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东

徐海东 徐海东(1900年6月17日-1970年3月25日),原名元清, 徐海东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杰出的军事家。他身经百战,功勋卓著,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高超的指挥艺术,是建国后中央军委认定的解放军36个军事家之一,尤其擅长游击战。毛泽东高度赞扬他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是“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

徐海东 - 个人概述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三十四团任代理排长。参加了北伐战争和黄麻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黄陂县区农民自卫军队长,中共黄陂县委军事部部长兼区委书记、县赤卫军大队长,独立营营长兼党代表,黄陂县补充第六师师长,鄂东警卫二团团长,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三十八团、三十五团、三十六团团长,红四方面军独立第四师、第二十七师师长,红二十七军第七十九师师长,红二十五军第七十四师师长、军长,红二十八军军长,中共鄂豫陕省委委员、代书记,红十五军团军团长,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旅长,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中共中央原局委员,中共中央华中局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八、九届中央委员。1970年3月25日在河南省郑州市逝世。

徐海东 - 生平纪实

1900年6月17日生于湖北省黄陂县徐家窑(今属大悟县),当过11年窑工。

1925年4月参加中国共产党,被派入直系军阀刘佐龙部学习军事。1926年夏,入国民革命军第4军第12师,任代理排长,参加北伐战争,在汀泗桥战役中带全排冲垮敌四个炮兵连,获嘉奖和晋升。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返回家乡,任河口区农民自卫队队长,在窑工中建立中共支部。11月,率队参加黄麻起义。在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骁勇善战,被群众誉为“徐老虎”。他历任中共区委书记,县赤卫军大队长,中国工农红军营长、团长和师长。

1932年秋,第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后,在国民党军对根据地进行残酷“清剿”的严重形势下,同鄂豫皖党和红军的其他领导人一起,集中留下来的部队,先后重建第25军、第28军,任副军长、军长。 

徐海东

1934年11月,他任25军副军长,和军长程子华、政治委员吴焕先率部作战略转移,冲破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艰苦转战两个月后进入陕南,曾任中共鄂豫陕省委代理书记。

1935年7月,得知中共中央率红军到达川北松潘地区,立即率部西进甘肃接应,截断西(安)兰(州)公路,钳制了大量敌军。9月,25军到陕北永平镇,与第26、第27军合编为第15军团,他任军团长,与程子华、刘志丹等一起指挥劳山战役。所部编入第一方面军后,他重视维护党和红军的团结,率部参加了直罗镇、东征、西征和山城堡等战役。

1936年12月,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并曾担任红军南路军总指挥。 

抗日战争初期,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旅长,率部参加了平型关战斗和晋东南反“九路围攻”,指挥了町店等战斗。

1939年9月,随刘少奇赴华中,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4支队司令员,指挥周家岗战斗,取得反“扫荡”的胜利,对巩固和发展皖东抗日根据地起了重要作用。他在革命战争中先后九次负伤,积劳成疾。

1940年患重病后,仍随军指挥作战。 

1954年,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第一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1958年、1964年又连任两届国防委员会委员)。在疗养期间,写了几篇重要回忆录。

1955年9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并授予一级“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

1956年9月,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八大”后,从大连回到北京。

1960年,主编红二十五军战史,并向编委会提出,一定要写党、写人民、写集体,不要突出个人。

1969年4月,带病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担任大会主席团委员并当选为中央委员。10月25日,被林彪、江青反党集团强行“疏散”到河南省郑州市。

1970年3月25日,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下,含恨逝世于郑州。

徐海东 - 精彩人生

红色窑工

徐海东是一个从农村贫苦窑工成长起来的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高级将领。他一生的经历,完全能绘成中国革命战争最生动的一个画面。近代中国因阶级压迫造成的深重苦难,在徐海东身上有最鲜明的体现。他年轻时,有一次挑着瓦盆到外乡卖不出去,冻饿交加晕倒,幸亏一位农妇给了碗热粥才能活下来。苦大仇深的他,一旦听到共产主义的宣传,便会为改变自身和本阶级的地位而拼命战斗。代表反动地主豪绅利益的国民党当局,不但残酷镇压这些反抗者,对他们的家属也进行株连报复。美国记者斯诺于1936年到陕甘苏区采访徐海东时,异常吃惊地听到“国民党军一共杀了徐家66人”,他的“27个近亲,39个远亲”“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甚至婴孩都给杀了”,斯诺就此懂得了什么是中国的阶级战争。

