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钰

李家钰 李家钰(1892-1944)民国抗日将领。字其相,四川蒲江人。1937年抗战爆发后李家钰所部编入第二十二集团军,并率部赴晋。1938年后,历任第二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等职。1944年春,日军发动豫中攻势,占领郑州、许昌、洛阳等地,李家钰奉命担任战区后卫总指挥,阻挡日军西进。同年5月21日,在陕县秦家坡高地遭到日军的围攻,力战而亡,终年52岁。

李家钰 - 个人简介

李家钰,著名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抗日殉国将领。字其相,四川蒲江人。1915年四川陆军军官学堂毕业,在川军第4师任见习军官。护国战争中,以战功递升营长。后转入川军第3师,历任团长、旅长。1924年任第1师师长。在四川军阀混战中势力迅速扩大。1927年任四川省边防军总司令。1933年任四川“剿共”第3路总指挥,先后参加“围剿”川陕革命根据地。1936年任国民党军第47军军长。1937年“七七”卢沟桥抗战爆发后,率部出川入晋,与八路军友好合作,协同抗日。1938年4~5月,乘日军兵力分散之机,率部主动反击,相继收复平陆、芮城、安邑等地,旋升第22集团军副总司令。同年9月至次年6月,在运城、夏县地区两次打破日军“扫荡”。1939年2月任第4集团军副总司令。10月任第36集团军总司令,仍兼第47军军长。1940年夏奉命率部南渡黄河,在河南境内先后担负阌乡(今并入灵宝)至渑池段和渑池至孟津段黄河防务。1944年豫中会战中,指挥所部在新安、渑池地区抗击日军。5月21日率部转移至陕县秦家坡时,遭日军伏击,为国捐躯。6月22日被国民政府追晋为陆军上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李家钰 - 生平

1892年出生在四川蒲江大兴场白蜡沟,父亲李如松,有水田两亩,带打蓝靛为业,娶妻妾两人。李家钰为父妾熊氏所生,他幼年在本场李香山、黄辉五处读私塾,十三岁考入蒲江高等小学堂。为改换门庭,他决心投笔从戎,考入四川陆军小学堂并在该校第四期肆业。

1913年“二次革命”,李家钰去南京参加了柏文蔚将校团讨袁(世凯),反对帝制;赴上海参加攻打制造局之役中,作战奋勇崭露头角。1915年,李家钰在四川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毕业后,在川军充任见习军官,继在川军第三师师长邓锡候部下任团长、旅长。1924年,担任四川陆军第一师师长。1925年,杨森发动“统一之战”,李家钰参与刘湘等倒杨。他先后攻下荣昌、内江、仁寿等县,并进占成都烟酒总局和造币厂,制造不合格之半圆银币及当二百之铜铺币强行流通,从中搜括民财。同年,在四川军阀争夺防区中,李家钰占有遂宁、安岳、乐至、潼南等县。李家钰在其防区内自委官吏,摊派捐税,估提盐价。制造枪弹,培训官佐,拥兵自重,称“遂宁王”。1927年,原四川边防军总司令赖心辉被刘文辉等人合谋扣留,被迫通电下野,便由李家钰充任四川边防军总司令职,时年三十五岁。

1932~1933年,因刘湘、刘文辉互相倾轧,矛盾激化而发生的“二刘之战”,李家钰率部下一万余人进攻刘文辉防区。在刘文辉的千里岷江防线被突破后,李家钰部乘势追进,将刘文辉部师长陈光藻、旅长石肇武俘获。石肇武系土匪出身,被刘文辉招安后收为干儿子,驻防成都时奸淫估霸,无恶不作。李家钰将石肇武处死,首级运到成都,在少城公园示众三天,人心称快。

1933年,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进入川北,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10月,刘湘任命李家钰为四川剿匪第三路总指挥,李家钰伙同罗泽洲部组成三万多人的兵力进攻川陕苏区。1934年1月,李家钰、罗泽洲部进抵仪陇,先后在城郊五里墩、鼎山一带,遭红九军二十七师重创,被子歼八百余人。同年7月,李家钰协同杨森、潘文华部在飞机掩护下,轮番进攻通江县北红军阵地,被红军全歼其一个营,李家钰部渡梁永河溃逃。13日,红三十军在巴中以东的右垭口大破李家钰军,歼其四个团后收复巴中,把围剿的川军逐出了苏区。

李家钰

1934年底,李家钰督饬所部两团及工兵两连人力,修成蒲江至新津全长四十五公里的简易公路,即现今蒲江至成都公路蒲新段原路基。同时,李家钰还委派邛、蒲公路局长钱文轩,鸠工修筑蒲、邛公路,完成蒲江北门至西崃板桥铺路基二十余公里。

