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让(Jean·Fran·ois Champollion,1790年12月23日-1832年3月4日),出生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盖赫西地区的菲热克出生了。是法国著名历史学家、语言学家、埃及学家,是第一位识破古埃及象形文字结构并破译罗塞塔石碑的学者,从而成为埃及学的创始人。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让(Jean·Fran·ois Champollion,1790年12月23日-1832年3月4日),出生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盖赫西地区的菲热克出生了。是法国著名历史学家、语言学家、埃及学家,是第一位识破古埃及象形文字结构并破译罗塞塔石碑的学者,从而成为埃及学的创始人。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 家庭背景

1790年12月23日,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混乱与物资匮乏中,让·弗朗索瓦·商博良(Jean-Franc,ois Champollion) 在盖赫西(Quercy)地区的菲热克(Figeac)出生了。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Jean-Franc,ois Champollion)的曾祖父克劳德·商博良(Claude Champollion, 1661-1726),只是瓦勒朱福黑(Valjouffrey)教区的一名小农,从事走卖的营生。克劳德的一个儿子巴特勒米(Barthe’lemy, 1697-1767),让·弗朗索瓦·商博良的祖父,在1727年成婚之后迁居到拉侯什(La Roche),1805年起,埃及学家的兄长贾克·乔瑟夫·商博良·菲热克(Jacque-Joseph Champollion-Figeac)便开始对瓦勒波内的居民产生兴趣;1815年,贾克·乔瑟夫甚至成了他当时居住的瓦勒朱福黑的镇长。巴特勒米·商博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前三个儿子皆受了某种程度的教育,留在多芬内发展,在当地小有名望;而他的四子、未来的埃及学家之父贾克(1744-1821),从事书籍、历书和各式宗教什物的买卖,行遍法国的南方,随后于让·弗朗索瓦出世之前20年的1770年抵达菲热克(Figeac)。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的父亲是一位卖书的商人贾克·商博良,他的妻子因残废长期卧床。贾克先生是于1773年1月28日,在山上圣母院(Notre-Dame du Puy)与当地一名制造商居阿里厄(Gualieu)的女儿成婚之后,在这盖赫西(Quercy)地区的小城定居下来。埃及学家的外曾祖父安端·居阿里厄(Antoine Gualieu, 1675-1735)和他的次子贾克都是菲热克的织工。贾克·居阿里厄于1744年娶了家族同样世居菲热克的玛丽·特利耶(Marie Teulie’),生下了长女让娜·弗兰丝瓦兹·居阿里厄(Jeanne-Franc,oise, 1744-1807)。贾克·商博良的让娜·弗兰丝瓦兹并不识字,她的妹妹当中,有两名分别嫁给了染匠和鞣革工。

他是商博良家七个孩子当中的幺儿,自幼年起,这位未来的埃及学家便享受着兄长和三名姊姊的温柔呵护。他的哥哥贾克·乔瑟夫比他年长12岁,是他的守护者,也是他真正的导师。商博良家两兄弟的社会地位攀升经过,非常惊人。几乎全靠自学的两个人,后来都进入大学授课,一名担任过王室图书馆管理员,另一名则是罗浮宫埃及博物馆馆长。两人与同时代最重要的学者皆有书信往来,并定期参与法兰西研究院的研究工作。此外,让·弗朗索瓦的出世还曾引起某些人谄媚讨好的传说。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 人物年表

1790年12月23日,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混乱与物资匮乏中,让·弗朗索瓦·商博良(Jean-Franc,ois Champollion) 在盖赫西(Quercy)地区的菲热克(Figeac)出生了。

5岁就开始翻译古文了。他先是凭记忆记住一批古文字,然后同原文对照,用这种方法自学辨认古文。

1797年,当他还是个年仅七岁的早熟少年,他就对古埃及文化深深痴迷。

1798年,小弗朗索瓦在父亲的书店里阅读着报纸上激动人心的消息。拿破仑·波拿巴将军率领的部队侵入了埃及。少年商博良成了《埃及信使报》的一名贪婪的读者,这份报纸正是拿破仑为向法国公众报道前方战况而创办的。

1801年,11岁的商博良进入格列诺布公学,研读希腊文、拉丁文、阿拉伯文、叙利亚文、波斯文、梵文、中文和希伯莱文。

12岁就完成了第一部著作《名犬历史》。

l3岁开始学习阿拉伯语、叙利亚语、迎勒底语和科普特语。

1807年的夏季,商博良17岁,就根据手头所有的资料编成了埃及法老王朝的第一部历史年表。

1807年9月1日,商博良宣读《法老统治下的埃及》著作的导言,听众是格兰诺勃尔市公学的全体教师。

1809年商博良19岁就已经成为勒诺布尔公学的历史学教授。

1822年到1824年完全投入到对罗塞塔石碑的研究,发表多篇研究论文,成功地译解出古埃及象形文字的结构,这些符号有些是字母,有些是音节文字,有些则是义符,一个符号代表一整个事物。

