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隆

慕容隆是后燕开国皇帝慕容垂之子,慕容垂一生后代很多,诸子当中比较有名的有段后所生的慕容令、慕容宝,但段后在前燕时即被可足浑氏(前燕帝慕容俊皇后)害死。另一个皇后也姓段,为了区别二人,史书上将前者称为先段后,将后者称为后段后,后段后生子慕容朗、慕容鉴。慕容垂的一些爱姬生子有慕容麟、慕容农、慕容隆、慕容柔、慕容熙等,慕容隆就是其中之一。

慕容隆是后燕开国皇帝慕容垂之子,慕容垂一生后代很多,诸子当中比较有名的有段后所生的慕容令、慕容宝,但段后在前燕时即被可足浑氏(前燕帝慕容俊皇后)害死。另一个皇后也姓段,为了区别二人,史书上将前者称为先段后,将后者称为后段后,后段后生子慕容朗、慕容鉴。慕容垂的一些爱姬生子有慕容麟、慕容农、慕容隆、慕容柔、慕容熙等,慕容隆就是其中之一。

关于慕容隆,史书上并没有正式的传记。关于他最早的记载是在东晋太和四年(369年),当时东晋大司马桓温率军进攻前燕,其父慕容垂力挽狂澜,击退晋军。由于慕容垂与慕容俊和可足浑氏关系不好,慕容俊死后,慕容暐即位,大权掌握在太傅慕容评的手中。此时慕容垂大败桓温,威名大振,慕容评对慕容垂更是忌恨。太后可足浑氏遂与慕容评相谋,欲杀慕容垂。慕容垂知道后,拒绝了一些人提出谋反的建议,而是采取出逃避湖了祸的方式,于十一月以打猎为由,微服出邺,准备回故都龙城。到邯郸时,却出了意外,幼子慕容麟向来不为慕容垂所宠爱,便向慕容评告状,慕容垂左右也多有离去。慕容垂遂率夫人段氏(后段后),子慕容令、慕容宝、慕容农、慕容隆,慕容恪之子慕容楷,舅兰建,郎中令高弼等一起投奔前秦。

慕容隆 - 人物简介

生卒:?—397.5.18

描述:中国十六国时期后燕名将。

籍贯: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北)人,鲜卑族。

慕容隆 - 生平事迹

前秦王苻坚素闻慕容垂之名,待其甚厚。慕容垂便在前秦居住下来,几年中,王猛、符融等大臣多次劝符坚诛杀慕容垂等人,但都被符坚阻止了。

太元八年(383年),符坚在淝水之战中惨败,慕容垂用计离开符坚回邺城,准备复国。镇守邺城的是苻坚之子长乐公苻丕,苻丕闻慕容垂北来,怀疑其欲叛秦,便让他住在邺西。时洛阳附近的丁零人翟斌起兵叛秦,准备攻豫州牧、平原公苻晖于洛阳,翟斌部中有大批的前燕人,苻坚乘机派慕容垂前去平叛。为防其反叛,只给了2000老

兵,又派广武将军苻飞龙率1000氐族精骑随行,并暗中告诉苻飞龙:“卿王室肺腑,年秩虽卑,其实帅也。垂为三军之统,卿为谋垂之主,用兵制胜之权,防微杜贰之略,委之于卿,卿其勉之”(《晋书·慕容垂载记》)

慕容垂留慕容农、慕容楷、慕容绍于邺城,行至安阳汤池,闵亮、李毘自邺城赶来,将苻丕与苻飞龙之言告诉了慕容垂。慕容垂乘机以此激怒其众,说:“吾尽忠于苻氏,而彼专欲图吾父子,吾虽欲已,得乎”(《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于是便以兵少为由,于河内募兵,几天时间便达至8000人。 

平原公苻晖遣使责备慕容垂,让其赶紧进兵,慕容垂便对苻飞龙说:“今寇贼不远,当昼止夜行,袭其不意”(《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苻飞龙觉得有理,便同意了。一日夜,慕容垂派慕容宝率兵居前,让慕容隆率兵跟随自己,并把氐兵分散编入队伍,并与慕容宝击鼓为号,一起动手。半夜,鼓声响,慕容垂部前后合击,全歼击苻飞龙与氐兵。

太元九年(384年)正月,慕容垂到达邺城附近,改前秦建元为燕元年。慕容垂遂招集前燕旧将与各路大军会攻邺城。慕容垂指挥大军攻城,克外城。苻丕退守中城。二月,慕容垂又率领包括丁零、乌桓等各少数民族部众共20多万人用云梯、挖地道攻城,均未攻下。

