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堃

侯堃

侯堃以扮演《康熙微服私访》中“法印和尚”一角而扬名影坛。生活中,侯堃留着标志性的光头,很多观众都不知道他的真名,习惯以“法印”相称,但他从不介意,以他的地憨厚诠释着东北人骨子里的特有的性格。

侯堃 - 个人档案

性别:男    

生日:1976年6月22日

地区:内地       

职业:演员       

星座:巨蟹座     

血型:A型     

身高:175cm

侯堃 - 成长历程

侯堃出生于黑龙江七台河,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大汉。曾经演过工人、农民、警察、国民党特务等各种各样的角色,深受广大观众朋友的喜爱。2007年,侯堃自编自导自演了一部表达父子之情的电影《第八个泥人》,影片还被送到东京电影节参展。这是侯堃第一次尝试做导演,对他自身的演艺事业来说是一个突破。侯堃坦言,自己今后还会继续当导演,并希望至少要拍出3部能够打动人心的影片。相信侯堃一定会在今后的演艺事业上坦坦荡荡,收获属于自己的一份宝贵的财富。

侯堃 - 主要作品

康熙微服私访记  饰演法印和尚

侯堃 - 侯堃与他的处女作电影

一段胜过幽默的智力的沉默,一份超乎常人之爱的父爱,一部梦想超越梦想的电影,这便是曾经以扮演“法印和尚”扬名影坛的侯堃拍摄的新片——《第八个泥人》。最近,这部仍带着机器余温的影片报名参加了东京国际电影节,侯堃说,要以中国人对人性本能之爱的理解打动世界。

《第八个泥人》  因父之名


    表达父子之情的影片,在近几年多了起来。2004年让许多人震撼的《父子迷情》(Father and Son)中的儿子,因为爱父亲爱到无法自拔,一心急于探究父亲的过去,心力交瘁;2006年香港金像奖把最佳剧情片奖颁给了表现父子间错综复杂的爱恨情感的《父子》;2007年,韩国影片《儿子》讲述了一对15年不曾谋面的父子相遇后的一天,喜怒哀乐只用话外音来表达。
   
    父子之情,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似乎永远缺乏母子之间的那种温馨与亲昵。子与父,要在敬重、畏惧甚至憎恨的后面,才看得到浓浓的爱意。不过,2007年即将公演的一部电影似乎改变了人们对父子情的印象——原来那种感情,也是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欢笑充满了温柔的感情。
   
    这部电影的名字,叫《第八个泥人》。

“爱是出于本性”
   
    《第八个泥人》里的“父亲”是一位靠捡垃圾为生的智障人士——大傻,而“儿子”小军是他在鼓楼前的废纸箱里捡到的。故事并没有渲染大傻将小军从婴儿养成聪明伶俐的八岁小学生的艰难,而是通过一系列“父子”间幽默而又温馨的画面,将观众一点点地带入到“父子”间浓厚的爱里去。
   
    这一对“父子”虽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之间的爱却不逊色于任何真正的父子。大傻每年为小军做一个泥人,记录

他们生活的美好。可生活并不会总是一帆风顺,孩子的亲生父母在8年后出现,并上诉法院,取得了孩子的抚养权,“父子”被迫分开。电影并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结局,大傻在原来捡到小军的地方发现了他送给小军的泥人——第八个泥人,先哭再笑,影片戛然而止。至于后面的故事,观众自有自己的结论。
    
    侯堃在接受采访时说,“拍这部片子最想表达的就是人性。我是相信人之初性本善的。虽然主人公是个智障,但他有善良的本性,这种善良使他去爱孩子。连他都能做到如此,更何况正常人呢?我想通过我的片子来唤起人们内心的那种来自本性的爱。”
   
    在这部自编自导自演的影片中,侯堃用许多细节来表现这种源自人本性的爱。除了泥人以外,观众会发现,自从有了这小军这个孩子,大傻的智障比八年前有了许多改善,变得利索也变得快乐了,会说的话也多了。房子经过粉刷,设施有所改善,生活中也充满了有趣的智慧。
   
    侯堃说他最欣赏的一场戏,便是大傻发现小军和别的孩子打架,十分生气。由于他从来不打孩子,他便用棍子猛打他为小军做的泥人。在小军哭喊着认错并告诉他打架是因为别的孩子说他的父亲是傻子的时候,他意识到怪错了孩子,便又用棍子抽打代表着自己的泥人。在小军睡去后,大傻摸索着泥人上的伤痕,十分伤心,又用泥巴把那些伤痕抚平。这场戏除了小军以外,大傻没说一个字,但父子深情,却表现得淋漓尽致。
   
