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朝梁


徐朝梁,江西余干人。AC313的总设计师,AC313不仅创造了中国第一,而且为中国的民用直升机开启了通向未来的大门。

徐朝梁 - 简介

徐朝梁,江西余干人。现任中航工业直升机设计研究所副总设计师、AC313直升机总设计师、研究员,1987年7月毕业于南京航空学院直升机设计专业,曾先后担任直升机所结构研究室设计员、专业组长、主任。

参加工作20多年来,他先后参加了直-8、直-9、直-11等10余个直升机型号的研制工作。2001年自美国加州大学访问学习归国后,开始主持直-8系列直升机设计研究工作,近年又致力于AC313大型民用直升机的研发。

此外,他还主持了航天超重训练设备及航天座椅结构设计研究工作,为我国航天员培训及“神舟”系列飞船遨游太空做出了贡献。

在科研方面的突出成就为他赢得了多项荣誉桂冠,其中包括航天超重训练设备研制“国防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直-8型号研制“国防科技工业武器装备研制个人一等功”;国资委“国庆60周年阅兵任务先进个人”和中航工业“国庆60周年阅兵保障任务特等奖”。

徐朝梁 - 完美主义者

徐朝梁,AC313直升机的总设计师,江西余干人。与大多数江南人一样,他身高中等,体格略显单薄。但是,今年45岁的他一路走来都在朝着担当大梁的方向努力。

“他有强烈的创新意识、宽广的专业知识、长远的眼光和超强的亲和力”,这是徐朝梁的同事,负责AC313结构技术的中航工业直升机所总师助理朱敏峰对他的评价。

作为一个民用型号,当AC313具备了高度的安全性、舒适性,才可能更具市场竞争力。因此,追求型号设计的完美,成了徐朝梁心中坚定的目标。而对于设计的创新,他也有着无数的新思维。

为了满足AC313直升机在高寒地区的飞行,他提出的增加辅助动力装置方案,扩大了型号的应用领域;

为了提高该机的舒适性,他下决心为机身左右各增加了一扇应急门和悬梯门,改进了机舱采光窗户的设计;

为了提高安全性,他坚持对传动系统进行了30分钟的干运转试验。
……
在飞机动力学上,起落架从传统构架改为短翼,在技术上存在很大困难和挑战。特别是AC313直升机在短翼大改还是小改的问题上,多位老专家表示怀疑和担忧。

当时的情况是,大改实验一旦成功就可以将进度缩短两三个月,从而为整个型号研制提供更好的保证;如果失败,研制进度必然会受到影响。要知道当时在型号首飞时间确定之后,留给研制人员的技术攻关时间已经非常紧张,大改无疑是在冒险。

“如果进行大改的话,那么成功率有多少把握?”

“有七八成的把握。”

权衡再三,徐朝梁还是决定进行大改试验。“缩短两三个月进度太有‘诱惑’了,这是有价值的冒险”。终于,在徐朝梁和整个团队的不懈努力下,他们毅然啃下了这一研制过程中最大的硬骨头,大大提升了AC313直升机的性能。

徐朝梁 - 工作狂

“他不会因为你在技术上的错误而责怪你,他能够容忍你犯错。”在朱敏峰的印象里,徐朝梁只会在一种情况下发脾气,这就是当他发觉有人工作态度不积极不严谨的时候。

中航工业直升机所强度专家孙东红对徐朝梁的性格和工作作风“领教深刻”,他评价徐朝梁是一个耐心而认真的人:“徐总遇到问题从不急躁,他会耐心地与你讨论,把问题追究到底,然后彻底把问题解决。”

有一次旋翼转速出现故障,徐朝梁再次表现出遇事一抓到底的工作作风,当即组织大家分析查找原因,然后提出具体的解决措施,直到故障完全排除。

对徐朝梁这种严谨的工作作风和全力以赴的工作干劲,大家都非常熟悉,也深为折服。为了争取时间,徐朝梁常常在火车上赶写报告,到了住地继续工作,一般都要干到深夜3点左右,次日一早再赶到会场进行汇报。

虽然如此,但大家丝毫不觉得他是一个刻板的人。他热爱事业也热爱生活,不仅事业上要干出精品,生活上也力求精致。他的办公室布置得非常漂亮,同事们常开玩笑说,“徐总的办公室最符合6S管理的要求”。