四月,慕容垂打猎,于华林园饮酒,前秦知道后,派兵借袭,矢下如雨,慕容垂几乎不得而出,多亏慕容隆(时为冠军大将军)率骑兵打退秦军,慕容垂才得以幸免。

八月,丁零人翟真击败后燕军,驻于承营(今河北定州附近),与前秦公孙希、宋敞等人互相呼应。苻丕派光祚率军数百赶赴中山(今河北定州),与翟真会合;又派阳平太守邵兴率骑兵数千往冀州郡县活动,招集旧部,准备与光祚在襄国会合。当时,后燕兵马疲弊,秦军又渐渐恢复了元气,冀州郡县都在观望成败,赵郡人赵粟等起兵响应邵兴。慕容垂派慕容隆与龙骧将军张崇率军击邵兴,同时命令骠骑大将军慕容农自清河出发,前来会合。慕容隆与邵兴在襄国交战,邵兴大败,被慕容农俘获。光祚听到邵兴战败被俘的消息,急速撤回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不久,赵粟等起事部众均被镇压下去,冀州郡、县复入于后燕。

十二月,苻丕势穷粮竭,急忙向东晋谢玄求援。谢玄派刘牢之、滕恬之等率领2万人马救援邺城,并从水陆运米2000斛接济苻丕。

太元十年(385年)四月,刘牢之于邺城击败慕容垂,慕容垂退至新城。不久,又从新城北退。刘牢之不告苻丕,单独率兵追击,苻丕闻后,也发兵继后。时军情紧急,燕军连战不胜,士气低落,慕容垂认为:“秦、晋瓦合,相待为强。一胜则俱豪,一失则俱溃,非同心也。今两军相继,势既未合,宜急击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刘牢之急行军200里,在五桥泽(今河北广宗北)急夺后燕战备物资时,被慕容垂打得大败,死数千人。慕容隆与慕容德(慕容垂弟,后为南燕帝)率兵在五丈桥截击刘牢之,刘牢之驰马跳过五丈涧,单骑而逃,适逢苻丕率援军来救,才得以入邺城。

八月,慕容垂派慕容隆与抚军大将军慕容麟自信都向勃海、清河掠地。

十一月,绎幕(今山东平原西北)人蔡匡据城叛后燕,慕容隆和慕容麟率军讨伐。泰山太守任泰暗中率军救援蔡匡,进军至匡垒南8里处,后燕军始觉。后燕诸将以为形势严峻,慕容隆认为:“匡恃外救,故不时下。今计泰之兵不过数千人,及其未合,击之,泰败,匡自降矣”(《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于是,燕军转而攻击任泰,大败之,斩首千余人。旋即蔡匡投降;后燕帝慕容垂斩蔡匡,屠其垒。

太元十一年(386年)正月,慕容垂自立为帝,改元建兴,史称后燕。四月,慕容隆被封为高阳王。八月,慕容隆掠地于平原。

太元十二年(387年)正月,慕容垂举行阅兵式,准备攻打温详。慕容隆向慕容垂建议:“温详之徒,皆白面儒生,乌合为群,徒恃长河以自固,若大军济河,必望旗震坏,不待战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慕容垂从之。温详原为燕臣,后降于东晋,晋任为济北太守,屯东阿(今山东阳谷东北阿城镇)。慕容垂命镇北将军兰汗和护军将军平幼率军进攻温详。后燕军于碻磝(古津渡,今山东茌平西南古黄河南岸)西40里处渡过黄河,慕容隆率大军于北岸列阵以待。温详部将温攀、温楷见之即逃往东阿,平幼部追击,大破之。温详携家人夜逃彭城(今江苏徐州),其部众3万余户向后燕军投降。此后,慕容垂以太原王慕容楷为兖州刺史,镇守东阿,以加强该地统治。

时安次(今河北廊坊市)人齐涉率8000余人据守新栅(今河北廊坊市西北),并向后燕称臣。慕容垂拜齐涉为魏郡太守。不久,齐涉又反叛后燕,投靠东晋叛将张愿。张愿率万余人自泰山郡(治奉高,今山东泰安东)进驻祝阿(今山东历城西南)之瓮口(今山东禹城),并联合据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北)之丁零族翟辽为援。

