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桑普拉斯


虽然他皮肤黝黑,外表英俊,有一位迷人的妻子和成功的事业,但彼得·桑普拉斯并不像约翰·麦肯罗、吉米·康纳或者是安德烈·阿加西一样是媒体的焦点。但是他是个得分机器,是位意志坚定的胜利者。进入90年代之后,麦肯罗、康纳斯、博格、伦德尓相继退出了职业网坛,桑普拉斯与阿加西的友好对抗增添了人们对于男子网球运动的兴趣。桑普拉斯不动声色地超越了罗伊·埃默森12个大满贯单打冠军的纪录。

虽然他皮肤黝黑,外表英俊,有一位迷人的妻子和成功的事业,但彼得·桑普拉斯并不像约翰·麦肯罗、吉米·康纳或者是安德烈·阿加西一样是媒体的焦点。但是他是个得分机器,是位意志坚定的胜利者。进入90年代之后,麦肯罗、康纳斯、博格、伦德尓相继退出了职业网坛,桑普拉斯与阿加西的友好对抗增添了人们对于男子网球运动的兴趣。桑普拉斯不动声色地超越了罗伊·埃默森12个大满贯单打冠军的纪录。

彼得·桑普拉斯 - 个人资料

姓名:彼得·桑普拉斯

英文名:Petesamprass

出生年月:1969年7月3日

家庭:爸爸山姆和妈妈乔治娅

出生地点:美国

职业:网球

成绩:64个单打冠军中有14项大满贯金杯

彼得·桑普拉斯 - 个人历程

有的人是天生的王者,桑普拉斯无疑就是这样的人。在16年的职业生涯中,桑普拉斯几乎打破了一切能够存在的纪录。286周世界排名第一,连续六年年终世界第一(1993年到1998年),超过4000万美元的赛事总奖金,唯一在十年中均有大满贯男单冠军进帐的球员(1990年,1993年到2000年,2002年),最年轻的美网男单冠军,五次年终总决赛冠军……无数象征网坛最高荣誉的数据,在桑普拉斯拍下一一成为过眼云烟。在网球史册的最顶端,写满了彼得·桑普拉斯的名字。而在桑普拉斯创造的所有纪录里,有一项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犹如皇冠上无数宝石中最璀璨夺目的那一颗。那就是他职业生涯64个单打冠军中的14项大满贯金杯。这个前无古人的纪录,足以让桑普拉斯在过去、现在、将来一切又网球的世代里,始终占据一个最重要的位置。
  
草地王子
在网坛圣地温布尔登,茵茵的绿草,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中央球场对于桑普拉斯来说,再熟悉不过。回到这里,就像回到了自家后花园。在温布尔登,桑普拉斯七次捧起网坛圣物挑战者杯。桑普拉斯在温网的七次捧杯(1993年—1995年,1997年—2000年),也追平了威廉·伦肖在20年代的纪录。但是他的七次冠军远远比伦肖更伟大,因为在伦肖时代,还是挑战赛的制度,卫冕冠军直接进入决赛。而桑普拉斯在1993年到2000年八年中七次夺冠,每一次都打的惊心动魄,精彩绝伦,留下数不清的经典赛事。在温布尔登的快速球场,桑普拉斯发球上网,所向披靡。1995年贝克尔在决赛中败给桑普拉斯之后说,从此之后这片球场不再属于我,而属于你。而桑普拉斯在球场上舍我其谁的霸气,君临天下的威严,为他在草地上赢得了敬畏,也为他在温网上赢得了至尊的地位和显赫的声名。

1993年决赛中击败库里尔,拉开桑普拉斯时代的序幕,也从此开始了对温布尔登的垄断。1994年击败伊万尼塞维奇,报了1992年半决赛一箭之仇,在最后一局甚至给了伊万一个6比0,打的伊万完全没有了脾气。1995年再次在半决赛击败伊万尼塞维奇,与贝克尔会师决赛。贝克尔是战胜了克星阿加西进入决赛的,这也是他第七次进入温网决赛。这场经典决赛打的光芒四射。在温布尔登拥有极高人气的贝克尔夹着观众的鼓励和欢呼,给了桑普拉斯一个下马威,一上来就拿下首局。局面对桑普拉斯不利。现场的观众也把大部分的掌声给了贝克尔。桑普拉斯没有气馁,第一局比赛结束,桑普拉斯在场边微笑的向观众挥手,希望得到观众的认同。桑普拉斯的雍容大度获得了所有球迷的共鸣,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桑普拉斯没有再给贝克尔任何机会,连胜三局,拿下比赛。赛后,贝克尔也给予了桑普拉斯最高的赞扬。