蒋介石亲兼武汉“剿总”司令,在鄂豫皖边区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由此大别山区成为坚持革命武装斗争最长的地区之一,杀掉一茬又生长出一茬———红四方面军撤走后建立了徐海东领导的红二十五军,红二十五军长征后又建立红二十八军,抗日战争中这里又建立起新四军的江北部队和五师。正是由于有徐海东这样的成长于鄂豫皖血泊与烽火中的老战士,才有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并在党的史册上用鲜血写下了光荣。

徐海东参加革命只是为阶级的解放,个人日后的目标仍是当个普通劳动者。他虽当了军团长,还向新交的“洋鬼子”朋友斯诺说:我做窑坯又快又好,革命胜利后,我仍是个有用的公民。

险遭厄运

徐海东的绰号非常多,有“窑将军”、“徐老虎”、“老病号”之称。有这样一个传说:三十年代大别山闹起了红军,有一次国民党一个团把几百名妇女儿童包围在一个树林里,架着机枪逼迫他们说出“共党”下落。眼看敌人要开枪屠杀,妇女中有人放声大叫:“徐老虎来了!徐老虎来了!”敌人顿时一片慌乱,争相逃命去了。

这个传说似乎有些夸张。不过,敌人害怕徐海东,确实是真的。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战功卓著、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英雄,在鄂豫皖根据地的肃反运动中,却有着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

革命初起,徐海东在鄂豫皖根据地带领一个团,成为当时根据地红军的主力。他的口头禅是:“战场上见英雄”。他为了打仗,有一次20多天没合眼,累得吐了血。要是不打仗,他就会生病,只要一打仗,什么病都没有了。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其中撤退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搞了错误的肃反。

30年代初,张国焘在王明的错误路线指导下,在红四方面军掀起了声势浩大的肃反运动。郭家河战斗胜利后,省委收到中央发来的指示,提出要“消灭内部敌人”,“加紧肃反”,说如今到处都是“改组派”、“取消派”、“第三党”、“AB团”……

徐海东当时是红二十五军副军长兼七十四师师长,但他很少参加省委和军部的会议,整天在部队里指挥训练和准备打仗。他对中央要求肃反始终持怀疑态度。

一天,师政委戴季英从省委开会回来,一面吃着饭,一面以教训的口吻对徐海东说:“如今可不能总想着打仗,要看到我们的内部严重不纯啊!”徐海东甩出一句话:“当兵的就是想打仗。”“打仗,我不反对。”戴季英把脸一绷,严肃地说,“同志,要注意反革命!”徐海东略带讽刺地说:“有反革命,好哇!没有反革命,要我们这些革命者干什么?”“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现在,内部的反革命很多,省委已决定要肃反!”戴季英接着又说:“红军和苏区内,有许多从白区来的党员,多数是不可靠的,特别是出身剥削家庭的人,只要有个风吹草动,准会动摇的。”

徐海东一听说要“肃反”,头皮就发麻。第四次反“围剿”之前,红军中就搞肃反,不分青红皂白,硬是把那么多干部抓的抓,杀的杀,闹得人人自危,军心涣散,战斗力下降。如今局面刚刚好转几天,不趁此机会去发展苏区扩充队伍,却又抓起反革命来了,这不是在自伤元气吗?但这是省委的决定,共产党员应该有组织纪律性,只有服从。

他对政委戴季英说:“不过,我觉得反革命即使有的话,也是少数,有就抓嘛。要是没有,我们可不能乱抓呀!”