慕容垂与诸臣共商进兵大计,慕容隆认为:“新栅坚固,攻之未易猝拔。若久顿兵于其城下,张愿拥帅流民,西引丁零,为患方深。愿众虽多,然皆新附,未能力斗。因其自至,宜先击之。愿父子恃其骁勇,必不肯避去,可一战擒也。愿破,则涉自不能存矣”(《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慕容垂从其言。

二月,慕容垂令慕容隆会同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及龙骧将军张崇率2万步骑合击张愿。后燕军行至斗城(今山东禹城西南),离张愿驻守之地仅20余里,解鞍休息,不料张愿率部迅速袭来,燕军大惊,慕容德临战先退,但慕容隆却勒兵不动。张愿之子张龟见状遂率部冲击燕军营阵,慕容隆令部下王末迎击,阵斩张龟。慕容隆乘势挥兵反攻,张愿败退。慕容德部行里余,复整顿兵马还与慕容隆会合,对慕容隆说:“贼气方锐,宜且缓之。”慕容隆说:“愿乘人不备,宜得大捷;而吾士卒皆以悬隔河津,势迫之故,人思自战,故能却之。今贼不得利,气竭势衰,皆有进退之志,不能齐奋,宜亟待击之。”慕容德说:“吾唯卿所为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二人遂乘胜追击,在瓮口大破张愿部,斩7800余人,张愿只身逃走。燕军进历城(今山东济南),青、兖、徐州郡县壁垒多来降。不久,新栅人冬鸾抓获齐涉,献给后燕,慕容垂诛齐涉父子。

太元十三年(388年)八月,燕护军将军平幼与章武王慕容宙共同发兵攻打吴深,吴深败走。九月,张中攻广平(今河北鸡泽东南)、王祖攻乐陵(今山东乐陵南),慕容隆发兵攻讨。至十二月,太原王慕容楷、赵王慕容麟与慕容隆三路大军会师于合口(今河北沧州市西南),以攻张申。王祖为救援夜袭燕军,遭燕军反击大败而逃。慕容隆欲率兵追击,慕容楷和慕容麟都劝阻说:“王祖老贼,或诈走而设伏,不如俟明。”慕容隆则认为:“此白地群盗,乌合而来,徼幸一决,非素有约束,能壹其进退也。今失利而去,众莫为用;乘势追之,不过数里,可尽禽也。申之所恃,惟在于祖,祖破,则申降矣”(《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于是留慕容楷和慕容麟继续围攻张申,自己与部将平幼兵分两路乘夜追击,及至天明,后燕军大获全胜,将所斩首级悬挂于张申阵前。张申见大势已去,遂缴械投降,王祖亦归降。次年五月,清河民孔金斩吴深,将其首级送中山(今河北定州)。

太元十四年(389年)正月,辽西王慕容农上表已在龙城五年,庶务修举,便上表请求入关征战。慕容垂同意,便以慕容隆为都督幽、平二州诸军事、征北大将军、幽州牧,建留台于龙城,以代替慕容农,并以慕容隆录留台尚书事。慕容垂用萧规曹随之法,广施仁政,辽、碣于是遂安。

九月,慕容隆集郡县守宰为其夫人送葬,北平(治今河北遵化东)人吴柱乘机聚众千余人起事,拥立和尚法长为天子,破北平郡,转攻广都(今辽宁建昌),克白狼城(今辽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西南),幽州震动。众人闻吴柱起事,请慕容隆回城,派兵征讨,慕容隆说:“今闾阎安业,民不思乱。柱等以诈谋惑愚夫,诱胁相聚,无能为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遂遣安昌侯慕容进等率百余骑直奔白狼城进讨,吴柱部众不战而溃,吴柱被俘斩。

太元二十年(395年),太子慕容宝率燕军伐北魏,在参合陂(今内蒙古凉城东北)为魏军大败。十二月,慕容宝耻于参合之败,请求再次伐魏。慕容垂乃部署兵力准备大举攻魏,命慕容隆率其全部精兵由龙城回中山,期以明年大举击魏。太元二十一年(396年)正月,慕容隆率龙城之军回到中山,军容精整,燕军才士气稍长。

慕容垂又遣征东将军平规发兵冀州(今河北冀县),平规因后燕军于参合陂大败,遂于二月率博陵(治今河北安平县)、武邑(治今河北武邑)、长乐(治今河北冀县)三郡兵在鲁口(今河北饶阳)反叛后燕。平规不听其侄冀州刺史平喜劝谏。平规弟海阳令平翰在辽西起兵响应叛燕。慕容垂遣镇东将军余嵩讨伐平规,余嵩败死。慕容垂亲率大军攻平规,至鲁口,平规丢弃部众,率妻子亲属等数十人渡河逃走,慕容垂率兵还。平翰在辽西起兵后,率军奔龙城(今辽宁朝阳)。清河公慕容会遣东阳公慕容根等攻击平翰,破之,平翰逃走。