1997年桑普拉斯不费吹灰之力就3比0击败皮奥林。1998年则再度击败伊万尼塞维奇,伊万的温网之梦只能继续拖到2001年桑普拉斯已经完全没落才实现。1999年与阿加西对决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最令人期待的温网决赛,阿加西的再次崛起令两人的相遇擦出火花。而2000年,桑普拉斯克服重重困难,艰苦战胜澳大利亚名将,97,98两届美网冠军拉夫特之后,获得他职业生涯第13项大满贯,从而打破此前由埃莫森保持的12项大满贯单打冠军的世界纪录。由于在温布尔登取得空前(很可能也是绝后)伟大的战绩,在中央球场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人们给桑普拉斯一个称号:“草地王子”。但是实际上,桑普拉斯不是温布尔登的王子,而是上帝。
  
宿命的轮回
虽然温布尔登给予了桑普拉斯无上的荣耀,但是桑普拉斯却毫不犹豫的把退役声明选择在了美国网球公开赛。桑普拉斯在美网八次进入决赛,五夺桂冠。这一成绩比起温网有所不如,也没有创造夺冠纪录,距离前辈蒂尔登的七次冠军还差两次。但是在桑普拉斯心中,有着独特的美网情结。美国公开赛最典型的反映和见证了桑普拉斯整个的职业生涯。他的成名,颠峰和最后的辉煌都是出现在美网中央大球场上。1990年,年仅19岁的桑普拉斯连续击败伦德尔、麦肯罗进入决赛,并在决赛以6比4,6比3和6比2的几何级差的比分击败比自己大一岁的少年阿加西,第一次捧得美网冠军奖杯。桑普拉斯也打破麦肯罗1979年创造得纪录,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美网冠军。他与阿加西的比赛,也创造了美网历史上总年龄最小的一对决赛选手的纪录。这一战预示着上个世纪整个九十年代将是属于桑普拉斯和阿加西这两个少年的。1990年的美网是桑普拉斯的成名之作。

1995年,桑普拉斯遭遇到阿加西强有力的挑战,先是在年初的澳大利亚公开赛决赛败给对手,不久被对手夺去了世界第一的宝座,并且在这一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被阿加西压着。直到年末的美国公开赛。桑普拉斯和阿加西再次在决赛相遇。此时两人都处于职业生涯竞技状态的颠峰,对于其他选手来说,他们显得太优秀了。而在这一年的美网决赛里,桑普拉斯击败了阿加西,报了澳网一箭之仇。而这场比赛第一盘长达23个回合的底线抽击也成为教科书式的范本。夺冠后兴奋之极的桑普拉斯说了一句话,他说,在这里能够击败阿加西获得美网冠军,是不是世界第一又有什么关系。1995年式网球史上最伟大的年分之一,这一年桑普拉斯和阿加西五次在大赛中相遇,两人的争霸也推动了网球的发展。两人碰撞擦出了火花。桑普拉斯的胜利,也为他不久之后重新夺回了世界第一和年终排名第一奠定了牢固的基础。这一战也是两人职业生涯的分水岭,获胜的桑普拉斯此后继续凯歌高奏,在网坛独霸的路上越走越远,而阿加西则陷入了长达3年的低谷。1995年的美网决赛,是桑普拉斯职业颠峰的最好注脚。

转眼到了2002年。自从2000年温网折桂后,桑普拉斯已经两年没有在任何一项比赛上有冠军进帐。随着年龄的增加,也到了职业生涯的黄昏。人们对他已经不抱任何的期望,连续两年,人们知道有关他的消息,就是永无休止的失败。人们唯一等待的,是他何时退役。桑普拉斯顶住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再次进入了美网决赛。球网的那一边,站着的人,仍然是阿加西。这一刻,桑普拉斯有一点恍惚。此时距离两人第一次在美网决赛对决,已经过去了12年。无数的往事涌入桑普拉斯的脑海。这一次,胜利仍然属于桑普拉斯。他干净利落地3比1干掉了阿加西,第五次捧起美网的冠军奖杯,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第14座大满贯金杯。2002年的美网决赛,创造了美网历史上总年龄最大的一对决赛选手的纪录,也创造了美网收视率的历史新高。2002年美网决赛也是桑普拉斯职业生涯最后一战。直到退役,他没有再参加任何一项赛事。在职业生涯最后一战,选择阿加西这样的对手,并且以获胜告终,还有什么比这更完美?这一个金杯,虽然已是桑普拉斯职业生涯的回光返照,却也灿烂非常,照亮了网坛历史的天空!