1935年,红四方面军长征到达茂县土门。李家钰奉令转移灌县堵截。所部在进至汶川、威州道上的板桥沟,被红九军突破防线,李家钰部营长耿伯萍跳泯江淹死,全营覆灭。旋红九军又在理番岭岗山奇袭并重创李家钰部第二混成旅第四团,团长龚彬战败只身脱逃。战后,李家钰受蒋中正严斥,李家钰为泄怒将龚彬枪决。10月,蒋中正缩编川军,任李为陆军整编一○四师师长兼四川第一绥靖区司令官,令其远戍西昌。11月13日,红军进逼名山、雅安,李家钰受命率四个旅兵力至百丈一线同红军接火,李家钰部又伤亡、被俘八百余人。1936年2月,红军胜利完成反堵截、追尾任务,挥师北上。川军各部追堵失败,李家钰只得率部就防西昌。事后川军再次整编,李家钰任四十七军军长。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日寇大举入侵,国势垂危。李家钰出自民族义愤,通电请缨杀敌。蒋中正迫于全国民革命军民抗日声势,同时达到他排斥、削弱异己的目的,于同年8月密令李家钰等部川军出川抗战。李家钰接电令于9月初率四十七军一○四、一七八两师约一万八千人从西昌出发,部队单衣草鞋,行程一千五百余公里,12月始抵达晋东南抗日前线,布防于太行山区之长治、长子、黎城、潞城一带。李家钰在抗日前线,深受全民团结救亡高潮和共产党抗日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和鼓舞,对过去积极从事内战的罪愆有所悔悟,幡然致力于国共合作,杀敌致果。李家钰部驻防长治,与八路军炮兵部队联防守城,双方关系融洽。八路军一二九师刘伯承师长因公经长治,李家钰曾敦请他向四十七军营以上军官讲授抗日游击战术。李家钰并先后派遣几位营长,到八路军总部抗日游击战术训练班学习。

1938年春,李家钰在国共合组的“第二战区东路军”总、副指挥朱德、彭德怀统一指挥下,率部在东阳关、长治一带同装备精良的日寇入侵部队一○八师团一○四旅团下原熊弥部(一万多人兵力)激战两役。长治保卫战中,李家钰军一○四师三一二旅六二四团据城死守两昼夜,在日寇飞机、大炮轮番轰击下,北门陷落,官兵奋勇对敌展开肉搏巷战,毙伤敌寇一千余人。此役李家钰部营长杨岳岷、连长杨显谟、夏抚涛、陈绍虞、黄高翼等壮烈殉国,副团长杜长松负重伤。东阳关之战,营长周策勋殉国(以上伤亡者除杨岳岷、夏抚涛两人外,皆蒲江县人)。李家钰部对日寇初战虽挫敌凶焰,然官兵伤亡亦逾千人。后黎城县政府在东阳关建“川军抗日死难纪念碑”,以抚慰忠魂。同年3至5月,李家钰奉命率四十七军,在八路军和抗日游击队配合下,连续猛攻并收复了被日寇侵占的晋南平陆、芮城、安邑等县城及原八路军据点多处,战绩卓著。

1939年冬,李家钰积功升任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统辖十四、十七、四十七等三个军七个师兵力。1940年春,李家钰得悉八路军朱德总司令由武乡赴洛阳开会途经其驻地时,曾派兵一个连前往迎接并设宴款待。当晚,朱德就团结御侮,抗日及民主等问题,同李家钰促膝磋谈至深夜。次晨,朱德一行跨越晋(城)博(爱)公路日寇封锁线时,李家钰为安全计,增派一个加强连里,掩护朱德顺利过境。