“哪个会乱抓!”戴季英反感他这句话,“好人不会抓,坏人跑不掉!”在省委会上,决定攻打七里坪。并提出:“现在内部反革命猖狂,我们一面围城,一面肃反。”这就是著名的“七里坪火线肃反。”七里坪是离黄安县30余里的大镇,1931年11月7日,红四方面军就在这里成立,现在,镇里住着敌十三师6000多人,周围筑满了围墙、壕沟、碉堡,还布上了层层铁丝网和鹿砦。

红二十五军攻打七里坪,攻了10天,部队就断粮了。省委不得不把徐海东的七十四师调出来去筹集粮食。在打敌人有武装护送的运输队过程中,战斗十分艰苦,牺牲了不少战士。这里一边打仗,那里一边在内部大肃反,很多干部和战士都被当作“改组派”、“第三党”、“AB团”给抓起来了。

一天晚上,徐海东听到隔壁屋里正审讯“反革命”。他走了过去,发现七十九团特务连指导员小朱被吊在屋梁上,下面审讯队的人正举着皮鞭狠命地抽打他,师政委戴季英也在场逼他口供。

徐海东对小朱是了解的。他17岁就参加了革命队伍,还当过皖西少年共产主义青委宣传部长,在革命斗争中一直表现不错。他怎么可能是反革命呢?现在这么动刑拷打,小朱一直不承认参加所谓第三党,只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

徐海东实在看不下去了,对戴季英说:“这个同志我了解,他不是反革命!你看嘛,他一点口供都没有。”戴季英说:“这你就不懂了,真正的反革命是没有说实话的。不吐口供,更证明他是死心塌地的反革命。”

徐海东大声地说:“我说你是反革命,你自己承认不?”师政委说:“胡说!我不承认!”徐海东说:“那你是死心塌地的反革命!”戴季英大怒:“肃反是省委的决定,我是省委委员,又是政委,这是我管的事!你不要包庇反革命!”官大一级压死人,徐海东气得走了。

在戴季英眼里,徐海东是个只会打仗不懂政治的军事干部。不久前,在一次战斗中,部队抓了130多个俘虏,徐海东让战士们把他们押到后方,不料碰上戴季英,他下了道命令,把俘虏统统枪毙了。事后,徐海东问他为什么杀俘虏,他把脸一沉,说:“不杀他们,那杀哪一个?我留着他们还给他们吃饭,放了他们会来打我们,不杀干什么!”

徐海东革命这么多年来,对俘虏一直是经教育后释放的,可从没听说过做师政委的有这样直截了当的高论。抓内部反革命,连小朱都成了反革命,他真的不懂“政治”了。后来小朱到底还是被枪毙了,他在临枪毙时还高呼口号“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徐海东感到非常痛心。此时,饥饿,肃反中的恐怖,战斗中的伤亡,严重威胁着围攻七里坪的红军。省委发出通告,批评一些领导人在肃反中思想右倾,严令“对武装中的肃反还要加紧”。就这样,肃反更加扩大化了。徐海东被看作是有“严重右倾思想”的领导人之一。

徐海东在省委会议上列席会议。他发言,矛头对准省委主要负责人沈泽民说:“部队垮了,领导上要负全部责任!”他又补充,“历来,只有小资产阶级领导,只顾自己吃饭,不管战士的死活!”

沈泽民用烟袋指点着徐海东:“哪一个是小资产阶级?就你是无产阶级?你这个人成问题!”突然从委员堆里传来一声斥喝:“你是没有资格参加我们的会议,出去!”徐海东被撵出了会议室。这是徐海东入党以来头一次。他忽然想起几天前的事,肃反委员会要他填一份表格,还交代他,把大革命失败后他是怎样从武昌跑来的,入党介绍人是谁,在什么地方入党,要写具体些。他恍然大悟:啊,我被怀疑上了!小朱入党介绍人是徐海东,枪毙小朱,原来都是冲他来的。当他曾向省委反映肃反肃了自己人时,省委领导拍着桌子说:“动摇肃反,动摇围困七里坪,是政治上的罪人!”

徐海东 - 年表

 1900年6月17日-1970年3月25日)

1900年06月17日,生于湖北省大悟县(原黄陂县)夏店区徐家窑一个六代窑工家庭。

1909年春,在原籍喻家祠堂上私塾。

1912年,辍学,在家随哥哥学手艺当窑工。

红军时期

1924年夏,共产党员吝积堂回黄陂开展革命活动。在吝积堂同志帮助下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

1925年04月08日,经吝积堂、李树珍同志介绍,在武昌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党派他到直系军阀刘佐龙部学习军事,担任副班长、中士班长。

1926年04月,国共合作后,国民革命军准备北伐,经党组织同意,离武昌,南下广东。

1926年05月,在广东韶关附近参加国民革命军,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十二师三十四团三营九连代理排长。

