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

花儿 花儿中国民歌体裁山歌的一种。流行于中国西北陇中高原。其传唱范围约在贺兰山以南、六盘山以西、岷县以北、日月山以东这一跨越宁夏、甘肃、青海 3省、区的宽阔地带及新疆的昌吉回族自治州。由于这里是多民族杂居地区,因而使花儿成为回、汉、土、撒拉、东乡、保安以及藏、裕固等民族所共同喜爱的民间歌曲。 花儿起源于何时,迄无定说。从清代乾隆年间临洮籍诗人吴镇(1721~1792)的“花儿饶比兴,番女亦风流”诗句来看,它的缘起当不晚于明代。

中国民歌体裁山歌的一种。流行于中国西北陇中高原。其传唱范围约在贺兰山以南、六盘山以西、岷县以北、日月山以东这一跨越宁夏、甘肃、青海 3省、区的宽阔地带及新疆的昌吉回族自治州。由于这里是多民族杂居地区,因而使花儿成为回、汉、土、撒拉、东乡、保安以及藏、裕固等民族所共同喜爱的民间歌曲。 花儿起源于何时,迄无定说。从清代乾隆年间临洮籍诗人吴镇(1721~1792)的“花儿饶比兴,番女亦风流”诗句来看,它的缘起当不晚于明代。此外,还有人认为它源于唐代或更早,但论据皆不充分。

花儿 - 花儿简介

花儿的种类繁多,根据地理分布、传唱方式及文学、音乐特征等区分,可分成两大系统,6个分支。
第 1系统称洮岷花儿。泛指流行在甘肃洮河流域的花儿。它又分成两个分支:康乐、临洮等地称为北路,岷县一带称为南路。这一系统花儿的基本特征是:①唱词多为7字3句体(又称单套)、6句体(又称双套)和4句体等;②曲令单一,北路以《莲花山令》为代表,南路以《扎刀令》为代表;③演唱时,采取分组对歌的形式,每组有一位专门担负即兴编词的“串把式”,其他成员为3~5人不等。他们手执彩扇,簇拥在一把蓝布大伞下面,边走边唱,群歌互答;④歌者喜用假嗓(当地称尖音)演唱,男女同调,听来富有浓厚的山野风味。
第2系统称河湟花儿。泛指流行于甘肃、青海、宁夏,即黄河湟水流域的花儿。按地区和民族的差异,又分成4 个分支:青海互助土族花儿;循化撒拉族花儿;宁夏回族花儿及甘肃临夏花儿。最后的 1支习惯上又分做北乡(永靖)、东乡(东乡族自治县)、南乡(广和、和政)、西乡(临夏、积石山和青海化隆、民和、同仁等)4个细支。这一系统的基本特征是:①唱词为4句体民间格律诗,其中1、3句多为7字,单字尾,2、4句是8字或更多,双字尾。同时,还有一种“折断腰”体,即在1、2句与3、4句之间加一短句,既加深了词意,又造成韵律、格式的变化。②曲调丰富,不同的曲令,多达近百种,其中一部分广泛流行于本系统各族各地,如《河州令》、《白牡丹令》等,有些则仅属一地、一族所有,使音乐的地域性特征和民族风格互相渗透交织在一起。③演唱时,一般采用单人互对的方式,个别民族有双人互对的习惯,当地称“并唱”。④唱法多样。有尖音(假声)和苍音(真声)唱法,也有真假声并用的唱法。以往,这一系统的花儿,民间俗称“少年”、“野曲”,近几十年才逐渐统称花儿。⑤曲调由具有呼应关系的上、下句构成,同时广泛使用衬腔。
花儿的曲调,多以“令”称之。在令字前又冠以地名(如《河州令》、《门源令》)、族名(如《土族令》、《撒拉令》)、花名(如《白牡丹令》、《金盏花儿令》)及其他名(如《大眼睛令》、《朵马儿令》)。每一令有一个大体相同的旋律轮廓。在实际演唱时,歌者可即兴发挥。就音乐个性而言,洮岷花儿的曲令一般有浓厚的叙述性,河湟花儿则具有强烈的抒情性。
花儿所反映的社会生活内容极为广泛,唱词的蕴藏也非常丰富。从唱词的体裁来看,又分为“本子”花儿(亦称“整花儿”)和“草花儿”(亦称“散花儿”)。前者指反映历史传说故事内容的长篇;后者指专唱爱情等内容的短歌。

