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遂


毛遂,战国时期薛国人,身为赵公子平原君赵胜的门客,居平原君处三年未得展露锋芒。然而,公元前257年,也就是赵孝成王九年,他自荐出使楚国,促成楚、赵合纵,声威大振,并获得了“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的美誉。

毛遂 - 简介

公元前257年,秦昭王派兵围攻赵国都城邯郸。赵孝成王派平原君去楚国求援,临行前,平原君准备挑选二十名文武门客随同前往,已选中十九人,尚缺一人。这时,门客毛遂自告奋勇,愿与平原君同往。平原君问:"毛先生至赵国几年?"遂答:"三年"。平原君又问"先生若为圣贤之辈,三年未曾被人称诵,是先生无才能也。"毛遂答:吾乃囊中之锥,未曾露锋芒,今日得出囊中,方能脱颖而出。平原君心悦诚服,率毛遂等二十人前往楚国。

至楚国后,平原君赞颂毛说:"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将毛遂视为上客。

后人将这段史实称为"毛遂自荐"。用于比喻自己推荐自己。毛遂后卒于薛,葬于薛城北门外(官桥火车站处),民国初年,修建津浦铁路时,迁葬官桥车站西,现迁葬墓址尚存。

毛遂墓在滕州南

毛遂名扬历史,妇孺皆知,但毛遂的墓地却鲜为人知。

据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有载:“毛遂者,薛人也。游于赵,为平原君门客。后卒,葬于薛,其塚今被发,内有石碣,始知为薛人。”


古代薛国,在今山东省滕州市张汪镇、官桥镇之间。毛遂墓地就位于古薛城北门外,也即官桥镇西南部、京沪铁路西侧约50米处。

毛遂墓原址在官桥火车站老票房处,位于薛国故城北城墙约350米左右。

宣统元年(1909年)十一月建设金浦铁路时迁往道西50米。

1957年首次文物普查见有明代和民国初年碑碣各一通,“文

 革”中被毁。

1991年春,官桥镇人民政府重修此墓,同年秋完成,墓为穹窿顶式,前方立有著名书法家王学仲所题“毛遂之墓”碑,两侧各有两通侧碑。同时并找到民国年间所立的毛遂墓残碣。

1992年完成青砖小瓦的围墙和大门建设。

1998年夏又在墓前建设一座冒尖碑,高5米,锥形,四面书有大字“毛遂自荐”,为著名的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所写,台阶高1米。其墓地约0.3公顷,建筑面积30平方米。

1977年被滕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5年被山东省旅游局和滕州市旅游局公布为“名胜古迹”对外开放旅游景点。

毛遂 - 说楚合纵

公元前260年,赵王中了秦的反间之计,以只能纸上谈兵的赵括代替廉颇守卫重地长平,使得赵四十万大军被困长平,最后全部为秦白起坑杀,精锐丧失殆尽。次年,秦乘胜围攻赵都城邯郸。邯郸震动,赵王急召平原君商议退

敌救国之策。平原君道:“为今之计,只有求救于诸侯。魏与在下有姻亲关系。关系素善,求之则发救兵。楚乃大国,且路途遥远,唯有以‘合纵’之策促其发兵,臣愿亲往。”赵王依之。

平原君乃战国四君子之一,此四君子皆以礼贤下士闻名于世。平原君有门客三千、毛遂位居末列。平原君回至府中,急招门客,言明使楚合纵之事,并欲选拔二十人随同前往。平原君道:“此次合纵定约之事,关系到邯郸得失,赵之存亡,干系甚大,故势在必得。倘若和谈不能成功,则须以武力相威胁,迫使楚王歃血订盟。故所选二十人必是文武俱全之士。诸位皆当今贤士,且事情紧急,二十人便出自各位当中了。”然三千人中,能文者不能武,能武者又不能文,最后只选得十九人,最后一人竟无从可得。平原君不禁慨叹:“想我赵胜相士数十年。门下宾客三千,不料挑选二十人竟如此难!”