此外,1996年决赛击败张德培,也扼杀了张德培登上世界第一的美梦。可以说,张德培的职业生涯,就是毁在了桑普拉斯的手里。对于美国公开赛,桑普拉斯有着最深厚的感情。美网最全面的见证了桑普拉斯的职业生涯成长历程。他的职业生涯,从美网开始,在美网结束,这里有他的成功,有他的失败,有快乐,有悲伤,点点滴滴。2003年的美国公开赛注定在第一天就翻过当年比赛的高潮。桑普拉斯在这里发布声明,宣布退役。那一刻,桑普拉斯泪流满面。
  
网球史上最著名的眼泪
与阿加西的热情如火相比,桑普拉斯则沉静得像是深渊。在球场上,桑普拉斯永远彬彬有礼,不动声色。正是因为他近乎古板的绅士风度,以至于球迷们认为他缺乏感情,没有激情。桑普拉斯在澳大利亚公开赛得成绩并布出众,只拿过两次冠军(1994年,1997年)。然而正是在炎热得澳网上,桑普拉斯向世人展现了他心灵最柔软得部分。1995年的澳网四分之一决赛,桑普拉斯在场边中场休息,准备下一局的比赛。这时候观众席上打起了横幅,一个球迷站起来大喊:“为你的教练而战!”桑普拉斯刹时泪如泉涌。此时他的教练已到癌症末期,正躺在医院接受治疗,不久去世。人群安静下来,面面相觑。桑普拉斯哭了。他们不敢相信,冷漠的桑普拉斯哭了。桑普拉斯向世人袒露了最柔情的一面。在沉静的外表下,隐藏的是火山般的情感。在澳网,桑普拉斯流下了网球史上最著名的眼泪。
  
一生的遗憾
在桑普拉斯无敌的职业生涯中,没有哪项比赛的冠军是他不能够得到的。除了法国网球公开赛。在浪漫之都巴黎,桑普拉斯却从来不觉得浪漫。法国公开赛总是一次又一次残酷的作弄他。一旦远离了红土场,桑普拉斯见谁灭谁;一旦来到红土场,桑普拉斯是谁见谁灭。法国公开赛也为许多球员一战成名提供了温床。每个球员一旦来到罗兰加洛斯,无不暗暗祈祷能够碰上桑普拉斯。1996年,巴黎天气很好,艳阳高照,把罗兰加洛斯球场的红土晒的很坚硬,与硬地一样。桑普拉斯一口气打进半决赛,对手是俄罗斯名将卡费尔尼科夫。桑普拉斯不是小看卡费尔尼科夫,他确实还没有输给过卡费,每次都把卡费打地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可惜这一次桑普拉斯偏偏栽在了卡费的拍下,0比3,第三盘0比6的比分更是桑普拉斯职业生涯奇耻大辱,也是唯一的一次被人剃光头。1996年也是他距离法网冠军最近的一次。此后,他在法网基本再也没有闯过第二轮。每一年桑普拉斯都是满怀希望来到巴黎,却每一年都是两手空空,提前买离开巴黎的机票。罗兰加洛斯,桑普拉斯一生的梦,一生的痛。
  
桑普拉斯的正对面
桑普拉斯进入职业网坛,正值战国时代。这是网球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有无数的顶尖球手,网坛老一辈的麦肯罗、康纳斯、伦德尔,中生代的维兰德、埃德伯格、贝克尔、穆斯特、施蒂希,同时代的阿加西、库里尔,甚至张德培、拉夫特、伊万尼塞维奇等等,哪一个不是鼎鼎大名,在网球历史上都有一席之地的巨星。如果没有桑普拉斯,也许他们会取得更大的成就,可惜桑普拉斯诞生在了这个年代。网坛每到更新换代,总会有杰出的少年冒尖。但是在一个时代里能够同时出现如此多的巨星,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以后很可能也不会再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麦肯罗、康纳斯、伦德尔仍然活跃在网坛,但是年龄日渐不敌岁月,也走到职业生涯的晚期。一如既往的,网坛出现无数虎视眈眈的想要夺位的球手。网坛正式进入了群雄争霸的战国时代。桑普拉斯的出现则结束了纷争,重新统一了网坛。网坛进入历史上最伟大的桑普拉斯时代。桑普拉斯建立了自己的网球王国,他就是这个国度的君王。