1822年完成罗塞特碑碑文的全文翻译。他编制出完整的埃及文字符号和希腊字母的对照表,为后来解读大量的古埃及遗留下的纸草文书提供了非常有用的工具。他还发现了一份记载着从拉美西斯二世以来所有埃及法老名录的纸草书的重要性。

1826年担任卢浮宫埃及文物馆馆长。

1828年率领考古工作队去埃及考察。

1828年,埃及学学者商博良考察了卡纳克。他抄写阿蒙神庙墙壁和廊柱上的文献,终于揭开了废墟的秘密。在被人遗忘了20个世纪之后,卡纳克遗址终于掀开了她的面纱,恢复其本来的面目。

1831年担任法兰西学院专为他开设的埃及学讲座教授。

1831年,法兰西学院为向商博良表示敬意,专门创设并给他任命了一个特殊的职位——埃及学主席。

1832年,商博良死于中风,年仅四十一岁。他被后人称为“埃及学之父”。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 人生经历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是革命的儿子。1792年9月,菲济克宣布共和国成立,1793年4月恐怖时期开始。商博良一家人的住宅离“武装广场”仅30步,广场上竖起了自由碑,后来这里改名为商博良广场。让·弗朗索瓦的记忆中最早听到的声音是嘈杂的卡门尼奥音乐和难民的哭声,这些难民是到商博良家乞求革命群众保护的,面这些群众中就有一位牧师后来成为让·弗朗索瓦的启蒙教师。

让·弗朗索瓦刚刚5岁就开始翻译古文了。他先是凭记忆记住一批古文字,然后同原文对照,用这种方法自学辨认古文。将近7岁时,他第一次听说埃及这个神奇的国家,但只听了一次就像海市蜃楼一样销声匿迹了,原来弗朗索瓦有一个比他大12岁的哥哥让·贾克满怀希望地准备随拿破仑远征军赴埃及,结果却没有去成。

商博良小时候在菲济克学校功课并不好。他的哥哥是一个很有才华的语言学家,同时喜欢考古学。因为商博良学习不好,就在1801年把他带到格兰诺勃尔去,亲自教育他。11岁的弗朗索瓦很快在学习拉丁文和希腊文上表现了罕见的天资,接着就专心学习希伯来文,进步也是惊人的。他哥哥当机立断,决定从此尽量稻晦,以便让弟弟早日崭露头角。这时他就改名商博良—菲济克,后来索性改为菲济克。他自己的才能本来是不容置辨的,然而却能这样谦逊,这样深信弟弟比自己更能光耀门桅,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商博良最早学习的课程已经包括了埃及,在1798年春季,贾克·乔瑟夫曾经申请加入埃及远征军的科学考察队,但是未能如愿。不过这段学习为期甚短,因为贾克·乔瑟夫在1798年的7月29日便离开了菲热克,前往格勒诺勃,在亲戚沙特勒、商博良与希弗等氏族的商号当学徒。一直要等到当年的11月,菲热克的学校临时复校时,让·弗朗索瓦才得以继续学习;但他因为无法服膺纪律、遵守课程表和重复单调的练习,在学校的表现非常差。幸而,先前已经教过贾克·乔瑟夫的卡勒梅勒(Calmels)神父对这名桀骜难驯的小学生特加庇护,并特别藉由引导他认识植物学与地质学,发展他的观察力天赋,同时又灌输他拉丁文(且似乎还有希腊文)的最基础概念。然而我们知道,一名导师的学问必然是何其有限;因此,1801年初,得知了自己即将前往格勒诺勃的消息。

商博良不断地向着最深奥的知识领域进攻。他12岁就完成了第一部著作《名犬历史》。他感到没有一部按年代顺序排列的大事表,不利于历史研究的工作,就自己动手编制了一套,取名“从亚当到小商博良年表”。因为哥哥特意隐姓埋名,给让—弗朗索瓦创造出名的条件,弟弟也就署名“小商博良”,为的是教人们不要忘记,在他上面还有一个商博良。

他l3岁开始学习阿拉伯语、叙利亚语、迎勒底语和科普特语。凑巧的是,不论他学什么还是做什么,也不论他有哪些不期然的机遇,都无例外地或多或少同埃及文化有关,每当他着手研究新课题,就无意地向着埃及问题靠近一步。他涉猎了中国古文,为的是考察中国古文和埃及古文之间有无联系。他钻研的这些都是罕见的古文资料,不靠傅立时的力量在格兰诺勃尔是弄不到的。就这样,商博良根据手头所有的资料编成了埃及法老王朝的第一部历史年表,那是1807年的夏季,商博良刚刚17岁。这称得上是个大胆的尝试,因为商搏良当时可用的全部资料不过是圣经上的片段和零散歪曲的拉丁、阿拉伯和希伯来文资料,此外只有对照一下科普特文本了,科普特语是唯一的同古埃及语关系较近的语言,直到十七世纪埃及北部还流行科普特语。

教育当局得知商博良希望到巴黎进行研究工作,就请他自己命题写一篇论文。他们以为他只会写出一篇普通的学生作文而已,哪里想到他竟写出整整一本书的构思,书名叫做《法老统治下的埃及》。

