我看现在的环境很好,媒体这么多,还有很多协会,在这个氛围当中大家要有一个互相促进和探讨的环境,有的时候大家学,认准了怎么样。怎么办互相谈,在一定的时候有些老师或者师傅怎么去帮他提高一下。这一行要说难并不说难,窗户纸一层一捅就破,沙锅不打永远不漏。

任何一门艺术没有理论做支撑要有很大的发展很困难,只能是一时。相声艺术大家喜闻乐见,听了这么多,参与这么多,并且有这么长的历史,肯定有其道理。这一步工作也需要我们后人去研究。最近圈子里面提出了“新相声人”,而相声新人这个观点比较熟,相声新人是在这个圈子里才漏头角的,这主要是接传统的,而新相声人是一个新提法,不仅要承上还要启下,所以我给相声定义是具有较高素质和相应文化,致力于相声事业新生代。

“新相声人”首先要具备较高的综合素质,因为今天我们的受众、听众,文化水准以及各方面的知识提高得很快,这就需要我们提高层次,做到这一点需要相应的文化水准,没有这一点就很难达到,此外致力于相声事业,不把相声事业作为单一的陌生手段。集编、演、研于一身的,这样的人作为相声的新生代,对于相声今后的发展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对于他们的要求更严格了,希望更全面一些

李立山:我们在台上说了一个新相声,观众觉得不解渴,就是因为你说出来这个东西跟观众想的有差距。恨不得观众在上面说,我们在下面听,多学习,但是观众又不会抖包袱。相声是历代的艺人、文人以及热情的智力者不停的改,百演不摔的这些作品已经是人文社会的精品。观众来就是听相声愉悦,汲取新知识的。演员在台上应当是绘声绘色,观众在下面听的要如醉如痴。

要“口传心授”,这个是否作为我们来说相对落伍了,这个传承方式是否科学?

李立山:我觉得在于我们对口传心授是否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比如我是舞蹈学院毕业的,这是比较高级的传承方式,还是比较简单的传承方式,口传心授是我们这一行独有的,经过实践经验,切实可行的传承方式,是科学的,只是我们在理解上有一些问题。

老师说完了就背下来了也不问,现在的年轻人学完了之后问。比如有的学生问,前面说三个字喘一口气,而现在是八个子喘一口气这是为什么?这样的问题一提出来,就应当让学生尝试更多的韵律和节奏,最后得出的结果也挺好。

所以现在不仅仅是口传心授,还要口传理授,而学生有一点是口学心授,还有一种就是老师带领学生去“悟”,这个“悟”怎么悟?我们说到授,就有不授,第一学生没有听懂,这是不授,第二个不授,不服你,你腕没有我大,我也不服你。这在学习当中也容易误导自己,一个是要开动脑筋消化,此外要让所学的东西适合自己。

其实悟看你怎么理解了,我们又不讲禅,也不讲道。这个“悟”什么意思?就是我好好用新心想想就是悟。这个悟的过程需要你把它消化了。

李立山 - 艺术技艺

关于在台上如何可以站在台上让更多的朋友发笑

李立山:其实我说相声就不如刘颖,我们两个在一起,如果你不认识我,根据我这个形象和意思您觉得可以把我逗笑吗?很多人说我像医生、大夫,但一说我是说相声的,别人不信。我们有一些演员一出场观众就乐,原因是人家出一台就带着笑容,而我这个长的正一点,说相声就不太适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多费一些力,我给自己的学生说要做到“三力”:

第一个要有亲和力;第二个要有表现力,在舞台上把你的语言首先要形象化,其次让你的语言丰富多彩,再搭配适当的形体让观众更快的接受你所表达的意思。第三个吸引力,你光有表现力没有吸引力也不行,一个是靠传神,还有一个就是靠和观众之间的心通,能和观众通就自然会说好相声。

李立山:我给我们但为一个评书演员就说,身在九龙口,尤如百万兵。说一段相声要心里不空,除了对作品的理解之外,还要对相声本身有一定的认识。

相声难还是难在有很多特殊的技法和技巧?

李立山:我曾经和我的学生们聊天的时候也说,一段相声两个人背的熟练了在舞台上演就是相声,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相声。人家写好了一篇相声,我们还要有自己独有的技法先这一篇相声,如果仅仅是两个人站在上面背一段台词,没有这个技法那不就是“二人表”吗?“二人表”不能不说是一种形式,但这不是相声,之所以是相声就是有独到的技法,用自己独到的技法演绎这一部作品,这才是艺术。

相声表演总结了20字真言

李立山:这个也不能说归功于我,我因为在学校里面代课,给学生讲课,今天我们面对的学生不一样了,大家的要求不一样了,思维也不一样了,甚至提出的一些问题很直接很尖锐,我们要直接面对。为什么呢?讲出一些理由来便于接受,另外可以举一反三,根据这个我们自己总结一下。一个是我们有技法,另外一个我们有技法没有说法。 就是我刚想起来你能说,你显你能,“蒙”着说,生活当中这种人很多,知道个大概齐,不知道更深的东西,刚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就先说出来。所谓蒙着说你要有敲门,要蒙你自己先蒙了,然后在蒙着说的时候才有,我们为什么叫“真听真看真反映”诀窍就在这里。

李立山 - 同名人物

李立山律师

执业证号:CidA1075916607411
所在区域:北京-朝阳区
执业机构:北京李文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861084538877
自我介绍:
李立山 律师,合伙人,男,西北政法学院法学学士。
李立山律师一九九八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取得律师资格。一九九九年七月起加入北京李文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
执业数年来,李立山律师为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物业管理公司、大型企业及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信实业银行、南洋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了高效优质的法律服务,工作领域涉及房地产、金融、投资、公司业务等,尤其在房地产项目投资、前期开发、房产销售、按揭贷款、物业管理、合同纠纷等方面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

李立山律师曾在《北京楼市周刊》等房地产专业报刊上发表过多篇文章,与相关媒体均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李立山律师曾作为最年青的党代表于二零零二年出席北京市律师协会第一届党代会。

TAGS: 专栏作家 中国艺术家 人物 小品演员 德云社演员 文化人物 曲艺 相声演员 艺人 表演艺术
上一页: 李绍祥 下一页: 李盛藻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