1940年4月,李家钰指挥四十七军及三支抗日游击队,在晋城以南天井关一线,予进犯日、伪军以重大杀伤,毙伤敌一千多人。所部一○四师曾一度克复陵川县城。

1940~1944年春,李家钰部担负河南陕县、渑池、灵宝、阌乡一带黄河防务。此期,李家钰曾多次派出部队配合八路军及抗日游击队,渡河北击晋南一带日寇,毁堡毙敌,夺获武器装备多件。1941年2月,四川省各界抗战前线慰劳团来灵宝县李部驻地劳军,李家钰亲字书字幅:“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沙场是善终”十四个字,以明为国报效之心志。时已丧失战争主动权的日寇,为配合其东南亚战场作战,实施“打通大陆交通线”战略,乃于1941年初在晋豫战场集糜集四个师团(包括一个坦克师团)、四个独立旅团、一个骑兵团共十四万人的重兵,对我发动“中原会战”。这一敌情,我方虽早侦知,但身为前敌主帅的第一站区长官蒋鼎文,迟至3月中旬,才在洛阳开了一个毫无意义要领和部署的军事会议。日寇攻势伊始,蒋鼎文即率先弃守洛阳东躲西避。原集结在洛阳附近待命会战的李家钰、高树勋、孙蔚如等七个集团军零三个军达四十万人的部队顿失指挥,只得纷向豫西撤退,日寇乃乘势追击。在新安、绳池一带后撤各部将领会上,李家钰表示顾全大局,自愿为各部殿后,承担牺牲。5月,李家钰率部掩护友军后撤中,以一○四师吴长林团一团兵力在云梦山发起阻击战,重创进犯日寇,卒为后撤部队赢得了时间。而吴团因仰攻山头,战斗惨烈,官兵伤亡达九百余人。李家钰部撤至新安以南,已四面受敌,李家钰便派一七八师五三二团团长彭仕复(蒲江人)率部打开铁门一带通路,掩护友邻部队孙蔚如第四集团军安全后撤。彭仕复在执行任务中,于河上沟与日寇激战阵亡。

声势浩大的“豫中会战”,四十万中国民革命军队在十万日寇面前一触即溃,民国政府的嫡系部队及杂牌军们紧急撤向豫西。1944年5月21日上午,1944年5月21日上午,陕县东姚院的山路上,第三十六集团军总部正在行军。此时的李家钰在混乱而仓皇的西撤中,心境可想而知。他1937年9月领军出川,从1939年冬天起奉令驻防河南孟津以西、新安以北、渑池以东黄河一线。四年驻豫,与日寇战斗不断,他对河南西部沟壑纵横的丘陵地早已熟稔于胸,而于天府之国的膏腴肥美恐怕已有些生分。始于月前的河南战事,在这位集团军总司令的胸中应该是郁结难释的。

1944年4月18日拂晓,日寇第十二军第三十七师团在位于郑州与开封之间的中牟一带渡过黄河,向此处的中国民革命军队发起猛攻,被日寇称为“河南会战”、中国称为“豫中会战”的春季战事打响。1944年,随着太平洋战场的失败,日寇在整个战事中已经显得力不从心。然而,由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副司令长官汤恩伯指挥的八个集团军四十万部队,却在豫中会战中迅速溃败下来,到5月25日洛阳陷落,三十七天时间里中国民革命军队丢失城池三十八座,可谓日失一城。

会战之初,中国民革命军队已经侦知敌人将要发动攻势,在3月份的洛阳军事会议上,李家钰即向蒋鼎文建议,“与其等敌来攻,不如先发制人,使用飞机轰炸邙山头(日寇在黄河铁桥南端的阵地),并继之以佯渡,以牵制之”。但这个建议并未被司令长官采纳。日寇渡河后,仅两天,即在4月20日占领郑州。李家钰显然对战事前景抱有忧虑,他向手下的军官们传达会议情况时说,“这次战事发动后,洛阳危险得很。我们兵力虽是强大,但在配备上没有重点。而且一切部署,都要经过决定后才敢行动。这样遥控部署,就失去了灵活性,将来也难免有胶柱之虞。”然而,更让他担心的是,洛阳会议“不但没有决定如何对付敌人,而且对部署也没有丝毫变更或加强,只谈了将各军军官眷属及笨重行李、重要文件向后方转移”。

事实上,李家钰的愤懑是有来由的。早在1942年,十四军军长陈铁曾对李家钰说,像汤恩伯、胡宗南这样的蒋氏嫡系,要钱有钱,要武器有武器,而我们这样的部队,办法就很少。此后,李家钰经常把这段话讲给下属们听,认定自己是一支杂牌队伍,只好当戏中的配角。然而,配角很快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唱起大戏,因为主角蒋鼎文和汤恩伯已经西逃。失去了总指挥的各路大军也纷纷西撤。5月17日,李家钰、刘戡、张际鹏、胡伯翰先后抵达山中小集镇翟涯。在白天参加的一个临时会议上,将领们一致认为大队人马争先恐后抢路走不是办法,如遇日寇袭击,将损失惨重,并推李家钰作总指挥。李家钰慨然说:“如果明天继续西进,窃愿殿后,以免挤在一起,彼此都不好办”。