毛遂 - 毛遂自荐

 正值此际,毛遂于下座挺身而起,道:“毛遂不才愿往。”平原君见毛遂面生,又不曾听左右提起过毛遂,便有意试探:“先生居胜之门下几时了?”毛遂答道:“已有三年”,平原君遂生轻视之意:“贤主处于世间,恰似尖锥处于囊中,其锋芒亦现,今先生居此已有三年,却未曾听左右提起过,可见先生文不成、武不就,且出使楚国乃关系赵国存亡之大计,先生恐怕不能胜任,还是留下吧。”毛遂并无退怯之意,立刻答道:“君子言之有理。贤士处世当展其才德,然欲逞才能须有表现机会,君子以贤达仁义、礼贤下士闻名于世,然君子若无赵公子之名分,地位安能显其贤达乎?毛遂之所以未能展露锋芒是因无处于囊中的机会,否则,早已脱颖而出,不单单是只露锋芒的问题了。”平原君对毛遂之对答深感奇异,且事紧急,便同意毛遂同行。其余十九人虽听了毛遂适才的一番言论,仍不以为意,皆以为毛遂只不过徒逞口舌罢了,彼此目视而笑。 十九人皆自以为学富五车,一路之上常是高谈阔论,毛遂不言则已,言必惊人,总能一语中的。到了楚国时,十九人皆已折服。  

 毛遂墓位于官桥火车站西约50米处,1991年春官桥镇政府重修,墓碑由著名书法家王学仲先生题写“毛遂之墓”。

《滕县志》记载:“毛遂,薛人也。卒后葬于薛。”毛遂,战国时期薛国人,年轻时游赵国,为赵国公子平原君赵胜门下的食客,在平原君门下三年没有名声,不被人所知。赵惠王九年(公元前289年)秦国围困赵国都城邯郸,大军压境,赵国危在旦夕,赵王派平原君求救于楚,平原君决定在客中选20名文武兼备者同往楚求救兵马。平原君门客中选中19人,就缺1人。这时,毛遂站出来说,“就让我凑够数吧”。平原君问:“先生在我门下几年了?”毛遂回答:“三年了。”平原君又说:“世上凡是有才能的人,好比锥子装进口袋里,锋利的尖就能露出来,先生来我门下三年之多,我从没听到你有什么本领,你还是留下吧。”毛遂答言:“是不是把尖锥,可谁也没把我装进口袋里呀!不然早就脱颖而出了。”平原君听后便答应把他带上同赵楚国,同随的19人都嘲笑毛遂自不量力。

平原君到了楚国,谈判从早上到中午,毫无结果。这时毛遂偑剑上堂,大声喝道:“合纵发兵,是三言两句的事,为何议而不决。”楚王对毛遂出言不逊。毛遂怒目按剑直逼楚王,慷慨陈词:“楚国有五千多里土地,一百万士兵,是可以称霸的大国,没想到秦国一兴起,楚国连打败仗,甚至连堂堂的国君也当了秦国的俘虏,死在秦国,这是楚国的奇耻大辱。联合搞秦最根本的是帮助楚国报仇雪耻,大王反而吱吱唔唔,自己不感到理亏心愧吗?”这一番话刺中了楚王的要害,楚王决定出兵。并同平原君歃血为盟,协力抗秦。从此毛遂名威大振,“毛遂自荐”、“脱颖而出”便为千古流传的佳话。

毛遂 - 楚廷约纵

毛遂比至楚,与十九人论议,十九人皆服。平原君与楚合从,言其利害,日出而言之,日中不决。十九人谓毛遂曰:「先生上。」毛遂按剑历阶而上,谓平原君曰:「从之利害,两言而决耳。今日出而言从,日中不决,何也?」楚王谓平原君曰:「客何为者也?」平原君曰:「是胜之舍人也。」楚王叱曰:「胡不下!吾乃与而君言,汝何为者也!」毛遂按剑而前曰:「王之所以叱遂者,以楚国之众也。今十步之内,王不得恃楚国之众也,王之命县於遂手。吾君在前,叱者何也?且遂闻汤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诸侯,岂其士卒众多哉,诚能据其势而奋其威。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万,此霸王之资也。以楚之彊,天下弗能当。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合从者为楚,非为赵也。吾君在前,叱者何也?」楚王曰:「唯唯,诚若先生之言,谨奉社稷而以从。」毛遂曰:「从定乎?」楚王曰:「定矣。」毛遂谓楚王之左右曰:「取鸡狗马之血来。」毛遂奉铜槃而跪进之楚王曰:「王当歃血而定从,次者吾君,次者遂。」遂定从於殿上。毛遂左手持槃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曰:「公相与歃此血於堂下。公等录录,所谓因人成事者也。」————摘自《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

楚国已至。平原君不敢怠慢,第二日一早,太阳刚刚升起,便上朝与楚考烈王商议合纵之事。楚王道:“合纵之事,当初先由赵国发起,后张仪游说各国,联盟未能牢固。当年先是(楚)怀王为纵约长,率诸侯伐秦而不克;后又由齐缗王为纵约长,而列国皆背信弃义,合纵又败。时至今日,各国皆以约纵为讳,六国合纵联盟只不过一

