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享


蔡李佛拳派始祖--陈享(1806-1875),字典英,号达亭,系江门市新会区崖门镇京梅村拱北里人。陈享是清朝晚期岭南武术界的传奇人物,杰出的技击名家。其幼年聪颖,爱好武术。七岁随族叔陈远护(族谱记载辈份比陈享高四辈)习技。陈远护乃少林俗家弟子,骠师出身,曾师从广东肇庆鼎湖山庆云寺的“独杖禅师”,为“洪佛拳”高手,晚年深居于新会圭峰山等地。在陈远护的悉心教授之下,陈享十五岁时已练就一身本领,并在崖西坑头村及新会周馆等处任教。因其技艺高超而闻名乡里。

陈享 - 陈享

蔡李佛拳派始祖--陈享(1806-1875),字典英,号达亭,系江门市新会区崖门镇京梅村拱北里人。陈享是清朝晚期岭南武术界的传奇人物,杰出的技击名家。其幼年聪颖,爱好武术。七岁随族叔陈远护(族谱记载辈份比陈享高四辈)习技。陈远护乃少林俗家弟子,骠师出身,曾师从广东肇庆鼎湖山庆云寺的“独杖禅师”,为“洪佛拳”高手,晚年深居于新会圭峰山等地。在陈远护的悉心教授之下,陈享十五岁时已练就一身本领,并在崖西坑头村及新会周馆等处任教。因其技艺高超而闻名乡里。

1823年陈享为求深造,经陈远护推荐,投拜至善大师门徒李友山(新会七堡人),李为当时广东著名的拳师,擅长棍法和腿功。他见陈享乃可造之材,遂纳为首徒。四年后,陈享尽学李家拳艺,集南拳北腿绝技于一身。

因在广州抱打不平,重创流氓恶棍曹晋虎,受到曹的师傅王佐清(南海捕头)的逼害。在与王的对抗中,陈享只身在顺母桥泉香楼力敌数十人,令其名字在羊城初露头角。随后,为助朋友解难,拳伤南堤花楼无赖魁首胡九,偶然认识了广州十二甫的名医邓彪,闻得有少林还俗高僧隐居于罗浮山。为臻更高境界,其征得李师同意,前往罗浮山白鹤观又拜蔡福(即青草和尚,花名烂头和尚)为师。蔡福少林内家功夫造诣甚高。他见陈享学艺极有诚意,品行优良,根基甚牢,且悟性过人,于是收之为徒。此后近十年,蔡师将佛家心法、少林内功及医术悉数授予之。由于陈享刻苦好学,锲而不舍,近而立之年终于学得大成,辞师返乡。

蔡李佛拳始祖人陈享

陈享在返新会途中,路经增城县境时,恰遇增城匪患成灾。时任增城知县杨先荣、参将双达、游击汤骐照(新会人)领兵及组织乡勇进剿,屡遭失败,乡绅尹端熊等134人殉难。无可奈何,知县只好张贴榜告招募能者勇士。陈享探明情况,在金牛都(今正果镇)拜会同乡汤骐照,揭榜进见知县。身怀下山时蔡福赠予的两把短刀,只身深入虾公塘等七条村庄的匪阵,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将土匪打得落花流水,救出多名被困官兵。初战告捷,随即与汤骐照一起领兵乘胜追击,全歼了占领三十二条村庄的土匪。事后,由内阁大臣兼两广总督瑞麟上奏道光。朝廷授予陈享“忠勇侯”官衔,并封号“达亭”。

自小深受“反清复明”思想熏陶,只想为百姓除害,时刻牢记蔡福临别嘱咐“不便为仕”师训的陈享使尽千方百计辞掉官职。回到会城,开设“永胜堂”药店,县壶济世,并苦心钻研武学。前后花了两年时间将历年所学,去芜存精,集多家掌法、腿技、拳术之长,于道光十六年(1836),独创刚柔相济、攻防兼备的武术训练体系。为报答三师培育之恩,命名为“蔡李佛”。身怀绝技的他应乡中父老之邀,在京梅“缘福陈公祠”设立“洪圣”武馆,传授武学。因技艺实属非凡,故名扬四方。两广各处的武术爱好者纷纷投于门下,京梅村遂成了蔡李佛拳派的发源地。