1926年08月,在著名的汀泗桥战役中,率领一个排,歼灭军阀吴佩孚四个炮兵连,受到全师通令嘉奖,被正式晋升为少尉排长。后又参加进攻武昌等地的战役。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在党组织帮助下离开武汉,返回黄陂家乡,开展革命活动。

1927年06月,被中共黄陂县委任命为河区农民自卫队大队长,领导农民自卫队打击地主反动武装。

1927年07月,“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河区区委决定农民自卫队分散活动。返回徐家窑,以窑工为掩护,继续开展革命活动。

1927年08月,党的“八七”会议后,在窑工中秘密发展党员,先后在徐家店、上屋湾和邓俞咀建立党支部。

1927年10月,在党的“八七”会议精神鼓舞下,与田道生、丁彩光、田耕三一起,组织领导攻打夏店雨坛寺“缉私营”的武装暴动。夺得武器后,重新整编农民自卫队,转移到陂孝交界之苎麻岭山区打游击。

1927年11月,奉黄陂县委命令,率领农民自卫队参加支援黄麻起义。起义失败后,黄陂重建党的工委,担任工委领导下的游击大队分队长。

1928年秋,任黄陂县委常委、军事部长兼夏区区委书记。

1929年初,领导夏区“年关暴动”。失败后,转移到黄陂塔耳岗一带,组织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

1929年底,鄂豫边区党委将游击队组成五个教导队,任第五教导队党代表兼队长。

1930年04月,任黄陂县赤卫队大队长。

1930年05月,任鄂东暴动委员会西南总指挥。

1930年10月,任黄陂县补充六师(实际上是赤卫队)师长。

1931年02月,第五教导队编入中共鄂豫皖军委警卫团,任警卫二团团长。

1931年03月,警卫二团改编为红四军十三师三十八团,任团长,后任红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长。

1932年05月,任红四方面军独立四师师长。

1932年07月,任红九军二十七师师长。

1932年09月,任鄂皖工作委员会委员。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苏区后,带领红二十七师来到金家铺与皖西道委书记郭述申同志领导的英山独立团、六安、霍邱、霍山独立营会合,组成东路游击师,任副司令兼师长。后改编为红二十七军,任七十九师师长。

1932年11月,鄂豫皖省委决定重建红二十五军,任七十四师师长。

1933年02月,任红二十五军副军长兼七十四师师长。

1933年05月,对省委关于围攻七里坪的错误决定,提出反对意见,未被采纳,围攻七里坪失利,部队损失过半。

1933年06月,七里坪撤围后,红二十五军向皖西转移,在皖西坚持斗争。

1933年10月,红二十五军由皖西向鄂东转移,途中被敌人切断,率七十四师一部折回皖西。皖西北道委决定组建红二十八军,任军长,在皖西坚持斗争。红二十五军到达鄂东后,省委召开扩大会议,增补为鄂豫皖省委委员。

1934年04月,与吴焕先率领的红二十五军在河南省商城县豹子岩会师,合编为红二十五军,任军长,吴焕先任政委。

1934年05月以后,与吴焕先率领红二十五军打了许多胜仗,粉碎了敌人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七月至十月的三个月“围剿”计划。

1934年11月,根据中央指示,为准备长征,与吴焕先等同志率领红二十五军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从皖西转移到鄂东北。

1934年11月11日,省委遵照党中央指示,决定红二十五军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名义开始长征。改任副军长。

1935年初,在鄂豫陕省委(由鄂豫皖省委改组为鄂豫陕省委)领导下,红二十五军开展了创建鄂豫陕根据地的斗争。和吴焕先、程子华等同志率领部队开展游击战争,粉碎了敌人的反革命“围剿”,广泛发动了群众,建立了革命政权,使红二十五军发展到三千七百余人。

1935年07月,红二十五军跨过终南山,到达西安附近,得知中央红军北上的消息,鄂豫陕省委在陕西子午镇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红二十五军离开陕南西征,配合中央红军北上。陕南留部分同志坚持鄂豫陕游击根据地。与其他领导同志一起率红二十五军西进甘肃。

1935年08月,红二十五军到达甘肃陇东地区的泾川,政委吴焕先同志英勇牺牲,代理红二十五军政委和鄂豫陕省委书记。

1935年09月,在陕北豹子川召开省委扩大会议,决定徐海东任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改任政委。