花儿的传唱,有平日和“花儿会”之分。平常多在清明、芒种两季拔草或脚夫在山野运货等劳动场合中漫唱;花儿会则是这一地区沿袭已久、规模盛大的音乐习俗。各地会期集中在农历四、五、六月间,以六月初最盛。会址则选择风景秀丽、名山古刹座落的地方。会期多至三、四天,少则一、二天。最著名的花儿会有:甘肃康乐莲花山(农历六月二至六日);岷县二郎山(农历五月十四至十九日);和政松鸣岩(农历四月二十七至二十九日);青海民和峡门(农历五月五日);互助五峰山(农历六月六日);乐都曲坛寺(农历六月十四至十五日)等。
花儿与当地其他民歌的演唱场合有严格的区分,花儿不能在室内或村内唱,故又称“野曲”。此外辈份不同者,有血缘关系者,也不能互相对歌。时至今日,当地群众对此仍恪守不渝。
由于长期传播于高原、山川之间,花儿的音乐在整体上形成了高亢、奔放、粗犷、刚健的风格。这里的地势奇伟而多变,7、8个民族杂居相处,花儿的音乐具有明显的地域性和民族性的差异。其中,民族因素的影响更为显著。例如撒拉族花儿,常以mi、la、do、re、mi为基本音列,旋律较为深沉;回、汉族花儿多采用re、sol、la、do、re、sol音列形式,格调较前者明亮;土族花儿则以 re、mi、sol、la、do、re、mi这一音列为主。总之,由于采取不同的音列组织,加上唱法、润腔方面的殊异,在风格上呈现了斑斓缤纷的色彩。
花儿的收集、整理、研究,开始于20世纪30 年代。1949年后,这一工作受到更普遍的重视。自80年代起,甘肃、青海等地分别成立了花儿学会和研究会,使这一歌种的研究工作,出现了新的局面。

花儿 - 青海花儿

 在“江河之源”“花儿故乡”的青海,七八两月,不仅有全国酷暑难当之中罕见的盛夏凉爽,还有高潮迭起的系列民族体育、文艺、草原旅游、江河探险、环湖车赛,高原上的天时、地利和人和,更给国内外政治人物、经济高手、文体明星籍以经贸洽谈、交流联系、学术论坛的美名,在满载“中国夏都”盛誉的西宁,得以珍奇的“避暑消费”的满足。
场高品位的“文艺避暑”——8月5日晚上,就在位于西宁的“青海会议中心”登台了,而且,借助西北地区人口与发展论坛报到之日隆重上演。这台从山野文化升华起来的青海“高原花儿奇葩”——《高原花儿红了》,恰遇来自北京和上海、天津,尤其来自西北五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党政副手、宣传部长们,也一饱眼福和耳福。

记者目睹青海花儿盛会,不仅有著名指挥家卞祖善、邹小龙的潇洒挥棒,有来自藏族、东乡族、撒拉族和汉族的叫座歌手,更有伴随现代气息的“花儿”女子组合乐队,连庞大的交响乐团、系列管弦乐组曲《花儿组曲》《花海三章》,也把山野花儿装扮得气势磅礴,气吞山河。时代前进了,青海高原的花儿真的红了!
 大西北,是“花儿”生长的沃土;大西北,也是“花儿”竞相争艳的舞台。然而,随着历史长河的向前推进,现代文明和强大的商潮也把“花儿”推向了深渊。 在西北五省区,“花儿”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小。