1839-1840年间,林则徐“禁烟”,陈享义不容辞,协助林则徐训练义勇水师。鸦片战争爆发他毅然率领众弟子投入广州虎门水师衙门麾下,英勇抗击外来侵略。因清政府屈膝投降,林则徐被贬,香港被割让。他看透了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带众弟子返回京梅,抱着“以武强族”的信念,积极宣扬“吾技进可御外侮、退则强身健魄”的主张。一边悉心传授武技、一边抓紧策划“洪圣”武馆的组织发展,见时机成熟,于1845年在京梅设“洪圣总馆”和“祖师堂”,指派陈大楫、陈典桓、陈燕贻、龙子才等多名高徒分赴两广各地开设四十多间“蔡李佛洪圣馆”,分布情况是--陈大楫于广州;陈典尤于南海;陈典垣于佛山;陈典承于中山;陈谋庄于番禺;陈典邦于东莞;陈典惠于开平;陈典珍于台山;陈孙栋于恩平;陈承昱于鹤山;陈大威于肇庆;陈承显于会城镇;陈燕贻于江门;龙子才于广西浔州。陈大成、陈胜典、陈谋荣等在新会的二十六条乡设分馆。由于组织得力,一时间蔡李佛洪圣馆像天女散花,发展神速。陈享根据蔡福大师的赠联,在京梅总馆挂“洪材定取文章事,圣算还推武略通”的关帝联;祖师堂对联是:“蔡李佛门源自始,少林嫡派是真传”;门联为“拳出全凭身着力,棍来须用眼精神”;各分馆对联是“英棍飞腾龙摆尾,雄拳放出虎昂头”。

各地武馆蓬勃发展之际,适逢太平天国运动方兴未艾,众多弟子加入起义军队伍,冯云山(太平天国南王)等人还成了“金田起义”的主将。陈享则秘密协助其师兄陈松年“扯旗起义”于江门狗山。1853年太平天国攻陷南京,曾国藩在各地征募乡勇。陈享深知自己曾是朝延命官,恐被征用,沦为鹰犬,遂与妻子黄氏携幼子安伯及官伯分别到南海、顺德、中山、东莞等地躲避,借机弘扬首创的蔡李佛拳。

1856年,陈享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处当幕客,协助训练起义军将士。“天京内讧”后,他辞别翼王返新会。不久太平天国农民运动失败,清政府追捕太平天国余党。陈享被逼逃往香港,辗转南洋哈蒙、明古、吧城等埠,以授拳行医为生。其精湛的拳艺赢得极佳的声誉,所传授的“铁箭拳”(即蔡李佛长拳)在南洋一带广为流传。在任新加坡广东会馆及福建会馆的武术教师时,“金山大埠”有位名叫基利士的外国恶霸,凭有点拳脚,自称世界大力士,恃技横行,每年都向华侨勒索所谓“年规”。遇有拒交者,均遭他拳脚摧残。华侨们忍无可忍,以中国会馆的名义聘请陈享去主持公道。

他怀着满腔爱国热忱,慷慨应聘前往。到达“金山大埠”后,即与华侨们一道柬请基利士谈判。劝其取消“年规”。基利士竟然提出先要立下“生死文书”比武。比武中,基利士用凌厉的拳脚猛攻要害,欲置人于死地。但享公身手灵活,擅走活步,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恍如游龙一般。基利士见自己拳拳落空,便暴跳如雷,猛地飞起右脚,使尽全身之力踢向陈享心窝。陈享避其锋芒,随即一招“骑龙扛掌”,将之抛了一丈外,基利士不甘败阵,从地上爬起再战。陈享看准空隙用右肘撞其胸口,致其胸骨折断,倒地不起。在场观战的华侨出于气愤,一致要求将其毙命,以免后患。有良好武德的陈享没有乘人之危,令人将基利士扶起来。此后近一月,陈享施用少林跌打医术给基利士治伤,直至其康复。基利士完全被陈享的技艺、武德所折服,在当地登报公开向华侨致歉,并保证永远不欺侮华侨。从此,陈享的威名不径而走,名扬海外。他随后受侨美陈氏联宗会的邀请,留美任武术教师三年。蔡李佛拳艺走出国门于太平洋彼岸开始传播。期间,他还赤手空拳击毙一只美洲老虎,虎皮曾存在京悔村的康王庙,可惜解放初遗失。