这以时期,网坛天空群星璀璨。而桑普拉斯是其中最亮的一颗,他的光芒已布满天空,盖住了其他的星座。阿加西是公认的桑普拉斯最强大的对手,一直以来,到今天为止,仍有许多球迷在认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网坛,是桑阿争霸的年代。实际上,除了1995年阿加西对桑普拉斯一度构成威胁之外,网坛一直都在桑普拉斯手中控制着。桑普拉斯与阿加西交手34次,桑普拉斯20胜14负,稍稍领先。看来差距不大。但是两人五次在大满贯决赛中相遇,桑普拉斯赢得了其中的四次,仅在1995年的澳网失手一次。在桑普拉斯1993年-1998年独霸网坛的六年里,桑普拉斯取得10项大满贯,阿加西只有可怜的2个,差距巨大。完整的看两人的职业生涯,两人不是争霸的关系,而是阿加西陪着桑普拉斯打了一辈子的球,见证了桑普拉斯王朝的辉煌。阿加西无疑也是网球史上最伟大的球王之一,但是在桑普拉斯面前,他也只能称臣。事实上,从来就没有过桑阿争霸。杜撰桑阿争霸的故事,只是许多球迷的一厢情愿。

也许桑普拉斯是天生的王者,注定没有对手。如果能够穿越时空,回到六十年代,桑普拉斯也许会找到一个对手,他的名字叫罗德·拉弗。桑普拉斯时代的竞争强度,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代。即使在未来,也很难再现这样一个满天巨星的年代。从这个意义上,说桑普拉斯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球王,也丝毫不过分。
  
别了,球王
2003年9月,美国公开赛揭幕。夜晚。阿瑟·阿什球场的灯光明亮如昼。桑普拉斯出现在这里。这次他不是为了卫冕而来,而是为了告别。前来送行的有麦肯罗、贝克尔、库里尔,老对手和老朋友阿加西也通过电子大屏幕向他表达了敬意和祝福。桑普拉斯静静的看着球迷,说:“我已经不再需要证明自己。我这次离开,不会再回来,百分之百不会。我明白自己需要什么,我将会和我的妻子和孩子度过接下来的生活,并且在未来的岁月里回忆在球场上的时光。”他语音哽咽,泪流满面。这是他1995年澳网之后再次落泪。随后桑普拉斯抱着孩子绕场一周。全场观众起立,为他鼓掌,掌声经久不息。桑普拉斯望着热爱他的球迷,心中充满了感激。到了离别的时刻,桑普拉斯最后看了一眼深爱的球场,目光充满眷恋,终于消失在长长的甬道。在他的身后,只留下了千万的掌声,还有网坛巨大的真空。

彼得·桑普拉斯 - 生活另一面

一次一次,欲走还留。用模棱两可来淡化去意彷徨,“引退”是桑普拉斯始终难以启齿的两个字。但今天,在新一季美网铸造新一座纪念碑之前,桑普拉斯终于抿紧嘴唇,决意以一个除旧布新的仪式为自己17年的职业生涯画上休止符。人们怀疑,那14座大满贯冠军——这个超越了所有先辈,并可能永远无法被超越的纪录,当年是以怎样的强音一笔笔浓墨重彩。或者,这个有着雕塑般棱角分明面庞的桑普拉斯,与他的希腊血统一样,与生俱来就具有神奇的力量。礼赞,为网球场上的辉煌,而走出礼赞之后,桑普拉斯将远离尘嚣,更真实地生活在星条旗下。