于是,“花儿”也带着翅膀也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家园。新疆的歌舞,把古老“花儿”挤出了吐鲁番盆地;陕西的信天游,把悲伤的“花儿”散落在临夏、积石山一带。宁夏的“花儿”家族中,只有回族宴席曲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但在青海的72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我们处处可以看到“花儿”的倩影。

在碧绿的田野里,在高高的山岗上,在悠闲的小游园里,在舒心的茶社中,“花儿”像一个魅力十足的性感少女,撩动着千万人的心房在荡漾。无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只要有林阴或是草地以及青稞酒的地方,“花儿”总是和欢乐在一起歌舞。“

花儿

花儿”在九眼泉摆上了擂台,“花儿”在孟达天池搭起了舞台,“花儿”在老爷山扯开了洪亮的嗓门,“花儿”在农历二月二、五月五、六月六拉动着青海庙会经济在飞翔。在青海,还有西北惟一的“花儿”艺术团。

花儿”在青海根深叶茂,“花儿”在青海姹紫嫣红,“花儿”是属于青海的。 

 我们可以自豪地说,青海是“花儿”的海洋,青海是“花儿”的故乡。这点可以在此次央视“花儿”歌手参赛的阵容和获奖名次上看出;这点同时也在我省歌手儿乎垄断的“花儿”音像制品市场的现实上得到印证。

花儿 - 花儿---青海花儿会

七里寺花儿会
民和有"青海东大门"之称。民和县境内虽然山地多,但文化发展较快,尤其是土族居住的三川地区,文化素质较高,有民和"文化之区"和称号。
在民和,较大的花儿会有农历五月端阳峡门花会,五月廿五西沟花会;小型的花会中也有一些较有特色,如斜拉村花儿会。
七里寺,原名"慈利寺",是当地的一座庙宇。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成了"七里寺",现在成了一个地方的地名总称。在七里寺,还有一座药王庙,一个药水泉。
关于药水泉、花儿会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说明七里寺花儿会的起源与这药水泉有密切的关系:相传在很早很早的时候,有个药王爷,腾云驾雾路过这里。到这地方时,发现这地方相当美,于是他看着看着就入迷了.一不小心,身上的葫芦掉下来了,葫芦一直滚到山沟.在半坡上,塞子开了,药水洒了一地,再后来,葫芦钻到石缝里了。山坡上的都变成了中药材,如黄荠,拘祀,柴葫芦等。滚到山沟的则从石缝里冒出来了,冒个没完,形成泉水。当地一个牧童,他的一头牛,天天下山时总单独行动,渐渐地它越长越肥,越长劲越大,与别的牛不一样,健壮得很。后来,牧音跟着牛,发现牛专门喝这些泉水。于是他也喝,那水与别的泉水味道不一样,后来他才发现泉水还能治病。以后这药水出名了,四面八方的人都到这里喝水,周围的民众为了感谢药王爷,就在七里寺附近建了一个药王庙,供大家烧香,磕头。过去,除了喝药水,还有人到药王庙求神药。药王庙建后,慢慢地,来的人越来越多,男女老少都有。年轻人除了喝水、逛庙会外,渐渐地唱起了花儿,越唱越多,于是形成了花儿会。七里寺的花儿会因此就跟药水泉,药王庙有了密切的关系。
六月初五下午,这里已经搭上了许多帐篷(主要是做买卖的);一些"先行者"们甚至已经开始纵声歌唱。整个会场有一种节目般的热闹气氛。
六月初六:四面八方的人们,穿上大红大绿十分鲜艳的服装,乘车、拖拉机、骡车,或是步行,来到七里寺花儿会场。妇女们打着伞,男子们戴上草帽,穿上他们平时也许舍不得穿的最艳丽的服装,唱花儿来了。回望来路,络绎不绝的人流向七里寺涌来。