每天,当满身疲惫地回到家里,看见熟睡的儿子,脸上总是不禁挂满笑容,感受着这份幸福,疲劳感也似乎会顷刻间消解。看着儿子睡着的样子,对他而言已是奢侈的享受了。

徐朝梁 - 乐天派

“一想到AC313,内心就会涌起一股暖流,产生一种特别甘美的滋味。”不仅是徐朝梁,每一个AC313项目团队的成员都积淀凝聚了这样深厚而执著的直升机情结。

2008年底,AC313直升机项目正式启动。受命主持研发AC313之初,徐朝梁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如何组织一个项目团队。当时,直升机所型号众多,各条战线都存在人力资源紧缺的压力。

徐朝梁找到朱敏峰商量解决人员的问题,当时已经是结构研究室副主任的朱敏峰当即表态,自己愿意加入这个团队。之后,由徐朝梁挂帅,朱敏峰、孙东红、文丽辉、吴文敏、罗雄、常莉等组成了团队的中坚力量。

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青年人占了绝大多数。

“AC313项目团队的成员都是中国民用直升机未来的乐天派,因为它太有前途了。”说这话的是孙东红,作为团队的一员,一谈到AC313直升机,他的眼睛分外明亮。

团队发挥了每个人的聪明才智,智慧的火花在每周星期日的例会上集中碰撞。大家把周例会比喻为“斗地主”,在会上,大家找问题、讲问题,激烈地争吵和思想交锋过后,收获的是问题的最佳答案。

“不同的意见都在会上解决了,会后大家当然会步调一致。”孙东红对此深有体会。

在孙东红看来,AC313的研制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性进展,参研各方之所以能够协同一致,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就是项目团队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管理模式。
业内权威人士预言,中国民用直升机市场的井喷时代已为期不远,中航工业在此刻吹响的奋斗号角无疑将引领未来。作为中航工业直升机产业的一分子,徐朝梁和他的研发团队正在征程中急进。

徐朝梁 - 成就

2010年3月,中国首架大型民用直升机AC313在江西景德镇实现首飞。为了这一天的早日到来,AC313的总设计师徐朝梁和他的项目研发团队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倾尽了全部的才智。

AC313不仅创造了中国第一,而且为中国的民用直升机开启了通向未来的大门。参与研制AC313的技术人员高度看好该机前景,认为它不是一个到此为止的先进直升机,而是一个包含了先进技术和现代理念的发展平台。

徐朝梁 - 事迹

中航工业直升机所副总设计师、直-8型机总设计师徐朝梁担任直8型机现场技术保障专家组组长。他带领技术团队,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超常工作,果断决策,迅速有效地解决外场技术质量问题和突发事件,为阅兵直升机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保障。

有一次,直-8型机一台发动机滑油系统出现故障,导致滑油温度高,机组对该台发动机实施关车保护,直升机双发安全返航。

该故障现象特别,数据记录表现为时有时无,很难复现。为查找故障原因,对故障件尽快进行定位,中航工业直升机所技术保障专家组充分发挥总设计师单位的作用,依靠技术团队的力量,制定详细的工作方案。景德镇研发基地和阅兵训练现场同步协作,精心排查,从故障当天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2点,终于确认滑油系统中电机控制盒间隙性发生故障。

在首次故障分析会上对控制盒的故障原因细节定位时,成附件厂家与用户方意见不一致。会上,徐朝梁从系统的角度对故障件进行了综合判断、分析和阐述,提出了新颖的见解和思路,得到与会专家一致赞同,确定了进一步工作方向。成附件厂家依据总师系统分析意见进行了厂内验证,使问题很快得到解决,确保了集训工作的正常进行。

还有一次,机组人员发现机上系统出现故障告警,便飞行训练受到影响。经过专家组初步分析,认定为“虚警”信号,并与机上某多功能开关有关。此开关为国外进口产品,经过了严格的出厂检查,信誉良好。问题出现后,技术人员坚持“眼睛向内”查找原因,经周密排查,认为直升机系统设计符合该开关的装机要素,故障定位为开关在使用了一段时间后本身出现问题,但国外供应商对此意见并不接受。为此,徐朝梁带领技术团队和供应方技术人员一起,通过对系统的综合分析,并针对性进行机上有关数据测试,以充分的事实使对方认同了对故障的定位和判断,并以积极的态度对产品进行改进,使之满足使用要求。在产品问题没有得到完全解决之前,技术保障组一方面要求国外供应商提供足够的备件,保证阅兵工作的正常开展,另一方面为用户提供详细和操纵性强的故障判断标准,使用户能够放心地使用,为训练争取了时间。



TAGS: 研究员 设计师
上一页: 夏洛特·奥林匹亚 下一页: 希克斯顿·沙逊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