第三十六集团军总部队伍行进到了陕县张家河,这是一处谷底,天将晌午。自5月18日早晨各路大军分道扬镳、皆向西行之后,李家钰的部队就担负起了掩护友军撤退的任务。在此后的三天里,接获的情报显示,日寇越追越近了。在到达张家河前,由于遭敌人炮击,李家钰变更了行军路线,改走赵家坡头-西坡-双庙到南寺院这条路。这一改变,使李家钰和三十六集团军总部走到死亡的边缘。5月21日,参谋长张仲雷发现行军路线不妥,便向李家钰说:“总司令,我们看看再走”。李家钰的回答出乎张的意料:“不必看,听命”。张发觉总司令的语调气冲冲的。说话间,后面响起了步枪声,不久,前面西南方向的山坡上也传来了密集的机枪声。张仲雷打算派两排士兵先占领坡顶,然后总部人员再上去,但李家钰说“不要不要”,旋即又说:“派一个班的步兵上去,如果遇到敌人,只准打步枪,不准打手枪,若打手枪敌人必知我为高级司令部”。就这样,来到了谷底张家河。

李家钰及集团军总部在张家河休息片刻,其间李家钰还找来了当地人询问路况,随后部队开始攀登前面的山坡,旗杆岭。前行的谍兵很快跑回来了,向李家钰报告:“山上都是日本人,头上都插着麦子,伪装得很好。请司令、参谋长坐滑竿快走”。李家钰闻报转身就往回走,张仲雷也往回走。然而,山头上的日寇已经往下冲锋,散开在坡上总部特务连一部及总部的一些官兵抵挡不住,各自逃了。日寇冲下,将李家钰和张仲雷分开。

突袭者是日寇第一军六十九师团的一部,他们本是追击高树勋的部队的,未料在旗杆岭打了一个成功的伏击。后来,他们一度以为打死的那个高级将领是中国民革命军队的一个军长,更没想到死者是一个集团军总司令。
李家钰身着黄呢军服,脚登长统军靴,自然无法逃开日寇的枪弹。同时受伤的一个士兵后来回忆说,他跟着李总司令跑,看到李家钰挨了敌人两枪及一个榴弹碎片。李家钰还挣扎着跑了几步,终于倒在了旗杆岭上。跟在总部后的四十七军一○四师闻讯赶到,悬赏募来五名敢死的士兵,冲到旗杆岭上,在一个死角里将李家钰的遗体抢回。李家钰的遗体旋即被运回四川。之前在撤退中,为鼓舞士气,李家钰曾以诗赠予部下: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疆场是善终。未料,几日后,遂有了旗杆岭之殁。

在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战死于枣宜会战后四年,国民革命军队又一位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在豫中会战中殉国。李家钰抗日殉国后,四川省各界爱国人士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重庆《新华日报》为此于1944年6月11日发表短评:“我们哀悼李家钰将军抗战殉国”、“李家钰将军在此役中杀敌殉国,是应受到全国尊敬的。”著名社会人士柳亚子在为李家钰撰写的挽诗中有云:“万里中原转战来,前师忽报将星颓。归元先轸如生面,化碧苌弘动地哀。” 1944年6月22日民国政府追赠他为陆军上将,准入祀衷烈祠,并颁布对他的褒扬令。嗣后,李家钰的遗体国葬出殡式在成都举行,其遗体安葬于成都外南红牌楼。

民国政府褒扬令:“陆军上将,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器识英毅,优娴韬略。早隶戎行,治军严整。由师旅长游领军符。绥靖地方,具著勋绩。抗战军兴,奉命出川,转战晋、豫,戍守要区,挫敌筹策,忠勤弥励。此次中原会战,督师急赴前锋,喋血兼旬,竟以身殉。为国成仁,深堪轸悼。应予明令褒扬,交军事委员会从优议恤,并入祀忠烈祠。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国史馆,用旌壮烈,而示来兹。此令!”

1984年5月2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追认李家钰为“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

李家钰 - 陵墓

李家钰陵墓位于成都市武侯区红牌楼碧云路,进入陵园内首先看到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青竹、万年松,李家钰崭新的陵墓静静地躺在绿意盎然的林苑中。陵墓左侧是李家钰英武的半身雕像。1988年,李家钰墓被定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后,武侯区政府拨专款对该墓进行了重新整修。                                                                         

李家钰 - 烈士旧居

经过专业人士在1996年和2000年两次对成都市区和龙泉驿区的建筑物、构筑物进行了全面调查和筛选,提出了第一批22处“文物建筑”名单。2001年03月成都市政府向社会公布这批“文物建筑”。首批22处文物建筑名单中,列在第一位的就是李家钰烈士旧居。第二位的是李家钰兄弟宅楼,位于方池街22号。李家钰烈士旧居位于成都市文庙后街92号。 

此外,在将军的故乡也有一个蒲江李家钰烈士旧居。

TAGS: 中国人 中国军人 中国抗日战争牺牲者 中国革命烈士 军事 各国人物 各地中国人 四川人 国民党将军 烈士 社会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场人物 近代历史人物
上一页: 李富春 下一页: 李宗仁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