乐都瞿坛寺花儿会
瞿坛寺,位于青海省乐都县境内。瞿坛寺的花儿会在农历六月十五举行,参加者也以乐都南山的藏、汉两个民族的群众为主。也有其他县份以及甘肃临夏的歌手来参加瞿坛寺花儿会一般举行三天。从十四日拉开战幕,十五日进入高

潮,十六日傍晚接近尾声。花儿会在新城街外的道路两旁举行,帐篷、布帷挤的满满的,确有"车水马龙人如潮"之势。这里唱少年的形式没有互助"雷台花儿会"那么规则,一般都是"亲会亲,友会友,熟人中间接‘连手"’。高亢、嚓亮、委婉跌岩的花儿声,和着唢呐、二胡、笛子的旋律而悠扬起伏。
十五日拂晓,人们不断涌来,道路为之拥塞。从新城街到瞿坛寺大殿,密密麻麻水泄不通,歌手们设据点,各自拉开赛花儿的阵势."开靶"的多是女艺人,精神抖擞,即兴抒情舌底生香,向应战者发出扣人心弦的歌声:
雄鹰在半天里转三转,翅膀在云彩里翘了;
"少年"的把式往前站,比武的时刻到了。
一经交锋便不在泛泛地唱了,而是友系统性地唱"有根本的少年",有板有眼有根有据,一问一答从头到尾,依次献唱,争夺魁首。待到"深夜千帐灯火时",歌手重聚邀朋请友,再次进行花儿的长夜赛。词曰:
天上的星星麻拉拉,大星把小星压了;
各个帐篷里出唱家,花儿哈唱不罢了。
传说中,瞿罢寺在清朝初年香火鼎盛,那时该寺是禁唱"花儿"的。有一年,一股土匪包围了瞿坛寺,连续围困数天,想让寺内僧俗水断粮绝后不攻自破,情况越来越危急。这时,有一位老汉率领大家唱起了"花儿",歌声像风一样传向四面八方,在黑夜中越传越远。香客、脚户还有方圆几十里的人都被惊动了,都用"花儿"应和,纷纷奔向瞿坛寺,歌声从四方涌来,响成一片,土匪贼兵越听越慌张,在遍野传来的"花儿"声中,逃得飞快。第二天是六月十五庙会,寺院住持说:没想到这山歌退了贼兵,唱吧!从这以后,瞿坛寺每年都有"花儿会"。

互助土族丹麻场花儿会土族是青海特有的少数民族,互助土族自治县是全国唯一的以土族为主体民族的自治县,被称为"土族之乡"。土族花儿与河湟地区其他民族的花儿旋律有明显区别,具有特殊的韵味。
丹麻场物资交流会是融物资交流、花儿会等经济文化于一体的综合活动。
关于丹麻场花儿会的来源,也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这里本是一片森林。后来,一个土司霸占了这?/SPAN>,弄得民不聊生,连续干旱了三年不下雨,几乎旱死了所有的生物。后来,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来到这里唱歌,他们不断的歌声唱来了雨,但两人也随即变成了两棵树。以后,大家为纪念这一男一女,每年在一定的时间里,就到这地儿来唱花儿,慢慢地形成了现在的花儿会。如今,这两棵由两个生命化成的树仍然枝叶繁茂,成为了当地民众心目中的圣物。
这一天,男女老少穿上艳丽的民族服装来到这里。河滩及其附近一片小小的树林子,是唱花儿的主要场所。
我们首先加入了围坐在一起的一个小群体。他们中有男有女,是同一个庄子里的,彼此之间也相互认识,但并没有亲戚关系。得知我们从北京来,他们很欢迎我们的加入,其中一男子还按当地的风俗给我们敬了两杯酒。他告诉我们,以前日子过得苦,没有好条件,虽然也唱花儿,但远不如现在热闹。改革开放后,大家富裕了,有吃有穿,心情好了,两口子感情也好,花儿会也越搞越热闹,并且与物资交流贸易结合得更加紧了。
与其他地方一样,男女对唱的花儿,主要是讲感情上的事,"她唱一句少年,我答一句回话"。这里的花儿主要也是以爱情主题为多。如:
你俩人打了一对雨伞,好像撑开了一对牡丹。
清水淌了一河滩,丹麻的会场上我们俩好。
又有如“找个朋友去过个生活”等词句,表达的均是"感情上的事"。
也有用花儿来对自己的心情进行描述的:
她的雨伞打起来花得很,唱一句少年我们都喜欢。
此外,自然也有反映其他事情的,像:"老天爷晴了云彩多,为啥不降个雨来",唱的是天气。
除了以上外,还有完全从生活场景编出来的花儿词。我们看到,一开始,男子喝"互助大曲",妇女喝的是另一种青裸酒;过一段时间后,男女交换各自手中的酒瓶,然后一同唱起了花儿。他们说,这是“换酒歌”。

