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金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Jr.,1929年1月15日—1968年4月4日),1929年1月15日出生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马丁·路德·金是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1956年3月22日,马丁·路德·金被判有罪,1958年9月3日,马丁·路德·金因流浪罪被逮捕,196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有金牧师之称。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1968年4月4日,遭白人种族主义分子枪击后去世,享年40岁。

马丁·路德·金 - 简介

马丁·路德·金(MartinLutherKing,Jr.,1929年1月15日—1968年4月4日),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196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通称金牧师。他生于美国东南部的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1948年大学毕业,担任教会的牧师。1948年到1951年间,马丁·路德·金在美国东海岸的费城继续深造。1963年,马丁·路德·金晋见了肯尼迪总统,要求通过新的民权法,给黑人以平等的权利。1963年8月28日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1968年4月,马丁路德金前往孟菲斯市领导工人罢工,下榻洛林汽车旅馆。4日晚饭前,他立在二楼三百号房间的阳台上,与人谈话。这时在街对面的一幢公寓里,一个狙击手端着一架带有观测镜的汽步枪,向他射去。子弹从前面穿过他的脖子,后抢救无效逝世,年仅39岁。

马丁·路德·金,将“非暴力”(nonviolence)和“直接行动”(directaction)作为社会变革方法的最为突出的倡导者之一。

马丁·路德·金 - 背景

社会背景

从16世纪中期开始,欧洲殖民者就开始掳掠非洲黑人,把他们贩卖到美洲为奴,以弥补美洲劳动力的不足。这种惨无人道的奴隶贸易持续了大约四百余年。直到1783年,美国的建国者决定废除奴隶贸易,但黑人的地位依然非常低下。

南北战争之后,当时的总统林肯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奴隶终于在法律上获得自由。但一百多年后,20世纪50到60年代的美国,种族歧视和种族压迫现象仍然十分严重。美国黑人仍然是下等公民,挣扎在社会的底层,生活贫困,受不到良好的教育,不能进入各级各类高层机构,不能参加投票和选举,不能像白人一样享有人格自由和活动自由。

在南方的许多州,黑人不能在白人开的餐馆就餐,许多公共场所挂着“仅供白人使用”的牌子,甚至在公共汽车上黑人也只能坐在后车厢,车的中部虽然允许黑人坐,但有白人上车,黑人必须给白人让座。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黑人发起了浩大的民权运动。

家庭背景

于1929年1月15日出生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一个黑人牧师家庭。他的父亲是教会牧师,母亲是教师。年少的金从母亲那里学会了怎样去爱、同情及理解他人;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是果敢、坚强、率直和坦诚。幼小的心灵里早早地萌发了对种族歧视强烈憎恨的种子。15岁时,聪颖好学的金以优异成绩连跳两级,从高中毕业,进入摩尔豪斯学院学习,成为院长梅斯博士的高材生。在梅斯博士的教育下,金不畏强暴的思想被提高到了理沦的高度。

教育背景

15岁时聪颖好学的金以优异成绩进入摩尔豪斯学院攻读社会学,后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48年马丁·路德·金获得莫尔豪斯大学学士学位)。1951年他又获得柯罗泽神学院学士学位,1955年他从波士顿大学获得神学博士学位。

马丁·路德·金 - 生平

1929年1月15日,金在亚特兰大(Atlanta)出生。他是牧师亚当·丹尼尔·威廉姆斯(Rev.A.D. Williams)的外孙,威廉姆斯是埃比尼泽浸信会(Ebenezer Baptist Church)的牧师和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亚特兰大分会的发起人;他是老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Sr.)的儿子,老马丁·路德·金继承父亲威廉姆斯成了埃比尼泽的牧师。金的家族发源于非洲裔美国人的浸信会。在结束亚特兰大莫尔浩司学院(Morehouse College)的学业后,金又在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的克劳泽神学院(Crozer Theological Seminary)和波士顿大学就读,在学习中,他加深了对神学的认识并探究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在社会改革方面的非暴力策略。

1953年,金和柯瑞塔·斯科特(CorettaScott)结婚。第二年,他在阿拉巴马州(Alabama)蒙哥马利(Montgomery)的德克斯特大街浸信会(Dexte rAvenue Baptist Church)当了一名牧师。1955年,金获得了系统神学的博士学位。

1955年12月5日,民权积极分子罗莎·帕克斯(RosaParks)拒绝遵从蒙哥马利公车上的种族隔离政策,在此之后,黑人居民发起了对公共汽车抵制运动(busboycott)并选举金作他们新形式下蒙格马利权利促进协会(Montgomery Improvement Association)的领头人。公共汽车抵制运动在1956年持续一年,金因其领导地位而名声大噪。1956年12月,美国最高法院宣布阿拉巴马州的种族隔离法律违反宪法,蒙哥马利市公车上的种族隔离规定也被废除。

为了寻求蒙哥马利胜利后的进一步发展,金和其他的南部黑人领袖于1957年建立了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Southern 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SCLC)。1959年,金到印度游历并进一步发展了甘地的非暴力策略。那年年底,金辞去了德克斯特的职务并返回亚特兰大,和他的父亲共同成为一名埃比尼泽浸信会牧师。