盘散沙,无济于事。况且秦国今日之强六国皆不能敌,唯有诸国各自安保方为上策。再者,秦楚新近通好。楚若与赵合纵,岂不是背信弃义,自惹刀兵之苦,代赵受怨吗?合纵之事还是算了吧!”平原君从容对答,陈说利害,但楚王终因惧怕强秦,犹豫不决。

毛遂等二十人于朝下等候,眼见日上中天,约纵仍未成功。十九人便对毛遂道。“先生上。”

毛遂亦不答话,按剑拾阶而上,昂首走上朝来。对平原君说:“合纵之事,只要言明利害,三言五语便可解决,却为何自日出谈至日中,仍未商定?”

楚王见有人竟敢按剑直闯朝堂,且出言不训,不觉怒起心头,但又不明此人底细,且慑于毛遂之威严,便转身先问平原君道:“此是何人?”平原君道:“此乃胜之门客毛遂。”

楚王便高声叱喝道:“大胆狂徒,本王与你家主人谈话会纵之事,岂有你说话之地,还不退下?”

毛遂毫无惧色,按剑直前,说道:“合纵乃天下之事,天下人皆可议之,况在我家主人面前,你叱者何来?仗你人多势重罢了。然如今你我相距仅十步之遥,你的性命便握于毛遂手中,还逞得什么威风!当年商汤凭借七十里之地而王天下,周文王仅凭百里地,却使天下诸侯臣服,又有哪一个凭借了势众人多呢?”楚王脸色稍和,问道:“先生有何话说?”

毛遂道:“先前,楚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陉塞、郇阳,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此乃霸王之资,天下诸侯哪个能当?然一泱泱大国竟为一乳臭未干之竖子白起率区区之数万人连连挫败,一战丢鄢、邓等五城,郢都划为秦郡,再战而烧夷陵,三战则为秦兵毁先王之宗庙,辱没先人,此乃百世之仇怨,赵国都为之羞愧,可大王却偏安于一隅,但求苟安,不求报仇复地,怎对得起列祖列宗在天之灵呢?合纵之事,对楚实是有百益而无一害。想那秦国久存虎狼之心,并吞天下之意早已昭然若揭,赵亡,楚亦不会长久。想当年,苏秦首倡合纵,六国结为兄弟,致秦十五年不敢东进一步。今秦虽围邯郸年余,二十万精兵日夜进攻,却未能损邯郸毫厘。且魏素交好与赵,必遣救兵,若楚赵合纵成功,联合魏、韩,灭秦精锐于邯郸城下,乘势西进,则楚可报先仇,收复失地,重振楚威,如此百利而无一害之事却犹犹豫豫不能定夺,到底为了何故?”言罢,毛遂双手按定佩剑,怒目而视楚王。

楚王立刻连连称是,道:“就依先生,就依先生。”毛遂问:“主意拿定了吗?”楚王道:“定矣!定矣!”毛遂便呼楚王左右:“取鸡狗马血来!”左右取铜盘至。毛遂双手托住铜盘,跪献楚王道:“大王当献血为盟,正式合纵之约,大王先饮,我家主人次之,毛遂再次。”于是于朝堂之上歃血定盟,合纵事成。

毛遂左手托定铜盘,右手招呼朝下十九人道:“诸位就于朝下共同歃血吧!你们这些庸碌之辈,所谓‘因人成事’者,不就是这样吗?”

 

毛遂 - 毛遂故里 

巨鹿封地说

《广韵》:“毛,姓。本自周武王母弟毛公,后以为氏。本居钜鹿,避仇荥阳也。”

 

钜鹿,现为巨鹿。“巨鹿”原本为“大麓”,这个名字最早见于《尚书》。它记载:“尧试舜百揆纳于大麓”,说五千年前唐尧禅位给虞舜,就是在这地方。古时候,大巨二字相通,麓鹿二字意近。战国末年,吕不韦编写《吕氏春秋》,把“大麓”写作“巨鹿”。/ Y%

五世毛班因跟随穆王东征有功在享有原封地歧山的基础上又加封地巨鹿,从始封巨鹿至现在毛班的后代一直在古巨鹿地(今鸡泽县毛官营一带)附近繁衍生息。

古巨鹿城就在今天的鸡泽县毛官营一带,毛官营村现有毛姓800多人。

 

西汉之前,巨鹿一直在今鸡泽县境内。

从岐山逃离的毛氏后裔定居封地巨鹿后,生活相当艰辛。他们在西岐的大部分财产,包括世袭权力象征的敦、簋、鼎、毁及其它贵重物品,有的被洪水冲走,有的被泥石流淹没,部分被埋在秘密地方,但他们永远也没有机会再回去挖掘属于自己的财富。因为从公元前771年起,歧山已西的领土归秦襄公所有。