土族纳顿会
民和县最南部的三川,是我省土族群众最集中地区之一,黄河从中部穿过,古籍《秦边纪略》记载:三川在明嘉靖时,"水溉田畴",枣梨成林,膏腴相望,其地水草大善"。清代诗人吴棋曾写下《三川杏雨》的诗篇来赞颂三川美景。这里居住着勤劳勇敢、能歌善舞的四万土族同胞,用他们的双手把家乡装扮得如同花园。三川素有"青海小江南"的美称。
"纳顿"是土族人的传统节目。"纳顿"土语为玩的意思.每当夏粮收割完毕,人们为了感谢神灵、欢庆丰收的"纳顿"会的鼓声就敲响了。从农历7月12日一-9月15日,数十里的川道沉浸在节目的欢乐之中,到处彩旗飘动,鼓乐喧天。人们穿上最好的服装从下川到上川,追随着纳顿,笑逐颜开,扶老携幼,探亲访友,畅谈丰收的喜悦和对来年美好生活的祝愿。纳顿会前后持续63天,堪称世界上最长的狂欢节了。
纳顿会是从庄稼收割最早的下川鄂家、怀塔村开始,然后从东向西,一村接着一村直到上川的赵本川村结束。纳顿会场布置得十分庄严,大白布帐篷正上方供奉地方神位,摆放各种供品,香烟缭绕,油灯闪烁,下方堆放着全村各家各户献给神的大蒸饼,每个蒸饼至少也在10斤以上。会场周围经杆耸立,幡带飘动,宗教色彩很浓。外围布满来自各地的商贩,商品琳琅满目。
"纳顿"是土族庙会时跳的集体舞,庞大的"会手"舞少则几十人,多则数百人。最前面是村上辈分最高、德高望重的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他们身着白绸缎长衫,外套黑色坎肩,戴上心爱的礼帽和表示身份的茶镜,手持鲜花、柳枝或扇子,一招一式庄重而典雅,他们虽已年过花甲,银须飘胸,跳起来仍从容自如,姿态优美.后面是中年人组成的锣鼓队,他们腰系红绸带,扎着裤腿,整齐而有节奏的敲着锣鼓,舞姿热烈而奔放,完全陶醉在欢乐的气氛之中;最后面是儿童队,大都是十来岁或七八岁的娃娃,他们认真模仿着大人的舞姿,神态憨厚显出几分可爱,让观众不由地发出会心的笑声。
两个村的"会手"们相会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大好一一噢好一一"声此起彼伏,人们的情绪和会场气氛达到了高潮,捧上大碗大碗的美酒,互相祝福平安吉祥如意。
"会手"舞结束后,表演民间舞剧《庄稼其》,"其"是土语指"人",“庄稼其”即种庄稼的人。剧情是说一位土族老人教自己儿子和儿媳务农,反对经商的故事,基本上没有对白和歌唱,而以细腻传神的动作表达人物感情,从中看出,土族先民由畜牧业转为农业后对农耕生产的重视。接着表演"三将"、"五将"等三国故事的舞蹈,这显然是受到汉文化影响的结果。最后表演的是《杀虎将》,这是一组土族人民对自已先民战胜邪恶、战胜自然的颂歌,由人扮演的一对老虎同一对牛进行殊死搏斗,结果老虎将牛压翻在地,老虎气势汹汹,张牙舞爪,向场外观众挑战,场外有胆量的年青人上前,同老虎进行摔跤决斗,正当胜负难分,眼看这位小伙子遭到"老虎"伤害时,伴随急速的鼓点,身着战袍、手挥长剑、踩着猛烈迅疾脚步的"杀虎将"上场,同虎经过了一番较量,将长剑架在老虎的脖子上,刺杀了老虎。用"杀虎将"的形象,再现了土族人民的英雄祖先在同虎狼射豹、邪恶势力斗争中求得生存的英雄气概。舞蹈动作原始、质朴、粗扩,是一出古老而优美的传统民间舞剧,具有强烈的艺术魁力