1960年,黑人大学生们揭起了入座抗议(sit-inprotests)的浪潮,这促进了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Student Nonviolent Coordinating Committee,SNCC)的形成。金支持学生运动,并对创建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的青年分部表现出兴趣。学生激进分子很钦慕金,但他们不满于金自上而下的领导作风,进而决定取得自治。作为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的顾问,曾经担任过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副主管的埃拉·贝克(Ella Baker)向其他民权组织代表阐明,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将仍是一个学生领导的组织。1961年“自由乘车运动”(Freedom Rides)中,金由于拒绝参加活动而受到批评,加剧了他同青年激进分子的紧张关系。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和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之间的矛盾在1961年和1962年的奥尔巴尼运动(Albany Movement)中继续着。

1963年春天,金和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领导人在阿拉巴马州的伯明翰(Birmingham)领导了群众示威。此地以白人警方强烈反对种族融合而著称。徒手的黑人示威者与装备着警犬和消防水枪的警察之间的冲突,作为报纸头条新闻遍及世界各地。总统肯尼迪对伯明翰的抗议做出了回应,他向国会提出放宽民权立法的要求,这促成了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of1964)的通过。稍后,在1963年8月28日,群众示威行动在“华盛顿工作与自由游行”(Marchon Washingtonfor Jobsand Freedom)的运动过程中达到高潮,此次示威运动中有超过二十五万的抗议者聚集在华盛顿特区。在林肯纪念馆的台阶上,金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I Havea Dream)的著名演讲。

金的声望随着1963年成为时代周刊(Time magazine)的年度人物和1964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而持续上升。然而,除了名气和赞美,运动内部领导层也出现了矛盾。马尔科姆·爱克斯(Malcolm X)的正当防卫和黑人民族主义理念引起了北方的共鸣,城市黑人的作用力超过了金为非暴力所作的号召。同时,金还要面对“黑人权力”运动(Black Power)发起人斯托克利·卡迈克尔(Stokely Carmichael)的公开批评。

不仅金的努力效果受到黑人领导层分裂状况的干扰,而且他也遭受到来自国家行政领导人日渐增强的阻挠。1967年城市种族间暴力升级,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主管埃德加·胡佛(J.Edgar Hoover)则趁机加强了破坏金领导力的全面努力。加之金对美国介入越南战争的公开批评,使得他与林德·约翰逊(Lyndon Johnson)政府关系紧张。

1967年年底,金发起了意在对抗经济问题的穷人运动(Poor People's Campaign),这项活动并没有得到早期民权革新运动者的支持。其后一年,在支持孟菲斯(Memphis)清洁工人的罢工中,他发表了最后演讲“我已到达顶峰”(I've Been to the Mountaintop)。第二天,1968年4月4日,金被刺杀。

马丁·路德·金 - 荣誉

196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1986年起美国政府将每年1月的第三个星期一定为马丁·路德·金全国纪念日。

马丁·路德·金 - 评价

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是不公平的、非正义的,对压迫、歧视、不公平和非正义进行反抗是天经地义的,马丁·路德·金的反抗斗争精神是人类的最宝贵的遗产。今天,我们重温马丁·路德·金的讲演,也仍然被深深地感动,我佩服他的无畏与执着,他的坚定与热情,他屡遭*而矢志不渝,他的毫不动摇的伟大信念。他的确是英雄,他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伟大英雄,是无愧于历史和后人的英雄。

马丁·路德·金 - 影响

1986年1月,总统罗纳德·里根签署法令,规定每年一月份的第三个星期一为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全国纪念日以纪念这位伟人,并且订为法定假日。迄今为止美国只有三个以个人纪念日为法定假日的例子,分别为纪念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的Columbus Day (十月第二个星期一), 纪念乔治·华盛顿的Presidents' Day(二月第三个星期一),与此处所提到的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他最有影响力且最为人知的一场演讲是1963年8月28日的《我有一个梦想》,迫使美国国会在1964年通过《民权法案》宣布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政策为非法政策。

马丁·路德·金为黑人谋求平等,发动了美国的民权运动,功绩卓著,闻名于世。金在成为民权运动积极分子之前,是黑人社区必有的浸礼会的牧师。民权运动是美国黑人教会的产物,本文记叙金的第一次民权演说,揭示了民权运动与黑人教会的关系。

迈克尔·杰克逊的歌"they don't care about us"(1996)里面就有提到马丁·路德·金,歌词段落如下:

...Some things in life they just don't want to see(有些事情是他们不想看到的)

But if Martin Luther was living(如果马丁·路德还活着的话)

He wouldn't let this be(他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

马丁·路德·金 - 语录

我有一个梦,梦想这国家要高举并履行其信条的真正涵义:“我们信守这些不言自明的真理:人人生而平等”。

我有一个梦,我梦想有朝一日,在乔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能够同坐一处,共叙兄弟情谊。

我有一个梦,有朝一日,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以肤色而是以品行来评判一个人优劣的国度里。我今天就有这样一个梦想。

出处:《我有一个梦》演讲稿

智慧加上品格才是教育真正的目标。

原文:Intelligence plus character – that is the goal of real education.