三月,慕容垂留范阳王慕容德镇守中山(今河北定州),亲自率军秘密出发,越过青岭(今河北易县西南),经天门,凿山开道,出北魏不意,直指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北魏阵留公拓跋虔率部落3万余家镇守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慕容垂率军至猎岭在今山西代县东北夏屋山),派慕容隆和慕容农为前锋袭击平城。拓跋虔不备,燕军攻到平城才发现,率军出战,兵败被杀。燕军攻占平城,收编其部落。北魏诸部听说拓跋虔战死,各怀贰心,魏主拓跋圭不知所从。这时慕容垂经过参合陂,见积骸如山,为死亡将士设祭,后燕军哭声震动山谷。慕容垂惭愤吐血,病发,住在平城,不久病重,遂还师。慕容垂在平城住十日,病重,便筑燕昌城而还。四月癸未(即公元396年6月2日),于上谷沮阳去世,同月慕容宝即位。五月,任慕容隆为尚书右仆射。

六月,平规收聚余部占据高唐(今山东禹城西南)。后燕主慕容宝遣慕容隆率军征讨,东土之民素怀慕容隆之恩,迎接其军者不绝于路。七月,慕容隆率军进临黄河,平规放弃高唐逃走。慕容隆遣建威将军慕容进渡河追击,斩平规于济北,平喜逃奔彭城。

八月,魏主拓跋圭大举伐燕。十一月,拓跋圭率军进攻中山,慕容隆率军守南城,奋战多时,杀伤魏军数千人,拓跋圭见中山城坚,遂引兵而退。

隆安元年(397年)二月,燕主慕容宝闻魏有内乱,不从魏主请和,调集步卒12万、骑兵3.7万屯柏肆(今河北藁城北15公里),在滹沱水北筑军营,向魏军挑战。拓跋圭率军到柏肆,在滹沱河南筑营。慕容宝派慕容隆率勇士万余人为先锋夜渡滹沱河,袭击魏营,亲率大军在魏营之北布阵,作为后援。燕军夜到魏营,凭借风势放起大火猛攻魏营,魏军大乱。但拓跋圭很快召集军队,在营外多设火把,纵骑兵冲击,大败燕军,俘斩万余。慕容宝率军渡河退回。次日拓跋圭整军渡河,与燕军相持。慕容宝见燕军士气被夺,率军向中山败退。拓跋圭追击,多次打败燕之殿后军队。慕容宝害怕被魏军追上,令士卒抛仗弃甲,继而置大军于不顾,仅率2万骑逃回中山,时值大风雪,冻死者无数。所弃将士及文武大臣,降魏或被俘者甚众。拓跋圭在柏肆战胜燕军,旋遣兵回国平定内乱。

三月,魏军再次进攻中山,城中将士都想出战。慕容隆对慕容宝说:“涉圭虽屡获小利,然顿兵经年,凶势沮屈,士马死伤太半,人心思归,诸部离散,正是可破之时也。加之举城思奋,若因我之锐,乘彼之衰,往无不克。如其持重不决,将卒气丧,日益困逼,事久变生,后虽欲用之,不可得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慕容宝认为有理,可卫大将军慕容麟却多次阻挠其建议,“隆成列而罢者,前后数四”(《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

慕容宝派人割地求和,拓跋圭同意,随即慕容宝又后悔,拓跋圭遂率军在围中山。燕军数千将士向慕容宝请战说:“今坐守穷城,终于困弊,臣等愿得一出乐战,而陛下每抑之,此为坐自摧败也。且受围历时,无他奇变,徒望积久寇贼自退。今内外之势,强弱悬绝,彼必不自退明矣,宜从众一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慕容宝同意。慕容隆率军出战,对其部下说:“皇威不振,寇贼内侮,臣子同耻,义不顾生。今幸而破贼,吉还固善;若其不幸,亦使吾志节获展。卿等有北见吾母者,为吾道此情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遂披甲上马,待命出战。这时慕容麟却出来阻止,将士大为愤怒,慕容隆只好涕泣而还。