在鸡泽生活的毛氏后裔有关资料虽少,但尚能从以下史料中窥见一斑。

公元前660年,赤狄东下太行伐邢灭卫,毛国贵族一部分随卫戴公迁徙楚丘(今河南滑县),一部分仍居住在巨鹿附近,繁衍生息。

公元前594年晋国将占据原卫国、毛国(巨鹿)等地的赤狄甲氏(住鸡泽境内)打败,使这部分土地又送回到华夏人手中,但这片土地已归晋国管辖。一部分离乡背井的毛氏后裔又回到了故里巨鹿,其中包括毛伯卫这一支。

公元前570年晋国在鸡泽会盟,鸡泽名扬四海。

据江苏毛氏家谱记载,毛伯卫的后裔二十世毛元吉于灵王十四年(前557年)受晋国委派联吴抗楚,而后定居于吴,也就是说吴国的毛姓也是从鸡泽迁徙过去的。

公元前524年毛氏家族内部发生变乱,周卿士毛得杀毛伯过而代为毛伯,称毛伯得。

公元前516年10月,晋顷公出兵支持王子丐复位,11月,王子朝遂携毛伯得、尹氏固等大臣及周朝典籍(应当包括九鼎在内的大量周王室青铜礼器)投奔楚国。由于毛伯得介入周王位之争,袒佐王子朝,最后逃楚。

公元前505年,周敬王派人向楚国追索周室典籍及玉玺,而王子朝拒绝交出典籍,在楚国被杀。毛得、尹氏固等随从不得而知,其后裔在此时有逃居南方的,也有定居于原地周围的,但这都是从巨鹿,即鸡泽迁徙过去的毛氏后裔。

毛遂大梁(鸡泽)说

《东周列国志.第九十九回武安君含冤死杜邮吕不韦巧计归异人》载:有下坐客一人,出言曰:“如臣者,不识可以备数乎?”平原君问其姓名,对曰:“臣姓毛名遂,大梁人,客君门下三年矣

此处的大梁不是指河南开封,而是指现在的鸡泽县。

 

鸡泽县在战国时期也称大梁。

根据是:

《尔雅》云:“大梁,昴也。

《新唐书.志第二十一天文一》载:“胃、昴、毕,大梁也。

《明一统志》载:“广平府天文昴分野。

《鸡泽县志.卷一.星野》载:“按列宿分野,自胃七度至毕十一度为赵。…….今鸡邑属昂,殆犹龙门百尺之桐分荫一枝耳。

从以上文字叙述可以看出鸡泽按照天文星宿划分属昂,也就是《尔雅》所说的大梁。

《鸡泽县志》(顺治四年)序载:“然鸡邑人物首平原客毛先生,按剑数语,气吞云梦,使碌碌十九人首服。”

《鸡泽县志.卷之二十.艺文》载有《毛遂传》。

毛遂大约在公元前285年出生在鸡泽。自幼天资聪慧,文武双全。公元前260年左右,26岁的毛遂从鸡泽到赵国都城邯郸,后经虞卿介绍到平原君赵胜家做了一名食客。3000多名食客分工各不同,有文武策士、守门人、屠夫、卖酒汉等。虞卿为文策士,毛遂是武策士,练就一套十步穿吼剑法,人送外号“剑侠”,又有“南虞北毛”之美称。赵孝成王九年(公元前257年),秦国军队包围赵国都城,邯郸危在旦夕,毛遂自荐,靠胆量和剑威,帮助平原君赵胜联楚成功,被升为上客,获“亮剑英雄”称号,后被赵王授予谏议大夫之职。

毛遂后来辞官先回到巨鹿老家,后又迁居“漳滨”。

漳滨是个村庄名,据调查毛遂居住的漳滨就是现在的靠近名河边的东柳村。

理由之一:东柳村唐代以前叫平原礼,位于老名河边上。公元前251年,平原君赵胜卒,由于受他人排挤,毛遂多次劝谏均不被赵王采纳,一气之下,辞官不坐,回老家巨鹿(今鸡泽毛官营一带),后又迁居于漳滨。20年来,他该村百姓关系处得十分融洽。赵王迁六年(公元前230年),鸡泽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其它村民的百姓们只好背井离乡,靠乞讨为生。此时的毛遂慷慨解囊,散尽家财,救济全村百姓,乡亲们才度过这灾荒之年,无一外迁。为纪念毛遂的恩德,随将村名改为平原礼,意思是象平原君赵胜那样礼待恩公毛遂。