我们将以自己忍受苦难的能力,来较量你们制造苦难的能力。我们将用我们灵魂的力量,来抵御你们物质的暴力。我们不会对你们诉诸仇恨,但是我们也不会屈服于你们不公正的法律。你们可以继续干你们想对我们干的暴行,然而我们仍然爱你们。你们在我们的家里放置炸弹,恐吓我们的孩子,你们让戴着KKK尖顶帽的暴徒进入我们的社区,你们在一些路边殴打我们,把我们打得半死,奄奄一息,可是,我们仍然爱你们。

手段代表了在形成之中的理想和进行之中的目的,人们无法通过邪恶的手段来达到美好的目的。因为手段是种子,目的是树。
我们必须接受失望,因为它是有限的,但千万不可失去希望,因为它是无限的。

原文:We must accept finite disappointment, but we must never lose infinite hope.

最终,我们记得的不是我们敌人的话语,而是我们朋友的沉默。

马丁·路德·金 - 作品

我有一个梦想

马丁·路德·金于1963年8月23日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

100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今天我们就是在他的雕像前集会。这一庄严宣言犹如灯塔的光芒,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黑奴带来了希望。它之到来犹如欢乐的黎明,结束了束缚黑人的漫漫长夜。

然而100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100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100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100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众。

就某种意义而言,今天我们是为了要求兑现诺言而汇集到我们国家的首都来的。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草拟宪法和独立宣言的气壮山河的词句时,曾向每一个美国人许下了诺言,他们承诺给予所有的人以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就有色公民而论,美国显然没有实践她的诺言。美国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黑人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资金不足”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但是我们不相信正义的银行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在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之库里已没有足够的储备。因此今天我们要求将支票兑现——这张支票将给予我们宝贵的自由和正义的保障。

我们来到这个圣地也是为了提醒美国,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现在决非侈谈冷静下来或服用渐进主义的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民主的诺言时候。现在是从种族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深谷攀登种族平等的光明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向上帝所有的儿女开放机会之门的时候,现在是把我们的国家从种族不平等的流沙中拯救出来,置于兄弟情谊的磐石上的时候。

如果美国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黑人的决心,那么,这对美国来说,将是致命伤。自由和平等的爽朗秋天如不到来,黑人义愤填膺的酷暑就不会过去。1963年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有人希望,黑人只要撒撒气就会满足;如果国家安之若素,毫无反应,这些人必会大失所望的。黑人得不到公民的权利,美国就不可能有安宁或平静,正义的光明的一天不到来,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基础。

但是对于等候在正义之宫门口的心急如焚的人们,有些话我是必须说的。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不要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杯痛饮。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

现在黑人社会充满着了不起的新的战斗精神,但是能因此而不信任所有的白人。因为我们的许多白人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与我们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他们今天参加游行集会就是明证。他们的自由与我们的自由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能单独行动。

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向前进。我们不能倒退。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

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在外奔波而疲乏的身躯不能在公路旁的汽车旅馆和城里的旅馆找到住宿之所,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密西西比仍然有一个黑人不能参加选举,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不!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除非正义和公正犹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参加今天集会的人中,有些受尽苦难和折磨,有些刚刚走出窄小的牢房,有些由于寻求自由,曾在居住地惨遭疯狂迫害的打击,并在警察暴行的旋风中摇摇欲坠。你们是人为痛苦的长期受难者。坚持下去吧,要坚决相信,忍受不应得的痛苦是一种赎罪。

让我们回到密西西比去,回到亚拉巴马去,回到南卡罗来纳去,回到佐治亚去,回到路易斯安那去,回到我们北方城市中的贫民区和少数民族居住区去,要心中有数,这种状况是能够也必将改变的。我们不要陷入绝望而不克自拔。

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是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中的。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绝望之岭劈出一块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刺耳的争吵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足之情的优美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坐牢,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在自由到来的那一天,上帝的所有儿女们将以新的含义高唱这支歌:“我的祖国,美丽的自由之乡,我为您歌唱。您是父辈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移民的骄傲,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个山岗。”

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让自由之声从新罕布什尔州的巍峨的崇山峻岭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纽约州的崇山峻岭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科罗拉多州冰雪覆盖的落基山响起来!让自白之声从加利福尼亚州蜿蜒的群峰响起来!不仅如此,还要让自由之声从佐治亚州的石岭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田纳西州的了望山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密西西比的每一座丘陵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每一片山坡响起来。

当我们让自由之声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州和每一个城市响起来时,我们将能够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那时,上帝的所有儿女,黑人和白人,犹太教徒和非犹太教徒,耶稣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将手携手,合唱一首古老的黑人灵歌:“终于自由啦!终于自由啦!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啦!”

TAGS: 美国历史 荣誉人物 诺贝尔奖获奖者
上一页: 马克健 下一页: 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