网坛沉默的巨人

如同所有戏剧都以情节取胜,彼得·桑普拉斯的戏剧人生也从一个偶然展开。在圣诞节时,彼得·桑普拉斯得家中总会进行大扫除。独自一人在清理过后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副年代久远镶着木框的老式网球拍,于是他便找来一只已经光秃秃没了毛的网球,对着车库的门开始挥拍。当大门在击球后留下斑斑印记,爸爸山姆和妈妈乔治娅便发现儿子无师自通的过人之处。那一年,桑普拉斯七岁。“一开始人们并不喜欢我,可我真的不在乎。从第一次跟着老师学习网球开始,我便再没想过除此以外我还会干什么。”桑普拉斯少年老成的不苟言笑,有悖美国人的散漫,也不同于欧洲人的浪漫,所以在朋克主义空前繁荣的80年代底,他并不那么讨人喜欢。“他是个木讷的家伙,不闹新闻,也不喜曝光,甚至是无趣的。”当年离经叛道却依旧享受众星捧月待遇的阿加西,毫不客气地打趣着儿时的玩伴。虽然无法取悦每个人,但几乎所有人认同他卓绝的球艺。1990年,19岁的桑普拉斯以12号种子的身份一路杀入美网决赛,并最终捧起个人生涯的第一座大满贯奖杯。“沉默的巨人”,成了美国人对他的爱称。而那之后,网坛惊见他一人的翻云覆雨。6度在年终笑傲网坛,职业生涯中7次称雄温网、5次登顶美网,2次在澳网加冕,统共64个冠军头衔,2700万英镑的奖金收入,面对这近乎可怖的战绩,哪怕是最挑剔的美国宿将麦肯罗也有分寸地收敛起自己的口无遮拦,“看在这么多冠军头衔的份上,我就暂且原谅他的呆头呆脑,我可不想让别人误会我是个爱嫉妒的小男人。”

情场可爱的笨熊
迟,或者早,如果有缘,有生之年总能狭路相逢。一统网坛10年之后,桑普拉斯才在1999年9月,自己29岁的时候遭遇了宿命的邂逅。记不得那天是雾是雨,但对于桑普拉斯来说一定是晴空万里。在洛杉矶的一家电影院里,他遇上了电视明星威尔森。“我转过身告诉我的朋友,很想和那个迷人的姑娘约会,但那只是玩笑话。”桑普拉斯的朋友却当了真,费心尽力地绕了多层关系要来了威尔森的电话。“我的女朋友们都取笑我多了一个那么出名的仰慕者,事实上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桑普拉斯是谁,因为我从来不看网球,”开朗的威尔森咯咯地笑了起来,“后来她们又拿来了彼得的照片,她们知道他很英俊……”姐姐的耳旁风,把威尔森吹到了桑普拉斯的晚餐桌旁。“那是我有生之年最最盲目的约会,当时我想确认的只是他是否比1.80米的我要高,谢天谢地,他有1.85米。”就这样,身高的优势未让桑普拉斯淘汰出局。

相识9个月后,桑普拉斯便确定这个前青少年组的美国小姐,就是自己等待多年的人。“忘记具体是哪一天,我突然觉得自己必须在每天清晨起床时都看到她。都说太快了,可我觉得我已没有耐心。我知道她叫什么,她从哪里来,这些已经足够。”热恋中的桑普拉斯难得地头脑发热,而一枚卡迪亚出品的椭圆形钻石配白金的订婚戒指,就套上了威尔森左手的中指。“哪怕等我老得走不动路了,我仍旧要为一件事感谢彼得,那就是他给了我一场童话般的婚礼。”2000年9月30日的婚礼,虽然按照桑普拉斯的意愿,只在自家400万美元的比佛利山豪宅中的后院里进行,宾客也不过80人左右,但那情真意切和如画美卷却让到场的所有人感动。“记得有一道用白色香水百合搭起的拱门,下面满是用白色丝缎装饰的坐席,最动人的是月色下游泳池里漂浮的花瓣和香烛,伴着夜风微微荡漾泛起波光粼粼。”威尔森也身着维拉·王的白色礼服,挎着父亲的胳膊来到了桑普拉斯面前,“当我的手被彼得牵引,我们款款动情地对视,他在神父的引导下说着那些山盟海誓,泪水便再也不受我的控制。”

“他不是那种巧言令色的人,对我来说彼得就是只可爱的小笨熊,还时常带给我惊喜。”在神父宣布两人结合之后,作为新郎神秘嘉宾出现的英国国宝级歌手埃尔顿·约翰坐到了那台白色的钢琴前,为新人整整弹奏了45分钟。按照希腊的传统,桑普拉斯将一个瓷盘掷得粉碎以讨个好口彩,客人们还带走了象征好运的喜糖——约旦口味的杏仁,当然还有埃尔顿·约翰的CD。“网球终有一天会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但威尔森将与我始终相伴,她是我一生最好的战利品。”谁说桑普拉斯不懂蜜语甜言。