1935年09月18日,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苏区永平镇,与刘志丹同志率领的红二十六、二十七军胜利会师,改编为红十五军团,任军团长和陕北省委委员。

1935年10月,率领红十五军团,取得了劳山、榆林桥两次战役的胜利,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的北上。

1935年11月初,党中央率领中央工农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毛泽东、彭德怀等同志到陕北甘泉县道佐铺红十五军团部,接见了徐海东和程子华等同志。

1935年11月3日,苏维埃中央政府命令,徐海东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十五军团军团长。

1935年11月下旬,红十五军团与中央红军并肩战斗,取得了直罗镇战役的伟大胜利,为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奠基礼”。

1936年02月,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组成中国人民抗日先锋军,举行东征。他率领红十五军团,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准备开赴河北前线,对日作战。在山西孝义县兑九峪战斗后,毛泽东同志决定两军团分路活动。红十五军团挥师北上,逼近太原,直取晋西北。

1936年05月,东征军回师河西。红十五军团回到陕北略事休整。中旬,奉命西征,配合左路军,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

1936年10月8日,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的静宁、会宁地区胜利会师。他奉党中央命令,对张国焘做了大量的争取工作。

1936年11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他率红十五军团一部与红一军团并肩战斗,夺取了山城堡战役的胜利。

1936年12月7日,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任命徐海东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后,党中央命令红十五军团立即由甘肃海原县出发开赴商州,与张学良、杨虎城部队共同防御亲日派的武装进攻。

1937年02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初步实现了国共合作,红十五军团奉命由陕西商州、雒南开赴甘肃庆阳驿马关整训。

抗日战争时期

1937年08月,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八路军,任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旅长。

1937年09月,八路军开赴华北前线后,率三四四旅参加了著名的平型关战斗。

1937年10月,平型关战斗结束后,随朱德、彭德怀同志参加晋东南粉碎日寇九路围攻的战斗。

1937年12月,根据党中央指示,和王震同志率部再次深入华北敌后开展山地游击战。

1938年06月,指挥町店战斗,歼灭日军第二十五师团一个联队,毙伤日军近千人,并击退来援之敌。

1938年08月,病倒在华北战场上,后回延安休养。他骁勇善战,不怕牺牲,在战斗危急时刻,经常身先士卒,被群众誉为“徐老虎”,先后9次负伤,积劳成疾。

1938年10月,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列席了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会后进马列主义学院学习。

1939年08月,跟随刘少奇同志到华中开展工作。

1939年9月15日,离开延安。奔赴华中后,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总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艰苦转战在皖东一带。

1939年12月,在皖东周家岗,率领新四军第四支队与日寇激战三昼夜,取得了皖东反扫荡中的一次重大胜利。当时,还任中共中央中原局委员,后中原局与东南局合并组成中共中央华中局,任华中局委员。

1940年01月,由于紧张的战斗生活,劳累过度,旧病复发,病倒在皖东战场上。

1940年05月,在安徽省津浦路西根据地休养。

1940年08月,在江苏省淮安一带休养。

1941年05月,任中共中央华中局委员。后长期治疗、休养。

解放战争时期

1946年08月,在山东诸城、莱阳等地休养。

1946年09月,从山东到大连市休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1954年00月,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第一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在疗养期间,写了几篇重要回忆录。

1955年09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并授予一级“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

1956年09月,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八大”后,从大连回到北京。

1958年00月,任第二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病情稍有好转,到湖北参观访问,进行调查研究。

1960年00月,主编红二十五军战史,并向编委会提出,一定要写党、写人民、写集体,不要突出个人。

1962年00月,红二十五军战史编成后,又一次累得大吐血,病危九天。

1964年00月,任第三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

1969年04月,带病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担任大会主席团委员并当选为中央委员。

1969年10月25日,被林彪、江青反党集团强行“疏散”到河南省郑州市。

1970年03月25日,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下,含恨逝世于郑州。

他身经百战,功勋卓著,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高超的指挥艺术,毛泽东高度赞扬他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是“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

徐海东 - 相关著作

曾主持编写《红二十五军战史》。

TAGS: 中国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人物 中国军事人物 人物 军事学家 各国人物 各地中国人 开国元帅和大将 政治人物 湖北人
上一页: 熊倪 下一页: 徐永光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