1807年9月1日,商博良宣读了这本著作的导言,听众是格兰诺勃尔市公学的全体教师。那身材瘦长的少年挺立在讲台上,态度严肃,脸上闪耀着天才的神采,他用大胆的论证和严密的逻辑阐述了自己的论点。教师们听后大为赞赏,当场就选他为教师,参加了他们的队伍:校长雷瑙尔顿挺起身拥抱了商博良,对他说,“我们是根据你已经取得的成绩选你做教师的,但我们相信,你的未来的成就决不止此,我们相信你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也相信你将来成名以后不会忘记这些首先发现你的天才的人们。”就这样,商博良一下子从学生变成了教师。

当他在格列诺布潜心钻研古语和古史的六年间,许多学者正在试图破译罗塞塔碑文。最初的进展是在相应的希腊文和埃及文铭文中看到国王的名字“托勒密”频繁出现,从而理解了象形文本中的星星点点;对另一些常见字,如“庙宇”、“埃及”、“希腊”,也相应作出了确定。但在这些孤立的字词之间,则有大段大段的象形字看上去与希腊文没有吻合之处。就在破译工作陷入困境之际,商博良决定投身致力于破解这神秘的埃及象形文字之谜了。

在巴黎各个图书馆里,商博良继续钻研科普特语。他被允许对保存在卢浮宫博物馆中的罗塞塔碑文副本原件进行研究。他力求从象形文字的图形中读出科普特的文义,并逐步学会按古埃及人的理解方式来读解微妙的象形字符。例如,在一段象形文字中,一只鹰的图形可能明显地代表“鹰”字,但在某些上下文的联系中,同样的符号同时也可能只代表字母“A”――埃及字“鹰”的第一个字母。还有一种情况,同样的象形符号可以读作埃及词“迅疾”――这是鹰的特征之一。再如,埃及人有时不用“王”字,而是刻下一系列象形符号,其严格的字面意义是“芦苇和蜜蜂的他”――这是国王的正式称号之一;在另外的地方,“法老”的含义是“伟大宫室的他”,这也可用来描述国王。

商博良开始逐步把这些不同的含义与许多其它科普特埃及字词和短语编织成一个可以理解的体系。这一年的年底,他着手翻译罗塞塔碑文中一行完整的象形文字,并对十多种各别的象形字符的不同意义有了自信的把握。意识到提前向外界公布破译成功要冒风险,他将自己的研究成果秘而不宣。

不久,商博良被任命为格列诺布公学的古史教授,使他走出了赤贫的生活困境。1814年,24岁的商博良发表了一些研究成果,特别是《法老统治下的埃及》分两册出版,为他带来了一笔必需的版权收入。又经过七年的研究,他才将他对象形文字的译释成果全部公之于世。1822年,他将成果概括为“埃及象形文字译解体系”,提交给法兰西科学院。一开始,他的观点受到其他学者的质疑,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象形文字按照他的方法翻译出来,人们都承认他打破了象形文字1800年来的沉默。这一年,标志着“埃及学”的正式诞生。

商博良在埃及研究方面的精深造诣,使得法国国王查理十世出资为他在意大利都灵博物馆购置了住宅,以便他可以在那里破译更多的埃及文本。1828-1829年,商博良率一支法意联合考察队来到埃及,他在那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受到明星般的礼遇。他常常站在古代遗址前,把上边的铭文向人们大声宣读。他实地复制和收集了大量的象形铭文和文件。他回到法国后,被任命为巴黎卢浮宫埃及博物馆馆长。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 主要著作

《象形文字语音初阶》,《L’alphabet des hieroglyphs phonetiques》
《古埃及俗体文字论》,《Traite sur l’ecriture demotique》
《象形文字体系概论》,《Precis du systeme hieroglyphique》
《埃及和努比亚的古迹》,《Monuments de l’Egypte et de la Nubie》
《埃及语法》(未完成),《Grammaire egyptienne》
《埃及语词典》 《Dictionnaire egyptien》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 学术评价

在埃及,那些世界上最具魅力、富有传奇色彩的考古遗址自昔以来默默无语,虽则到处都是铭文,可是谁能读懂?解开这千古愁结,要待天降奇才――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他学习语言时的轻松和悟性,使得他的老师们感到惊奇。他还开始自学被称为“科普特语”的近代埃及语。尽管科普特语包含着许多希腊语素,但它与古埃及语有着渊源派生的关系。在校园里,商博良得到了一个著名的绰号:“埃及人”。

1831年,法兰西学院为向商博良表示敬意,专门创设并给他任命了一个特殊的职位——埃及学主席。1832年,商博良死于中风,年仅四十一岁。他被后人称为“埃及学之父”。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 参考资料

[1] 华网文盟 http://m.cnlu.net/disp.asp?id=31800
[2] 时报阅读网 http://m.readingtimes.com.tw/ReadingTimes/ProductPage.aspx?gp=productdetail&cid=rtxb(SellItems)&id=XB0068&p=excerpt&exid=36269

TAGS: 历史 历史学家 学者 法国人 语言学家
上一页: 让·格里米庸 下一页: 让-亨利·卡西米尔·法布尔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