当夜,慕容麟欲谋杀燕主慕容宝未成,出逃。城中震骇,慕容宝不知慕容麟逃到何处,认为清河王慕容会的军队在附近,怕慕容麟夺其军权,先据龙城(今辽宁朝阳),便召慕容隆和慕容农,准备放弃中山,逃往龙城。慕容隆劝阻说:“先帝栉风沐雨以成中兴之业,崩未期年而天下大坏,岂得不谓之孤负邪!今外寇方盛而内难复起,骨肉乘离,百姓疑惧,诚不可以拒敌;北迁旧都,亦事之宜。然龙川地狭民贫,若以中国之意取足其中,复朝夕望有大功,此必不可。若节用爱民,务农训兵,数年之中,公私充实,而赵、魏之间,厌苦寇暴,民思燕德,庶几返旆,克复故业。如其未能,则凭险自固,犹足以优游养锐耳。”慕容宝说:“卿言尽理,腾一从卿意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

时辽东人高抚善于占卜,素为慕容隆所信认,高抚私下对慕容隆说:“殿下北行,终不能达,太妃亦不可得见。若使主上独往,殿下潜留于此,必有大功。”慕容隆说:“国有大难,主上蒙尘,且老母在北,吾得北首而死,犹无所恨。卿是何言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遂召其部属,问其去留,唯司马鲁恭、参军成岌愿意跟随,答余者皆愿留,慕容隆并听之。

慕容宝等至蓟城(今北京城西南),一路上伤亡众多,只剩下慕容隆所率的数百骑做为护卫,清河王慕容会率二万骑兵出城迎接。慕容宝见慕容会脸上怏怏有恨色,便暗中告诉了慕容隆和慕容农。二人都说:“会年少,专任方面,习骄所致,岂有它也!臣等当以礼责之”(《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慕容宝虽同意,但仍将慕容会的军队交给慕容隆,慕容隆不同意,慕容宝便将慕容会的军队分一部分给慕容隆和慕容农。并派西河公库傉官骥率兵3000帮助慕容详守中山。

不久,慕容宝将蓟城中府库全部运往龙城,北魏军追击后燕军,慕容会回军相战,慕容隆和慕容农与率军击之,大败魏军,追百余里,斩数千人。慕容隆又独自追出数十里而还,对其旧部留台治书阳璆说:“中山城中积兵数万,不得展吾意,今日之捷,令人遗恨”(《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言毕,慷慨流涕。

慕容会打败魏军后,居功自傲,慕容隆因此多次训责慕容会。慕容会心中不满,慕容会害怕到龙城后,大权被名望素高于己的慕容农与慕容隆夺去,又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当太子,便生叛反之念。时有人劝慕容宝杀慕容会,被侍御史仇尼听到,告诉了慕容会,并鼓动其谋反。慕容会心存犹豫,没有同意。

此时,慕容宝对慕容农和慕容隆说:“观道通志趣,必反无疑,宜早除之。”二人劝道:“今寇敌内侮,中土纷纭,社稷之危,有如累卵。会镇抚旧都,远赴国难,其威名之重,足以震动四邻。逆状未彰而遽杀之,岂徒伤父子恩,亦恐大损威望。”慕容宝对说:“会逆志已成,卿等慈恕,不忍早杀,恐一旦为变,必先害诸父,然后及吾,至时勿悔自负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二人力谏,慕容宝才做罢。慕容会知道后,更加害怕。

四月癸酉(公元397年5月18日),慕容宝宿广都黄榆谷(今辽宁建昌一带),慕容会派仇尼归、吴提染干率壮士20令人分道袭击慕容农、慕容隆。慕容隆惨遭杀害,慕容农也身受重伤。不久,慕容宝逃回龙城,击败慕容会,慕容会率十几名骑兵逃到中山,被慕容详杀死。

慕容隆 - 相关记载

《晋书·慕容垂载记》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

慕容隆 - 相关条目

历史 人物 后燕

慕容隆 - 参考资料

http://m.1-123.com/0suitang/muronglong.asp

http://baike.baidu.com/view/472604.htm

http://aristocrat.blog.hexun.com/

TAGS: 中国人 五胡十六国人物 五胡十六国皇室 南北朝军事人物 各国人物 各朝代中国人 隋唐军事人物 魏晋南北朝军事人物 魏晋南北朝文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人物
上一页: 曼苏尔 下一页: 孟祥斌
相关名人更多>>
名人图文更多>>
相关名人更多>>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电脑版
个人简历网-移动版 m.gerenjianli.com