生活多面的实践者人心面对的是时间的考证。多年之后,人们发现桑普拉斯并非没有个性,他只是不愿意张扬地活在大众的面前。医院的病榻前,面对天人相隔的教练,桑普拉斯会号啕大哭;温布尔登的草场上,面对王室成员的献花,桑普拉斯会心思缜密地考虑该以美国还是英国礼仪接受。他是多面的,是真性情的。所以即便对着自己挑选的爱妻,除了宠爱,还有严厉。婚后不久,始终处于半红不紫状态的威尔森拍了一个系列的写真集。裸露也许是一种美,但没有哪个男人会大方地让自己的妻子成为众矢之的。“他们俩冷战了很长时间,彼得这人,板起面孔还真是挺厉害。”文森特是桑普拉斯的好友,但我们的球王面对媒体,却换上另一副表情守护起自己的爱人。“我知道有很多人看不惯她,但至少别当着我的面说。你可以批评我,但绝不能把矛头对准我的家人。她是个称职的好太太。”

在桑普拉斯荣升为父亲时。他努力地学习着,“我给儿子换尿布,一开始还真不习惯,可是渐渐地我简直着了迷。朋友们都戏弄地叫我彼得妈妈。”张德培作为桑普拉斯多年的老友,印象深刻地领教过其学习的劲头,“以前如果有人问我彼得最大的弱点是什么,我一定会说是烹饪,他简直一窍不通,甚至不知道煎香肠要先放橄榄油。后来他决定还是学习,结果啃掉3本烹饪书之后,他就带着成品向我示威了,而确实味道很不错。”这股执着,让桑普拉斯赢得了球场外的尊重。今夜过后,在心头,落上重生的锁,桑斯拉斯留下的,是高昂的头颅和坚挺的背影。

彼得·桑普拉斯 - 轶事

                                                桑普拉斯复出   加盟世界团体网球明星赛加州队
美国世界团体网球明星联盟组委会宣布,退休的网球名人彼得·桑普拉斯重新出山,参加世界团体网球明星大赛。如同美国其他职业体育赛事一样,代表美国各地参加这项赛事的球队每年也要进行“选秀”活动。出于经济上的原因,各队的选秀权可以进行交换。加利福尼亚代表队本来排在选秀的第11位。不过他们通过一系列的交易获得了与休斯顿的第一选秀权。有12支球队参加美国世界团体网球明星大赛。这也是这项赛事的第31个赛季了。参加这项大赛的运动员全都是世界名将,其中包括维纳斯·威廉姆斯、玛蒂娜·辛吉斯和约翰·麦肯罗、玛蒂娜·纳夫拉蒂洛娃和托德·马丁、库尔尼科娃和迈克·布赖恩和鲍勃·布赖恩兄弟。

                                                               复出参加WTT职业比赛
网球明星彼得·桑普拉斯正在重返职业网坛的道路上前行。这位三年前退出赛场的前男单头号选手已经同世界网球职业联盟WTT签订了合同。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桑普拉斯说:“虽然我会因重返赛场而变得忙碌,不过我喜欢将精力集中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桑普拉斯上次参加的职业网球大赛是2003年的美国网球公开赛。他在决赛中击败了老对手阿加西,获得了他个人的第14个大满贯冠军。2004年之后,桑普拉斯宣布退休。34岁的桑普拉斯从来没有参加过WTT的12队联盟比赛。

彼得·桑普拉斯 - 相关词条

艾米丽·毛瑞斯莫 吉姆·克里斯特尔斯 史黛菲·格拉芙
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 玛丽亚·布埃诺 潘乔·冈萨雷斯
圭勒莫·维拉斯 吉姆·库里尔 大卫·费雷尔

彼得·桑普拉斯 - 相关链接

1:http://sports.qq.com/a/20060329/000489.htm
2:http://news.sportscn.com/c/603/603606.htm
TAGS: 人物 体育人物 各类体育明星 外国体育明星 网球 网球明星 网球运动员 美国人 著名体育明星 著名网球运动员 运动会 运动员
上一页: 布鲁克林·戴克尔 下一页: 彼得·伯格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