理由之二:象征文学泰斗的标志性建筑魁星楼建在平原礼(今鸡泽东柳村)。在鸡泽历史上既没有文状元也没有武状元,而将魁星楼建在平原礼村,据考证是唐太宗李世民对毛遂后裔毛苌诠释《诗经》有功给予的封赏。

理由之三:西汉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毛遂曾孙毛释之封地张(县),据调查此地正是毛遂居住地----平原礼村。目前该村村南八里许尚有张侯井(庄户井)、节地(芥的地)、张地(现在在东柳村南与柏枝寺之间)遗名,地约千亩。

理由之四:毛遂后裔“毛藻以咸亨四年(公元673年)二月二十七日终于私第(长安私宅),以上元二年(公元675年)岁次乙亥二月乙卯朔十日甲申,迁窀于城西八里之平原礼也”。这说明毛氏祖坟在平原礼村。

据史料记载:公元前228年,秦国灭赵国,在向北推进过程中,遇到了在滏阳河北岸设防的赵军及鸡泽民众联军的奋勇抵抗,秦军伤亡惨重,就是在这次战斗中,毛遂“血洒滏阳河北岸”。

据《永年县志》记载:“毛遂墓在城(指永年县城关)西南三里大堤内。此处正是滏阳河北岸。1993年,永年县重建毛遂墓,墓碑高约2米,正中书“毛遂之墓”,左上角书“平原君上客谏议大夫”。实际上这里只是个空墓,也是永年人民为纪念毛遂使楚和治理滏阳河有功给予的崇敬,真正的墓地在现在的东柳村。

毛遂 - 真人难识

平原君回至赵国,感叹道:“我一向自以为能够识得天下贤士豪杰,不会看错怠慢一人。可毛先生居门下三年,竟未能识得其才。毛先生于楚朝堂之上,唇枪舌剑,豪气冲天,不独促成约纵,且不失赵之尊严,大长赵之威风,使赵重于九鼎之吕,毛先生以三寸之舌,而强于百万之师。胜再不敢以能相天下之士自居了。”遂待毛遂为上客。

有一首诗评道:

橹樯空大随人转,称锤虽小压千斤。

利锥不与囊中处,文武纷纷十九人。

合纵已成,楚王遣春申君黄歇率兵八万往救邯郸。魏信陵君亦窃得兵符,夺晋鄙十万军来救赵国。秦二十万大军围邯郸已有两年,仍不能克,长平之战,秦兵亦损失过半,国内空虚,且救兵已至。秦昭王虽欲强攻,但迫于形势亦只得息战而退。邯郸围解,终于避免了又一“杀人盈城”惨象的发生。

此后公元前二百五十六年,燕国趁赵国大战方停喘气不赢之机,派遣大将栗腹攻打赵国,派谁挂帅出征以敌强敌?赵王便想起了敢于自荐的毛遂,欲提拔毛遂为帅,统兵御燕。毛遂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赶忙到赵王那里去,不是去“推荐”自己,而是去“推辞”自己:不是我怕死,是我德薄能低,不堪此任,我可披坚当马前卒,不能挂袍任率印官,如是,则上可保国之江山社稷,中可保您知人之明,下可保我毛遂不为国家罪人。当年自荐,意气风发;此时自辞,何其乃尔?一个毛遂,判若两人,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赵王很是不解:先生去年自荐,才情高迈,真伟丈夫;如今脱颖而出,正是建功立业之时,怎么忸怩如小女子?毛遂说:“寸有所长,尺有所短,骐骥一日千里,捕捉老鼠不如蛇猫。逞三寸舌我当仁不让,仗三尺剑实非我能,岂敢以家国安危来试验我之不才之处。”按说,毛遂此话说得入情入理,但赵王却为了展示自己求贤若渴,怎么也不听毛遂之言,硬是要他挂帅迎敌。

毛遂 - 评价

一个靠嘴巴子干活的人,哪里是人家拿枪杆子的对手?尽管毛遂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但也无法抗敌,落得个一败涂地。被赵国精心树立起来的“人才”榜样,是这么个样子?有何面目回去见“江东父老”,除了以死谢罪,别无他途。于是毛遂避开众人,到一个山林子里,拔剑自刎,鲜血淋漓地倒在“毛遂自荐”的神话里。

TAGS: 中国人 人物 历史人物 各朝代中国人 社会科学人物
上一页: 倪志亮 下一页: 毛文龙
相关名人更多>>
相关阅读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