土族波波会
"波波"为土族语,意为法师作道场。俗称跳神。青海省互助县土族不仅信仰藏传佛教,而且信仰从汉地直接传入的神祇供奉神祇的寺庙每年都要举行酬神祭祀活动,一些地方没有固定寺庙,也要搭起帐篷神庙进行祭祀,届时要清"波"来作道场。

"波波会"的主要仪式有:竖幡、跳神、招魂、放幡、卡卦等。在神殿前竖高10米的幡杆,埋地60厘米深,寓意为三十三天界和十八层地狱。用黄表和彩纸剪贴的云纹、水浪、万字纹、连环套等花样长幡和长线,挂在杆头,垂落于地,幡杆顶端横置两齿叉,叉尖各戳一个大馒头。因幡绳端拴着包有五色粮食、红枣、花生、水果糖、硬币等物的"粮蛋子"。"波波会"的高潮是最后一天,作道场时把所有供品拿到广场上,煨桑、上香、点灯、磕头祷祝.然后由大法师领班,其余法师随其后,手举法鼓,身穿法衣,头戴法冠,齐敲鼓点,高颂祷词,左族右转,前移后挪,还做各种动作。法师跳神一般约二三小时左右。随后大法师还要做法招魂,把一小瓷瓶勾倒,意为勾来一童男魂酬神.所以每到"波波会"时节,群众都给男孩佩戴一个装有蒜、五色粮、五色布的小红布袋,以免被勾掉魂。放幡时,众人围观抢"粮蛋子"和杆头馒头,得馒头者生"状元郎",得"粮蛋子"者可攘灾避祸。人们还撕一点幡纸,作为孩子冲邪时用。
"波波会"是土族传统的民俗活动,每逢农历二月二、三月三、四月八等日子,青海互助县的许多土族乡村都要举行"波波会",时至今日,每年的"波波会"仍香火旺盛,法鼓不停。

花儿 - 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西北民间艺术“花儿”正式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新华社报道,“花儿”是流传于中国西北地区的一种高腔山歌,曲调高亢悠扬,歌词淳朴清新,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浓郁的民族风格。为保护传承“花儿”这种民间艺术,近年来自治区教育、文化部门积极开展“花儿进校园”活动,在中小学专门开设花儿课教唱“花儿”。同时,自治区连续7年成功举办中国西部民歌(花儿)歌会。

根据文化部门规划,从2010年起,宁夏将启动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花儿”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工程,并全面实施教育传承计划。

花儿 - 相关链接

1.http://m.qhrc.com.cn/qh/qhjs/qhhe_index.htm
 2.http://baike.baidu.com/view/1400265.htm

TAGS: 中国明星 中国民歌 华语明星 华语流行音乐歌手 民歌 艺术 非物质文化遗产 音乐
上一篇: 黑色饼干 下一篇: 陈庆祥(歌手)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推荐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