清同治年间,年近花甲的陈享应香港广东会馆之聘,任武术教头。适逢港英政府兴建跑马场,为招揽生意,聘得一俄国大力士在湾仔设擂台,公开挑战中国武术。当时在港的十多名中国拳师与之打擂,均败阵而归。因而,大力士目空一切,登报宣称:中国人无能,没有一人能敌过他的一只手臂。陈享在其众徒的恳请下,前往应战。因打擂是按“西洋拳”的规则,双手戴上拳套,不许踢脚用肘,中国武术手法受到掣肘。他沉着应战,运用闪电般的步法左闪右突,避其锐气,同时暗中摸清对方的拳路和破绽,来回数十回合,体壮如牛的大力士出拳的威力开始减弱。陈享见时机已到,看准对方破绽,故意让开“雄门”,躲过大力士的一记重拳,以泰山压顶般使出“擂阴槌”,直插大力士胁部。俄国大力士惨叫一声倒地,方欲起身又跌下,最后只能用担架抬走。

蔡李佛始祖馆旧址

1868年陈享落叶归根,重返故里。他继续指派高徒主理各地分馆。是时,京梅始祖馆由长子安伯主理;新会各地和江门的分馆由次子陈官伯及首徒龙子才主理;佛山分馆则由张炎接替年老且双目失明的陈典垣为主理。享公在家安度晚年,期间仍孜孜不倦,系统辑编武学理论,专注著书立说,将少林内外功法、跌打医术、佛家技击心法,西洋搏击技法等特点,结合自己平生所学和多年实战经验、教学体会总结编成《蔡李佛技击学》等书,以传后代。光绪元年(1875年),八月二十日这位杰出的武术家于京梅村逝世,享年七十岁,灵骨现安葬在京悔后山(猪山)西侧。

陈享创立的蔡李佛拳,拳路气势磅礴,别具一格,有“南拳北派化”之称。其中有拳术39套,对拆类54套,器械类64套(其中棍术14套),桩类练习法18套(俗称18木人桩),狮艺套路9套,内功练习套路等共193套。技击手法30种,掌法28种,桥法29种,槌(拳)法35种,身法14种,腿法16种,步法18种。体系相当庞大,并订下辨别同以:域、的、益、吓、鹤五音为标志。

“洪圣始祖馆”由三祖陈耀犀主理时易名为“雄胜始祖馆”,先前香港、佛山等地的蔡李佛武馆已易名为“雄胜”或“鸿胜”。直至二00一年十二月,始祖馆重修落成又恢复最初的馆名。蔡李佛诞生一百六十多年,现枝繁叶茂,成为中华拳术的一大流派,风行岭南,遍及亚、欧、美、澳五大洲许多国家和地区。据省武协有关部门统计,超过三十五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蔡李佛功夫总会或联会。现有澳洲、美国、阿根庭、智利、哥伦比亚、葡萄牙、西班牙、芬兰、波兰、德国、加拿大、纽西兰、新西兰、新几内亚近二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国外蔡李佛洋弟子派代表到“洪圣始祖馆”溯源认祖。

陈享不愧为心存民族主义大义的英雄。他奋发进取、锲而不舍、不畏强暴、不屈不挠的精神,值得我们敬仰学习;他尊师重道、饮水思源的民族优秀传统美德,值得我们传颂继承。陈享的人生轨迹,给武术爱好者提供一定的研究空间。他虽深受当时岭南多名武林志士“反清复明”的狭窄民族主义思想熏陶、影响,但当遇到百姓有难、民族危亡之时,却尽弃前嫌挺身而出,义无反顾;他痛恨晚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投身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运动;他被逼离乡别井,又不遗余力推广武术运动,使武术瑰宝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门走出传播于别国他乡;当别人在自己国土,侮辱本民族时,他又义不容辞,慷慨赴会,雪“东亚病夫”之耻。无疑,其诸多的传奇故事,从一个侧面,可以窥看岭南武术近代史的面貌。蔡李佛及洪圣武馆的发展历程,可以印证民间南派武术运动从晚清到“开放改革”百多年来各个时期的基本状况。

新的世纪刚到,适逢北京申奥成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洪圣始祖馆重修落成,蔡李佛的发源地首次迎来了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洋弟子”,这是一个新的开端,是一种中西文化融洽交流的形式。蔡李佛已成为中华武术运动的一部分,它不仅属于中国,而且属于世界。
TAGS: 中华名人 中国人 荣誉人物
上一页: 陈元赞 下一页: 褚应璜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