    谈到为什么要通过大傻这样一个人物来表现这种人性的爱时,侯堃讲述了自己的创作经历。他说,大傻是有原型的,以前他就认识这样一个人。在接触中,他发现,虽然原型人物在智力上似乎慢一拍,但他的人性本能和情感需求却与常人没有什么两样。所以侯堃一直很想把他搬上舞台。
   
    “我还被这样一个故事感动,”侯堃说,“在南京工作的父亲打电话给在安徽的儿子,说天凉了,该加衣了,孩子却很不屑地把电话挂了。父亲正抱怨的时候,他远在哈尔滨的老母亲打来电话,说天凉了,该加衣了……要是像大傻这样的一个人,却有一个伶俐漂亮的孩子,这两个反差着的人会有着怎样的生活呢?”
   
    经过长时间的酝酿,侯堃完成了剧本,但直到去年资金到位,他才招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实现了把“大傻之父爱”搬上银幕的梦想。

承继与突破
   
    《第八个泥人》是侯堃第一次正式当导演,而此前,他深入人心的银幕形象是《康熙微服私访记》里那个正直而憨厚的大和尚法印。谈到从演员到导演的转变,侯堃认为这既是一种承继,也是一种突破。
   
    讲到承继,他认为是对角色内心的把握是一样的。在《康熙微服私访记》中,他尽量要做到与三德子这样一个机灵而又满是坏主意的人物形成反差;而在《第八个泥人》中,他尽量要做到的是与伶俐而又漂亮的孩子形成反差。不论做演员,还是做导演,最难的都在于对角色心理的把握,或者是启发演员表演到位。
   
    至于突破,从演正常人到演智障,就是一种突破。侯堃最喜欢的电影包括《雨人》《月亮的风采》和《第八日》,这些影片中主人公都有或多或少的精神问题,他认为像这样有难度的表演才是真正有意思的表演。
   
    其实,表演本身也是一种突破。最初准备选择声乐的侯堃,在报考省艺校时,从了母亲的心愿,学了表演。考上中戏后,他越来越觉得表演是极富魅力的工作,是没有标尺的,总有触摸不到的高度。而这次自演自导,更使他过了一把瘾。
   
    “相比之下,我更欣赏我在《第八个泥人》里的表演,而不是导演。由于这是第一次做导演,我觉得其实还有许多地方可以改进。在拍摄中也遇到了许多困难,有时候演员的性命甚至都在我手上,这让我对导演这个工作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侯堃所说的性命攸关,是指影片中大雨里儿子寻觅父亲的一场戏。由于事先不知情,剧组在秦大线(秦皇岛-大同)的一个桥洞下制造水雾,而桥洞的上方,有着12万伏的高压电线。庆幸的是,一位民警及时出现,否则就真的是“全军覆没”了。

“眼高,手才能高”
   
    《第八个泥人》被侯堃送到本届东京电影节去参展。当被问到是否有把握获奖时,他说不管能不能得奖,他都想比拼一下。“眼高,手才能高。如果一开始就本着随便拿个什么奖就行的态度,那肯定出不了好作品。我一开始就想得国际大奖,有了这个目标,就会对自己要求比较严格。这样,即使得不了奖,作品也不会太差。”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东京电影节,他解释说,一是时间赶巧,二是因为在日本同类题材的影片比较受欢迎,东京电影节也比较关注人性(以前在东京电影节上获奖的中国影片有《我们俩》和《暖春》等)。
   
    至于在近期是否还会继续当导演拍电影,侯堃说,虽然有些想法,但这些想法都不足以使自己感动,这样的话,近期内没有另拍电影的打算。如果有好的本子,可能会去先拍戏。但无论如何,以后还是会继续当导演,“至少拍出三部可以打动人心的影片”。
   
    喜欢斯皮尔伯格、欣赏张艺谋和陈凯歌的侯堃是否能像这些大导演一样蜚声国际,尚不可知。但在他的心里,他认为自己已经成功:“我只是老老实实地讲述一个感人的故事而已,观众能够静下心来把故事耐心地看完,我就满足了。能把这部片子拍完,我已经成功了。”

侯堃 - 参考资料

1、 新华报刊 http://news.xinhuanet.com/globe/

TAGS: 人物 内地明星 娱乐人物 演员 艺人
上一页: 侯天来 下一页: 何音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